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十四章 家国情怀(2)

第十四章 家国情怀(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13 18:55:40      字数:4212

  在国栋等几位老师的热情辅导下,三位参赛者对照要求利用课余的一切时间做精心准备。两周后,在中心校举行的观摩教学中,如莹的上佳表现,博得了一片如潮的好评,让人觉得诡异的是,在公布比赛成绩时,如莹居然没有取得优胜名次,没有获得奖励,虽然其他两位老师都获得了奖,朱圩校的人依然很是沮丧。
  国栋紫涨着脸闯进中心校周以群校长的办公室,也不发一言。以群是个宽容大度的人,讲话幽默风趣,善于用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化解各种矛盾纠葛,深得广大教师的拥戴。他哂笑着说:“国栋兄,绷着个脸干嘛呀?坐下来,先抽根烟。”
  国栋说:“谢周校长,我不抽纸烟的。”
  以群说:“抽一根嘛,啊,哎,你校三人参赛,两人得奖,值得庆贺哟。”
  以群知道国栋心里为小高老师表现出色而没有获得优胜成绩心里不美,也知道评审组打分有瑕疵,但是成绩公布了又不好更改,想用打岔的话转移掉国栋要理论的话题。
  “周校长,我把话说得老一点,我们参赛的三人都是优胜,并且名次应该是靠前的,最大的冤案就是高如莹应该拿第一至少第二,结果榜上无名啊。”
  以群看国栋说得有点激动,就劝他不要急,先喝口水,慢慢说。
  国栋坐下来接着说:“我是看到比赛全过程的,打出如此成绩,不是评审组的先生们不认真,而是他们中有些人缺少最起码的知识。就拿获得五年级语文组第一名的小王老师来说,课堂教学的整个结构布局不错,过程流畅,师生互动训练的效果都很好,但出现了明显的知识错误。‘秋天来了,大雁往南飞’中的‘往’是介词,朝着的意思,应读第四声(wàng),而小王老师读成了第三声(wǎng),读第三声是动词,来来往往的意思。同一篇课文教读,我校高如莹对‘往’字的注音释义都是正确的,和小王其它方面的表现比的话是大致相当各有千秋,凭心说小王要更加成熟和老练一点,小高虽然很有天赋但毕竟刚刚代课,但我想着小王出现了明显的纰漏,是把分数送给了小高吧,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评判结果,你说是怎么回事啊,校长?”
  “是啊,这是一种不正常的情况啊,这还是我们组织的第一次教学观摩比武呢!”
  以群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语气也显得沉重起来。他呼噜呼噜的连续抽了三袋水烟,装满了一锅烟丝,用草纸使劲地擦净烟袋嘴,递给国栋,国栋接过水烟袋,端在手里也不点火,等着以群的下文。
  以群接着说:“这既违反了公平原则,更是有悖于观摩比武的初衷啊!国栋兄,你是我敬重的学者,也是大家公认的权威,因为你校有人参赛,同时还担任指导老师,所以没有安排你参加评审组,可以这样说,这次的评审组成员不能代表我们这么多学校教学业务的最高水平,出现纰漏在所难免啊,我作为中心校的校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以群的诚恳和认真,一下子消解了国栋的火气。国栋喜欢较真,或者说是性情中人吧,这样的人服软不服硬,又特别善于理解别人的难处,有时会不顾一切的横过来帮别人的忙。国栋原是前来兴师问罪的,现在反而在想怎么安慰以群校长了。他说:“周校长啊,你也不要这样自责,毕竟是第一次组织这么大型的活动,出现一些瑕疵也不奇怪,至于说到我校代课教师小高的比赛成绩问题,也不是个天大的事,评审组能给个说法表示安慰和鼓励当然更好了。”
  “嗯,你说得有道理,这由我们中心校来考虑。”以群见国栋如此胸怀,很感动,他接着说,“国栋兄啊,红明去工作队了,由你代理校长,你不能有,也相信你不会有临时工的想法呀,你是朱圩校的创办者,公社县里都是知道的。这几年来,你配合红明治校很有成绩,教学教研成果突出,校风建设卓有成效,都是有目共睹的。红明几次向我提出,由你出任校长最合适,说你才是这所学校的精神领袖……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有他说的那样好,周校长,红明校长抬举我了,我只是做了分内的应做的配合工作,红明校长为人谦逊亲和有全局观,深得全校师生拥护,我脾气不好,有时还要发点火,容易得罪人,不适宜做一把手的。”国栋抢着又是很谦逊地这样说。
  “哎呀,你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你呢,我不是叫你来谦虚,更不是要你来做总结做检讨的,我不光是叫你带好一个学校,我还想请你帮我考虑考虑,怎样全面提高全公社这大大小小二十多所学校的教育质量呢,这次观摩比赛,看起来很热闹,是在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依然暴露出一些很严重的问题,教师的整体素质令人堪忧不容乐观啊!你是我们教育业务上的台柱子,又有很强的管理能力,因为你的出色表现和很大的社会影响,一个两间破草房的耕读班才逐渐发展成了在全公社乃至全县都很有影响的完小。哎呀,国栋啊,我真佩服你。人们常说做好人好事,我觉得首先要做好人,有了好人,岂能没有好事的道理?”
  “周校长你抬举我了。”国栋脱口而出,“我回去肯定努力把工作做好,至于你要求我协助做一些工作,我也会唯你马首是瞻,竭尽绵薄之力。我虽有点书生气,但也绝不会忘恩负义,我是个落魄之人,只像孔乙己一样多识了几个字而已,做耕读教师之后比较努力一点,是你为我争取到了正式教师的编制,而且定了小学教师中工资的最高级别,我没有理由不勤恳工作啊!今天为我校教师比赛的成绩来和你理论现在都觉得有点……那个呀!”
  “哎……哪个呀,你说得不对啦,有错必纠是毛主席一贯倡导的精神,是不是?至于说给你争取正式教师编制,不是我个人的意志,我也没有这个权力,是众望所归,是经过公社和县局同意定下来的。你本来就是高校教师,是时势和命运弄人,是我们个人无法左右的,叫你教小学是委屈了你,也是一种人才浪费,但我们只能面对现实,把事情办得相对完满一点对不对?”以群不无感慨地说,“这一点我们不多谈,我刚才跟你讲了,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现在请你给我好好谋划谋划,怎么想办法提升我们教师的整体素质和教育质量,至于说这次的比赛成绩,我看整体就不要动了,像小高这样被误评的也属个别情况,怎样弥补遗珠之憾,我再召集评审组商量,再请示一下公社管文教的刘助理,看看怎么拿出一个比较妥当的办法,要慎重的,当然,这也关乎到小高以后的考试转正等切身利益,你说是不是啊?”
  国栋听得心里暖暖的,只有点头的份儿,没有讨价还价的意思了,只听以群继续对他说:“关于你的岗位和职务问题,我也会同刘助理商量,并请示县文教局,看怎么安排,虽不是我能定夺,但你这个人我是用定了。”
  士为知己者死,这种思想在国栋心里是根深蒂固不易动摇的,他不考虑什么名分职务,他从内心感激以群这位领导在为其搭建施展才华的舞台,当年从江南偷渡回家就是怀揣着兴办家乡教育的夙愿,如今在步步实现了,怎能不叫他心潮澎湃倍加兴奋?他像倒豆子一样的历数了乡村教育存在的方方面面的问题,诸如经费严重欠缺,社会重视程度不够,教师青黄不接,总体素质偏低,学生学习动力不足等等。他长叹一声说:“周校长啊,恕我直言,正如你所说,我们只能面对现状实事求是,在现有的情况下尽力提高啦!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哟!”
  “哎……我要你兼济全公社呢,啊,具体说说,怎么办吧!”
  “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好,只能信口开河了。”
  “嗯,可以信口开河的,没有关系。”以群怂恿着。
  “我想还是要突出思想政治工作,趁这次观摩比武的契机,把教师基本功的练兵活动保持常态化,大张旗鼓地在师生中开展学习雷锋做好人好事,发扬共产主义风格,增强做人民教师的光荣感,使广大教师爱上教师岗位,爱岗才能敬业,这个工作很重要。伟大的球星首先是疯狂的球迷,把教书只当成谋生的手段,我们最多只能搞出一批教书匠来,培养不出教育家的。”
  “好,你说得太好了。”
  国栋接着说:“教师的业务进修不能流于形式,请专家来讲学也不太现实,我们还是以自学为主,为确保达到‘教正确、讲明白’的最起码要求,我认为还是要加强集体备课,全公社按学校布点划片,按年级学科建立大备课组,指定备课组长,统一讲授中的要求、要点、重点、难点和疑点问题,在集体备课中讨论解决,还不能解决的问题再报中心校,中心校备课组负责解决,要求所有教师讲授训练的内容至少提前两个星期准备好,务必做到烂熟于心,力争脱稿组织教学活动,这样才能做到驾轻就熟举重若轻。同时,大力鼓励教师坚持业余时间进行自修研究,对内进行交流,对外公开发表,奖励成绩突出者。我想,这样坚持几年,我们的面貌肯定会有改观的。”
  国栋说着还伸手在空中一挥,显得很自信。以群就想听到国栋这样的宏论。
  “应该这样搞啊,国栋兄,你们朱圩校就是这样做的。”
  “这几年来我配合朱校长做了一些探索,还没有把工作做好。我觉得一方面要调动教师自我提升的积极性,一方面要订立必要的规章制度,进行行政干预,也叫赶鸭子上架吧,呵。”
  “这样,现在我先全力以赴支持和协助你,在你们学校已有的基础上,细化一下,拟定出全公社教师的培训计划,以你校为试点,先在西片试行,基本成熟后在全公社推广,你看行吗?”
  “校长信任我校,又对本人如此抬爱,我只有服从命令,做起来再说啦,呵呵。”
  “好,这才是好同志——哎,国栋兄啊,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啊?”
  “校长,你太客气了,你是老革命啦,还对我以兄长相称,我就比你多痴长几岁嘛!既然是自家兄弟,有何吩咐就直说。”
  “好,像我的兄长,嗯……我要说的你是不是在工作的同时,考虑找个老伴了,嫂子走了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到底不算回事,工作这么辛苦,生活诸多不便,我们也不忍心啊。怎么说,要不要我们帮你牵牵线?”
  “谢谢校长,哦,谢谢兄弟。”
  “好,那我来帮你物色一个?”
  “不不不,谢谢,我暂时不能考虑个人问题。”
  “咦,这有什么关系呢?革命工作和个人爱情没有矛盾,长征路上的环境那么艰苦恶劣,都没有影响爱情之花的绽放!处理得好可以相得益彰的。”
  “你说的没错,红明校长和我说过多次了。”
  “我和红明谈过你的个人事情,叫人纳闷了,你怎么就不解风情的呢?你怀念嫂子,我们理解,嫂子在天国可能也希望你过得好吧?咱们今天把话就说定了,不是我牵的线,到时候也少不了叫我喝喜酒哟。”
  “肯定的,校长放心。”
  谈话从午饭后开始,不知不觉就要太阳落山了。国栋起身告辞要走,以群一把抓住叫他吃了晚饭走。国栋没有注意,以群谈话中途借去解手之机,已吩咐厨房为他准备了两个小菜和两瓶金城白干。国栋执意不肯叨扰,以群哪里容他推迟,就在办公室两人硬生生地就着两条红烧小鲫鱼和一海碗花生米,把两瓶白干喝得壶子底儿朝了天。荤的素的大的小的搞不清楚,两人挥手道别时,已是繁星满天的黄昏时分,国栋推着一辆破自行车划着八字往家赶,圩子里星火点点,有人已经进入了梦乡,有人为多挣几个工分,还在生产队集体的土地里借着星光翻土扒拉,接受着饥饿和疲惫的洗礼。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