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十五章 神力海量(2)

第十五章 神力海量(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14 16:13:32      字数:4244

  聪明的高圩人早为那些好斗的红毛公鸡们准备好了叫他们服气的家伙了,以确保他们昂着头来低着头去。只见那几个小伙子又晃啊晃的眼瞟着天上走了过来,提出要和小龙摔跤比试着玩玩。人被激怒了以后是难以理智的,小龙真想一试身手,挑一个最厉害的对手,把他高高举起重重摔在地上。
  “小龙别急,听叔叔的,大家都听我的!”宇凌大声说。
  这次主持比武是宇凌工作做得最漂亮的一次,是代表高圩人实力和风度的最好展示。他压制住小龙、建国等一帮小伙子们的愤怒,对来要比武的人说:“几位小兄弟,不急的,啊!你们也听我说几句,以武会友,古来就有,你们几位肯定是力大无穷功夫了得,我们高圩人讲究的是人际和睦不兴交手……”
  一个青年抢着上来说:“高主任,我们不是来打架,是比武会友的!”
  宇凌说:“好,古人比武也分文比和武比,我们高圩人武功不高只有点蛮力,今天来个文比行不行?”
  一小伙急问:“怎么文比?”
  宇凌说:“不知几个小伙子跟你们长辈学的什呢拳术,我们高圩大队有一个村叫杨家湾,可能你们也听说过,练的都是杨家太极拳,讲究的是天地人和,内功健身,不与人争强斗狠。因为拳脚无情,打破脑袋拧断胳膊掰折了腿脚也很难说,就是摔跤,闪腰扭伤也很难避免。你们几个既来了,不比是不给你们面子,也好像我们就有多少胆小怕事,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啊。我们说的文比,就比比力气大小,比比社会主义劳动的积极性和贡献大小,不伤和气不伤人,怎么样?”
  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无话可说,总不能不比划两下就走人吧。
  宇凌高声说:“拿两只箩筐来,装上泥,小的装满一百五十斤,大的装满二百斤,从河底搬到岸上,啊!”他朝来的几个年轻人说,“小伙子,你们是挑大的,还是小的?”
  “哼,我们当然挑大的!”一个小伙子立即应答。
  宇凌说:“那好,下去装泥!”
  泥很快装好了。只见一个小伙子跳下去,两手抓住箩筐,吸了口气端起来,涨红着脸慢慢的一步一趔趄地挪到了岸上,一片喝彩的声音。
  “下面就看高小龙的啦!”人们吼叫着,呼喊着。只见小龙紧紧裤腰带抓起小箩筐往河底一跳,人们以为小龙要端小箩筐认怂而发出一片唏嘘。只听小龙大吼一声,“把那只大的也撂下来!”
  河底的人接到箩筐装了和前边一样多的土。嗷……人们山呼海啸般的呐喊,等着看小龙的表演。
  一河两岸的人瞪着眼睛,只见小龙轻轻端起小箩筐,人群中一片惊呼,想着能这样丢人吗?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小龙把小箩筐轻轻放在大箩筐上,然后深深地吸一口气,弯下腰来,抓住下边大箩筐的两个把子,“嗨!”吼一声,端起了身。
  人群沸腾了,拼着命的呐喊加油!在一片呐喊加油声中,小龙也是涨红了脸一步一趔趄地挪到了岸上。人们疯了,拖出长长的舌头。天呐,三百五十多斤啊,乖乖隆的咚!人们把小龙高高地抛向空中再稳稳地接住,再抛再接,以此来祝贺自己英雄的壮举。
  前来挑战的几个小伙子拱手抱拳,说着佩服佩服,领教领教,低着头径直走去,觉得真的有点难为情了。暗里想着,人要是被这个家伙抓到手骨头不要被捏碎?
  宇凌似乎享受到了教练指导的荣光,咧嘴笑着说:“小龙,你给高圩人长了脸,叔晚上请你喝酒,啊。”
  “谢谢叔叔,我小龙不会喝酒。”
  “嗨,我高家子孙没有不喝酒的,啊。”
  自此,高小龙的名字迅速传遍了几个公社,江北传到方圆百里,江南人都听说了江北有个高小龙,说是神力无比。也传得过于邪乎,有人说他伸出指头能在磨刀石上戳一个洞,用绳子穿起来掛在腰间,到滩上砍芦柴时,随时拿下来磨刀用;有人说他发脾气时一拳打瘫过一条发疯顶人的水牛;甚至有人说他被特招到国家拳击队训练去了,要参加国际比赛和美国拳王比试高下。其实当时因为某些领导人认为拳击运动野蛮,国家并没有组建拳击队,都是人们闲着添油加醋想象附会演绎出来的故事。
  还有人说他一顿吃掉了一只煮烂了的猪头,谁信呢?不过,小龙一次能喝几斤白酒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比武那天晚上,宇凌叫过去喝了多少酒无人知晓,小龙第二天照常出工。宇凌睡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的,他只知道小龙喝得不少,忘记了小龙到底喝了多少。
  晓姑丈的酒量在圩子里公认独大,人们也知道小龙能喝点酒,但平时不喝,没钱买也舍不得买。对外传出他们喝酒海量的是供销社的王主任。
  晓姑丈晓姑妈和收养的儿子小龙都是苦出身,做家一钱如命,小龙大了,老两口总想着积攒点钱翻盖房子为他要门媳妇生个伢儿,也才真正像个家;故而平时省吃俭用,不喝一滴酒。但一年要放开量痛快喝两次的,一次是大年三十,一次是壮猪出栏,但谁也不知他们能喝多少。
  一次卖两只壮猪,晓姑丈推车,小龙用绳子前边背车,到永平街猪业公司出售后,钞票揣进搭包儿,车辫子往肩上一甩,晓姑丈说:“小龙,跟爸喝点酒去。”
  “哎。”小龙答应着,接过他爸手里推着的车子,想着让爸也甩着手轻轻松松地走一回吧。爸太辛苦了,年少时成了孤儿又被他哥嫂抛弃而在外流浪,大点后帮人行船风里来浪里去,和妈搭伙吃饭后还算过得去,自己成了孤儿无路可走来投奔叔叔,叔叔就是亲爸呀!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家,爸从来不肯闲着,来一担草去一担泥的。妈也特好,别人看不出自己不是妈亲生的。妈心细,尽力照顾爸和自己。可妈身子单薄,不吃重,有时还发点小脾气,爸又要哄着她,尽量把活儿揽在自己身上。小龙推着车子想着如烟往事,看着老爸身板虽还算硬朗但腰背已略略有些躬弯的意思,毕竟年岁不饶人,心里酸酸的。酸的里边裹挟着生活的温馨和甜蜜,有这样的爸妈,是自己前辈子修来的福气。
  小龙想着爸妈的好,不觉间跟着晓姑丈来到供销社门口,他把车放到门外,用绳子捆好脱下的衣服等零碎杂物,绑在车上。晓姑丈招呼着儿子赶紧跟上,自己径直走到烟酒柜台前,挺胸抬头气宇轩昂走过去的。见两个女营业员在窃窃私语,瓮声瓮气地问:“姑娘,有散装白酒吗?粮食酒,六十度的,啊!”
  “有有有,有的,要多少?”姑娘的声音很甜,满脸堆着笑回答。
  晓姑丈心里那叫一个爽,他一边看着儿子往这里走,一边嗯嗯嗯地说:“好的姑娘,请拿两只大碗,先来四斤。”
  “啊?”姑娘那张好看的竖型脸惊异得拉成了横型说,“什呢呀,先来四斤?”
  “是啊,先来四斤。”
  “要点饼干还是什么茶食搭酒吗?”
  “先喝了再说。你这姑娘,怕不给钱,我赖你帐还是什么的?快把酒打来。”晓姑丈说着拍拍腰间说,“刚卖两头壮猪,喝酒的钱?有!”
  小龙扯扯晓姑丈的衣服,轻轻地喊一声“爸”,意思是买酒就买酒不要多说什么甩话惹人家笑。
  晓姑丈不理会儿子:“哼,你不喝?”
  说话间,两个姑娘每人端来两大青花碗酒,每碗装满正好一斤,想送到柜台外边侧一点靠墙专供客人小酌的方桌上去。晓姑丈招招手,示意就放在柜台上,他接过一个姑娘手里的一碗酒,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然后凑到嘴边啜了一口,呼出一口气,接着呼噜呼噜喝,再接着仰起脖子像倒水一样全部下了肚。闭起眼睛,张开嘴巴,长长地呼出一口酒气,睁开眼说:“嗯,不错,真正的荞麦烧啊。”
  柜台内外溢满了酒的香气,两个营业员看着他们父子俩笑。
  一个姑娘对小龙说:“你爸喝了一碗啦,你还不喝的?”
  小龙见他爸喝酒的样子难看,有点难为情,红着脸说:“我不急的,也不大会喝酒。”
  晓姑丈粗着嗓子说:“儿子,喝,这酒不丑,快喝!”
  两个姑娘也催促说:“快喝呀。”
  “好的,我来喝。”小龙端起酒碗轻轻凑到嘴边,啜了一口,然后闷下头,虽没有发出声响,但很快就喝得一滴不剩了。
  晓姑丈端起另一碗翘翘下巴示意儿子端碗。小龙也端起酒碗说“爸来”,说着爷儿俩叮当轻轻碰了一下碗边,如同沙漠里饥渴的人碰到清泉一样,咕嘟咕嘟的很快就把第二碗酒干了。放下碗,父子俩相互看看,什么也不说,被那荞麦烈酒的浓香深深陶醉了,脸上没有明显的颜色变化,但神色显然是表示满意的。
  两个营业员转过头去拖出长长的舌头,相互对视着笑笑,一个担心地低声说:“还没给钱呢,老头儿,怎么弄?要不要来点搭酒的什么东西?”
  “再打四斤来。”晓姑丈喷着酒气说。
  “什呢呀?还喝?”一个营业员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了。显然,她们不敢再打酒给他们了,闹出人命来不得了的事啊!
  “担心钱?老爷子我今天刚卖壮猪的,不要怕!”晓姑丈显然有点醉意了。
  小龙最不想他爸在公开场合说些不着调的话,对营业员说:“对不起,我们的酒差不多了,我来结账,啊!”
  “什呢杲昃?狗日的吧,有你多话的?”晓姑丈骂了小龙后又对营业员说,“拿钱买东西,天经地义!我赖你一分钱的?叫你们主任来,我要找你们主任!”
  动静一大,人就多了,有其它柜台的营业员来帮腔的,也有别的顾客在一边指手画脚的,街面行走的人驻足观望。有人认识高小龙,传出大力士到这里来打架闹事了,似乎场面不好控制一样。这里晓姑丈要见主任,那里早有人去报告,把王主任叫来了。
  “哈哈哈……”王主任来了解情况后笑了,走向晓姑丈打招呼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还是老本家,啊。转过身来对围观的众人说,“拿钱买点酒喝,有什么好看的?谁来买,我们都卖。”
  这下工作人员就很快把人群驱散了。
  王主任是化解矛盾的高手,他知道老王父子俩每人喝了二斤白酒已超乎寻常,不再给他喝不承认,再喝又可能要出问题;但在他来看到那父子俩若无其事,心里暗生惊奇,甚至怀疑他的营业员是不是掺了水给人家喝的,可又不像,有点古怪了。他皱皱眉头,又笑了,对晓姑丈说:“本家,你到我办公室去聊几句,好不好啊?”
  晓姑丈自以为也是算见过世面的人,但没有被哪个头头叫到办公室去过。他迟疑了一下,想着拿钱买酒喝又不是偷盗犯罪,怕什呢呀?于是吩咐小龙在外边看东西等他,就跟着王主任走到了后边的办公室。
  主任给他拿烟倒茶,待如上宾,叫晓姑丈老不好意思的。话题自然是关于酒了,主任兴趣很浓,问今天的酒口味如何、营业员态度怎样、平时喜欢喝什么酒、能喝多少酒等等。晓姑丈见这个本家主任态度如此真诚客气,就把自己以及儿子的苦难经历,与自己和儿子不知道能喝多少酒从没醉倒过,平时舍不得喝,一年只喝两次酒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全倒了出来。主任像听传奇故事一样入迷,不断点头,不断慨叹,还和他讲了烈酒过量会伤肝的道理。晓姑丈一个劲地点头,承认主任说得不错。
  临别时,王主任说,咱们认了本家交个朋友,今天的酒我请客,不要你付钱。晓姑丈怎么说也不肯。
  王主任说:“老哥你不要不给面子,以后我到圩子里去,你要请我喝酒的哟。”
  “好的,好的,只要本家主任肯赏光,我总不能叫你背锅子下乡哎。”
  送到大门口,王主任叫服务员灌了一坛子十斤荞麦烧酒,叫他每天喝二两,说酒这东西,少喝养神,多喝伤身。
  晓姑丈叫小龙拜见了叔叔,王主任吩咐小龙要照顾好老爷子,小龙点头答应了,王主任笑着说自己又多了一个大力士的侄儿。
  从此,晓姑丈和小龙父子俩的神力和喝酒海量的美名就传得更加神乎其神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