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二十九章 豁然开朗(2)

第二十九章 豁然开朗(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7-01 13:40:44      字数:4313

  这次卖次品砖以后没几天,三宝发现他媳妇的手里有了两张哗喳哗喳响的拾元的新票子,问翠翠哪有的,她笑而不答,然后说,“告诉你你别多话,是得河给我买两条裤子的”。三宝听后倒抽了一口冷气,差点晕过去,原来人们的传言不假!
  三宝气不过,瞅准了一个机会向二兰倾诉了自己的不幸和他掌握的情况和想法。
  二兰平静地说:“三宝啊,你是个韧面筋的脾气,现在要这么急躁做什呢呀?”
  “二姐,我能不急吗?这都不急,我还是个人吗?”三宝没有好意思在人前加个“男”字。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受到了委屈,可有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都是瞎子吃馄饨心里有数,知道不?”二兰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哎,三宝,二姐我作为一个单身女人,真不好意思问你,也忘记了以前有没有和你提过的了。”
  “二姐,你说过的,就是她和老二头作了那个孽之后,你叫我去永平街找徐老中医的,哎,我呢一是怕人笑话难为情,二也觉得没有这个闲钱补找,留它去呗,算了。”三宝说着长叹一声,满脸忧伤,是自愧、内疚,也是无奈。
  “呸!你个呆瓜,这样子没出息的?”二兰呸了他一声继续说,“亏你也算半个读书人,孔子说‘食色性也’,翠翠哪里算个坏人,跟你结婚十多年出过鬼吗?你对你媳妇不好,就不要怪别人想对你媳妇好了,你有责任呗!”
  二兰看三宝红着脸恨不得要把头低到裤裆下边去,心里相当难过,但也没有别的劝慰,就怂恿他说:“去,明天就去找徐老先生,他擅长治疗这个病,过去他号称‘黑籽红瓤包打熟西瓜的’,再说要花什呢钱啊?红医站合作医疗是记账的。徐先生跟我爸学过,有的偏方比我爸懂得还多,待人态度温和,你去找他,不要有顾忌了,如能治好是一生一世的大事,万一不能治好,也是尽人事而听天命啊!不要犹豫了,明天一早就去,啊!”
  三宝想了半天犹豫着说:“二姐,那我就死马当活马医去一下?”
  “怎么说话呢?先去让医生看了试试呗。嗯,至于说得河的什呢问题,你暂时不要声张,不要影响大家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等证据落实了,该叫他退赔的,他也跑不了,怎么处分他,是大队和公社的事。”
  “嗯,我晓得了。”
  第二天一早,三宝去了永平街卫生院,找到了中医科,只要有别人在,他就不去老先生身边。捱了两三个小时,快要下班了,闲下来的老先生还以为他是陪别人看病问他是陪谁的,他说是自己看病的,问他什么地方不舒服,他支支吾吾的也不说,只伸出手来让老先生号脉。反复问了多次,他才羞羞答答用很低的声音叙述了自己的不幸。
  老先生安慰他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有病是要看的,百人百姓,百姓百病,正常,不奇怪的,啊。”
  老先生叫他到里边检查台上躺下,拉下裤子看了看,又叫他去继续坐下,再把脉再看舌苔再用听诊器听,问结婚十几年为什么不看的,三宝尴尬着不好意思说。
  老先生说:“相公,你糊涂啊,早来看的话,伢儿都要上中学了。”
  “还有用吗?”三宝忙不迭地问老先生,心脏差不多快要跳出来,他的渴求在惊悚的眼光里跳荡,他希望老先生迅速回答“有用”二字。
  可老先生偏偏不慌不忙慢悠悠地说:“人呢,不是病死的,往往是自家把自家吓死的,你的情况呢,可能是在发育的时候受到什呢惊吓,后来成人后又羞于谈男女之事,天长日久,问题就大了。成家后开始还有想法的,后来干脆就没有这个心思了,是不是啊?”
  三宝点点头,只听老先生继续说:“在你这个如狼似虎的年纪,咋能没有房事?影响夫妻感情了啊!”
  三宝满脸通红羞愧难当。
  老先生问:“今天是家里人逼着你来找我的吧?”
  三宝点点头。
  “这样啊,我给你先开两个礼拜的中药,听好,要用砂锅儿煎的,具体放多少水煎多长时间,药房里的人会教你的,好吧?另外,晚上睡在床上,平躺向上全身放松,叫你老婆双手在你小肚子上先顺时针再逆时针各揉三十六次,然后两人抱着入睡。还有几个穴位,我来教你,你记住了,用拇指揉捏到酸胀的程度,早晚坚持做,每个穴位按摩两三分钟,啊。”
  三宝见老先生慢悠悠的很细致地吩咐,急于想知道效果,迫不及待地又追问:“有用吗?”
  老先生依然不紧不慢地说:“有用,照我说的回去做,快的话一个礼拜见效,慢的话要一个月左右,不要急,这是个调理恢复的过程,啊。不过,有效以后唻,也一定要节制房事,培养元气,做到细水长流天长地久。”
  “好的,谢谢徐老先生,我一定按你的吩咐做。”
  三宝抓药回家后如法炮制,多长时间下哪种引子,再隔多长时间下哪种引子,生怕出现半点差错。翠翠也很配合三宝的治疗,不光态度上体贴温柔,还给他炖鸡汤补充营养。苍天不负好心人,不到一个礼拜,在第五天还是第六天的光景,就开始有反应了。
  乖乖,翠翠伸手一摸那杲昃,比得河要厉害很多,惊喜异常,脱口而出“三宝,快,快来呀!”想着和外人寻求刺激毕竟丢人现眼,和自家老公求欢才光明正大,才长长久久,悔恨自家没有趁早叫三宝去看医生!
  三宝早已欲火中烧,浑身发烫发抖,想不到喝的那几天的苦水,效用竟然如此神奇,他等不得翠翠叫他,就朝她身上压了过去。哎呀,简直进入了仙境,三宝疯狂了。其实两口子的这些动作,婚后就不知尝试过多少遍,苦于那点不能到位而显得索然无趣,无数次的,三宝为自己的欲而不能苦恼不已,翠翠为饥渴难耐而伤心落泪。
  今天不同了,干柴塞进了烈火。
  过度的紧张和兴奋过后,三宝觉得极度的疲劳,在疲劳中享受到了快乐的极致。翠翠要起身去打水来为他擦身子,三宝拉住她,把她轻轻拥在怀里,叫了一声“翠儿”。
  翠翠听到三宝这样叫她顺从地趴在他胸前,女人放光的眼里立即流下了泪水。“八百响”是别人叫的绰号,三宝虽从来不叫,但都是粗声浊气地叫她“翠哈”,而现在这一声“翠儿”,把老红薯叫出了乳黄瓜的脆嫩味道儿。这一声“翠儿”里边,纳进了男人多少的心酸和肝碎,对过去的厌恶和愤怒,更多的是自己曾力不从心的愧疚和无奈。这一声“翠儿”叫出了他对自己女人的宽容和万千宠爱,也叫出了作为男人面对继往开来的自信和豪迈。
  “翠儿。”
  “哎。”
  一喊一答后两人又紧紧抱在一起,没有开心的笑,相互对视着静静地流淌着泪水,又互帮对方擦泪。
  “三宝,我有过对不住你……”
  三宝立即掩住她的嘴,阻挡她说出下边的话,并说:“别说了,好吗?”
  “是我不好,是我对不住你,你也别说了,好不好?”
  过了一会儿,翠翠居然跳着坐了起来问:“三宝,是谁叫你去看徐老先生的?”
  三宝摇摇头。
  “我不信,你说呀,是谁嘛?”性格火急火燎绰号八百响的翠翠,现在娇柔甜嗲地说话。
  “你要感谢人家?”
  “嗯。”
  “你能不告诉旁人?”
  “嗯。”
  “说话算数?”
  “嗯。”
  “上次我去二姐家谈队里的事情……”
  翠翠立即接过来问:“是二姐叫你去的?”
  “是的,二姐好人,二姐是恩人啊!还有徐老先生。”
  “对,还有徐老先生,三宝,不能忘了,一定要谢人家的。”
  两人谈谈说说,恩恩爱爱,相拥着一直睡到天大亮以后才姗姗起床。
  小龙早上来找三宝商量队里派工的事情已经第三趟了。小龙知道三宝是不睡懒觉的,但看到他家倒在路边上让人践踏的中药渣子,估摸着是三宝生病了,没有忍心去敲他家的门。但他没有办法,转了几圈以后再来等他家开门。
  三宝是小龙心中的偶像,小龙除了同情这位叔叔那个方面不行外,对庄稼人来说简直就是完美无缺的,从种到管,从收到藏,没有他不内行的。队委会成员五个人,巧云婶因生病不能管事,二兰婶是勉强答应担任队委的,除了开会时发表意见外,基本也不管事,也不好意思去多烦这位令人尊敬的老队长。
  队长得河代理大队主任,没有确定接替他队长的人选前,还在主持生产队工作,眼下去县里开会,临走前交待小龙临时先主持队里的工作,等他回来后组建新的队委会。生产上的事情他只有找队委三宝商量了。
  小龙读书不多,但聪明好学,有人带一下,足以胜任队长、会计。得河做队长后,就极力推荐小龙接替他的会计一职,小龙不肯接,得河对他说,没事的,你哪里推班一点,我负责教你,行了吧?社员群众又一致怂恿他做,看中的是他为人诚实,虽勇力过人但没有发甩的脾气,他媳妇小英又有上好的人缘,还爱抱打不平,小龙做生产队内当家是众望所归。
  说老实话,小龙对账理业务基本熟悉以后,对得河的一些做法是很有意见的。比如常有报支的发票经手人,证明人,批准人都是得河一人签字,这明显是违背财务制度的。又比如一次要报销几次出差的补贴,而出差事由有的写得不具体,或与事实不符,例如为集体去购买木材和毛竹,报支了三天的补贴,而事实上并未见到有木皮儿或竹片儿买回家。这也让小龙警觉起来,怀疑是不是在黑市上卖掉了计划而把钱落进了自己腰包。
  得河总是说忙,报支总要等到办完事以后的一两个月,一叠发票凭据一起报,一般人都已经印象淡忘了。不是说每张票据有问题,但这里边肯定有问题,小龙想。有时证明人就叫小龙签字,小龙就很为难,偶尔一次还能蒙混过去,多了肯定不行。小龙没有硬和他顶,一是自己做会计还不到两年,还属嫩手,二来更是在感恩于得河对自己的极力推荐,自己媳妇还是他帮着娶回来的。
  但他理智地看到和这位队长叔叔做搭手迟早会出事,有潜在的威胁。从骨子里讲,小龙不情愿和得河做搭手,他倒更愿意三宝这位年轻一点的叔叔出任队长,至于说翠婶的毛病可以由小英带着她处理,他也从未叫过翠翠八百响的绰号。他想着,假如二兰婶能重新振作起来管管队里的事,我这个会计当得就有点意思了。
  小龙在清水河边徘徊着想心思的时候,翠翠叫三宝再躺一会儿起床,自己起来先打了三个水煮鸡蛋,加了猪油和糖,端到床边叫三宝先简单洗漱一下趁热吃了下去,说“我这先给你去打水煨药”。
  药是第一天晚上就开始泡了,当地有一个习俗,起早到河里去用大碗舀一碗清水,往家走时一边走一边泼一点,估摸着到家剩下的水再倒进陶瓷罐里煨药差不多。边走边故意泼洒一点的象征意味是用药越来越少,病情越来越好,谁都知道这完全是心理作用,但熬制中药时谁也不会去移风易俗的。
  翠翠一打开门,就感觉今天的空气特别的滋润清新,今天的太阳也分外红亮,河水特别清澈如婴儿的眼里没有一丝杂质,环顾家园前后,色彩和自己的名字完全匹配,翠绿色的整个圩子像巨大的翡翠,在朝霞的映射下更显得妩媚动人活力勃发。翠翠惊异地发现,自己的家园原来是如此的美好!
  “翠婶!”
  “哎,小龙,这么早,你怎么忙?”
  “我找三宝叔的,他生病,还是谁喝药的?”
  “小毛病,三宝,嗯,好了,差不多好了,呵呵。”翠翠语无伦次,但是难抑心中的激动和喜悦。
  小龙听得有点莫名其妙,心想哪有生病喝药高兴到这个程度的道理?
  “小龙啊,你找我的?”三宝从家里伸出头来,声音的底气十足。
  “进去,快进去坐。”翠翠对小龙用手示意着说。
  “三宝叔什呢病?”小龙一边进屋一边问。
  “感冒,小问题,已经好了。你找我什呢事?”
  翠翠在一边偷笑着接口说:“什呢事,还不是队里的事?”
  “嗨嗨……”三宝笑了。
  “翠婶说得没错,是队里的事。”
  “你们谈,我去弄早饭,还要煎药。”翠翠说着还向三宝乜斜着挤一下眼睛。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