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八章 青春绽放(2)

第八章 青春绽放(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08 22:13:39      字数:3601

  建国没有因为生活上的饥馑困顿,姐姐辍学给他精神上的打击,以及社会舆论予以他家的不公而在功课上稍有懈怠,升学考试中以语文算术双双满分的成绩被永平中学录取,假如不是诸多因素的影响,报考金城中学这样的名校,也自不在话下,虽然如此,他的兴奋还是由内而外展现,呈不可压抑的状态。
  庭瑜北大刚刚毕业,分配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接到弟弟建国考取中学的去信后激动不已,不顾一切地把刚领到的第一个月的工资寄回了家,勉励弟弟刻苦学习,相信弟弟必成大器。
  二兰收到大女儿的汇款后,背着人大哭了一场,那是血浓于水的情感宣泄,其中包含着对亡夫的深情怀念,对女儿高尚人品的尽情礼赞,更多的是对两个在北京的女儿的思念。老二还没有毕业,要用钱的啊,老大把工资全部寄回家,生活又怎么安排呀?都二十好几的人了,都到了成家的时候,做娘的拿什么做陪嫁呢?能够相高就低找到合适的人吗?她想得很多很远很细,也有点乱,明明知道这些想法纯属多余,可她无法控制思绪的野马狂奔。想到老大老二不在身边,无法对她们进行任何照顾,泪水就不自觉地再次流下,可想到她们读的是全国最好的大学,成绩都那么优秀,又破涕为笑,心中升腾起回肠荡气的高傲和豪迈。知女莫若母啊,她想到就聪明程度、勤劳刻苦、为人处世等等方面而言,老三如莹比她两个姐姐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看到如莹辍学不参加高中招生考试的那种决绝态度,心里就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流下的泪水都是苦涩的,她没有完全走进女儿的内心世界,她知道女儿痛苦,没有说出也难以说出的内心的痛苦。如莹只说读到初中毕业,娘已经对得起她了,她不能自私,如果读下去,弟弟就读不下去,再则就是杨花的意外死亡,使她的情绪糟糕到了极点,她不念了。然而,二兰深深的知道,如莹不参加升学考试,所说的原因都是真实的,更不是功课不好没有自信,然而,心照不宣的打落牙齿也不肯说出口的,是自己头上一顶富农分子帽子的阴影投射在女儿的心上!姑娘,是娘对不起你呀!无论自己多么冤屈多么痛苦,都改变不了自己连累儿女的事实,痛定思痛,痛彻心扉!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她的心头喋血。如莹的懂事大度,对母亲痛苦的体谅,给了二兰极大的安慰,世上哪有比自家再好的儿女?建国也开始成熟了,分明就是复制版的少年宇清,文武双全聪明能干,就是有时表现得刚过于柔,有时又容易意志消沉,但这哪里是儿子的错呢?是不公平的社会现实,硬生生地扭曲了一个正常向上生长的灵魂,做娘的要尽力引导,让他健康成长才是啊!
  回首审视自己的儿女们,二兰感到很欣慰,又总觉得亏欠他们太多,哎,顺天意而尽人事吧,相信总会有理清理顺各种关系的一天,毛主席是最实事求是的领袖,他不会不知道社会底层的情况,他老人家最懂百姓的甘苦。
  自去年以来的一年多时间,二兰也是很有满足感成就感的,圩子里的人们并没有视她为炭黑的五类分子,出于对她的信赖,圩子里出生的多数孩子,还是请她接生的,天遂人愿,没有出现一例高危难产的麻烦,是宇清的在天之灵和祖上的阴功在保佑吧。大队公社也采取了默许的态度。这一方面使她多少增加了一点收入,更主要的是,她的特殊劳动得到了人们的承认,包括政府的认同。人活在世上,得到别人的认可,为人们所需要,这是人的价值的体现,人活着的意义有比这一点更重要的吗?
  人们除了给她“送子娘娘”的美誉外,更多的感激是受到她教育子女勤劳做人,对抗饥饿的手段的启发,实现了生活自救,而且还使生活有所改善。人们习惯于碰到饥荒就外出乞讨,或扯树叶扒树皮挖野菜度命,上级号召组织生产自救,下面干部立即想到兴修水利改造农田,也不能说完全是错,但人将饿死何来改造山河之力?生于殷实人家受过诗书熏陶的二兰,从未有过衣食之忧,总是想着积善成德神明自得,以施善助人为快乐之本,在残酷的自然环境面前,在人伦道德遭到践踏的情况下,在饥饿随时威胁到人的生命的时候,她变得更加的清醒,更加认识到谋求生存手段的重要了。“自救”就是自己救自己,不能等、靠、要。基于这样的认识,二兰迅速地种好自留地,房前屋后所有隙地,种上瓜果蔬菜,替代紧缺的米粮。她带领孩子下河捞摸鱼虾螺蛳蚬子,到江边浅水里捉虾米小鱼螃蟹蟛蜞,回家放点葱姜佐料,煮得有滋有味,吃不了还送左邻右舍。这让那些只会耍大嘴巴的男人们都感到羞愧。人们纷纷效仿,真正认识到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道理。天不灭人,天道酬勤!几年来的人为折腾,让人们忘记了大自然的馈赠,滨江临海要被饿死,实在有负苍天的恩赐啊!
  可就是有人专安的坏心,就是看不惯孤儿寡母家的生活比他们安排得还好,富农家哪有生活不受煎熬的道理?还有贫下中农翻身当家做主人的意味吗?有人暗中怂恿愣头们损毁二兰家捕鱼逮虾的网具;他们自己懒惰,可瞅准了二兰和孩子们划好了芦柴的时候,提前把晒场上用来碾压芦苇子的碌碡推下场边的小沟,叫她家碾不成;他们装神作鬼,半夜三更去敲她家的前门后窗。一句话,就是叫人不得安生。最令二兰不能容忍的是那些人的装神弄鬼,造成寡妇门前是非多的闲言碎语来,叫人日子难过。二兰对自己在圩子里的人缘自信满满,不用怀疑,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做这种灭门绝户招致天谴的事的,何况不少人对她还怀着感恩之心呢!
  高家受到骚扰破坏,在圩子里引起了不小震动。建国耳风里听到堂叔宇凌就是始作俑者,心中火冒三丈,操起一条扁担,就要去和宇凌理论问罪,被如莹一把拽住拉回里屋。
  “姐,你做什么?我受不了这个气,我要和他去拼命!”
  “呆不呆呀,你?”
  “我呆就呆,我是个男人,现在爸不在了,我知道他们心里流着坏水,为保护娘和你我要去拼命,还在乎呆不呆呢!”
  如莹听了弟弟的话,鼻子一酸悲从中来,眼里噙满了泪:“小点声音。”如莹说着拿下建国手里的扁担靠到墙上,把他按坐在凳上,再用手掸掸他身上的泥灰,理一理他凌乱的头发,哭笑不得地说,“建国啊,你以为我和娘的心里舒服吗?这些畜生不如理该天杀的杲昃,我恨不得抓到手剥他们的皮抽他们的筋,可是,你有证据吗?人家捉奸拿双捉贼拿赃啊!抓到了谁我们可以告他迫害红军家属子女,抓不到的话,这些该枪毙的会说你四类分子捣乱社会秩序,污蔑基层干部,给你套帽子!”
  “怎么才能抓到他们的现场啊?”建国不解地问。
  “建国啊,说你小,你也不小了,可不能做张飞和李逵那样有勇无谋的人呀!爸当年带兵打仗,一靠勇敢二靠智慧,懂不懂啊?”
  “这个我懂。”
  “嗯,我想了好几天了,这些人虽说自以为得意,其实都是很愚蠢的。他们不怕我和娘,怕的是你,怕你和爸一样厉害,找不到治你的机会,你可不能上当啊!”
  “那你说怎么办?我就为这一点心里冒火呢!”
  “你知道吗?他们是冲我和娘来的,我正在想一个让他们被抓住证据吃点哑巴苦又无话可说的法子,叫他们不敢小看我家孤儿寡母的……”
  “姐,你说有什么好办法?我来治他们!”
  “看把你急的,我正在想,还没想好,啊,我想他们既然怕你,就造成一种你不在家的假象来迷惑那些蠢蛋,说你为了集中精力复习,最近一个礼拜住到舅舅家,你等天黑后悄悄回家不再出门,这些呆怂晚上很可能来敲前门后窗,我预先准备好干石灰,伺候他们,不来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如果来的话,你和娘不着声,我问是谁,我就说我一个人在家,有事明天再说。这时候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说出是谁,我请他离开,离开了我也不会给说出去,大家面子上好看,也就算了,这当然是好,但这种可能性不大;我们要做好准备的第二种情况是,或许继续纠缠不休,吓唬我要撞开门和窗,或者干脆不开口,只是轻轻敲门或窗,欺我一个姑娘家的不敢喊叫不敢反抗,死赖着不走,再用力撞门,我就突然开门,把石灰洒到他们脸上,呛坏他的眼睛,你用预先准备好的扁担砍他的腿,不能砍头,砍头要砍死人的!”
  “姐,这个主意好,你真灵!这些个婊子养的,砍断他的狗腿,出出心中的恶气,不给点厉害看看,他们会觉得高家没有后人了呢!”建国说得咬牙切齿,脸上露出凶光,心中又满是对姐姐的佩服。
  如莹在劝弟弟不要鲁莽冲动时,把自己准备惩治恶人的想法全盘说了出来,说了以后又觉得有点冒失,一是不知考虑得是否周全,还没有和娘商量,不知娘会不会同意这种过激行为;二是担心建国毕竟还小,或者说话不慎造成打草惊蛇反而引来麻烦,或者失手砍头打出人命,毁了已经历尽劫难的家啊。她心跳加速,很觉得后悔,她劝弟弟不要冲动,而自己表现得更加冲动。可为了在弟弟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成熟稳重,如莹装出不慌不忙镇定自若的样子,声音略带一丝颤抖地说:“建国,你听好,姐跟你讲的话万万不能透出一丝风,等娘回家后商量了再说,知道不知道?”
  “我知道。”
  “嗯,这才聪明,培根说过,‘事情到了执行的时候,迅速就是最好的保密之方’,也就是在行动之前,绝对不应该让对方有任何察觉,一旦察觉他已没有还手的机会了。真正咬人的狗不叫。那些吵吵闹闹只会骂骂人说说大话的人,多半是愚蠢的,办不了事。要么不打,要打就一定要打个准。不能打不到狐狸,反惹一身骚气,啊!”
  建国听得只是点头,觉得姐姐真有见识,要向姐姐学习,不再心浮气躁。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