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九章 大爱无疆(1)

第九章 大爱无疆(1)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08 23:05:26      字数:4872

  如莹在和建国策划如何惩治恶人的时候,二兰正在从县城赶回家的路上。二兰是去看望她的老父亲张慰民的。共和国成立之后,慰民响应政府号召,其中也包含了女婿高宇清做的工作,他作为医圣传人国家级名老中医参加了县人民医院的创建,并担任中医科的主任。虽说也受到政治风暴的裹挟,但由于医术上的名气太大,又医德高尚,口碑上佳,基本没有受到什么冲击。
  老先生两儿两女,个个人模人样,虽说手心手背同是心头肉,但内心深处对二兰是有偏爱的,这种偏爱没有表现在嫁妆上有丝毫表示,或在口头上多一句夸奖,纯粹是一种难以言传的感觉,而这种感觉是真实存在着的,它使得她的姐姐大兰,哥哥志诚和弟弟志信的内心都存有妒意而又不好说出,正像左邻右舍以及亲朋好友众口一词说二兰好,也没有说别的兄弟姐妹不好,也没有说二兰好在哪里,也就是那种感觉吧。
  也就是这个让名老中医偏爱的二兰,目前的境况最为不好,可她并没有因此停止过对父亲的思念。她的儿女们对外公的思念和亲近是与生俱来的。慰民因老伴过早去世悲痛不已,为念亡妻的恩德他一直不肯续弦,同时担负起了外公和外婆的责任,而且在他心里没有外孙内孙的分别,在对后代的哺育照料上细心而专业,这只有他的有福气的儿孙们才能体味到。二兰在带着她的儿女捕捉蟛蜞螃蟹的时候说要送几只给外公,如莹建国都抢着说要挑最大最肥的给外公吃。二兰拣了十几只硕大的毛脚蟹,用葱姜蒸煮熟了,起大早赶二十多公里路进县城送到了父亲的手上。
  慰民见到女儿,惊喜交加,百感交集,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由于诸多因素,父女之间这一晃已经快两年不见了,二兰见到父亲拿出螃蟹后,就一个劲地淌泪。这天正好轮到慰民休息,二兰在父亲的宿舍里像小孩子一样倾诉自己内心的委屈,任不平的泪水放纵奔流。慰民并不劝止女儿的哭泣,只是陪伴着发出安慰的叹息,他太知道女儿需要作出情感的宣泄,让她哭吧,让她说吧,哭诉完了心里会舒服很多,气顺了有利于百病消解。
  二兰向父亲汇报了儿女们的情况,慰民深感欣慰,三个外孙女和一个外孙,都是人间小龙啊,一点也不比女儿女婿逊色!当听女儿羞涩地说了和宇清离婚的真实原因时,慰民勃然作色:“这个混蛋!”可他脱口而出骂了一句后立即刹住了车,扼腕叹息不已,他怕“不相信我女儿能耐得寂寞守住妇道”的话说出后,女儿心里会更加痛苦。他心里想着,你高宇清在战场上被敌人子弹打烂了下身,是值得人们同情和尊敬的英雄,这没有什么话说,但因此不能尽夫妻之道要提出离婚的应是我女儿,而不是你高宇清啊!你倒好,承担四个孩子的生活费用,协议离婚,还妻子嫁人与否的选择自由,显得无比高尚,可是,世人怎么看我女儿?现在你闭上眼睛一了百了啦,两个小点的孩子生活就没有了着落,哎,哪里知道结果是这么糟糕?想到这里慰民冷静了下来,是啊,宇清生前没有想到他会很快死去,协议具有法律效力,两个小点的孩子由母亲照顾,生活费由宇清负担,即由宇清个人的工资收入来支出,与政府无涉。这和两个大孩子不同,宇清去世工资停发,这就意味着两个小点的孩子完全由二兰承担。更让过早进入天国的宇清没有想到更不愿想到的是,他出于对人的关怀和尊重,他跪求答应,与爱妻协议离婚的高尚之举,给二兰带来了不尽的烦恼和苦难,生活极度困窘生命受到死亡威胁还在其次,最让她难受的是,褪去了红军家属的光环不说,还戴上了一顶富农分子的帽子,这顶帽子象大山一样压得女儿喘不过气来呀!
  慰民不忍见女儿悲伤,自我消化掉内心的怨愤,他改不了大半辈子来作为一代名医的矜持,安慰女儿说:“姑娘,我们都不要记恨宇清了,啊。”
  二兰点点头说:“我不怨恨他。”
  慰民劝说着女儿,更象是说给自己听的:“不记恨就对了,人说丧者为大,这是一,再一个呢,宽容别人也给了自己救赎的机会。我原来不清悉你们分手的真实原因,也在内心谴责甚至咒骂过他,现在冷静下来看,宇清不是一个喜新厌旧的小人,而是了不起的大人啊,他是为了你好,为了成全你的自由,也为了大家的面子,他没有向人们说出自己负伤致残的情况,你知道他提出和你分手,需要多大的勇气,内心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可是呢,宇清毕竟是人不是神,无法预知世事的变故,更没有想到自己走得这么快!早知是这个样子,他怎么也不会丢下你们娘儿几个不管的!”
  “爸,你的话,我信。”二兰痛苦地点点头说。
  “二兰啊,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面对现实,带好孩子。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很满意,我女儿很优秀的,在那么多人被饿死的情况下,钱钞那么紧张,宇清又不在身边,你能独自风风光光地送你的公公婆婆入土为安,把几个孩子培养得像模像样,千方百计解决吃饭的问题,圩子里的那么多人家学你的做法,你不说我也知道,家里边的人来找我看病时,我顺带听到的,你很了不起的,姑娘,爸没有看错你呀!”
  “爸,女儿不孝,给你脸上抹黑了!”二兰说着脸上又浮起愁云。
  “尽说傻话,没偷没抢,没有偷汉,还成了大家的榜样,抹什么黑?”
  “不是说这个……”
  “我跟你说,啊,相高就低,还可以再找个作伴的,人品要好。”
  “爸……”二兰满脸的羞涩和委屈,“我没想过这事,好女不嫁二郎的。”
  “现在是新时代新风尚了,移风易俗,追求人的解放,我想,宇清的在天之灵也会希望你这样的!”
  “爸,宇清肯定同意的,不同意也不会主动提出和我协议分手,问题是我不同意,这事不提了,爸,你知道我最难熬的是什么呀?”
  “哎……”慰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我咋能不知道?那是你们高家家族里有人是畜牲,像汉奸一样,专坑家里人。我想了好长时间了,解决这个黑帽子的问题有两条路……”
  “哪两条路?”二兰迫不及待地问。
  “第一,即使打死你也不能承认是富农分子,只承认自己是红军家属,对革命对人民有功无过!实在不行,就公开宇清提出离婚的真实原因,他们不信,就请他们去北京调查宇清的档案,看宇清有没有在渡江时负伤致残的记载,看宇清有没有重新结婚。”
  “不行啊,爸,我向宇清亲口保证过,负伤致残疗养的事情永远保密不说给外人听的,儿女们到现在都不知道。你说第二条路吧,好不好?”
  “哎呀,姑娘,你流的是我张家的血脉,一诺胜千金啊!我张家世代行医,绝对是为病人隐私保密的,是我家赢得口碑的重要一条啊。我说的第二条路,可能是有风险的……”
  “不管风险有多大,我都敢去闯,为了抬起头来做人,为了儿女们的前程,爸,你说!”
  “去找周县长,不是改富农成分,而是请他出面,调阅县公安局的档案,你家什么时候定为富农成分的,富农分子的帽子是定给你公公高君培,还是定给你的,这个查清楚了,如果不是你的帽子,地方上的人再瞎搞,也没有办法你,是不是啊?”
  “哎呀,爸,我怎么没有想到呢?伢儿他婶婶巧云说我是代人受过,一点也不错啊,就是内鬼高宇凌那些人瞎搞,看不得我家日子过得稍微好点,巴不得把我整死啊!”
  “你也别急,我来瞅准机会,托人问问,他们应该给我这张老脸的,再说,我又不是翻案,只是弄清事实真相。”
  “爸,你说得对。”
  “你回去以后,要毫然不作色,一切照前开,教育好身边的两个孩子,也要写信关心北京的两个孩子,叫她们要谦虚好学,学无止境,要学会做人,做人的能力甚至远远比做事的能力重要啊!要记住,永远要做好人,有了好人何愁没有好事啊?没有好人,好事也会搞砸掉的。我家世代从医,更懂得三分医病七分医心,人家说的三分吃药七分调理就是这个道理。高家世代耕读人才辈出,并且乐善好施,有上好的口碑,无奈眼下遭劫,有违天理啊!过去确有一部分人为富不仁,理当治罪,但绝大多数被当作敌人来斗的地主富农们,都不是坏人,他们勤劳节俭为子孙后代积攒财富置办田产,这些人恰恰是是农村里最好的农民,也是最聪明最能干的那部分人,那些所谓穷人,除了多子多病多灾多难外,相当一部分人是没有能力持家,有的好吃懒做游手好闲,这些怀着仇富心理的人,掌握了农村土地的权力以后,怎能不持有报复心理?他们尝到了不劳而获的甜头后,就没有心思耕作田地,整天想着和人斗争的事啦。就像我们医院里一样,有的人医疗水平确实不高,可整天想着你家什么出身,他家什么出身,谁给日本人看过病给国民党军官看过病,谁说过些什么反动话,想着打压别人抬高自己的心思,没有精力去学习钻研治病救人的本事了。这种人要是做了医院的领导,那就是医患双方共同的不幸啊!这种人掌握了国家政权,就得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当然啦,这是咱父女俩躲在门内说的,门外不好说啦,要懂得明哲保身呢!”
  “爸,这我知道。”
  “人要为自己活着,也不光是为自己活着,能帮别人要尽力帮着别人。你能学着帮人接生,是我原先没有想到的,少收不收困难家庭的钱,就很好,你能教好自己的孩子,还能处理好邻里之间的纠纷,帮一些困难家庭想办法,都很好。”
  “我做得还不算好。”
  “是啊,做这些好事是对的,但还不够,要争取为集体为大家多做好事。我在想啊,你哥是跟我学医的,你弟弟是学农业的,一开始我还很有意见,后来我也想通了,人各有志呗,现在看来学农也是对的,说千道万,要米煮饭,民以食为天啊!现在他在江南农科所研究双季稻的课题,你可以叫生产队引进种子,先试着种一块田,成功了明年扩大面积,增加产量解决吃饭问题,功德无量啊,姑娘!”
  “爸,这个想法肯定是好的,但回去说了能不能行得通真难说啊,刚换的队长得江和宇凌不对望,就是得江同意试种,宇凌一反对就要泡汤的。”
  “哎呀,志信是在研究试验,现已基本成熟了,上个月来开会顺便告诉我的,产量确实能高出五成,不是大跃进的那种折腾浮夸,这种利人利己的好事,谁还反对呀?回去跟得江说,不要告诉宇凌,先种几亩地试试,等多收了水稻再说。”
  “嗯,我还记得小时候你就跟我们讲过,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谋是第一步,去谋可能成可能不成,不谋肯定不成,我回去就跟得江他们说,然后去找志信。”
  老爷子听着笑了。
  那天她告别老爸时,卸掉了似乎绑在两腿上的铅,怀揣着对美好前程的憧憬脚下生风如有神助,赶到家时转交了慰民给如莹姐弟俩每人一本日记本和一支新钢笔,说了外公的健康情况,转达了外公对他们的期望。两个孩子正在商量如何惩治恶人的办法,她听到汇报后十分惊讶,惊讶中含着欣慰,欣慰中看到了希望,儿女们不愿做任人宰割的羔羊,并且惩治恶人有勇有谋,有种!她和孩子们说,单想着玩这点小把戏不算什么本事,关键是为人身正和自身强大,要像你爸年轻时一样的优秀,才是上上之策呀!姐弟俩听得都点头说是。
  和两个孩子又交代了几句后,就想着去找得江说一下种双季稻的事情,这个耽误不得。问了几个人不知得江去了哪,在晒场上巧云告诉她说得江可能去了古脊埂,听得江说想把古脊埂上的杂草削削种点什么,抛荒了多少年也可惜的。
  古脊埂,距离圩子北边一公里左右,是高圩的最北界,也是圩田地区和高沙土地区的分水岭,祖祖辈辈世世代代,古脊埂的南北就是两个世界。南边的圩田里人在地里栽秧种麦,水旱轮作,小日子过得比较的滋润。埂北边就是高沙土地区,俗称老岸,距离长江还不到十里远的路。老岸的人心里遥望着江水滚滚东流而得不到灌溉,坑坑洼洼的高沙龟背田里,只能种高粱、黄豆、玉米和红薯等旱地作物,无法种植水稻,当然很难吃上米饭。老岸人把能吃上米饭看成是前世里修来的福分,姑娘嫁人都愿意嫁到圩田里去,圩田里的姑娘多不肯考虑往老岸上嫁。圩田是黄泥粘土,地块平整可以种稻米,但不宜种红薯山芋。老岸的沙土适宜种山芋花生等藤蔓作物。圩田里人用顺口溜调侃老岸上人说:“老岸的人脚跷啊跷,走到圩田里来捡瘪稻,不问瘪不瘪,回家过过节,不问粘不粘,回家过过年。”每当这时,老岸上人也用顺口溜来调侃还击:“圩田里的人脚轻啊轻,赶到老岸上来捡山芋筋,不管筋不筋,拿回家尝尝新,不管大啊小,回家衬衬饱。”老岸的人到圩田里来走亲戚,少不了要悄悄松下裤腰带多揣两碗米饭,另外捎带点稻草回家。稻草蓬松柔软,可以用来编织毡子,铺床软和保暖,搓成绳子农用,做成各种家用草货。有人看到头上扎着毛巾的老岸人来就打趣说:“老岸的兔儿头不识好,吃了米饭还要带稻草。”兔儿头是对头扎白毛巾的老岸人表示蔑视的称呼。这样的搞笑司空见惯,尤其在这古脊埂边干活,老岸人也好,圩田人也好,大多数都是说着玩儿,没有什么人为此而生气或者打架,总是寻寻开心的。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