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二兰>第七章 兄弟阋墙(2)

第七章 兄弟阋墙(2)

作品名称:二兰      作者:高研      发布时间:2019-06-07 22:02:29      字数:3817

  宋大钟是从部队转业的十四级干部,比县长级别还高好几级,是金城全县干部中级别最高的一个,虽才五十岁不到,人们都尊称他宋大钟老书记。宋大钟谐音送终,宋老谐音送老,都实在不好听,他就让人叫他老宋,来到江防后,大家都普遍称他老书记。宋大钟十六岁时在江西老家参加红军,一路征战,骄勇异常,灭掉敌人,掩埋战友尸体,提拔能人为指挥员,都是家常便饭的事,如今听说,高圩大队要找一个合适的队长,像找一个苏联专家一样困难的搞笑,觉得太有点不可思议,矮子里都能选出将军,一队找不出人当队长?他来到圩子里想找学礼宇凌谈谈此事的,在大队部没有遇上他们,转念一想直接到生产队去和群众接触,听听社员群众的意见,或许就能找到合适的人选呢!
  大钟推车掉头到了一队晒场,只听到有人喊“老书记来了,老书记来了”。他抬头一看,好家伙,从晒场边的会计室里钻出好几个人头来,支书吴学礼,主任高宇凌,会计王学松等大队主要干部都在,生产队代理队长黄巧云、贫协组长高得河等几人,宋大钟不熟悉,只认识原来在高圩庙里做账房、现在做生产队会计的陈明学。他们老书记长老书记短的把宋大钟迎进会计室,浓烈的烟草味儿呛得叫人受不了,大钟没有坐下就说了一句:“快把门窗都打开,能不能少抽点烟呢?这是有害健康慢性自杀啊!”
  大家“嘿嘿、嘿嘿”的一阵后,都坐了下来,以为大钟书记在说笑话,明学用衣袖擦擦烟袋嘴儿,把黄铜水烟袋装满一锅烟,恭敬地递上请大钟吸上一袋。
  大钟摆摆手笑着说:“既然大家不怕影响健康,我陪大家抽上一支香烟,怎么样?”
  大家面面相觑显出了难意,宋大钟知道他们口袋里没有香烟,笑着拉开小手提包,甩出一包大前门说:“宇凌,给大家发发,抽好这根烟开会,开会时不抽烟,我带头,形成好的规矩,好不好?”
  “行,老书记!”
  “不行!”大钟知道众人答应都是有口无心,于是接着说,“要大家一下子戒烟也不容易,以后过足了烟瘾再开会,开会的时候不再呼噜呼噜的抽水烟袋。”
  “那以后就请老书记发烟给我们抽。”得河说着吐吐舌头做个鬼脸儿。
  “行,香烟我发。”大钟一口答应,见大家很兴奋就接着说,“请大家不要叫我老书记,把我叫老了,啊,我也才四十几岁嘛,在座的有的我都要叫老哥吧,呵呵!你们就叫我宋大钟,不好听的话,就叫宋书记,或者干脆叫我老宋,我给大家送烟。”
  “老书记,哦哟,宋书记,大家不是说你年纪大,而是说你资格老,是尊重你。”宇凌一字儿顺溜的话,得到大家是是是的一致附和。
  “好,咱们相互尊重。”大钟接过话头,“上次公社召开各大队支书会议时,我和学礼支书谈了好长时间,就是一队队长的人选问题,哪有这么困难的呢?今天我是不叫自到,正好大队部的负责同志,小队里的干部都在,是研究这个问题吧,我没有干扰到你们吧?”宋大钟笑着环视大家。
  支书吴学礼立即接过来说:“宋书记说得太客气了,你是及时雨啊,我们支部正在和一队的干部以及一部分贫协代表商量,商量出结果后,我还准备和宇凌一起到公社去向您汇报请示呢。”
  “好啊,我今天就是送上门来让你们请示的,现在商量得怎么样啊?”
  “搞过好几回了,还是没有能最后定下来。现在有几个人选,自己愿意干的,群众不同意,大多数人同意的,本人又表示不愿意干,大家意见不统一,有点难度啊。”学礼回答说。
  “嗯,我们做工作,不要简单问题复杂化,要复杂问题简单化,就选配干部来说,其实标准只有两条,一是能干,二是愿干,缺一不可。不能干,事情要糟糕,不愿干,没有积极性,发挥不出能量,事情也办不好,是不是啊?”
  大家一个劲的直点头,脸上露出佩服的笑容,议论着说选干部也不是多难的事情,只要不存私心,照这两个标准挑人就简单了。
  大钟顿了一下继续说:“不能干的首先不要考虑,就像我当年在部队里选拔指挥员,不懂打仗不会打仗的人,能提拔吗?这样的人带兵,不吃败仗不死人才奇怪呢!能带兵打仗的人不愿接受提拔,要搞清楚原因,思想工作要跟上。大队生产队选配干部,虽说和军队不完全一样,但道理是相通的是一样的,要选出种田内行又懂得组织生产的人,关乎到一个生产队几百号人吃饭的大事,是不是啊,各位?”
  大钟似乎觉得自己讲得多了,停了下来,可大家的眼神儿还聚焦在他脸上,好像等着他的下文,等着他身后能蹦出一个称职的队长来。他看看大家,谁也不说话,觉得其中有蹊跷,我若今天不来,他们的会议也是一言不发没有争论,怕不是这样的吧?他问:“学礼支书刚才提到群众推选,可他本人不愿意做的是谁啊?”
  “宋书记,”学礼欲言又止,顿了一下说,“刚才就在谈这个事呢。”
  “队里的代表说说,要合乎大家的心意,不是看我们大队公社领导眼色办事的,啊。”宋大钟见大家还是沉默,就鼓动大家说,“说说,大家随便说说吧。”
  得河说:“我们选是选的得江,可大队不同意啊。”
  “得河不要这样说,千块洋钱要买个愿字,一是他本人表示不愿意做,二来也确实是有点问题,再则,我们大队的几个人,今天不都来了?和大家一起商量嘛!”学礼立即做了解释。
  宇凌心知肚明,学礼是在为他扛责任,反对得江当队长态度最坚决的就是他自己。他嘴上的理由是得江在国民党军队干过,但也知道得江早就是共产党员,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中立过功,负伤复员回家后表现很好,群众基础也不错,又知书达理能说会道,只是不肯轻易发言表态。他放不下记在心底的父辈“仇恨”,得江复员回家后,他就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不要说想办法把他结合进大小队班子,恨不得找茬儿开除其党籍,加戴一顶历史反革命的帽子予以管制,大小会议拉出来批批斗斗才过瘾。现在看来,得江越发神气,群众选他当队长,意见基本是一致的,这个仇人的儿子,身上有荣誉残废军人等多种光环,能耐和人气远在自己之上,让他当上队长,他能就此罢了?一旦放虎出笼就不伤人?这个战功赫赫的军官,当了队长很可能就要威胁到自己这个大队主任的位置,把父亲守成和自己的一些窝囊事情拉出来晒晒,哪里还有好果子吃?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他咸鱼翻身,有人问起来的话,就说是上头的精神,可今天上头的领导就坐在眼前,面对大钟书记好像今天就要拍板的架势,他有点心慌气短。学礼虽帮他找好了台阶,但他心中实为不甘,表面上未置可否,内心却翻涌着嫉恨的浪潮。
  大钟接过学礼的话问:“有点什么问题啊?大家选他,他为什么又不愿意做呢?”
  问有什么问题,是个很敏感的问题,大家又不着声了。
  宇凌说:“有什么问题,大家说呀,今天宋书记在这里。”
  学礼见大家不说,不好意思叫大钟干等,也知道宇凌的为人很偏阴损,喜欢背后动刀子,当面不做冲头,就如实说:“是这样的,大家都知道,得江和宇清差不多一齐出去抗日,但走的路不同,宇清成了共产党的干部,得江到了国民党部队,在国军七十四师当过军官,但在孟良崮战役中主动带兵向解放军投诚,是有功劳的,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也担任军官立过战功,左眼被子弹擦伤过,是荣誉残废军人,但基本不影响生活和劳动,大家说的有点问题,就是指他在国军中干过,他自己不愿意干,估计也是有这个顾虑吧。”
  “他不愿意?我看大多数干部群众也都不愿意呢!这是个政策问题,一个国民党的军官,怎么能当共产党的干部?”宇凌刚才不说话,现在按捺不住,他担心大钟书记一旦支持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想拦在前边反对一下,叫大钟不能明确表态,最好是直接否定,才暗合了他的心愿。
  出乎宇凌意料是,大钟反问他:“怎么就不可以的啦?他在国军里担任过指挥员,可以在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里担任指挥员,怎么回到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农村里就不可以的?这种情况如果属实的话,肯定是在安置的哪个环节上出了问题,他应该是国家正式干部,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宇凌立即接着话头说,“是啊,没有什么问题,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有没有问题,我们可以调阅他的档案。”大钟似乎看出宇凌反对的态度是明确的,他不知其间有何恩怨是非,他表态说,“高得江参加国军抗日,不是什么问题,更不能说是政治历史问题,后来能弃暗投明,参加解放军、志愿军,是共和国的功臣,有什么问题?”
  大家不做声了,宇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学礼也显得有点不安,拐脚王会计在一边笑,生产队里几个人的神态倒显得比较轻松,老会计明学看着大钟书记点点头。这些都被大钟看在眼里,为了打消大家的顾虑,他说:“不要说高得江后来加入了共产党,就是张灵甫站到人民一边来,我们也不把他当敌人了。参加指挥中印边境反击战的陈明仁是谁大家知道吗?陈明仁是国军陆军中将,他率领他的军队宣布湖南和平起义,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后来共和国授予他解放军上将军衔,并委以重任!共产党的胸怀是宽广的,我们看人看事要看主流,怎能纠缠于一个人曾经做过什么呢?这个高得江文武双全,我看不是能不能胜任生产队长的问题,我看他足以胜任大队主任、胜任我这个公社书记的职务。他是共产党员应该有起码的觉悟,就是为人民服务,大家选他,他不是不愿意,而是有顾虑,刚才学礼支书也说到这一点,可能也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没有帮他打消顾虑吧。”
  “对的呀,宋书记!”得河脱口而出,说了以后吐吐舌头。
  宇凌一下子觉得内心的阴暗暴露在了阳光之下,心里虚了起来,可宇凌就是宇凌,什么情况下都会不失主动,假如还坚持反对意见就是不识时务了,于是立即转口说:“应找得江再做做工作的,叫他把队长这付担子挑起来,谁去把得江找过来……还是我去吧。”
  “叫得河去,得河,你去把得江叫来开会。”学礼说着叫得河去的话,心里骂道,这个见风使舵的混蛋,看我怎么治你,不把你撵下台,我工作还怎么做?
  就这样,也没有再重新开会选举,得江队长走马上任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