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二十二章 书生意气(2)

第二十二章 书生意气(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23 15:00:56      字数:4073

  建国接受小虎挑战的事,一开始懂的人极少,是秘密进行的,但随后很快传遍了校园,特别在血气方刚崇尚英雄的男生世界里,高建国简直成了一尊神。因为没有造成任何损伤,校方只当一般搞打,未作处理。建国是出足了风头,可在特有心计的小虎心里记下了账呢。
  小虎通过和同学交流,再加上和他爸闲谈时了解的情况,把信息的碎片缀合成了完整的情报。他了解得甚至比他爸还详细,高建国的父亲曾是老红军是中央干部不假,但早就去世了,而且死前就和他妈离了婚。他家庭富农成分,他妈是富农分子,怎么后来又认定不是富农分子,还当上了生产队长,肯定是在落后的农村里胡乱瞎搞的。
  小虎好像做过了内查外调,掌握的资料很丰富,想着在比武中自己还没出手就认了下风,学习功课方面又矮人家半截,他就打起了在政治上的算盘。他从小就鬼精鬼精的。据说一次乘公交车,门窗紧闭的车厢里不知谁放了一个大大的臭屁,受到臭气熏蒸而又显得无奈和无聊的乘客们你猜是你,他猜是他的。正好售票员查票,小虎说“刚才放屁的人逃票的”,一个胖女人立即把票举得高高地说“我买了票的”,引得众人轰堂大笑,大家都说这小子神气。
  现在到了高三,小虎的“小神气”长成了“大智慧”,对高建国的出色表现和优良成绩由羡慕、嫉妒发展到了怨恨。运动开始了,学校组建红卫兵团,老师同学推荐原学生会主席高建国担任团长。小虎找到教导处负责学生工作的副主任于老师说,高建国是富农成分出身,别说当红卫兵团的领导,就是做红卫兵都不够资格。
  这个贫农出身的于老师找到档案一看,又找到建国当面核实,建国要作个有关家庭情况的简单说明,于老师不耐烦地说,别的不要多说,我只问你家“是不是富农成分”,建国只能说“是”。这样,候选人的名单里高建国的名字就被划去了,同时也取消了他参加县红代会的资格。
  建国吃的这哑巴亏,直到恢复高考制度后与和他同时考在省城农学院的黄军,哥俩星期天在小吃部喝了点小酒闲聊时说出来才知道的。黄军说葛小虎因在运动中打砸抢被判了三年徒刑,慨叹说“一个呱呱叫的人材就被胡乱折腾掉了”。建国说“这个我懂,小虎人很聪明,就是嫉妒心太强,我也很为他可惜,要不今天喝酒也许就是咱哥儿仨唻”。
  当时,建国受到刺激后,觉得威风扫地低人一头,吴韵百般规劝,说不做学生干部一样毕业,高考时分数面前人人平等,有什呢呀?建国才振作起来一点的,迎考复习压倒一切。
  两个礼拜以后吴韵回家了一趟,返校后两眼像红肿的桃子一样,建国问她什么事,她只是憋着不说话。再追问,她说家里和全国各地一样在抓走资派,大队的主要干部和各生产队的队长会计都在台前示了众,她爸学礼虽在公社,也被押到大队来批判的,说他是大小队干部们的后台老板。吴韵哽咽着说不下去,她不忍心告诉建国他娘二兰被吊起来打,又被重新戴上了富农分子帽子的事。建国反过来安慰吴韵,说“风雨都会过去,事实总会弄清楚的”。
  学校里到处贴了大字报,内容大都是抄的报纸,改头换尾后署上抄写者的姓名,摩登得很。揭发老师和校领导的罪状大多是捕风捉影,有的内容不堪入目。停课闹革命了一段时间后,传来消息说大学停止招生。积极备考的学生情绪一落千丈,报考基本无望的同学倒是欢欣鼓舞,有人干脆把复习资料、书本卖掉了喝点小酒或买小笼包儿吃,回到农村吃不到那些美食,那些书本资料往家里背也累赘。
  为了腾出教室办各种学习班,学校提前放暑假,建国他们就算高中毕了业。建国倒不沮丧,并不是不想上大学,而是考了以后因为成分问题不能录取或限考什么的会心里憋闷,现在倒好,犁也下河,耙也下河,无论出身贫下中农还是地主富农,一律回家务农,倒也一色清爽。
  回家的车票早就订好了。在学校举行毕业典礼前,尽管整个秩序显得混乱,高考停摆对向往读大学的学子们无疑是灭顶之灾,但建国没有忘记去向老师们道别以表对自己几年来栽培的感谢。他和吴韵或一起或单独去向校长、主任和任过课的老师,或到办公室,或到宿舍一一鞠躬致谢。这些本来很正常的事情,在当时斯文扫地的情况下反倒显得有点另类,老师们私下感到欣慰,说这些孩子有良好的家庭教养。
  他和志趣相投的同学以及非毕业班的好友进行交谈,互赠日记本等小礼品,日记本上写上离别赠言和通讯地址,依依惜别。有的同学之间谈谈眼里就闪现出泪光。
  毕业典礼上,校长勉励大家说,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回乡毕业生不必说,城里的毕业生也要积极报名插队落户,扎根农村一辈子。在阵阵掌声口号声中,毕业典礼很快就结束了。
  建国吴韵还有张建他们几个来自江防的同学一起乘车回家。到永平车站下车,有几个同学由他们家人接走,相互挥手道别后,建国和吴韵把行李分担拿着背着,重一点的箱子和累赘一点的棉被,在其前已经由吴韵托人先行带回家了,剩下的东西不多,倒也不是很吃力,两人并排踽踽而行。
  同学六年了,曾羞涩的不好意思的一齐走不好意思的单独交谈,倒后来也不知发生过多少次的争吵,甚至哭闹,再后来特别是进了县中,也有过别扭,但更多的是相互关注相互勉励。
  在学习上,吴韵凭的是一股灵气,建国讲究的稳实钻研。在阅览室一齐研究习题,吴韵满足于迅速快捷地完成作业任务即可,而建国总要搞清楚来龙去脉,有几种解法,因而作业时间要长一点,吴韵很不以为然,因为这个发生过多次争执。
  写作文,吴韵似乎有天才,略加思考,即信马由缰,语言如行云流水,看看字数差不多合乎要求,即收笔作结,经常得到高分,并被老师作为范文进行讲评。一二两个班是同一个习作老师,因而建国也常在自己的一班听到对吴韵作文的讲评,老师说写得如何如何好。
  建国学着小虎作文的样子,极其讲究围绕中心取材选材,谋遍布局和遣词造句的功夫,老师只把他的作文作为写得较好的名字报一报以示褒奖,很少有作为范文进行重点讲评的。建国心中也纳闷,从小学开始就擅长作文,怎么反而得分经常不如吴韵的呢?课后也和吴韵讨论过,两人把两本作文本摊开进行分析比较,看差距在哪里。
  讨论过几次以后,吴韵提出了一个让建国目瞪口呆的看法。她说:“你的作文没有明显缺点,结构合理,语言顺畅,整本作文都很少有错别字,为什么得不到最高的分呢?就是缺少亮点,问题是你把它当数理化题目做了,完全按照老师布置的规格要求制作的,四平八稳,模样周正,但很难有叫人眼前一亮的地方。但按照这个套路作文的好处是,考试中能保证不会失很多分,我那样写在考试中是有风险的。”
  建国两眼发亮,对吴韵顿觉要刮目相看,他说:“那你说说你的作文情况呢,怎么个有风险?”
  “我的作文?可以这样打个比方吧,你的作文就像按标准制作的板儿砖,中规中矩,虽没有瑕疵但缺少特色,我的作文是随我意志揉捏的泥巴,每当写文稿时,心跳加快,全身神经绷紧,不知当时是什么脸色,这种状态下,就是老师说的所谓佳词妙句,会不自觉地从笔端流淌出来,有时一气呵成写出来,有时甚至都怀疑是我自己写的,很陶醉很享受很感动,只有感动了自己的东西,才能感动别人呢。”
  “吴韵,你这是进入了创作状态吧?”
  “我不知道,我没有搞过创作,你别说笑,啊。”
  “不是说笑,你看你写的《油菜花开》这一段,你是怎么写得出这样叫人读来心神摇动的文字的?”
  “哎呀,当时心里非常激动,我回忆起小时候跟着妈妈到地里去干活,看到妈妈的身影和那专注的神情,好像融入了麦苗和油菜地里的庄稼之中,妈妈长得并不出众妖艳,普通朴实得再平常不过,从不涂脂抹粉刻意打扮,可腰身渐渐粗了,我立即联想到,油菜麦苗并没有桃花杏花那样姹紫嫣红,没有随风起舞的杨柳那样婀娜多姿,但是,油菜和地面的小草同样有着强大的生命力,我似乎听到油菜花瓣吱吱吱绽放的声音,不喧闹,不张扬,金黄了田野灿烂了天地,正像我妈默默无闻辛勤劳作又朴实无华一样,正是千千万万像我母亲一样的人,哺育了这个世界。我的妈妈是我心中最美的女人,油菜花开是我眼里最美的风景。我这样想着,就这样写下来了,老师说的‘物我为一、情景交融’之类的赞美之词,我真的没有想过,也不懂这些说法。”
  “吴韵,你给我上了一课,真的!反过来看我写的《油菜花开》,讲究的是描摹细致,叙述准确,也不能说不好,是吧?但是注入的生命的情感不够,因此,没有你的文章那样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你刚才的比方真的很贴切,我把鲜亮的生活材料制成了板儿砖,你对选取的材料赋予了人的情感,所以具有了震撼人心的力量。”
  “建国啊,你真的很灵醒,特别肯用功,又能融会贯通,难怪各科老师都喜欢你。”
  “嗨嗨嗨……”每当这时,建国就要傻傻地笑,然后反过来调侃一句,“老师们不都把你宠为公主,那么多帅哥把你当女神追捧?”
  这时,吴韵的小拳头就会啪啪啪地落到建国的身上,娇滴滴地说:“你笑话我,笑我不成熟不稳重是不是?”
  “不是啊,快别打了,让人看到成何体统?”建国低声说。
  吴韵停止轻轻的捶打,向远方的天空望望回过头来轻轻地问:“建国,我除了作文能得较高的分外,其他各科成绩都不是最理想,你无疑能考上理想的大学,甚至学校会保送你到清华北大,我如果考不取的话……”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脸上飞起不自信的疑云。
  建国立即用手指放在自己的唇前示意她别再往下说,而坚定有力的低声和她说:“你有点出息有点自信好不好?我不敢保证能考取,如果我考取了,万一你考试失手,我也……”
  这时吴韵立即奔上去用手遮住他的嘴说:“我不要你发誓!建国,我跟你说,我小时候骂过你爸,跟着别人骂你爸是陈世美的,后来懂了点事,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对你爸是肃然起敬,觉得你爸才是真正高尚的男人。”
  每每说到这里,两个人都是泪眼汪汪的。
  如果说初中三年,他们只是互有好感的话,高中三年的学习生活,已经使两人的情谊上升到了一个高度。周末集体看电影,好心的哥们儿能跨班调票把他俩的位置安排在一起,记不得多少次一起去书店一起去图书馆,也记不得多少次一起去逛过百货大楼、水绘园、花鸟市场,让多少男生女生羡慕和嫉妒。可他俩从来没有提过什么终身大事,这次谈话是在高三第一学期结束时进行的。
  物稀为贵,唯有少才能记得,这一次虽然没有完全点明什呢杲昃,但都让彼此铭心刻骨了。
  现在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好像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大学招生停摆,让所有的七彩梦想都化作了泡影,他们的心里都充满了惆怅。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