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十七章 如何是好(1)

第十七章 如何是好(1)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17 10:23:59      字数:4616

  国栋和二兰说的是实话,有关情况是红明上午回校和他说的。红明参加社教工作组,虽事情繁多可一直还关心着学校的工作,不是不放心国栋,而是对工作了几年的学校太有感情,同时也想为国栋说桩好事。
  按照上级统一部署,这期工作组的工作就要结束了,组织部门已找他谈话,拟调回县里任职,虽然不是正式通知,但基本上没有大的变数。参加各类运动工作组的成员,似乎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一般都有所升迁或变动,副职升为正职,正职再行提升,普通群众至少也能解决入党问题,像老葛那样如捣火棍越捣越短千年原地踏步的只是少数情况。
  老葛从战争年代开始就参加武装工作队,后来历次运动派出的工作组差不多都有他的份儿,但职级一直得不到提升。也不知怎么搞的,凡是组建什呢工作组,有关部门都会考虑到他。一种可能是他所在的部门希望把他派出去,最好时间长一点,要么直接调到别的单位别的部门去;还有一种可能是有人认为老葛工作有热情,到哪里都容易打开局面,同时老葛本人也乐而为之。在家老婆孩子不喜欢,原部门同事领导对他也不待见,经常外出换换新鲜环境也是好的。
  这次到高圩来是第二次,他知道高圩人对他不欢迎,又是担任副组长,只做做红明这个小学校长的助手,想起来就很郁闷。原来和他有点瓜葛的故交女友,都一下子变成了圣女,和他顶头撞上也视为陌生。人们都叫他老葛不喊他组长,而对红明都称校长,好像工作组没有组长。他明里暗里和红明作对,他心里别扭和不爽的是作对无效。红明套路太深,好歹不行于色,有事都在组内集体民主商量,不再和他这个副组长另外有什呢决定,副组长约等于正组员。因为红明听到群众对他有颇多微词,又不可能撤掉老葛的职务。
  在“四清”工作中,老葛最好的朋友大队主任高宇凌,被作为“四不清”干部被整下了台。原来他想揩点油的张二兰被认定了原来就不是富农分子,不存在摘帽不摘帽的问题,受到他唾弃过的高得江,他上次走后当了队长不算,这次竟然由队长提拔到了大队主任的位置上;想做的好人没有做到,对头倒是增加了不少。几个月来,毫无成就感。特别是听说朱红明将调任县教育局局长,自己依然不会有什呢动静,想想就悲从中来,觉得生活越来越没有多少滋味。
  红明对他的态度是客气有加,开口闭口叫他葛组长,在工作组内好像只有他一个组长,别的成员又习惯称红明校长,这让老葛也哭笑不得,又对谁也发不出火。他除了到宇凌家里喝过两次酒外,别的人家的碗边子也没碰上。红明多次申明纪律,任何人不得扰民,不得以任何理由到干部群众家中吃喝,这也大大降低了老葛的幸福指数,他暗中下决心再也不参加什呢工作组了。
  对红明来说,时间虽短,还真觉得取得了一些成绩,工作组的七八个人比较团结,依靠大队支部和广大社员群众做工作,对大家开展社会主义教育,平反了一批冤假错案。如划错成分戴错帽子的问题,对干部进行了清查过关,对部分干部进行了处理,对贪污挪用的令其限期退赔,调整了大小队干部的班子,多数干部都得到了群众的认可,因为是发动群众自己选出来的。这期工作组的活动就要接近尾声了,还有一个问题没解决好,一队队长得江做了大队主任后,队长人选空缺,原副队长黄巧云说因健康原因不光不肯接替队长,还要辞去副队长的职务。
  有人愿意当,但群众通不过,于是有人大胆提出由能人张二兰担任,声音一出来,几乎一条声支持。巧云第一个站出来说,二姐当队长,只要大家选我,我还愿意做助手。
  二兰想,自己四十几岁的人了,做了几年四类分子倒了血霉,刚恢复自由没有几天,当什呢队长出什呢风头呢?她找到巧云说:“巧云啊,你也想把我放到火上烤啊?亏你也起哄闹事!”
  “二姐,不是我起哄,大家都推举你,我当然同意了,我还愿意做你的帮手呢!”
  二兰压根儿没有思想准备更没有考虑点头同意,消息就传出去了,高圩一队将有两个女队长,一时成了远近几个圩子的热门话题。公社的书记主任们都听说了这个新闻。有人调侃说:一队犯怪,拿饭当菜,摇铃儿的不如搓绳儿的。
  工作组会同大队干部们开会,讨论一队队长的人选配备问题,大家的一致意见是群众选举没有问题,关键是二兰能否答应。红明提出,最好去征求她本人的意见,探探底做做工作。葛虎自告奋勇,愿意上门去做工作,他说他和二兰家熟悉。红明笑笑,大家都笑笑不置可否,他只好尴尬的笑笑,无奈接受了大家无言的否定。
  有人提出叫新主任高得江去,得江面带难色,顿了一会说:“二兰担任队长肯定称职,但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这么多年来她做足了好事还受尽了委屈;再加上也四十好几了,又是半面之人(寡妇),叫她出来做,我觉得有点对不住她,但群众的呼声高。有几个男的能做也愿做,但大家不同意。再说,我去找我二姐也不很合适,倒好像我把队长的担子推卸给她的,大家说是这个样子吧?”
  得江说的合情合理,也没有人再叫他去了。
  大家把眼光投向学礼,学礼点点头又摇摇头也不开声。他有难言之隐,二兰所受的委屈,虽然不是他直接造成的,但作为大队支书他有推脱不了的责任,心里觉得对不起二兰,也对不起宇清兄弟的。
  红明知道学礼的心思,只是不去点破,他说:“这样啊,我陪吴书记去,也算两个一把手吧,怎么样?不行,我们还可以再物色人选呗。”
  大家都表示赞同,就这样定了。
  说实在话,红明内心并不太主张二兰当队长,风里雨里泥里水里,快过中年的女性到底有诸多不便,更何谈饱经磨难心力憔悴,但是抵不住众望所归,群众要选呢。他知道二兰的情况后,心里一“格楞”蹦出一个想法,像有准备的头脑迎来了灵感照亮一样,把二兰和国栋两人的名字和形象联结在了一起,高贵的气质和不凡的气度,简直是人世间难有的绝配。人到中年,如日中天,自己想着笑起来了,能促成这桩美事,也可谓功德无量啊!
  会后他私下和学礼悄悄地说了自己的想法。
  学礼直言不讳地说:“朱校长,我和你去要谈的两件事,恐怕都有难度。二兰外柔内刚,她平时和风细雨,发起脾气来就是河东狮吼啊。宇凌和老葛找她谈脱帽子的时候就领教过,不知那位老葛怎么还好意思说去找二兰做工作的,呵呵。”
  红明也跟着呵呵。只听学礼说:“做队长她不会同意的,她心里有气,再说还有得江讲的那些情况也是有道理的;至于说牵线做红娘,就更难说了。这个老姑奶奶是油盐不进,虽然宇清去世多年,但心里还是放不下呀!”
  “是啊,”红明也深有同感地说,“吴书记啊,我们今天先只谈请她出任队长的事,别的缓缓,你看呢?”
  “好的。”学礼表示同意。
  两人怀揣着忐忑进了二兰的家门,没有多少拐弯抹角,就直奔主题。大大出乎他们预料的是,二兰答应得特别爽快。她说:“既然工作组和大队这么重视,还帮我平反恢复了社员身份,我也不能不领情的。只要社员群众选我,我就把这个队长的担子挑起来,行不行呢?”
  “好,好,很好!”学礼和红明连声叫好。
  红明答应学礼交待先不提做红娘的一事,其实还另存有想法,想先探一下国栋的意思。他骑着自行车到校后,已是下课的时候,学生们呼喊着:“朱校长,朱校长回来了!”他向学生挥手说着:“同学们好啊!”和刚下课与正准备上课的老师们握手寒暄问候。
  上课铃响了,喧闹的校园静了下来。他来到办公室,老师们都起身迎接自己的校长,国栋听到动静也从校长室赶过来,大家彼此问候笑谈了几句后,国栋把红明迎接到了校长室。
  “冒校长,冒副校长?”一落座,红明就打趣说,“叫你校长,还是副校长呢?”
  国栋知道红明的意思,诙谐地笑着说:“现在还是叫我代校长吧,你回来后,再叫我副校长。”
  “我回来?”红明诡异地说,“我回来,只能叫你副校长啦,不过不是这里的副校长,而是我的上级领导了,哈哈。”
  国栋知道红明说的是自己即将担任中心校副校长的事,当然同时还担任朱圩校校长了,故意嗔怪着说:“都是你们鼓捣的好事,主要是你和以群校长不让我过安身日子哟!”
  “哎……这没有我的事,是以群校长他们不放过你,还有刘助理等人一齐搞的鬼。”
  “少不了你的一把火吧,朱校长啊。”
  “哎呀,你硬要这样说我也没有办法。”红明说,“哎,现在怎么忙?”
  “校里没有添人,你走了后,就我一个人顶着,呵呵。我为如莹比赛的事去理论几句的,被以群校长逮住,他老兄好呢,叫我拟定一个全公社小学教师提升教学能力的培训计划和考核标准。你看,我已经搞了几稿了,中心校通不过,又提不出具体的修改意见,只叫我再搞,急人吧?”
  红明接过去翻看几页,连声说:“蛮好,先在我们公社几个学校试点,成功后在全县推广。”
  国栋脱口就说:“朱校长,你不会再回学校来了,是不是想把我们甩掉啊?”
  红明惊叹于国栋捕捉信息的能力,想着他怎么知道我要调走的?还是神秘的一笑说:“哎呦,你神啦,不要我回来了?”
  “我神?小庙供不住大神,你来做小学校长也确实有点屈才了吧。”
  “不说笑了,根据工作需要,我可能要调回教育局吧,只是跟你讲的,还没有正式行文通知呢!”
  “回到政府部门去工作当然好,可从感情上来说,我们还是很舍不得你走啊!”
  “我能理解您和同仁们的心情,但服从组织调动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啊——哎,国栋兄啊,我今天不是来辞行的,确定调走后还要来和大家道别,今天是专门为你的事情来的……”
  “为我?什么事请指示吧。”
  “我为你物色了一个人,想先听听你的意思啊。”
  “哎呀,朱校长,实在难为你总把我记掛在心上,叫我怎么感谢你哟!”
  “呵,别说这些虚头巴脑的,听我说一下我了解的情况,你如果觉得可以的话,我们再去听听人家的意见,你看……”
  “我听你校长的,行吗?你说的是什么人啊?”
  “说来现在和我们学校还有点关系。”红明说着停了下来,像要卖一个关子。
  国栋很快揣摩到了他说的是谁,故作惊讶说:“啊,和我们学校还有点关系?”
  “我和你直说了吧,也可能你们之间相互认识也不一定。”
  “那说的是谁呀?”
  “高如莹的娘张二兰,名医之后,怎么说?”红明紧盯着国栋的脸看,但他没有看出国栋内心的颤抖和国栋偏转过去的脸上颜色的变化。问,“你认识吗?”
  “我认识的,她娘家就是我的邻居。”国栋转过身轻轻地说。
  “好的,认识的熟悉的,就不要我多介绍了。其实我并不熟悉她,就是在她被确认不是富农分子,紧接着大家一致推举她当队长时,接触过几次。说实话,我倒并不太主张她当什么队长,而是想到你们俩走到一起倒很般配,还没有和她提半个字,想私下先听一下您兄台的意见再说,你看如何啊?”
  红明说着等了老半天,才听国栋轻轻地说了一句:“我配不上人家的呀。”
  “啊,您说什么?”红明表示惊讶,但他心里有了底,国栋已经心动了,接着说,“那我和学礼支书再去问问她是不是配得上你吧,啊。”
  “谢谢朱校长,你还是别问了吧。”国栋嘴里推辞着,心里瞬间奔涌起甜蜜的暖流。
  红明没有想到,这天下午二兰去给她父母上坟,国栋得到消息已到坟地去看了二兰。可国栋有心,二兰无意,国栋虽然有点郁闷,但他理解二兰心情悲伤,不宜多说什么的。
  红明回到大队部,和学礼悄悄把找国栋的事说了。可是谁去找二兰谈呢?这让两人都很犯难,肯定不可能有找她当队长答应那么爽快的好事了。明明是好事,而真的好事就这么难做?红明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跟学礼说:“这个事情一定要找到投缘的人说,不能像叫她做队长一样,八字未见一撇,就搞得满城风雨,懂的人不宜多,不是谈成了可以广而告之的。”
  “是啊,找谁呢?”学礼为难地说。
  “还是找你呀!找我?”
  “不行不行。”
  “不找你找谁呀!我们两人一个是校长,一个是大队支书,我找了国栋,你去找二兰,这才公平嘛,是吧?”红明诡秘一笑说,“哎,不是叫你自己去,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找你妹妹吴蔚,叫她不要声张,去和高如莹悄悄地问下她娘的意思,不就成了?”
  学礼翘起拇指夸红明脑子好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