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十章 清水浑水(2)

第十章 清水浑水(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09 16:39:08      字数:4924

  宇凌也是后来才知道宇清和学礼关系的。学礼并不喜欢宇凌,碍于宇清的情面,接纳包容了他,只要不是原则问题,诸如夸夸其谈玩点小聪明捞点小吃喝之类,能过得去也就算了,但对其破坏班子团结,乱搞男女关系等问题,态度是严肃的,要么以个别询问的形式以提醒,要么在支部会上旁敲侧击进行集体诫勉谈话,宇凌也时有收敛。学礼手段的温和在宇凌看来就是为人的软弱好欺,宇凌还多次越过支部去公社做所谓汇报请示,如某个项目的确定或某个人选的调整,回去后说是某书记某主任的意思,这使大队工作常常陷于被动,这令学礼极为不爽也很难容忍。
  学礼的父母去世时,吴蔚还不到十岁,学礼两口子自然担当起了父母的责任。学礼恩威并用严加管教,吴蔚勤于家务学业良好,和邻里之间相处甚为和睦,不会依风作邪,没有作为大队支书妹妹的霸气,只是性格好像过分温柔了一点。这和圩子里特有的民风有关系。
  高圩人讲究硬气,也应了那句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古话。虽说名叫高家圩,也是高姓居多,但整个圩子零零总总有五六十个姓氏,典型的移民村落,号称百家姓圩。单高圩一队就有二十多家姓氏不同。可无论张三李四杨五赵六王七王八,邻里间没有谁家会为住宅地的界址差一寸半分红脸吵架甚至械斗的,也不是没有私心,也不是不要占便宜,而是拂逆不了圩子里千百年来形成的风气,公开的占东巴西捞点小利,就为人所不耻,会遭到人们的鄙视。嫁进圩子里来的新媳妇,不管原来在娘家做姑娘时手伸多么长,进了高圩受此风气熏陶,耳濡目染后为人也变得大气起来,反过来责怪娘家村子里的人过于斤斤计较,影响了生活的情趣。高圩人的硬气突出表现在男人不打女人,要是谁打了自己的老婆谁就成了众人唾弃的对象,要是男女之间争执吵架,哪个男人动手打了别人的女人,就等于捅马蜂窝一样,必然引来群起而攻之。好男不跟女斗的理念深深地植根于高圩人的灵魂。女人在高圩就似乎处于应该受尊重被宠爱的地位,这好像和圩子以外的世界显得不是最合拍,和嫁进圩子的新媳妇的地位忽然得到拉伸提高不适应一样,从圩子出嫁的姑娘到婆家后被视为草芥就极不习惯。当然,姑娘出嫁后也有不少被丈夫视为掌上明珠心中至爱的情况,吴蔚并没有碰上如此幸运的好事。她初中毕业后经人推荐做了朱圩小学的代课教师。高宇凌捕捉机会做红娘促成好事,把吴蔚介绍给了同样在该校代课的他表弟游非,嘴边之劳做了几处人情,可谓一举多得。照实说,宇凌此举并无恶意,最多也就是增加自己在学礼心中的分量,他虽莫名其妙小瞧学礼,但知道学礼对他不待见,毕竟学礼比自己年长,不光是大队里的一把手,在全公社二十几个大队的支部书记中也具有特殊地位,学礼兼任着公社的委员。
  事情往往不能尽如人愿。吴蔚和游非一开始也算甜蜜恩爱,可一年后吴蔚通过考试转为正式教师,游非考试没能通过,可他不是见贤思齐努力学习待机再考,而是对鼓励他发奋努力的吴蔚抱有敌意,没有欣喜,反而觉得潜伏着危机。先是对妻子道喜,接着嘲讽挖苦,日夜放纵又恶语相向,像饿狼恶虎般肆意蹂躏折腾,稍不如意就凶巴巴的厮打敲锤,提出必须在一年内为他生出儿子。吴蔚说,怎能说是为你生呢?儿子也好,女儿也好,也是我们共同的呀!再说,也等你转正以后,我们再考虑要孩子好不好呢?什么?你不想给我生,是不是?游非恼羞成怒,冲上去左右开弓就是几个嘴巴,骂出最恶毒无耻的话来,实在是斯文扫地。为顾及脸面,吴蔚出来依然强颜欢笑,同事还有学生问脸上怎么回事,她说不小心撞到桌子角上的。
  吴蔚忍辱负痛,可游非不思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讥讽说:“你哥是大队书记,又是公社干部,你回去告状啊,叫他来处分我!”
  “好,我回去找我哥嫂,你以为我爸妈不在,就娘家无人啦?”
  吴蔚回到哥嫂身边,欲说还羞地讲了个事情的大概。嫂子调侃说:“打打闹闹,小夫妻抱抱,是急着想生儿子吧?”
  吴蔚无奈地笑笑。
  学礼听到妹妹的诉说后,严肃地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刚结婚时你们两个不是很好的?难不成接受过教育的游非像他表兄高宇凌一样?”
  他不容妹妹分辩,连续发问,问得吴蔚无言以对,她心里只是叫苦。她尊重哥哥,也畏惧三分。学礼见妹妹不吭一声,心里也不舒坦,但他不太相信妹夫敢如此无礼,自己是大队支书,对大字不识一个的老婆都没有动过一指头,妹妹也算是个不错的文化人,通过考试还由代课教师转成了正式公办教师,应该有强大的心理优势,妹夫咋能随意打骂呢?莫不是妹妹看不上游非,心有所思口不能言?想在心里又不好明说,就对妹妹讲:“吴蔚啊,你不要藏精掖肥把话说得夸张,我也不能听一面之词,游非打你肯定不对,你也要考虑考虑你该负什么责任,好不好?回去和游非好好过日子,不要闹,有话好好说,闹出什么动静来,大家没有面子,爷娘死得早,人家会说你没有家教,是我们哥嫂没带好你,是不是?要别人对我好,我得先对别人好。你吃了饭就回去,和游非心平气和地谈一下,各自多做自我批评,学校工作要做好,家庭关系也要处理好,做人做事要让别人道一声好呢,啊!”
  “好的,哥,我听你的。”吴蔚虽然心里感到委屈,但觉得哥哥说得有几分道理,自己也确有几分任性,也就答应了哥哥。
  “不行,住几天再说,反正在假期里有什么事?”学礼媳妇翠兰不答应,她说,“我家吴蔚配不上他游非?昏了头啦,我来你家这么多年,你哥从没打过我骂过我,是不是啊?真犯了忌呢!等他来接人,把话说说清楚,向我和你哥打招呼做保证,我家姑娘嫁给他,是让他疼让他当宝贝的,不是让他打骂的!男人打女人哪个瞧得起?好说不好听。”
  “哎呀,你就不怕事大?”学礼淡笑着说。
  “听我的,不回去,等他来接,来认错!”翠兰精神振奋起来说,“新社会新国家,哪个还不顾自家,男女平等,什呢杲昃?鸟毛灰吧,哼!”
  让翠兰一卦打着了,吴蔚当天没有回去,第二天游非就赶过来了。他先经过宇凌家探听一下情况,宇凌见他两手空空,心中不悦,但听了游非的述说后,就很贴心地跟他说:“打死人偿命,哄死人不偿命的,你就甩着空手去接个屁人啊?买点杲昃去向你舅大哥舅大嫂认个错,态度要好,求得他们谅解,把吴蔚带回去好好过日子,你说你怎么枉为读了点书,这样胡头大乱,叫我这个做红娘的脸往哪儿搁,唔?在我们圩子里,男人打女人,就是鸟毛灰,狗屎!”
  游非被宇凌教训得嗯嗯嗯的一个劲儿点头,他去小店里买了不少东西,当然也没忘了给表哥两方甘字水菸两瓶金城粮酒,尔后拎着东西进了吴家。翠兰暗自得意自己把卦打得准。学礼见妹夫主动来认错接回妹妹,面子上已经得到了一大半的满足,想着妹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也就无心再去刨根问底,吩咐翠兰炒两个小菜招待妹夫喝点小酒,显得十分公允的各打五十大板,云淡风轻地说两口子应该互敬互爱,事业上共同努力相互促进云云。
  小两口连连点头称是,竞相对哥嫂表忠心,回家好好过日子,不忘哥嫂培育之恩,不给哥嫂丢脸。果真如此,倒也确为一桩美事,汲取教训呗。要命的是,游非认错也只在面子不在里子,不知是深受他圩子里认为女人就是被打的料这种恶劣风气的熏染,还是本质上就不是善类,他对吴蔚又爱又恨,嫉妒的火焰并未熄灭,担心迟早会孔雀东南飞,心里的落差让他寝室不安。吴蔚鼓励他好好准备,争取通过考试转正,并表态说尽了力就行,实在通不过没关系,回家种田我也跟定你。游非哪里肯信,变态似的三天两头的吵闹打骂。
  让吴蔚最痛苦的是,哥哥学礼不能真正理解她,几次说你比他强势,他敢惹你?总是你这山望着那山高吧。学礼不想妹妹受到委屈,更不愿看到两人分手的糟糕,总是训斥妹妹,叫她定心定神。游非通过宇凌知道大舅哥的态度后,更加肆无忌惮,嚣张而疯狂的闹腾。最近因为失手打伤了一个学生,游非被学校解除了代课职务,整天躲在家里不出门,只等妻子回家做无谓的争吵,搞得吴蔚欲哭无泪万般无奈。她真想摆脱这场婚姻,又怕哥哥不支持,最主要的是自己也过不了这道坎儿。
  今天到高家来,一是受学校之托,征求如莹的意见是不是愿意去做代课教师,吴蔚在此之前向学校推荐过如莹,二来是向自己的闺蜜吐吐苦水。如莹早已摸清了吴蔚的心思,深陷痛苦又不能自拔,断定她没有离婚的勇气。
  其前,如莹和她娘二兰不止一次谈论过吴蔚的事情。二兰跟如莹说:“有的医生一辈子把不准脉,有的教书先生一辈子教不出好学生,这些人有见无识,看人看事看不准看不深,一辈子就做的是糊涂人。人活着最伤心的是,所有人一眼都能看清的事,就是自己心存侥幸,总想着人一时犯糊涂会改的吧,可是有些人能改吗?你们年纪轻,要学会识人识事,少说多看多听多想,才能慢慢长见识啊!就游非打骂吴蔚这事来说,从骨子里看,游非就不是一个善良之辈。做教师?我也不看好他,一个动手打自己女人的人,能有好心对别人?吴蔚偏软弱一点,学礼好像主持公道对妹妹要求严格一点,实际上长了游非的志气。学礼教书出身,为人厚道,严己宽人是叫人最服气的,但他严己严到了他媳妇他妹妹和所有家人了。翠兰与人和善没有一点干部家属的傲气,既是她本人好也是学礼要求严,和兰芳与人好不是一回事,你兰芳婶和人好是宇凌暗里打出来的,宇凌也不敢公开打,他只在家里暗中欺压女人。吴蔚多次被游非打,与宇凌有关系,倒不是说宇凌叫打的,但是,学礼对吴蔚的态度肯定是宇凌告诉游非的,可能还要添油加醋地说一些不三不四的瞧不起学礼的话,也就是说宇凌成了游非连续打骂吴蔚的推手,打了吴蔚,也就扇了学礼的脸。假如说吴蔚厉害一点,游非就不敢动手,假如学礼真的主持公道态度强硬,或者说宇凌警告游非不得动媳妇一指头,游非再坏还敢乱来吗?如莹啊,娘跟你说,看人看事,要看得深看得宽,深就是要看本质,宽就是看一个人和其他人,一件事和其他事之间的联系,问题才能看得准啊!”
  如莹深深慑服于她娘对人和事的洞察力,分析得如此彻骨到位。但她不能把这些看法全部告诉吴蔚的,再是闺蜜也不行。说话一留三分,就不那么体己靠心了。吴蔚也觉得自己比如莹大几岁,又是学姐,并且已经工作和结了婚的人,谈吐就有所保留,都是心照不宣的。扣子到了以后,姐妹俩就原话题谈了一阵后,就转到扣子这里来了。
  扣子喜欢听大人们说话,历史故事、鬼怪传说、家长里短,咸淡不管,荤素不问。只要有人讲话,他就听得有滋有味,像一个不挑食的吃货能吃的比别人多一样。夏夜乘凉有人开讲的话,他肯定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听众,而且听得认真从不插话扯题,特受人欢迎。虽然才七八岁,肚子里装的各种故事传说长长短短至少一百个,还有弄不清爽是古诗还是山歌、顺口溜之类的歌谣至少也有一百首。扣子虽说听别人说话态度忠实,但也经不起别人的夸奖怂恿,一有人鼓动,他也会滔滔不绝地讲起来,眉飞色舞心情爽朗,或到亲戚朋友家去,或是集会,都少不了被好热闹的人哄骗着唱几首歌,讲两个故事以愉悦气氛。不挑食什么都吃得津津有味的人是最受蹩脚厨师欢迎的,扣子听课的态度当然受到老师们的青睐了。他从来没有受到过老师的质疑和批评,更谈不上被老师打骂,今天老师拍桌子训斥,在别的孩子来说也许感到幸运,因为还没有打呢,但对扣子来说已经无法忍受了,特别是怀疑作文不是自己写的。现在如莹和吴蔚把话头转到他身上来的时候,他正要一吐下午的不快呢。
  扣子说了作文是怎么写的,是根据大妈的说法和自己看到想到的内容写的,两位姐姐一边听一边说不错不错,可扣子一点也不得意,说到老师对他的怀疑时,眼泪都要下来。说到最后一句是如莹姐作文中的一句话,老师说“蓝图”一词的“蓝”字不好,要改成“红”字时,扣子眼里弥散出游移的光彩。
  如莹扑哧一声笑着说:“这痴老头子要被淘汰了,他对‘蓝图’一词的意思不理解呀!”
  “什么,姐?”扣子惊疑地急着问如莹,“你说什么,我们田老师错了?是不是田老师讲错了?”
  如莹很后悔自己冒失,担心对扣子产生不好的影响,就故意叉开话题说:“皇帝也有三错,我们不谈谁讲得对错,我只告诉你这个词的意思,啊,‘蓝图’是指用感光后变成蓝色的感光纸制成的图纸,这个你再大点就知道了,要记住的是通常用的是比喻的意思,就是建设计划,如说我们圩子将来会怎样富饶美丽,我们就说成是描绘家园的美好蓝图。”
  “姐,你能肯定你讲的是对的吗?”
  “傻扣子,你说呢?”如莹逗着反问扣子。
  吴蔚认真地说:“扣子,不要怀疑,别的我不敢保证,这个蓝图是常用词,你如莹姐的解释肯定是对的。”
  “哦……”扣子长出一口气,像大人一样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逗得如莹和吴蔚直想笑。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