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二十二章 书生意气(1)

第二十二章 书生意气(1)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23 14:42:48      字数:4899

  高建国心里的目标就是考进清华,但他从未和人讲过,理由很简单,金中虽然是名校,但能考取清华大学的毕竟是少数。
  吴韵和建国作为幸运儿同时考进金中,不分在同一个班级,进校时间不长,两个人就都很有点名气了。建国担任一班班长,功课突出,又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文艺演出中的台柱子,自然引起很多女生的青睐。这让吴韵觉得很是不爽。吴韵是二班的文娱委员,又因为样子齐整,成了众多男生追捧的对象。
  恰巧葛虎的儿子葛小虎和吴韵同在二班,这也是一个活跃分子,担任副班长成绩不错,写作成绩尤为突出。在建国眼里,葛小虎要比他老子沉稳得多。
  小虎见到吴韵后立即有了一种砰然心动的感觉,看衣着时尚气质不凡,一点不像从农村考进县城来的女生,就有意无意的与其接近搭讪,十分自然而又总能恰到好处地说出恭维的话来,比如:“吴韵,你的这件衬衫是服装厂专门为你定做的吗,怎么穿得这么合身的?”
  “哎呀,吴韵啊,你就再多长出一点肉要紧吗?是不是稍微胖一点觉得对不起我们这些观众,还是影响市容市貌呢?”
  再比如他会说:“哎呀,你这样努力学习,给我们的压力太大了!”
  这些略带幽默又不过于带着巴结色彩而随便说出的话,自然会引起少女的好感。吴韵听了很是舒坦,也就保持距离的和小虎说说话,可她心里装的是建国。
  建国对吴韵的这些表现很不满意,发现她进城以后时间不长,学习似乎退居了二线,和城镇上的孩子比吃用穿戴。讲普通话当然是应该的了,叫他接受不了的是,吴韵还故意学着说金城里的方言,特别喜欢那种拿腔拿调的味儿,正是城里正经的人们想通过普通话学习极力矫正极力摆脱的那种味儿。和他说话也变了调,好好的一句话前边要加上“日妈”两个字,说“金城人喝的金河水,没有日妈开口累”,似乎口头语里带了“日妈”两个不洁的字眼就成了金城人一样。说“没得了”一定要说成“没得啊”,“饱了”说成“饱啊”,建国听了实在是哭笑不得。
  又苦于是多年的同学和好友,虽说听不惯看不上,要怎么提出批评指责,又好像有点小题大做了。那不满只能表现在语气及皱眉之间。吴韵属冰雪聪明一族,知道建国是怎么想的,但她喜欢上了那城里人说话的味儿,故意逗他说:“咋了啊,日妈,今天什么东西没得啊”。建国只得用家乡指责训斥别人的方言回敬她一句:“什呢杲昃?”吴韵不依不饶,返还给他一句老家的粗话:“哼,鸟毛灰吧!”
  小虎很快就搞清楚了高建国和吴韵的关系以及他们家庭的有关情况,知道他爸老葛作为工作组组长两次进驻过他们的大队。他清楚,要真正走近吴韵,必须搬掉建国这块绊脚石,单凭说几句好话给点小恩小惠,难以动摇吴韵的芳心。
  吴韵老爸是公社干部,各方面条件可能要比他葛家厚实得多,唯一的吸引力就是作为男子汉,要能表现出比高建国更加强大更加优秀的风采。在强大力量的驱动下,小虎发愤苦读暗中较劲,期末考试的总分只和建国不相上下。当别人对他投去羡慕的目光时,他反而觉得有点沮丧,从农村来的孩子怎么能考出和自己暗自拼命努力后的成绩相当的呢?在体育项目上,他和高建国各有所长,他打乒乓球,高建国打篮球,运动会上,他是标枪冠军,高建国是铅球冠军,谁都不能独领风骚;在晚会表演节目中,他是唱歌,一曲《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满堂喝彩,而高建国是说相声,一段《普通话和方言》笑翻全场,也无法分出高下。
  怎样方可压住高建国的风头,成了小虎的一块心病。他和几个关系私密的哥们儿合计,有人说找机会扁他一顿,有人立即提出反对,说这个不光彩,搞不好还要受到学校处分。
  有人对他讨好地说:“虎哥,你从小在公园里学过武术,可以向他挑战,以武会友不伤和气,也足以灭灭他的威风,他不敢应战,是他自己认怂,怎么样?”
  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小虎为之一振,想着虽说高建国一身蛮力,但农村来的孩子哪懂什么套路技巧?掀翻他几个跟头又不伤筋断骨,只是挫挫他的锋锐,再用安慰的语气羞辱羞辱他,在男生的世界里也是很风光的事情呗。
  二班的几个男生在悄悄策划比武的事情,这要秘密进行,校方干预就麻烦了,首先是比武要泡汤。
  吴韵听到风声课后悄悄找到建国,叫他不要应战,一是要吃亏丢面子,二是老师知道了影响很坏,并且说小虎他们从小练过武,不和他们打为好。
  “哼!”建国轻蔑的一笑说,“我这个一班班长还怕你二班的副班长?”
  “哎呦,逞强是不是啊?我的话你也不听?”吴韵嗔怪着说发嗲的话,目光流转,显然对建国的不听劝不满意。
  换了别人,建国也许就听了劝了,偏偏现在是小虎挑战,他就有点开打没商量了。
  凭心说,在平行的四个班级中,对能考出和自己成绩不相上下的葛小虎,建国内心是佩服的,尤其是他作文写得漂亮,那华美的词采运用得十分妥帖,文章的结构精巧显得韵味十足,每篇都能成为范文,自己从小喜欢写作,可还自叹不如。本应惺惺相惜成为好友,不会因他爸葛虎的德行迁怒于他,建国有这个胸怀。
  可他后来渐渐发现这小子也属品性不端,开始时相安无事大家关系还相当不错,后来发现小虎暗地里在和自己争高下抢风头,特别是眼光在吴韵身上乱溜不怀好意,就怒火中烧,正愁找不到教训他的机会。呵呵,你还自恃从小练过武术要叫我俯首称臣,好啊,打乒乓球的要和打篮球踢足球的较力,好大的口气,倒没有担心你麻杆儿一般粗细的腰腿会被我一脚踢断?
  吴韵知道建国力气很大,又特别好强不服输,她到底是劝建国挂出免战牌还是提醒他应战就要有个心理准备,连她自己也没有完全搞得清楚。可建国认定吴韵肯定是劝他不战先降。他虽然对吴韵学习不是抓得最紧不满意,对吴韵泛交朋友特别和小虎走得似乎较近心中添堵,但他坚信,他在吴韵心中的地位是不会动摇的。
  吴韵担心建国吃醋,多次私下和他直抒胸臆:“我和人相处大大咧咧,说些亲昵的话也只是逢场作戏,你不知道吗?你是任何人在我心中无法取代的唯一。”
  建国坏笑着说:“什的杲昃,谁信你的鬼话?”
  吴韵听了就翘起那好看的小嘴,显出失意的神情。
  “呆子,这些话要多说吗?谁还能感觉不到?”建国这样一说,两人都会心地笑了。
  今天不同往常,当吴韵劝建国最好不要应战时,他没好气地说:“亏你还是个江边的人,说出这种没有骨气的话,单我们高圩大队就有多少英雄好汉你知道吗?杨家湾的扬敌山踢死几个鬼子的事你没听说过?”
  “高建国,你不可理喻,葛小虎他们只是抢枪风头想叫你丢丢丑,他们是鬼子吗?同学之间的比武打斗完全可以避免,你不答应和他们打,不就没有什么丑可丢了嘛!”她顿了一下说,“韩信愿受胯下之辱,后才能成一代名将之大器,同学之间值得吗?再说还有不到一年就要毕业了,要给学校留下你曾经比武打斗的记录?”
  “打住,打住。”建国制止住吴韵越说越激昂的话说,“这和韩信是一回事吗?韩信当时什么处境,今天什么处境?而且历史记载的事完全可信吗?再说,韩信也是一个残忍的人,为不泄漏军情,把为他指路的农夫都杀了,我不欣赏他的那种德行,你放心,小虎他们要和我搞,我是木匠打老婆——有尺寸的,秘密地教训一下他们,叫他们不再敢轻视乡下人。”
  吴韵吐吐舌头说:“哼,你就吹吧,别给人家撂几个跟头丢相,啊。”
  建国笑着说:“看你个傻样儿。”
  出乎小虎的预料,建国答应得十分爽快,并交待好了比赛规则,尤其是保密,只限于一小部分的男生观看以及做裁判。很快商定好了,时间是期中考试最后一场结束后的晚饭前,地点是北操场紧靠东河边的一块草坪。
  双方守信守时,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好,无关人员一概不晓。建国对吴韵也封锁了这个消息,主要是害怕她对自己担心、于考试分心。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后,吴韵去找建国,想告诉他,她爸来县城开会,县里有车顺便带她回家,有两个位置空的,问他是否回家,第二天下午再一起返校。
  小汽车在校门口等着,学礼找到女儿吴韵,吴韵说了带建国一起回去,学礼催她快去找建国。学礼很赏识这个侄子,很为高圩人长脸。他甚至内心自嘲地想,我为他妈二兰牵线搭桥,难道还要为这小子找到我女儿提供方便?
  学礼坐在车里想着这些心思的时候,向驾驶员打招呼请他耐心再等一刻儿的时候,吴韵紧张兴奋地在校园里打听建国的去向,高喊了几声,不好意思再喊了,很多人都知道他俩是初中同学是怎样的关系,她聪明的反过来向别人询问葛小虎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
  周末下午,又是期中考试刚结束,校园里有点乱,师生进进出出的,有的去逛街购物,有的准备回家。不好,一个念头跳到心头,小虎和建国同时找不到,可能相约到公园还是哪里比武去了吧。
  哎呀,急死人了,她要急于向建国表示一下,她爸学礼也是喜欢他的,这样的情感才牢不可破呢。她空转了几圈,知道她爸等着很急,只得拿着自己随身的东西,沮丧着奔到校门口。
  “建国人呢?”
  “不知他个死鬼疯到哪里去了!”
  父女俩的一问一答,使驾驶员和另外一个干部模样的人笑了。学礼难得和女儿谈心,有外人在场也不好过于多问,车子开动后,学礼就大致问这次期中考试的情况,可他发现女儿的回答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也不便生气和细问,他估计女儿没有找到建国不开心,他不知道女儿在为建国的比武担心。
  她担心建国失手打伤了小虎他们,更担心建国受到伤害。她不知道他们今天打不打,打的话又在在哪里打,要是知道一定赶过去劝阻,不跟老爸回家度周末了。
  就在吴韵十分担心做各种猜想的时候,北操场的那块草地上,预约好的十来个棒小伙子都到了,建国只带了两个原来初中的同学,现在分别在三班的张建和四班的李康,其余五六个都是小虎小学或初中的同学。
  双方都没有剑拔弩张杀气腾腾的架势,脸上都是含笑显得很友好的,约定了不抓头发不踢裆不挠破表皮,除两脚的第三点着地则为一回合结束,先着地者为负,三回合胜两回合者为胜方。建国只有两个同伴,小虎有好多个助手,气势显然要雄壮得多。
  观战者巴不得他们马上开打有热闹好看。
  小虎显得很大度地说:“高建国,你看这种规则可以吗?如果你觉得不能打,现在还可以免战,只要你给到场的每人发一块糖,行吗?”
  建国毫不示弱地说:“谁买糖?还没有摔呢!你们谁能把我打趴下,今晚四海楼饭店,我请客!”
  “说话当话?”
  “别废话,葛小虎,我只问你,说好一边来三个人,你来了这么多人做什么的?”
  小虎支吾着说不出什么话来。
  建国紧逼一步问:“我们来了三个人,他们两个不动手,你来这么多人,是一个一个上,还是两个两个上,唔?”
  小虎脸色发青,笑不起来了,也很严肃地说:“高建国,讲好的我和你单挑,你太会说狂话了,我又不是来打群架的,他们,他们都是看看的。”
  “呵呵,你首先就坏了规矩,你来这么多人,还谈得上什么保密?再说,你看看他们的装束,是你葛小虎和我单挑?不行的,别人会说我以大欺小,你一个不行,你们挑三个,至少两个,也消耗点我的体力。”
  “高建国,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小虎的同学黄军怒不可遏地说,“你个子高力气大就有用吗?不要小虎动手,看我先把你摁倒在地上,咋说?”说着冲上来就是一拳,建国身子往右侧一闪,右手顺势抓住来拳的手臂,左手抓住他的腰带,旋转着叫黄军的身体腾起了空,转了两三圈,建国使用一股脆劲,把黄军整个的人举过头顶,笑着问围观的人:“要不要把他掼死在地上?”
  “掼,掼死他!”几个人起哄烧火,唯恐事情不大。
  “放下,放下,高建国,你放下,我认输!”被舞得像风车一样转的黄军死命地叫喊求饶。
  建国问:“一个回合够了?”
  “够了够了,你快放下。”
  建国不再转动,把黄军轻轻地扔在地上,随口说:“下一个,是谁?葛小虎,他们上,还是你自己上?”
  刚才摩拳擦掌的那几个同学,不自觉地往后退。
  高建国索性把戏做足,奚落他们说:“别退呀,葛小虎请你们做帮手,就这个窝窝囊囊的熊样儿?我陪你们每个人掼一下子,都过过瘾呗,啊!”
  葛小虎是多么灵醒的人!黄军是他伙伴中比较狠的一个,出了这么大洋相,估计自己远不是高建国的对手,笑盈盈地上来抱抱拳说:“我们认输。”
  张建和李康抢上来说:“不可以的,还没比呢!”
  小虎立即上前一步说:“不不不,不这样说,是我们犯规了,黄军不自量力,先冲上去打,高建国手下留情,没有肯摔伤他,但耗费了大量的体力,我们哪个再上去摔,侥幸赢了也是胜之不武,这样,比赛结束,去四海楼,我请大家的客!”
  高建国接茬说:“切磋交友,我们不分胜负的,就这样,啊。”
  一方主动撤出,一方借坡下驴,还有什么好比的?只是好看热闹的人咕哝着说“真没意思”,觉得一场好戏才开锣就息了鼓,未免不叫人沮丧。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