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九章 大爱无疆(2)

第九章 大爱无疆(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08 23:25:30      字数:4664

  得江在大田里转了一圈,来到古脊埂上,自然会想起从小就听到的这些关于圩田人和老岸人相互打趣的那些笑话,但眼下开心不起来。这个刚上任不久的生产队长眉毛蹙起疙瘩,他在为几百亩土地的产出几百号人的吃饭问题犯愁。看看古脊埂上的土质瘦的没有一点油星的样子就心里不爽,春风吹拂百花盛开的季节,埂上冒出的几棵杂草都有气无力病恹恹的,还能长出什么?在解放军里也当过几年连长,现在担任一个小小的生产队长还如此麻烦,难免感到憋屈,但毕竟群众推选上级拍板了,自己的人品和能耐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总算还是愉悦的。
  他不想讲大道理,只想和带兵打仗一样,要好的兵员好的武器好的纪律作风,力争战争胜利,现在他要好的种子好的技术,多打粮食填饱肚皮。得江挠头瞠目远眺的当儿,看到二兰正向他款款走来。
  “二姐,你去看孩子外公,这么快就回来了?”
  “哎呀,谈了几句就回来的,让老爷子难得一个星期天也休息休息呗。”
  “嗯,这倒也是。咦,你到哪里去啊,现在这个辰光?”
  “我来找你的。”
  “啊,什呢事你说,我可没有把你当四类分子看啊!”
  “这我知道,我要说的事,不知行不行哎。”
  “什呢事?你说。”
  “我弟弟志信不是在江南农科所吗?为增加产量,他这几年专门儿研究双季稻的问题。前些时候到金城开会和老爷子谈到这个事情,他倒无心,老爷子有意,叫我回来问你是不是有胆量试种一块田,成功了明年再扩大面积。”
  “这个怎么不行呢?”得江立即兴奋起来了,正为找不到增产增收的途径发愁,他说,“行,志信能为我们提供种子吗?”
  “看你急的,这不先要问问你吗?”
  得江走南闯北见的世面多,知道今年气温比往年偏高,可以种双季稻,南方高温时间长,普遍种双季稻,江北要看当年的气温情况,谁也改变不了靠天吃饭的道理!他敦促二兰赶快和她弟弟志信取得联系,请志信帮忙供应稻种。可他知道二兰办事素来稳重,再说圩子里人从未接触过双季稻,万一搞砸了大田抛荒,乱子就大了。人嘴两层皮,要说不为奇,以为二兰想急于立功脱掉富农帽子,或者说故意破坏集体生产,到时有冤没处申,故而没有急着再接话茬儿,德江理解她。可是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他着急,在古脊埂上吹着渐暖的风,等二兰回话是不是同意和志信联系。这个种双季稻的主意像肉包子打饿鬼,正中他的心事,提高粮食产量,是得江目前的不二追求。得江虽然一向老成稳重,也理解二兰有顾虑,但靠天种田的季节性特强,和打仗一样,战机不可坐失,他有点焦躁不安了。
  “二姐,你到底怎么说啊?时令耽误不起的!”
  “这个我晓得。”二兰不急不躁地说,“得江啊,你和宇清是堂兄弟,实际就像亲兄弟一样,是不是啊?我回家的一路上就在想啊,你刚当队长,这个队长还不容易当上啊,不能……”
  “哎呀,二姐,”得江打断了二兰慢吞吞的说话,“你以为我还是毛头小伙子猴急,要新官上任三把火啊?我急的是,生产队搞得一塌糊涂,队长像走马灯一样的换,三四百号人吃饭不是儿戏。既然大家选我,公社宋书记都来找我谈了话,叫我放下包袱,我不能不负责任,二姐你要帮帮我呢!”
  “你说外话了,得江,咋好不帮你呢?也不是帮你一个人,也是帮我自己,帮生产队的所有人,要吃饱饭呗。”二兰见得江脸色放松了下来,顿了顿继续说,“做事要谨慎呢,老话说得好,米饭好吃秧难栽,双季稻我们这里没有种过,江南人叫‘三熟制’,又分旱三熟和水三熟。旱三熟是两旱一水,豆麦后面是玉米黄豆,玉米黄豆收割后种水稻,水三熟是一熟麦后种两季水稻。简单地说,就是种两熟改为种三熟。你听我说,这里恐怕不是简单的收获三熟增加产量的问题,还牵涉到气候、土壤、人工、种子、肥料等成本问题,最难的是人的问题。有的人吃米饭有劲,要他多做活计就不行了,不是有人宁肯讨饭不愿下滩吗?过去就有人有了钱吃喝嫖赌,不肯买田,宁愿帮人打短工长工的,经营田产需要动脑筋麻烦啊。提到这一点,我就更加不能表现积极了,不要忘了,我头上还有一顶富农分子的帽子呢!”
  “二姐,不要怪我打了你话把子,这个怪只能怪你自己,哪个叫你承认的呢?这是宇凌他们瞎搞的,哪个不懂?你不能承认,要戴请他们到高田里找君培叔去戴。”
  “是的呀,你说的没错,再开训诫会,打死我也不去。”
  “对的,坚决不去,整个圩子里哪个不知道,土改时君培叔还活着,难道富农分子的帽子还传给儿媳妇戴?要传给儿子,请他们到北京八宝山找宇清去,天大的笑话!实在不行,上金城去找周县长去!”
  “声音矮点行不行?我们站在这个路边说话,别人听到不知我们要做什么呢!不管怎么说,我头上还有一个坏人的帽子,这个事情我不可以冲在前面,我把志信的地址给你,你们以集体的名义和他联系;不过,你要召集队委和社员代表开会商量决定后再说,万一不成功,一个人是扛不起这个责任的,最好再和宇凌、学礼他们说一下。大队同意了事情就好办,搞得好的话,明年可以多种点呗。”
  “哎呀,还是二姐想得细致,叫骑马看不得三国,心急吃不得热粥。”
  “那就赶紧去和他们商量吧。”
  “嗯,我这就去呗。”得江说着点点头找人商量去了。
  消息一传开,各种意见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觉得新鲜,可以多收一熟,就是人辛苦一点,能弄。有人冷笑说,哼哼,想好事呢,祖宗十八代都是种两熟,种三熟搞笑吧,种一葫芦收一瓢,谢天谢地长草烧,人工饭量种子肥料多少成本,收不回来咋办?
  生产队里不能统一意见,得江又焦躁不安起来,这种好事也有人反对,饿肚子饿出瘾了不是?虽然身经百战,但组织农业生产还是个新兵,得江自己心里是清醒的,要坚守组织纪律,有困难也要向上级汇报请示解决的办法,首先要找大队支部。去找支书学礼当然可以,可越过邻居又是自家兄弟的宇凌,似乎有点不近人情。这让他很为难,倒不光是宇凌反对自己当队长这个原因,他根本就瞧不起宇凌的为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信口开河说胡话。得江复员回家后,宇凌除了接过他两次香烟,站在门口叫得江开了几次支部会外,没到得江家里去过,见面视为路人,也不叫他得江而叫“三瞎子”;叫“三瞎爹”就非常客气了,没有一丝对他眼皮上那枚勋章的敬意,纯然是一种蔑视的语气。得江还真的不想去和宇凌通什么气。
  可出乎得江意料,宇凌找上门来了,态度语气表现得十分谦恭而富于人情味。
  “得江啊,就饶我老相直接叫你的名字,你比我大,我要叫你哥呢,当然叫不叫你都是我哥了,对不对?”
  “嗯,这不是叫不叫的事,我们本来就是兄弟。”
  “哎呀,你兄台回家几年了,兄弟我关心不够,我也考虑过你的,不论到大队还是小队占个位置,人家要说我们搞高家的天下,对不对?现在既然大家选你当队长,公社宋书记都认可了,我当然举双手赞成啦!”
  “呵呵,你说得客气了,我可从来没有想要个什么位置,我当了多年的兵,回家种田就老实种田呗,不想要什么位置,这次大家选我,是大家的信任,上次和宋书记与你们就说了,我年轻时就出去当兵,打仗还可以,能不能做好这个队长,就只能先试试了。”
  “没问题呀,不是还有我们帮衬着吧。我是大队主任,算大队长吧,你是小队长,打仗父子兵,上阵亲兄弟,咱兄弟两个一个管大队,一个管小队,就没别人的什呢事了;至于上辈人之间有什呢意见隔阂,不能影响我们下辈人的相处,更不能影响今天的工作,是不是啊?”
  “这个是对的。”得江接过话头说,“但你刚才的话我没有听懂,什么意见隔阂的?宇凌,我跟你讲啊,说到我父亲和守成叔之间有什么恩怨,我不清楚,现在他们人都早已作古,就更加不想搞清楚了,是不是?你今天来和我提这个话头,是觉得我心里阴暗,还是你心里一直放不下父辈之间的什呢隔阂呢?”
  “哎呀,得江,我的老哥啊,这是哪里到哪里的话呀,我是推开阁子说亮话,把事情藏在肚子里就不舒服的人,今天提这句话,是想以后不再提起,我们兄弟之间好共事,对不对呀,我的老哥啊!”
  “宇凌啊,你真是个爽快人,我原来小看了你呀,以为你说话没轻没重是个大老粗,没想到你的心还这么细。我是个打了多年仗死过无数回的人了,只知道在战场上和敌人玩手段,从没有在战友和自家人之间搞过花花肠子。”
  “是……这个好,这个好!”宇凌觉得得江打了自己的脸,火辣辣的。
  “现在你们举我当队长,我只考虑怎么多长出庄稼,别的不去多想,你不来,我还想去找你,找学礼支书的呢。”
  “嗯……什呢事,大队里应该全力支持你。”
  “那也要看什呢事的吧,啊?”得江试探地说。
  “对,坏事当然不支持了,你做坏事啊?”
  “想做好事的,引进双季稻,搞三熟制,不少人反对呢,想请示大队看看怎么办呢。”
  “嗯,这要看呢,有把握吗?这在其次,先要看谁引进,是什么目的。”
  “这怎么说?”
  “是好人搞来的,当然好了,就是搞砸了话也好说,要是坏人搞来的,增加了产量倒还好说,大田抛了荒,就成了问题啦!”
  “哦,还有这个说法子?”得江肚子里的气已经拱得要向外冒,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象嘴里又咋能放出狗屁?他没有料到宇凌会来这一套,叫做饱汉不知饿汉饥,在想方设法提高粮食产量的问题上还要刁难一把。得江心如明镜,宇凌既是和自己作梗,更是在和二兰为难,二兰在大家心目中已经很光彩了,不能让她的人气继续放大。
  得江按捺按捺以后,肚子里九弯十八绕的问题变得十分简单,他问宇凌,“我们闹革命几十年,就是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是不是?现在哪个能引进新技术新品种,能解决我的粮食产量问题都行。你说是不是啊?”
  “嗯……是这个理,不过……”
  “不过什呢?我是觉得有风险,才准备找你和学礼支书去的,我可不考虑谁说的谁引进的问题,我要的是产量,要的是大家吃饱,要的是大队的支持,要你们能帮我扛起冒风险的责任。”
  “是啊,我今天找你,就是为这个事来的,听说大多数人都反对呢。”宇凌说。
  “不,是不少人有疑虑,连我自己都没敢下最后的决心。至于说到好人坏人,还真不好说,在有的人眼里,我就是一个坏人,在反动军队里干过。宇清是好人还是坏人呢?他家是富农成分啊!”
  “哎,你扯远了,谁说你是坏人啦?是坏人还选你当干部?我是说不要好心办了坏事,那这样,我和学礼商量一下,你是不是考虑先搞一块十亩左右的田,今年先试一下?”
  “行,那我就等你和学礼支书的意见。”
  “等我什呢意见啊,你们兄弟俩?”学礼笑着走进了得江家的门。
  得江招呼他坐下,宇凌急忙说:“我正要去向你汇报请示呢!”
  “唔?什呢事你们兄弟俩定不下来,不要忘了,你们一个是大队长,一个是小队长哟,呵!”
  宇凌刚才和得江一番口头上的交锋,已明显落败,心中暗暗佩服得江的精明干练,也燃烧起嫉妒和仇恨。得江不卑不亢的态度和语气,滴水不漏的内容表述,让他觉得要继续在圩子里立住脚的对手已不是学礼而是得江了,但他不愿服输,更不能表现消极,不可让得江把刚才争执的问题都托出来给学礼听,就把两人的共识和担心扼要做了一下交代,说是不是大队支委会开会讨论一下。
  “行啊,就先种十亩的一块田试试呗,开什么会,没事干呐,啊?”学礼说着爽朗地笑了,接着又说,“早年就有人想搞双季稻的,可是一直没人敢挑头,种田不打帮,十年九年荒,你们先搞,搞得好明年全大队推广。有什呢风险?张志信是育种专家,从他那里搞来稻种不会有问题的,他要么不同意,同意的话也要对他姐姐二兰负责的,放心吧。再说,你们一队五六百亩田,最大的风险就是荒掉十亩吧,天会塌下来呀,唔?得江,赶快去江南农科所和志信联系种子啊。”
  学礼的表态从来没有这么爽快过,宇凌似乎感到他对得江的信任和支持已然构成了对自己的威胁,脸上表现出极不活泛的样子。得江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只是点点头,甚至忘记了口头应答,可心中迅速改变了过去对学礼是教书先生出身只懂纸上谈兵的看法,眼前幻化出双季稻好收成的景象,嘴角边灿烂出笑意,脱口而出:“那我明天就去,收了新稻,我先请你们吃米饭。”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