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十三章 文人风骨(1)

第十三章 文人风骨(1)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13 09:08:14      字数:4017

  红明在中心校召集各校校长开会商定教学观摩比武方案的时候,就在考虑可以推荐高如莹参赛。备课上课没有问题,担心的是她综合测试,很难拿到高分,毕竟不是科班出身,谈不上接受过系统教育理论知识的学习,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红明对这次会议记录得特别详细,诸如参赛时间、地点、名额、规程等,因为他不能参与这次观摩活动的全过程,作为校长中为数不多的党员之一。会前已接到通知,要被抽调到地委组织的社教工作组去参加“四清”运动,两个礼拜后去地委党校培训,然后随队到基层开展工作,中心校已明确由副校长兼教导主任冒国栋代理主持工作。
  国栋读过私塾,也念过几年新式师范,开办耕读学校寻找教师时,他成了朱圩校的第一位教师。他想着不敢自吹饱读诗书,肚子里的一点墨水教个小学绰绰有余了,更不要说在颠沛流离中先后应聘教过好些年中学和师范院校。论墨水,他肚子里确实不寡,一本康熙字典差不多能倒背如流,经常在得意时和别人指出某页某行哪个词条的解释是错误的,引经据典旁征博引,乡村学校的教师们尤其是小年轻们听不懂,也没兴趣听。对新华字典他更是大加挞伐,尤其对汉字的随意简化,简直到了义愤填膺的程度。例如,“聼”简化成“听”,“耳”变成了“口”,“心”也不要了,不用耳不用心,谁能听进去,这不是胡闹吗?诸如他做教导主任的导,由“導”简化成“导”,无“道”了,“愛”简化成“爱”,无“心”了……一口气能列举出上百个简化得没有道理的字,认为这是割裂文化传承的愚蠢做法。汉字是世界上形音义结合得最好的文字,但不能不承认它有过于繁复难写难认的缺憾,不是说不能简化,而是要尊重汉字本身发展的规律,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绝对不能以简害义。有些承载传统美德意义的字就是不能简化,用大跃进的方式简化汉字,是一种倒行逆施。
  他自说自话激昂慷慨,同事们从敬仰他的学识,到不理解他的讲述,再到不屑一顾,甚至嘲讽他是痴人说梦也不怕承担政治风险讲这些右派言论。当他回过神来理会到同仁们的意思时,并没有后背出汗,而是脸色发白发青,透出曲高和寡的内心孤傲和悲凉。每当这个时候,红明会适时来为他续上茶水,一半劝诫一半揶揄地说:“消消火气啊,冒老!你的学术研究不光是本校,也是全公社教育系统的一面旗帜,金城全县也很难有几个的。不过,兄台呀,”说到这儿,侧过身子放低声音说,“稍微注意一下影响,啊。”
  “哼,什么影响?学术讨论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合乎党的文化方针政策,我不是向党发动猖狂进攻的右派,我怕什么呀?我还要写论文到《文汇报》去参与讨论呢!”
  “呵呵,参加正当的学术讨论,这没问题,我支持你。”红明说着笑笑,心里是有忐忑的。
  红明支持不支持,国栋是不放在心上的,而说他是学术研究的一面旗帜,倒很是受用,很感觉滋润。朱圩校创办的时候是耕读小学,只有两个教师,二十来个学生,也明确过国栋是负责人,但不叫什么校长,人事工资关系附在中心校。
  船小易掉头,主要是国栋要求严格,孩子们经他训练之后,都像个读书人的样子,言谈举止待人接物彬彬有礼。国栋不苟言笑,课堂内外话语不多,讲究的是精准到位,他的教学和为人处世都十分严谨;四十多岁的人,讲究穿戴整齐洁净在乡村里显得特别突出,有人说他有洁癖。
  小孩子进校后,他首先培养其良好的行为习惯,怎么坐怎么站怎么走,反复操练;脸有没有洗净到耳根,指甲里有没有污垢留存,都是必查项目,孩子们之间相互监督检查;每日反省,有没有讲粗话脏话,上课时有没有开小差,放学回家有没有主动叫人打招呼等等。
  花香自有蝶来。周围几个圩子里的小学办不下去了,今天转几个,明天转几个,人家愿意自带桌凳把孩子送到冒老师门下读书。有几所耕读小学的教师成了光杆司令。
  所谓耕读学校,是由识一部分字的农民担任教师,学生每天上半天课,农忙季节一律放假。这种学校基本上就是少年扫盲性质的教学班,后来演变成民办学校的,教师不改变农民身份,由大小队出工分结算工资。
  有些教师任意改变作息时间,家里地里有活要干,就草草讲几句放学,或改成晚上上课,或等到下雨天上课;有的干脆带孩子帮自家自留地干活,或者到生产队摘棉花捡稻穗麦穗,记老师的工分儿。大多数家长都不愿把孩子送去这样的学校,想方设法让孩子念比较正规点的学校。这样一来,朱圩校就出现了爆棚的情况。逐层上报,县文教局和公社中心校与大队商量,划出土地扩建校园,朱圩校由原来的单轨制的初小扩建成五轨制的完全小学,规模仅次于六轨的公社中心校;教师由原来的六七个人增加到近三十人,并委派教育局文教助理朱红明出任朱圩小学的校长。
  红明是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的,在局里就知道家乡有个教师叫冒国栋,名气不小;虽多年来一直叫负责人,但事实上国栋就是这所学校的“校长”,是学校的开创者。小学校长算不得什么官,但在官本位的社会里,就是一把手说了算的,自己横空挡在人家前边,国栋能不心存芥蒂?到任相处一段时间后,红明发现国栋真的没有官瘾,虽任命为副校长,但他不肯答应别人称他校长,只同意别人叫他冒老师或者冒先生。他更愿意别人称他先生。
  冒先生身材高大,脸色白里透黄,一身书卷气,严肃的脸上难以看到一丝笑容,报名上学的孩子一见他面就怕,家长也不敢和他多说话,只提出严加管教之类的拜托。奇怪的是,经他训练一段时间以后的孩子都会喜欢上他,和别人谈起来的时候,言必称我们冒先生,我们冒先生是怎么说的,言谈中透出来自骨子里的骄傲和自豪。搞课外活动时,一群孩子簇拥在先生的周围,一个个笑靥如花,而他依然满脸严肃,俨然一棵大树屹立于其中,呵护着一群小树苗苗蓬勃生长。
  教师们尤其是年轻教师对冒先生都心存敬畏,但当你教育教学中有哪个知识点不清晰,有哪个教育手段运用不熟练,真心诚意向他求教时,他会表现出古道热肠;把某个知识点的来龙去脉,把某个手段运用的前因后果以及要注意的哪些细节,都结合教育案例进行剖解,让你心悦诚服,让你茅塞顿开。当他确认你得其要领内化为能力时,会咧开嘴露出笑容,甚至发出爽朗的笑声以奖掖后辈。对那些不求上进只讲究穿戴或搬弄是非的人,那些以为读过几年师范足以应付教学再无心进取的人,还有那些从旧时代走过来倚老卖老又不思长进的人,别想看到他的笑脸。扣子的老师田青安先生就是被他要求调走的。在他的气场里,教师不认真教和学生不认真学就是耻辱。
  除了业务上要求高,在师德要求上似乎到了冷酷苛刻的程度。代课教师游非打伤学生,就是他严令要求辞退的,什么人说情都无效,这一点红明校长也奈何他不得。他认为“传道、授业、解惑”中的“道”,就是为人师表最起码的道德品质,任何时代都不过时。
  如莹代课近两个月来,除了见面时礼节性的叫一声冒先生外,和他没有过任何接触。作为负责教学的副校长,国栋也没有去听过如莹的课,因为红明校长听过,其他还有几位老师听过,印象都特好;他觉得再去听,倒不是多余,而是显得对人太不放心了,做人做事也总得拿捏个分寸。红明向他推荐如莹去参加教学观摩比赛,请他担任指导教师。这哪里是推荐?分明是布置任务嘛。国栋心里想着,大家对如莹的反映都很好,一来是按代课教师的要求,二来恐怕也因为红明校长定了调,谁和你去唱反调呢?人们习惯于跟风走,尤其是唯领导马首是瞻,教师中也有这个恶疾。
  “校长,我看还是根据你在公社中心校开会带回来的精神办,比武不是目的,通过练兵提升教师整体素质提高培养人才质量才是根本。是这个精神吗?”国栋问。
  红明虽有点不悦,但还是笑着说“是的是的”。
  国栋接着说:“那好,那就先不要确定参赛人选,更不要指定具体指导人员。”
  “哎哎哎,上面要求这样做的。”
  “这没关系的,到最后上报参赛名单时再填谁担任指导不迟。”
  “嗯,您请继续讲。”
  “我看啊,我们先也搞个校内练兵比武,参照县里和公社下发的标准,从实从严从难要求,不搞花架子,着实从整体提升我们教师的教学业务水平,最起码达到所有教师的课都上格这个目标。眼下有的比武是为比而比,不从实战出发,例如民兵训练,应该练的是加强国防观念,做到平战结合,平时生产是骨干,战时拉得出打得响。可你看高圩大队的民兵,平时枪都不碰,要参加射击比武时,装模作样练了几天瞄准就参加沙场点兵实弹射击了。搞笑的是请了一个射击水平很高的猎户临时充当民兵,公社比武时连打三个放飞上升中的气球,扑面而来的是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和喝彩。到军区大比武时,作为移动标靶放飞出的两只野鸭,随着猎户的连续两声枪响,扑楞着坠落地面,听说军区徐司令员还亲自为他倒满茅台酒庆功的呢。乖乖,一个射击标兵横空出世,大队部一下子增添了各级武装部门颁发的锦旗。比武结束后,猎人依旧扛起猎枪去打他那起飞的野鸡和奔跑的野兔,试问搞这样的比武有什么意义?”国栋说得很激动,脸色发青,喘着粗气。
  “是啊,我们不能搞弄虚作假的花招。”红明说。
  国栋平息了一会说:“我想啊,召开一个全体教师会议,你完整传达上级精神,明确观摩比武的目的意义,要求全员参加,比备课的教案设计,比课堂教学的具体实施,比基础理论的综合测试,以练兵形式促进教师自修学习,达到提高教学质量的目标。你,我,加上老王几个不参加比赛的人,组成指导小组,不具体指定谁指导谁,只要教师愿意请教,不管找谁,我们都愿意一起切磋商量,相互帮助共同提高。这也符合毛主席倡导的‘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的练兵方法。”
  “嗯,这个好。”
  “还有,我们的指导组,也是裁判组,大家准备好后,公开比赛,只记成绩,不排名次。不要怕烦,反正人也不是很多,每个教师上课和测试后,都要召开评析会,充分肯定优点调动积极性,实事求是指出不足和努力方向。让每个教师都在不同程度上得到锻炼和提高,我看这样做的话,练兵比武的目的就达到了。”
  “对的,应该是这样,那参赛选手怎么产生呢?”
  “呵呵。”国栋难得的哂笑了一下说,“这好办,既然是公开比赛,公推几个突出的人员就是了。我们无法阻挡各人的想法,个人有强烈的荣誉感也无疑值得肯定,但我们考虑的首先是集体荣誉。参赛教师,代表的是我们整个儿学校,这一点要和大家说清楚。”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