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十二章 晶莹剔透(2)

第十二章 晶莹剔透(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12 14:14:40      字数:3264

  二兰虽是个普通农家妇女头上还戴有一顶富农分子的帽子,可人们不把她当坏人,把她当做大能人,事实上是个大忙人。人家生孩子请她接生,即使去医院也要她陪同去才觉得心里踏实;哪家孩子肚子里生滞消瘦,不好好吃饭,要请她用酒精或醋在肚皮上来回擦搓,而后增加食欲,这是乡村里传统治病的土办法,简便易行谁都懂做,可人们似乎请她动了手效果会更好一样;谁的脚崴了腰闪了,要请她鼓捣着顺筋骨,或拔针在其腿肚子上放血止疼;甚至有人家做漿糟要请她看看酒药放多少才稳心,或者婆媳之间闹别扭要请她评理,她出面调解就能言归于好。一句话,二兰是中药铺里的甘草被放在第一味(位)的,邻里间人们的生活少不了她,她难得有清闲的时候。
  如莹找她娘谈心,一直拖到好几天后的周末才等到机会的。二兰说:“姑娘,我知道你要找我谈事情。”
  “你是孙悟空啊,娘?”如莹笑着说。
  “什呢杲昃,你的脸色告诉了我,你天天起早出门赶到去学校,晚上回来又要忙家务又不一定碰上我,又不忍心打扰我睡觉,你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呢!”
  真神了,是的,如莹想着,自己心神不定犹豫不决的样子已经把心思告诉了娘。她倒豆子似的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说完了好像心里松了一口气一样的。
  “咦?”二兰笑着说,“你不是说得很有道理吗?办法都在你脑子里呀!”
  如莹惊疑地看着她娘,渴望娘给她理一理混乱的思路。
  “如莹啊,娘也没有往深处想,我的想法也不一定符合你们年轻人的意思。”二兰顿了一下,其实是边说边想,她深知女儿需要的是精神力量,到了这个年纪,在考虑爱情考虑以后的生活道路,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作为做娘的,可要把好舵,不能信口瞎说的唻。
  “如莹啊,娘先从你目前代课说起,谈点想法,供你参考,啊。假如真正叫你做教师,你也肯定能做一个出色的教师,虽说你脾气偏急躁一点,但你做事顶真负责,有很好的口才,又善于动脑筋想办法,有一定的组织活动能力,从小学到中学一直功课优良,担任大队文娱宣传队队长也是大家认可的。我相信你的能力,第一次上课就很成功呗。但是不是说你就已经能做好教师这个行当呢?肯定不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人家几年师范教育的饭不是白吃的,在职教师还要进行定期不定期的培训,也不是搞着玩玩的。你知道,吴蔚代课几年了,今年才通过考试转正的,游非不努力自学,虽有人头关系,但考试就没有通过啊。”
  如莹似乎觉得和娘谈话就是在和一个教育专家对话,刚想接茬为游非说道说道,二兰又接着说,“学习不光是学习文化知识的事,更在掌握教育的思想,单从知识量上来说,中学毕业教小学就足够了,但这不是一回事的!可说复杂就复杂,说简单也就简单。表面看,它和工匠带徒一样,他不会的,你做给他看,多做几遍,他就会了,教小孩子,虽说道理上是一样,但实际做起来要复杂得多。是不是说把事情搞得越复杂越好呢?当然不是。复杂问题简单化才是一种智慧。老师的准备要复杂,而后边教起来就简单,学起来就简单,这叫举重若轻啊!”
  她觉得娘说得有点绕,不就是备课要认真充分呗,教学中不至于卡壳儿,显得有点不耐烦,虽然还是认真听的样子。她的这点细微的心理变化都通过眼神表现出来了,二兰明察秋毫,因为是自己的女儿,就直接点出来了,接着说:“教学中,要精力高度集中,像我发现你刚才开小差一样。”
  “我没有开小差,我在听啊。”
  “别插嘴,我清楚得很呢,啊。这就是定力,要细心要有耐心。还在你小的时候,我在扫盲班的夜校里教过几期课,有体会的。”二兰接下来又说道,“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学生的兴趣就在于学会了知识懂得了运用,孔子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意思是说把学到的理论及时用到去指导实践做事,是很快乐的事呀!这是宋代大家朱熹《论语集注》里讲的,我小时候念书,你外公不止一次地和我强调这个。后人解释说学习要及时复习,也不能说复习不重要,但孔子说的不是这个复习的意思。”
  “娘,朱夫子解释得完全正确的话,后人怎么不接受的呢?我们初中教材的解释就是及时复习呀!”
  “哎呀,怎么跟你说呢?教材编者要么是强调复习重要,要么是没有参照朱熹的《论语集注》,他们没有弄清‘学’和‘习’的区别,告诉你呀,‘学’是从不会到会,比如说‘我不会,跟你学’,‘习’是从会到熟练到运用,比如说你们用的习字帖,字差不多都认识都会写,要解决的是怎么写得熟练怎么写得好看的问题,‘实习’就不用说了,你外公还有你舅舅带的那些实习生,就是把在医学院和农学院学的理论知识到实际工作中运用,所以他们不叫‘实学生’而叫‘实习生’,懂了吗?”
  哎哟,这种分析太在如莹的意料之外,她张着的嘴合不拢了,想不到娘有这样的学问,腹有诗书气自华呀!
  “姑娘,不要惊讶,娘对教育懂得不是很多,还是小时候听先生讲听你外公讲的。下面再和你谈一下耐心的问题,表面看是人的态度问题,其实里边含有掌握认知规律的道理,古人讲盈科而进,说的是一串水塘儿,后边塘儿的水没有满,水就无法向前边塘儿里流去,这个比喻说明学习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不懂这里的门道儿,就会出现操之过急,做出拔苗助长的蠢事,有人还慨叹恨铁不成钢,其实是不善于炼钢,搞大炼钢大跃进,犯的就是这个错误啊,只是没有人敢承认也没有人敢讲,我也是躲在家里说的!这个不谈,我们还谈教孩子的事,像西隔壁扣子这样的细东西,在社会上不是很多,不满两期时就懂自己穿衣服吃饭,就懂简单的加减法,背出不少的儿歌古诗,属于天分特好的一类,不管哪个老师也不问用什么手段都能教好他,不成问题,大多数普通的孩子要用好的手段,特别是耐心,像东隔壁的狗儿,天分也不错,可上学不行,这也和他爷娘的教育有关。狗儿妈乔秀的脾气急躁,又不听人劝说,嘴不饶人,和狗儿的爷爷奶奶都不愿意说话。狗儿比扣子还大一岁,三岁时还不会自己穿衣服不会拿筷子吃饭,乔秀为了省事,自己吃饭三扒两咽,喂起狗儿来恨不得往他嘴里一倒了事,狗儿满嘴饭菜嚼不过来还没下咽,她又往他嘴里再塞进一筷子饭菜,自己嘴里还说着吃快点吃快点。我看到后叫她等孩子嚼好咽下,喘口气,再喂,她嘴里咕哝咕哝地说着细东西不好好吃饭,不要听我的细嚼慢咽,说哪有那个闲工夫?到水利工地上去,别人把小孩交给公公婆婆带,乔秀不行,她到工地上挖一个深坑,把狗儿往里一塞,只有头露出地面上,哭闹由他去,反正爬不上来,下工时拉出来夹起来就走。你说哪有这样带孩子的?听到扣子能念古诗儿歌,乔秀心想着狗儿也应该会,回家编了个所谓儿歌‘四句头的山歌不为难,郎哥为妹妹结花环,妹妹翘起嘴说不要,郎哥哥气坏了心和肝’,这几句不伦不类但也有点儿顺口的词儿,显然不是什么儿歌,可她偏偏叫狗儿背出来说给人听,狗儿极不情愿背,只想着要说扣子背的‘春晓’,乔秀说是我这个富农分子教扣子的,不行,不肯狗儿念,逼着狗儿背她不知从谁家扁担头儿上批发来的又没有完全记住,只凭自己记忆重新编出来的什么四句头的山歌,折腾了几天,狗儿只能记住第一句‘四句头的山歌不为难’,又被打了一顿。你说这样胡头大乱瞎搞,怎么能教好孩子?”
  “是啊,娘,我虽说是代课的,也在尽一个教师职责。”如莹从二兰那令人陶醉的讲述中受到启发,对二兰说,“我们面对一个班五十多个学生,实际上就面对着五十多个不同家教的背景。娘呐,你说得一点不错,像扣子那样一点就通,自觉地追着去学习的孩子确实不多,又和瓦工木工带徒不一样,只要重复地做活计,看着师傅做,耳濡目染,慢慢地就能悟出门道,我们的学生天天要接受新的知识的传授,掉一个链子后边的学习就十分困难。”
  “不光是这个呢,”二兰接着说,“学瓦工木工手艺的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大伢儿了,知道学不好手艺就端不到人家的饭碗,小伢儿们的学习除了兴趣,不会有更高的热情,学不会的孩子觉得没有意思就想退学了。”
  “不错,大兜儿,三猫儿他们就属于这类的孩子。”如莹说。
  “哎呀,如莹,娘尽和你扯,都已经深黄昏了,你明天一早就有课,洗洗睡吧,明晚没有事的话,我再和你聊,好不好啊?”
  “嗯。”如莹听得正在兴头上,但是觉得娘说得有理,看看娘鬓角的白发,也不忍心再拖住娘聊了。可她躺到床上透过房顶明瓦看到一钩新月的淡淡的光亮,回味着娘的关于教育原理的谈话,久久难以入眠。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