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十二章 晶莹剔透(1)

第十二章 晶莹剔透(1)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12 13:51:05      字数:4023

  如莹对宇凌的反感是打骨子里开始的,人说好汉护三庄好狗也要护三家,可是宇凌做坏事倒很公允,不分家里人外边人的,家族里人说他连可以做肥料的狗屎都不如,不知是哪里来的疯狗野种。
  如莹没有兴趣去考虑人们对宇凌身世谈论的真假,可她感到奇怪的是,这么一个连狗都讨嫌的人,怎么就能在大队主任的位置上做下去还那么神气活现的呢?这正常吗?他做了那么多坏事,按弟弟的火爆脾气,早就打残他了。现在吴薇受学校委托来请她去代课,她稍微谦虚了一番就答应了下来,梦想着有朝一日通过考试转正解决饭碗问题,还能为弟弟继续读书提供资助,也就没劲再想宇凌那些叫人恶心的事了。
  如莹到学校后,校长朱红明和教导主任冒国栋不要她试讲,直接安排她上五年级两个班的语文和另外三个班的音乐课,表示出欢迎和放心的姿态,并明确了工作量是超负荷的,代课金每月只能发十八块钱,问她怎么说,如莹毫不犹豫的表示愿意接受,并心存感激。她一边向老教师请教,一边努力回忆起自己在读中小学时,自己最欣赏的老师们是怎样教的,写出详细的教案,把要教的前后几篇课文都背得烂熟于心,关键字词的注音释义在第几页第几行都记得清清楚楚毫不含糊。如莹读书时担任学生干部组织文艺演出不怯场,在大队里负责文娱宣传队排演也很娴熟,现在要面对的是一群孩子,应该说没有问题,但毕竟初为人师,心中依然有些忐忑。
  第一次上课,红明领着如莹走进教室,向同学们对新老师做了简单介绍就退了出去。可红明退出后并没有去自己办公室或者去校园巡视,而是悄悄隐身到教室的后门外边听如莹讲课。他不怀疑如莹的知识储备,她和自己的儿子朱斌曾是初中的同班同学,朱斌金中高中毕业后考取了军校,读初中时功课优秀,但每次考试的总分都不能超越如莹,如莹俨然是横在他前边的一座山峰,尤其是作文成绩,如莹辍学后,朱斌才排到了年级第一。红明对如莹是只知其名未见其人,但对儿子心中的女神是相信的是欣赏的,也曾为如莹的辍学深深表示过遗憾。当吴蔚向他推荐其来代课时,他核实了如莹的情况后,很快就同意了。
  红明不能不听新教师的课,可第一次就坐到教室后边听,又怕小姑娘紧张,而背着听,是他多年来工作的习惯和经验,可以掌握教师教育教学的第一手资料。他这种掌握信息的做法,令很多教师反感,但又无奈提不出什么意见。在组织教研活动的时候,他提出教师之间相互听课,也非常欢迎老师们能够抽空听他这个校长的课,以便切磋交流共同提高,并同时指出,有空听课的老师要和学生一起进入课堂,中途听课的人只能在教室后门外听,以免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他还组织校园开放日,欢迎学生家长随儿女的课堂听课,让家长们及时了解教师的教学和自家孩子学的情况。因此,朱圩小学的教研氛围很浓,小升初的考试情况有两年超过中心校,居全公社第一。为了荣誉,朱红明对老师要求很高,宁缺毋滥,对刚毕业的师范生总要挑三拣四的,他有这个资格和本钱。
  如莹并不知道校长在后门外听课,她平抑了一下颤动的心情,按照自己预设的思路开讲了。红明向学生介绍的时候,她和孩子们打了一个照面,红明走后,她就微低着头在讲台上整理教本教案,做了一个定场,待嘀嘀咕咕的声音静下来后,再抬起头来微笑着用不大的声音说:“同学们好。”
  “老师——好!”一群小脑袋昂起来,还有几个挤眉弄眼的窃笑。
  如莹在黑板上写下“高如莹”三个娟秀的瘦金体字,转过身来解释说:“这是我的名字,是我的小学启蒙老师陈锦华先生起的,先生解释说,高是高标准的高,如是像,莹是晶莹剔透的莹,今天将要学习的一篇课文《乡村的早晨》里,有一个词语‘晶莹的珍珠’中的莹就是这个字,名字连起来的意思就是做人做事要求高,人的心灵品质要像珍珠一样光洁透明。我努力按我的老师的要求做,希望同学们和我一样高要求。”
  孩子们都笑了,他们第一次听到老师对自己的姓名作如此拆解分析,还联系课文内容提出做人的要求,觉得有点意思。
  红明校长站在后门外颔首含笑,觉得对如莹对自己的姓名作如此解析,虽有点牵强附会的嫌疑,但导入新课的手法新颖独特,把自我介绍和即将教读的课文,以及思想品德教育熔于一炉,文道结合如盐入水不露痕迹,是为教育的高境界啊!了不得,小姑娘,是一块璞玉,假以时日的雕琢必可成为大器!
  红明忘我地在后边听如莹下文的讲解和训练,边听边在心中慨叹有的人教学几十年,还是刻板一样的食古不化,不见一点灵气,看来教学还是需要一点天赋的!他最感兴趣的是听到如莹讲课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清晰脆亮,抑扬顿挫宛转悠扬,祖国语言的美,在她的讲述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红明不自觉地抬头看教室里的情况,一个个脑袋像被线往上提着一样,想着孩子们的脸上一定兴奋得阳光灿烂吧。
  范读、领读、齐读、自由朗读、讲述、练习,一气呵成,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时而如雄壮的进行曲,时而似优雅的小夜曲,红明想着,这种教与学才是高雅的愉悦的美的。在全国军事大练兵大比武的热潮影响下,工业、农业、商业、教育等各行各业也开展了练兵比武,在即将进行的全公社教学观摩比武中,高如莹能否报名参赛呢?假如让才代课的小姑娘参赛,别的老师能服气吗?
  红明悄悄离开后门正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下课铃响起了。孩子们像开笼放出的小鸟一样快活地飞了出去。如莹收拾好教案走到办公室,看到几个老师脸上是惊喜而诡谲的笑容,她一贯自信满满,现在心下狐疑起来,自己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吗,还是穿戴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因而显得有点尴尬坐立不安似的。吴蔚给她来倒上开水说:“如莹啊,校长在教室后边外边听了你大半节课,刚在这里说了,对你上课非常满意,你站在那里像雷公打过的样子……”
  “真的?”如莹抢着问,脸上立即多云转晴,差点要兴奋得蹦跳起来。可她抑制住了激动,好和不好又多大关系呢?一来才是第一节课,算不得数,二来只是个代课的,好歹到时都要走人,表现得张狂,落给别人笑柄干嘛呀?大姑娘家的,总得要保持应有的矜持吧。因而说着有赖各位老师提携之类的感谢的话,表现得十分淡定,但要说她内心不十分舒坦也是不实事求是的。
  如莹想着每个月代课有十八块钱好拿,如能顺利代完一学期,可以买一架缝纫机学个裁缝,那样吃人家潮的,拿人家干的,相高就低嫁个贫下中农的儿子,四类分子子女再好也不能谈,离家也不要远,可以照顾到娘和弟弟,以后小日子还能过得下去的。托传宝叔买缝纫机的六十块钱,被他挪用后,巧云婶儿不知和传宝叔吵了多少架,对自己和娘也不知说了多少对不起的话。如莹想想就很伤感,这个叔怎么搞的呢?一个月工资五十多块钱呢!你没有钱接济我家就算了,托你买东西的钱捞着用掉不还给我总说不过去吧?再说你又用到哪里去了呢?婶婶和扣子在家煎熬着过日子,叔,你知道吗?家有黄金外有秤,隔壁邻舍天天称,你家的情况别人不知我可全懂呢!
  她在家说过愤激的话,一不小心又让巧云听到了。巧云二话不说,咬咬牙齿把没有到足膘出栏的猪卖了一只,留下捉苗猪的钱,挤出四十块钱先还了如莹,说还有二十块钱等下一只壮猪卖掉再还,说着眼里噙着忧郁的泪水。如莹想起来心里就难过,反而觉得对婶婶很是愧疚,婶婶是那样一个善良、节俭、吃苦耐劳的人,为集体为家庭终年奔波忙碌,生活上还不如一般纯农户人家的妇女。为什么好人就没有好报呢?
  可当如莹开始代课,一头扎进了备课和繁忙的教学事务中去以后,没有心思多想家里的杂事,似乎爱上了这帮孩子。但毕竟初执教鞭,没有多少业务功底,她只能凭对自己往日念书时崇拜的老师的教法回忆,加上自己的理解,就在讲台上试着教起来了。初上讲台的激动和新鲜感过去以后,她感到了自己会和把学生教会是不同的两回事,不是教会学生哪个字读什么音怎么写是什么意思和二加二等于四的那么简单,把一个个蒙童教成又识字又懂事的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有真本事,要费很大很大的功夫的,她理解了什么叫别人挑担不吃力的道理。
  学生中有几个特别调皮的孩子根本无心学习不算,还经常搞出恶作剧来:有的趁别人不注意把前排两个女同学的辫子打起结来取乐;有的在课堂上从学桌抽屉里忽然放飞出一只麻雀,搞得哄堂大笑;有些孩子已经懂得和人在穿戴妆扮上攀比;也有孩子学着某些大人的样子说三道四搬弄是非……很多的孩子在家吃不饱,前边两节课还能支撑,后边的课就没心思听,一个个蔫了似的,做小动作的力气都没有,饿得头晕眼花,因此,迟到早退旷课现象的出现就不奇怪了。
  她焦虑烦躁不安,深深的痛苦而又无可奈何。她想孩子们的习惯可以慢慢培养以及矫正,最无能为力的是孩子们饿得连淘气都没有力气,何谈专心学习?她最懂饿的滋味,几天吃不到一粒米粮,弟弟建国吃观音土屙不出来,自己配合娘用耳扒帮弟弟从肛门口往外掏,谁看到听到能不心酸?因为娘的精明能干,应急措施采取得快,更有两个姐姐毕业工作后对家庭的贴补,才勉强度着半饥半饱的时光,事实上大多数人家解决能基本吃饱的问题,还显得遥遥无期。她之所以念念不忘学裁缝的事,因为自己读了初中临近毕业的书不能当饭吃,前人有话留下来说是“荒年饿不煞手艺人”,她娘半公开的给人家接生,收费虽说弱微,但贴补家庭的作用却很大,眼下代课只是一个临时交易,还是闺蜜吴蔚极力推荐,是没有明天的,因为成分的原因,又怎能觊觎吃上通过考试转正这颗无核的枣子?何况已经风闻学校即将进行规模调整,还要动员正式教师下放,也就是回家务农呢?如莹觉得自己想得有点乱,有点杞人忧天,什么都像她娘说的那样,风雨要来谁也挡不住,凭什么要你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她负责的五(2)班上课秩序有点乱,没有哪个领导批评过她,是不是觉得是代课的就放低要求呢?她吃不准。只有吴蔚等几位老师私下里帮她出谋划策,协助她管理班级。
  她想把自己觉得杂乱无章的想法和代课几个星期来的情况和她娘谈一下,一是真心而尽情倾诉,二是看看娘能否为自己支支招指指路,娘虽不是教师,但知书达理,多么复杂繁琐的问题,娘都能不紧不慢娓娓道来,引经据典似的细细为你剖解理顺,有的问题可能别人觉得莫名其妙,娘却能说得头头是道,叫你不能不服,叫你心顺气畅。可偏偏事不凑巧,如莹很难瞅准机会和娘细说一下心事。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