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八章 青春绽放(1)

第八章 青春绽放(1)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08 21:08:23      字数:3242

  扣子等着他的如莹姐回家给他折叠纸飞机,如莹第一天刚刚教会了他,可扣子睡了一夜第二天就忘记了,急得像小狗吃烫粥一个劲儿乱转。他缠着大妈教她折飞机,大妈二兰推说不会,哄着说如莹姐姐快回来了,还叫姐姐教你。一等二等不见人回来,扣子坐在小靠背椅子上等着打起了盹儿做起了梦。梦中能折纸飞机了,裂开的小嘴含着笑意,开心的涎水从嘴角流了下来。二兰用毛巾帮他擦掉涎水,拿一件夹袄准备给他盖上,扣子醒来了,张口就喊如莹:“姐姐,回来啦?”恰巧如莹真的回来了,可扣子睁眼看到姐姐两眼红肿一脸的忧伤。这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二兰十分惊讶,不知出了什么事,忙问如莹哪里不舒服。如莹摇摇头,撇撇歪歪嘴唇,只是滴下眼泪一言不发。
  “姐,你咋的啦?姐,你说话呀,姐!”扣子不再考虑折叠纸飞机的事了,只知道姐姐肯定遇到了很伤心的事。小脑瓜子里急速地转着,是不是谁欺负了姐姐,“姐,你说,哪个婊子养的打你还是骂你了,我和建国哥一起去揍他!”
  “扣子。”如莹把扣子拉到身边,坐到靠桌子的凳上,浑身瘫软,显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二兰太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格了,假如要和她谈什么私密的个人问题,或者是和老师同学之间有什么矛盾纠纷,她会把扣子诓走,假如是身体不舒服生了什么疾病,也不是这个表现。女儿太懂事太能吃苦太有忍受力了,邻里之间鲜有说她不好的,在学校里功课冒尖,老师同学人见人夸,回到家是丢了扒儿动扫帚,勤劳能干更不必说;可是今天回家如此悲伤,为什呢呀?一个可怕的想法袭上了心头,今年念初三,是不是因为家庭成分影响她报考高中?不是,二兰否定了这个想法,如莹多次提出辍学,挤出钱来让建国读中学。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她本来心急火燎想知道事情原委,现在见如莹把扣子拉到自己身边坐下,也就装着若无其事去灶台上准备晚餐了。可她还是不放心,转过身来用手背靠靠如莹的额头,嘴里喃喃地轻声问:“你咋的啦,姑娘?”
  “妈,”如莹忍不住了,“杨花她……”
  “杨花咋的?她咋的啦?”二兰有点语无伦次,慢悠悠的脾气一下子急了起来。
  “杨花姐怎么啦?”扣子从如莹手里挣脱出来,“是不是和你吵架啦?杨花姐和你一样漂亮聪明,你们怎么会吵架呢?是谁不对呀?”
  “如莹,你说杨花她咋的啦?”
  “她死了,哎!”如莹说着转过头去,又抽泣起来。
  “不可能吧,你别瞎说吓人啊。”二兰喜欢杨花,不愿自己女儿最好的朋友说走就走。这么一条鲜活鲜跳的生命,说没就没了,她不肯接受这个事实,但她知道女儿不会开这个天大的玩笑,“什么时候的事?怎么走的呀?”
  “妈,你别问了,我心里痛,让我一个人稍微静静吧!”如莹用请求的语气说。
  二兰急于知道杨花的死因,但她看到女儿如此悲伤,又实在不忍心多问。她压根不是出于好奇,而是太喜欢杨花太舍不得这朵待放的鲜花过早的凋谢。杨花和如莹一般大年纪,亲如姐妹,杨花常到她家来,如莹也去杨家湾她家,一起唱歌一起做作业,彼此帮对方做家务,难得的一对姊妹花呀!
  如莹拿毛巾洗了一把脸,舀了汤罐里的半碗温水一口喝下,立在灶门口想稳定一下情绪,可脑海中还是不断地呈现出下午那令人心碎的画面。
  “永中队,加油!永中队,加油!啊……”球场上一片山呼海啸,永中队和江中队的女子篮球对抗赛正在激烈的鏖战。虽然强调友谊第一风格至上,但这场比赛不同寻常,是一场选拔赛,胜队将代表江防地区角逐市运动会的篮球比赛,关乎到学校和地区的荣誉,运动员无不使尽全力和解数去争取胜利。永中队是主场,自然气势更盛,啦啦队当然群情振奋,鼓掌喝彩加油的声浪此起彼伏。可比分一直交替上升,赛况呈胶着状态,距离终场不到五分钟时间,胜负形势依然不明朗;双方队员难免出现焦躁情绪,频频出现犯规现象。
  最后一次暂停后,永中队主力中锋的杨花,休息不到两分钟继续上场。根据教练布置,由其他同学配合掩护,杨花打三步上篮的战术,意图在于成功最好;假如对方犯规,即可获得罚球机会,力争以小比分取得最后胜利。
  “嚁!”一声哨响,双方队员上场力争最后的胜利。永中队球权在手,她们坚决执行教练意图,边线一发球,立即组织配合,把球运到了杨花的手中。杨花球一到手,哪里管到对方防守多么严密,刻不容缓啊,直奔对方篮下。一步、两步、三步跃起,为躲过对方双人空中封盖,球从上面运到下面;在人即将接触地面的瞬间抛起,和对方的封盖打了个时间差,球进篮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令人尴尬到无以复加的场面出现了,悲剧从此拉开了序幕;掌声欢呼声还没有沸腾起来就灭掉了,喧闹的场面沉寂了下来,年轻人们的脸上布满讶异,一片唏嘘声。
  杨花在落地时,运动裤一侧的带子断了,裤子坠在地上,好像暴露了下身。
  这是意外发生的事情,本来也很正常,其实,人们专注着赛况,也不至于卑劣到去看运动员的裸体。杨花只要趴在地上不动,等别人去拿衣服来遮住换上,也就什么事没有了,最多给无聊的人们增添了一点笑料谈资而已。可一场球快要结束,经过了长时间激烈运动的少女,热血在全身狂流,不可能想得那么深那么细,心中立即蹦出的是羞愧难当无地自容今后怎么见人?她草率地选择了从地面上跳起来,一路狂奔到操场东边一百米左右的河边跳了下去,沉下去了。
  今天的人们也许会咒骂,现场那么多人死光了?怎么没有人追过去救的?不,有人追过去的,只是稍微迟了一点,人们是担心假设紧接着追过去,杨花会冲得更快,后果会更加不堪设想!最先冲过去站在河边跺脚呼喊的女教师汪福池就是这么想的。汪老师呼喊后,一大群人赶到了河边,十几个人跳下水去。体育教师张兵很快找到了人,拉上来做人工呼吸,火速送到医院抢救,已经不幸无效了。医生分析说,激烈运动后身体发烫遇冷水刺激造成抽筋,丧失了自救能力;再加上强大的精神刺激引起了急火攻心,该生的死亡是意外发生,也是由多种因素综合导致。
  医生说得专业与否是否正确,都无关紧要了,校方该负什么责任怎样负责任,对如莹来说也不在考虑之列。她强烈自责和忏悔不已的是,作为关系最铁的姐妹,在杨花趴在地上的时候,就应该冲上去进行安慰,不应该离开操场奔到教室去拿她的衣服,这样,即使杨花想不开奔跑到河边,也可以紧随其后,拼命拉住叫她跳不了河。也许就错过了死神追杀的时间,保住了一条性命呢!
  虽然没有任何人以任何理由来追究她的责任,但如莹心底已烙上了永久的伤痛,一想就悲从中来泪水夺眶而出。她是拿出衣服紧跟着汪老师冲到河边的第二个人,河边有杨花跳下去的明显痕迹,她说跳下去救人,被汪老师死命拽住。汪老师不会游水也知道如莹不懂水性,她一边拽住如莹一边拼命嘶喊。可是救上来的姑娘,再也没有呼吸了。如莹悲痛欲绝,恨不得跳下水和杨花一同去了算了。
  可怜的如莹站在那里木挺挺的像被雷打过一样,她娘二兰,闻讯赶来的婶子巧云,怎么劝她,都不肯喝一口粥汤,只又喝了一口汤罐水就进房间上床了。她没有能从深深的痛苦和自责中走出来,大家都显得很无奈。
  杨花的意外去世,对如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她怀疑生命怎么会如此脆弱?仅仅是在球场上暴露了人类似乎应该遮蔽的地方,因为少女的羞涩觉得无脸见人而自尽?如莹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同样是少女的如莹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虽然几个礼拜后,校园里就已经风平浪静,很少有人再谈论杨花的事了,但在如莹的心里依然是难以抑制的波涛汹涌浪花飞溅,她嘴里不说并不是在心里已过事无事。
  临近毕业,班主任做了考试动员,号召大家怀着一颗红心,作好两种准备。升学的毕竟是少数,关于家庭出身问题,政策是“有成份论,不唯成份论,重在政治表现”,大多数人都要回家,投入到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火热生活中去。无论是升学,还是回家务农,都一样是光荣的。
  光荣与否,一般人是不考虑的,如莹当然不会去考虑光荣不光荣了,她只觉得自己是“大多数人”中的一个,虽说功课优良是公认的,父亲有光荣历史是老红军战士,也是人所共知,但富农成份是扣在心头的盖子,叫她透不出气。大姐二姐跟父亲走的,虽然父亲去世了,但依然享受着高干子女的待遇,一个在北大,一个在中国人大。自己考高中都很危险,心存不甘呐!她辍学了,多少老师、同学还有亲友以及熟悉的人,都为其可惜。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