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十八章 以食为天(3)

第十八章 以食为天(3)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18 13:54:31      字数:4138

  二兰家里的与会者们等到很不耐烦了。
  “哼,一个下台干部摆什么日娘的熊形架子?”
  “哎呀,不要这样说呗,人要脸树要皮,他也有点不好意思吧。”
  “呵呵,他的脸上能开火车,没见过他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哎呀,作的孽太多了,看这往后去能不能改改哟!”
  “改?就是去劳改也改不了,除非重投人生,他个鸟毛灰!”
  “唔,说的些什呢呀?”得江听不下去了说,“哪个人是铁板一块?是你们这么说人的吗?”
  得江一开口,大家不做声了,恰好得河和宇凌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二兰叫他们坐下,就准备叫得江主持开始开会了。她预先和得江商量好的,得江以老队长的身份主持会议,然后再由她接着主持,这样过渡比较自然。谁能料到宇凌一过来看到桌上放的薄荷糖,信口扯淡说:“二姐,你是请我们来吃你的喜糖的吧?”
  他这一嚷,所有的笑声戛然而止,大家面面相觑,空气凝固了尴尬。宇凌瞬即觉得难为情得要命,他也知道别人对他不待见,但没想到是如此的反感,一句玩笑话搞得大家这样不开心,大家都和二兰穿的是一条裤子?他抬眼看到二兰,那脸上的笑容是剑是霜,比上次和葛虎找她做诫勉谈话发怒时更让人觉得可怕,叫他不寒而栗。宇凌心中顿升起悲凉,也觉得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太不合时宜了,主要是自惭形秽。由圩子的主人堕落成了别人唾弃的狗屎,桑田沧海,换了人间啊!
  还是得江打破了沉闷的气氛说:“不开玩笑了,快坐下,我们开会。”
  “好,好好,开会。”宇凌打着哈哈,看看得江,看看二兰,再看看在场的各位,目光中似乎在问队长是谁呀?怎么由得江主持会议的呢?
  得江向各位招招手,示意不再谈论别的事,集中精力开会。他说:“我今天来开会不代表大队,也不是生产队长,队长已被免职了,啊。我是以一个普通党员一个普通社员的身份参加今天的队委扩大会的。二姐叫我先讲讲,我也不好推辞,因为我原来就是队长呗。我先说一下,依据二姐的实际情况,我倒不是最主张二姐接替我这个队长职务的,但社员群众包括在座的各位,一致推举二姐来做我们的当家人。说实话,我没有把这个家当好,也没有考虑过去做大队主任,也要感谢大家的抬举加上工作组的错爱,现在二姐比我当家当得好,也在于各位的支持和配合了,为了把生产队的事情做好,我们理应全力支持二姐的工作,是不是啊?我表个态,我虽然去大队了,但生产队要用到我的话,我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也是我的职责啦。”
  “对的,对的,得江说得对。”大家附和着说。宇凌觉得如芒刺背有点坐立不安,也哼哼哈哈的,也许他在为自己那么多年来连自己都不满意的表现在做反省呢!
  得江说:“具体怎么安排,还是请二姐和大家一起谈,我参加讨论。”
  “好的,我来说说,”二兰亮亮嗓子说,“大家喝茶,抽烟,抽烟的不吃糖,啊。这样,以后开会,到各队委家轮着开,轮到哪家就是哪家招待,包括吃饭,好不好啊?”
  “好的,轮到哪家就是哪家负责。”大家纷纷表态没有异议。
  “好的,这事就这样定了。”二兰说,“刚才得江说得太客气了,俗话说得好,没有卖市也有比市,我们一队和几年前比,是什呢样子,和现在的其他生产队比,又是什呢样子呢?大家都清楚,咸菜烧豆腐——不要多盐(言)的。得江队长没有做好,怎么能当大队主任?也是大家抬举把我推到队长的位置上,我也一时冲动,就不知天高地厚当起来了,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这个队长全靠大家支持嘞。”
  “肯定支持你呀,二姐,大家信任你呗。”得河说。
  “这我知道,我要谢谢大家。我才上任,不是我要说松劲的话,大家知道我事情多,也这么大年纪了,我只是个过渡性的队长,要立即着手培养年轻能干又正派的人来当这个家。不过,我做一天和尚就要撞响一天钟的,一是大公无私对待大家,请大家监督,二是动脑筋增加收入,改善生活,请大家支持配合,啊。”
  “行,我们听你的。”几个人表态说。
  “不是听我一个人的,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大家一起动脑筋就能想出好主意,我是个领头执行大家意见的人;还是要强调一下,集体就是大家的,不是我张二兰的,也不是高得江、高得河的。宇清在世时多次和我说,集体的好处就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过去一家一户要多少水车多少老牛,烧多少冷锅塘,对不对呀?问题是人心要齐,如果表面上是集体,骨子里想自己,这个集体还是搞不好的,以前搞大集体包括搞大食堂,不能说出于坏心,主要是脱离了实际,让有些人利用着做了很多坏事。所以,我多次强调,好人好事,首先要做好人,有了好人就不怕没有好事,不是好人,好事也会给他搞坏了,是不是啊?我也不是说得江做得就十全十美,但他为我们做了一个好的榜样,首先是他没有私心,没有多捞集体一分钱一粒粮,这一点你们比我更清楚;第二个就是他善于听取各种意见,通过比较分析后选择其中比较好的意见下决心去办,在茬口布局、粮棉种子的选择和栽种收获等方面,还和我这个四类分子多次商量过,呵呵,不为别的。只为多收粮食,多挣到钱,为了大家过上好日子,这很值得我们学习的。”
  “不要光给我戴高帽子。”得江说,“唔,别人还以为我得江在吹牛呢!二姐,你还是叫大家发言,说说哪些地方要注意的吧。”
  “好的,各位怎么想就怎么说,谁先来呀?”二兰问。
  “我先来,得河说,作为副队长,我首先表态全力支持二姐的工作,还是那句老话,颗粒还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就像在战场上流血流汗把敌人围起来,最后逃掉一部分,多可惜?今年的豆麦是多少年来难得的一次好长势,很快就要开镰了,收麦如救火,说得有点夸张,可突出的是一个‘抢’字。好比说,要抢出来的东西没能抢出来,或在抢的过程中被搞坏被烧掉了,就没意思了。得江哥过去常说的丰产不等于丰收,说的就是这个理。开镰时麦秆就要放齐,不可出现倒穗的情况,看好天气及时上场,趁太阳脱粒晒干,万万不能掉在田里烂在场上,那就是犯罪!”
  老先生明学说:“得河虽然说的是句老话,但不能不说,眼看到手的粮食,最后到不了手,就是白流了汗水白念了经!我看一是要开社员会和大家讲清楚道理;二是要有奖惩,对斫麦、捆麦、运麦、上场脱粒等环节讲清楚具体要求,凡是合乎要求基本合乎要求的每天奖励一分工,达不到要求的没有奖励工分,要督促重做,把掉在田里的麦穗捡起来上场,掼麦(脱粒)掼不干净的重掼,做这些补做的活计不给工分。一定要事先和大家说明白,不是要惩罚哪个,而是要迫使大家都按规矩做事,就像处罚小偷不是目的,而是要小偷不偷!提到偷,防偷也是很重要的一个事情,有几个老贼坯户,可能会想到二姐人好心软,没有得江厉害,会伸出恶手,要提防的!”
  “不错,‘防火、防盗、防潮、防漏’的四防是老提法了。”得江接着说,“人们说一半天灾一半人祸,偷盗绝对是人祸啦,老先生刚才分析农活质量是从两个方面谈的,我也想从两个方面来谈偷的问题。人饿做贼,狗饿偷糠,一般的人能过得去都不想担一个偷鸡摸狗的臭名,儿女找对象都不好听的。我们一方面要正面教育大家,同时主动关心哪几家确实要断顿青黄接不上,生产队提前预借一部分帮助度过春荒,确保能到六月一号吃接上的新粮,使有些人不想偷;另一方面,使某些人不能偷或偷不到,加强集体看管措施。这两年,一直由高小龙担任护青组长,小龙是大力士威名在外,邻居又不怕他,想偷的人反过来看他,趁老虎打瞌睡时捞一把,有点搞笑啊。二姐,还有各位,我在想啊,组长还是小龙做,组员不要固定,特别是收种季节,人人都有值夜巡更的责任,具体人员当晚收工时个别通知,大田十边,仓库猪舍牛棚鱼塘,包括社员的自留地,都在保护巡查的范围之中。值夜很辛苦,白天还要正常出工,是否可以考虑每人补贴五分工和半斤米,这样,也有点积极性。”
  得河立即说:“得江哥这个办法好,既叫人不想偷,也叫想偷的人偷不到,我表示赞成。同时,和民兵值班结合起来,别的生产队也这样搞的话,还可以联保互应,天罗地网。”
  二兰一边听一边记,也插插话,脑子里形成了一个大致的计划,准备散会后整理成文,在社员会上进行宣讲布置,明确规矩,使队委扩大会议的精神变成全体社员的共识和行动。她还大胆地提出了两个设想和大家商量,一个是麦收以后进行上半年预决算,进行部分兑现,一个是拉网起一部分大点的鱼分配给各家各户,杀四头壮猪,让大家也在春荒结束时肥那么两顿,长点精神收麦。
  此言一出,那是叫大家开心得稀里哗啦的叫好。可有两个人觉得为难,一是明学老先生,他不是怕麻烦,以往上半年预决算都做的,但从未兑现过,这事恐怕不好办。还有一个就是得江,他做队长时就想过一年进行两次决算兑现,让社员群众都能拿到自己应该得到的劳动报酬,当时的申请不要等到支书学礼那儿,在主任宇凌的口头就否决了。现在他是主任,他敢拍板吗?生产队要分每人十斤口粮,也需要大队签字的,现在要中途决算兑现,还要起鱼杀猪分配给大家吃,这个二兰胆子也太大了,这叫我如何是好?
  大家不看宇凌了,那是一个过了期的人,都把眼光集中到他身上,得江看看大家再看看宇凌。宇凌今天算是最温顺的了,除了附和着别人哼啊哈的几声外,没有发表一句实质性的意见,也算懂得识趣了。得江盯着他看,似乎在征询意见,宇凌淡笑着说:“好事是好事,但不好办!”说得语气很坚决。
  “咦,既然是好事,怎么不好办的?”巧云追问他。
  宇凌显得很无奈,只得淡淡地说:“二姐的想法肯定是好的,我也同意啊,有鱼有肉吃,有什呢不好?但得江不好同意呢!反正现在也不是我说话了,我以前在大队的时候就做过多年的恶人!大家不理解,大队说了又不算,分配的事要公社批呢。那帮畜生有工资拿,哪里管到老百姓手里窘不窘啊!按政策是可以的,但要集体条件特好,绝对保证年底分配不透支,谁敢保证?这样一来,层层怕麻烦,就干脆不同意了,全公社一年两次分配兑现的没有几个生产队,全县也没几家,大队里干脆先刹死算了。那些当干部的不管我们基层群众死活的!”宇凌说得很气愤。
  得江说:“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我再和学礼支书商量商量看,他还是公社干部呢。”
  二兰说:“宇凌和得江都说得没错,我是把我的想法提出来和大家商量的,三级所有,队为基础,下级服从上级是肯定的,违反政策的事情,我们肯定不做,对不对?今天,大家提了方方面面的意见和建议,大家为了集体,是帮我,也是帮自己;会后,我把各位的意见再归总整理一下,明天开个全队社员会,没有确定下来的事情不要传出去,各位和家人也不要谈,免得我们工作被动,啊。”
  “好的,好的。”大家都答应着散会,外边的阳光一片灿烂。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