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二十七章 好戏同台(2)

第二十七章 好戏同台(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29 14:10:52      字数:3242

  二兰问几位有没有吃晚饭,他们说吃了,在学礼主任家吃的。说他女儿上大学这么大的喜事,不到他家吃到哪家吃啊?大家笑着不免谈了建国也要被推荐上大学就更好了;谈了如莹教学如何出色,下放也只是一个锻炼过程,接受教育锻炼后还会再上去,颂扬了一番二兰虽受到冲击,但没有消沉,依然在协助大小队干部们工作。学礼特别说了建国是棵好苗子,是大队和公社注重培养的对象,说他在农业技术员的岗位上非常努力,表现突出。
  一番大而无当的高谈阔论后,场面静了下来。
  国栋说:“二兰啊,还有如莹建国都过来,反正也没有外人,有话就当面一起讲,啊。”说着看看二兰。
  二兰接口说:“伢儿他舅舅,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呗。”
  “好。”国栋接着说,“我们是这样来的,为我的外甥女,也是我的学生高如莹的事情来的——如莹,你和娘谈过吗?”
  如莹摇摇头。
  二兰十分惊讶,脱口问:“什么事啊?”
  “哦……”国栋说,“我知道了,如莹还没有好意思和你娘说?”
  如莹点点头。
  国栋继续说:“是这样的,朱局长的儿子朱斌和如莹是中学同学,原来同学时就互有好感,但分别后多年没见过。朱斌说是军人,但脸皮好像很薄,和如莹通过几次信,也知道我们如莹没有找对象,可他就一直没有好意思挑明。如莹,是这样吧?”
  如莹早已脸红到耳根,语无伦次地说:“我……我们只是一般同学之间的书信往来,又告诉我娘做什呢呀?”说着头就低了下去。
  学礼说:“如莹啊,你是圩子里大家公认的好姑娘,吴蔚介绍你去代课的,因为你出色还转了正,成了一个正式教师;朱局长冒校长对你都很满意,这个不需要我做广告,是不是?朱斌是你的老同学,也很不错,不要你急于表态,可以先考虑一下——我还以为你们相互通信已经谈好了,我和冒校长喝的是现成喜酒呢,呵呵。朱局长和我们是多年的好朋友了,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唐突到你家门上来,是不是,朱局长?”
  红明笑笑说:“是的是的,都是老熟人老朋友了。不过,恋爱婚姻大事是带不得勉强看不得人情的,你和朱斌虽说是老同学,虽然通信做了交流,可谁也没有提到这个事。一来说明我儿子没出息,没有敢主动问你,二来说也明你们都是态度慎重的,我很欣赏。何况现在提倡晚婚,不急的了——二姐,你看呢?”
  二兰说:“先要感谢几位领导来关心我女儿的婚姻大事,我也担心女儿找不到合适的婆家啊,二十好几了,我做娘的也急。但是,儿女的婚姻大事早已不是父母包办的时代了。再说,你们都知道的,我是一个人,怎么说呢?我只能帮衬着提个参考意见,主要还是儿女们自己拿主意,这个要关系到他们一生的。如莹,还有建国,我都是一样的态度。”
  学礼对红明眨眨眼睛,说着“对的对的”借故出去走走。让国栋和如莹单独谈一下。二兰示意建国也离开。几个人都翘起了大拇指。
  国栋说:“如莹啊,娘这么说了,你的事由你做主,我也是赞成的。这样吧,我看还是让你们自己再见见面,看看是否真的有缘分,还能不能找到感觉。这个朱斌呢,给他作介绍牵线搭桥的有好几个,可他心里呢装的是你,如果万一和你谈不拢的话,别的然后再说,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如莹说:“冒老师,您知道吗?朱斌在书信往来中对此没有提过一个字啊,我也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现在怎么好说什呢呀?”
  “这个理由很简单。”国栋放低声音说,“他担心你拒绝了就谈不下去,这话我不好说给朱局长他们听的。听说你们毕业以后就没有见过,他想和你见见面再说,你看怎么样?”
  “您说呢?”
  “我看也没有什么不可以,有感觉就谈,没有感觉,也可以婉言拒绝呗。他今天刚从部队回来,朱局长找到我和吴主任,我本想叫朱斌一起来的,小伙子说不知道你心里是不是有了人,如果有了的话,他肯定要成人之美,不和你见面的。因此呢委托我先问问情况,不是吴主任的女儿要去上学吗?我和朱局长都表了一点小意思,就在吴主任家吃了晚饭来你家的。我又不能确定你有没有找,你要和我说老实话,啊。”
  “找是找的,没有找到合适的,这是实话。”
  “那这样,你们先见个面再说吧,他明天要代表部队领导到一个受伤的战友家里去做一下慰问,就安排在后天怎么说?”
  “这要问我娘呢。”如莹说着脸又红了。
  国栋招招手叫在一边的二兰过来说:“哎,如莹她娘,你看呢?”
  “既然是这样,那就安排他们见见面再说呗。”二兰说着脑子里一转,想着顺便请吴韵吃一顿饭的心思。
  这时学礼和红明从门外走了过来,其实屋里讲的话他们差不多都听到了。
  国栋对他们说:“见面就安排在后天?”
  红明说:“那后天就请你全家屈尊先到我家去做一回客,好不好啊?”
  二兰接过话头笑着说:“还搞相亲看人家的那一套?我们看人不要看家了,就到我家来,劳你们大驾,你们几个都来,啊。他学礼叔也请吴韵一起来吃饭,让我就个巧,伢儿去上学,我们总得送一下吧。”
  “行。”学礼说,“别家不去了,我是反对吃吃喝喝拉拉扯扯的,但我们与别家的关系不同,我说来就肯定来。”
  “好!”大家都说好的,对刚才的接触、交谈和约定都表示满意。
  第三天上午,邀约的人员悉数到齐了。巧云、扣子、小龙还有小英都来帮忙的,家里如同办大喜事一样。
  朱斌穿着崭新的军装,显得特别威武英俊,显然是今天这台戏的主角。有人说看到他和如莹在屋后竹园里老杨树下还拥抱到一起的,是不是接了吻没有看清楚,靠得很近是肯定的,讲的什么话别人没能听到。
  朱斌和如莹十年左右没有相见了,最近一年多来才开始通信的。同学期间就相互欣赏,朱斌一直为如莹没有报考高中而惋惜,他高中毕业直接报考军校而后就去了部队。随着年龄增长,帮助牵线说亲的不少,他爸红明在县机关的一些朋友也帮助撮合,有几个还见过面的,不是这样就是那样的不合适。
  朱斌在初中阶段曾心怡过两个女生:一个是号称校花的杨花,杨花跳河不幸离世后,他暗自流了几个晚上的泪;还有一个就是性格沉稳功课特别优秀的高如莹,在高中阶段遇到的女生,总觉得比不上她。在军校军营里学习训练之余,脑海里经常显现出如莹的影子,耳畔是如莹优雅的课文朗诵和舞台上演唱的歌喉脆亮。他曾经扮演大春和如莹扮演的喜儿配合演出,是怎么也磨灭不了的印象。
  大春参军了,可喜儿去了哪里呢?当他听红明说了如莹的消息后,就主动写信和她取得了联系,心里再也装不下别的人了。如今两人面对面地站在一起,却说不出什么话来,万钟情愫只集中在对视以后又立即让开的眼神中,别后的情况都在来往书信中讲过了,还什么好说呢?站了好久好久,让远远儿的想偷听的人都没有了兴趣而怅然离开。
  就要到开饭时间了,两个人抢着说话,互相嗔怪对方在信中没有主动挑明,害得自己胡思乱想夜难成眠。在互相埋怨责怪声中,一切当属水到渠成,他俩不自觉地贴近身体拥抱在一起,顾不得有多少双有形或无形的眼在偷看,也只象征性地抱了一下立即就推开了对方。
  吴韵不管她妈如何反对,一早就来到了高家,俨然是主人里里外外张罗,根本没有听进他妈反复交代的实在要去。等到开饭时去,饭碗一丢赶紧回家的鬼话,帮着揩桌抹凳,拣菜烧火,迎接准姐夫的到来。
  开饭了,十几个人挤挤轧轧坐一桌,农家土菜,土烧白酒,笑语欢声,其乐融融。
  二兰叫建国给各位斟酒,或老白酒,或甜米酒,一律斟满,然后端起酒碗说:“各位,今天各位赏光,到我家来吃一顿顺便饭,两个好戏一台演出。一是欢迎朱斌同志,他和如莹是中学同学,十年没有见面,今天老同学重会,值得庆贺;二是欢送吴韵姑娘,吴韵过几天就要去上大学了,她是整个圩子里人都喜欢的好姑娘,是建国中学六年的同学,我很喜欢她!两个客人一起请,有点顺带不恭,请原谅。其实对两个主客我都是一样的心情,高兴!虽说酒不像酒,饭不像饭,还请大家喝好吃饱,来呀,喝一个!”
  说着举起酒碗,大家都跟着举起酒碗,乖乖,咕嘟一声,大半小碗酒就下去了。
  那天,大家心情好,没有任何负担,一个个放开量喝。
  建国平时是不碰酒的,为了表示主人的热情,欢迎这位,感谢那位,和你碰一个,和他碰一个,已然七荤八素。吴韵使使眼色再扯扯他的衣角示意不要多喝,他哪里肯听?还叫得江、得河两位叔叔代表高家长辈向客人敬酒。结果,喝酒的男人中,除了小龙特大酒量,还有朱斌注意到军人形象没肯过量外,包括国栋、红明和学礼,都喝得人由垂直方向变成了水平方向。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