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剧本连载>逸民严光(40集电视连续剧)>第十一集

第十一集

作品名称:逸民严光(40集电视连续剧)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9-05-20 11:07:53      字数:3279

  1、饭店内,日,内。
  △严光、柳长青、吴县令,围着方桌坐着。
  严光:(心事重重)“吴县令,为什么又把我给放了。”
  吴县令:“放了就放了呗,还问为什么?看来把你当贼抓还真有点亏心!”
  柳长青:(高兴地)“该吃饭了。我做东!我们何不来他个一醉方休!”
  △柳长青说完朝房间门口走去:“老板,有好酒好菜尽管上来,越快越好!”
  △一会儿工夫,整鸡、整鸭、整鹅、羊排、猪肘、猪耳、猪踢、糖醋鲤鱼、清蒸鱼、乌龟汤等十几个佳肴,摆满了一大桌。
  △柳长青把酒盅一一斟满,拿起筷子:
  (高兴地)“来,先填饱肚子再说!”
  △柳长青和吴县令,大口地吃着鱼和肉。严光看着,不动筷子。
  柳长青:“庄先生,你怎么不吃啊?是不饿,还是嫌饭菜不好呀?”
  严光:“都不是。吴县令把为什么放我说清楚了,我就和你们一块吃。”
  吴县令:(笑笑)“你问这个干什么?”
  严光:“我不想为了我,毁了别人的前程!”
  吴县令:“庄先生原来是为我担心。不用说是柳老弟都给你讲了。”
  严光:“是的。”
  △吴县令端起酒杯:
  “若是这样,那就大可不必了。你就放心吃吧,我不会有事的。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来,咱们干一杯!”
  △严光还是不端酒杯:“你还没说呢!”
  △吴县令放下酒杯:
  (为难地)“看来我不说为什么放你,这顿饭你是不会吃的。是这样的:在牢房里,那个王五,不是把你的新衣服抢去穿上了吗?就是柳先生家被盗的那一件,也就是赃物了。当时狱卒让王五脱下来,还给你庄先生。我为什么没让他脱?让他穿着我有用场。因为我脑子里忽生一计,叫移花接木。你想啊,既是赃物,穿在他身上,他就是怀疑对象。于是,我把你们打发走以后,就开始了升堂审问……”
  柳长青插言:“我说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我还以为你怕管饭躲起来了呢!”
  吴县令:“哪能呢!我不是说了晚上见嘛!”
  △吴县令拿起一个猪蹄啃着:
  “那王五一听,抢来的褂子原来是个赃物,知道脱不了干系,就承认是自己买来的。开始宁死不承认是偷的。我把惊堂木用力一拍,大声喝道,不老实招来,大刑侍候。他马上趴在地上,头如捣蒜。说不就是偷一件衣服嘛,你们还能把我怎么样?我说你可冤枉?王五连声道,‘不冤枉、不冤枉。是我偷的,我认罪’。就这样划了押。现已打入大牢,明天就解往上诸郡。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你也没事了。不放你走,还想让我管饭呀,庄井兄?”
  柳长青:(高兴地)“这回你总可以放心吃了吧?”
  △严光端起酒杯,与吴县令同饮:
  “谢谢吴县令为我费心!”
  △严光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菜:
  “我还是不能走。那王五是替不了我的!”
  △柳长青眼一瞪,把筷子往桌上一摔,站起来:
  (生气地)“你这人怎么这样?吴县令搅尽脑汁,总算帮你解脱了。你还不走,什么意思?”
  吴县令:(不解)“你又不是盗贼,搅和这个干什么?”
  严光:“吴县令,柳先生。你们为我好,我十分感激。但我不能为了自己,一走了之。一来,王五也不是盗窃柳先生家的贼人,那衣服也不是他买的,他不可能提供出有价值的线索。这叫做与破获此案无益。二来,王五现在还是被蒙在鼓里。当他一旦知道那件衣服的严重性时,他必然翻供,说出实情。这就会对吴县令不利,甚至还可能祸及柳先生。我去上诸郡对破获此案有利,因买衣服的客栈我清楚。这样不但没有办事不力之嫌,朝廷还会认为吴县令对侦破此案有功。这种情况我能走吗?”
  △柳长青和吴县令相互看了又看,都把目光落在严光身上。
  柳长青:“这样你会吃苦头的!”
  吴县令:“你不走这案也不一定能破!”
  △严光端起酒杯:
  “二位休在劝我,我主意已定!来,咱们喝酒!”
  △柳长青、吴县令对视了一下,慢慢端起酒杯。
  吴县令:“庄先生既主意已决,我只能尽我微薄之力,让你少吃些苦头!”
  柳长青:“庄井兄,你放心。你走到哪儿,我跟你到哪儿,誓死保护你的安全!”
  2、上诸郡饭店内,日,内。
  △单间里的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佳肴。严光心神不定地东张西望。
  (严光画外音)“柳长青一个人,在驿馆里多寂寞啊!他与自己生死与共,岂不把他请来一起享用!”
  上诸太守:(热情地)“庄先生,请上坐!”
  △严光没有坐,却心不在焉地走到房间门口,向外张望了一阵,就又走回餐桌旁站着。
  上诸太守:(笑笑)“庄先生,请入席!”
  △严光刚要坐下,又心神不定地站了起来,走到房门口张望。
  △上诸太守跟着走到房门口:
  (笑笑)“庄先生有事?”
  严光:(难为情地)“没大事,我有个朋友,约我今晚出去吃饭。我想告诉他一声,说您宴请我!他那里我就不去了!”
  上诸太守:“庄先生,你在上诸还有朋友?”
  严光:“是的,也是吴县令的朋友。要不我去对他说一声,不能让他老等我!”
  上诸太守:“既是你的朋友,就让他和我们一起进餐好了!”
  严光:(高兴地)“谢太守,那我就去把他叫来?”
  (上诸太守画外音)“你是嫌犯。虽说是看在吴县令的面子上,给你以特殊照顾。其实我对你并不了解。若让你去,你趁机逃之夭夭,岂不害苦了我。你还是好好在这儿呆着吧!”
  上诸太守:(笑笑)“岂敢劳您大驾!我差个人去,把他请来便是。”
  △不大工夫,柳长青便随官差来到房间,躬身:
  “小民柳长青,见过郡守大人!”
  上诸太守:(高兴地)“快快请起,快快请起!原来是你这位大财主呀?我还以为是庄先生的朋友,和你重名重姓呢!”
  △上诸太守说着上前扶起柳长青:
  “你家被盗的案子,虽然风声不小,甚至是惊天动地,可就是没有进展。很是对你不起,本官无能!现在吴县令把庄先生作为线索,交来本郡,可望有所突破。想不到庄先生,竟然是你这个失盗者的朋友。这样事情就好办了。但本官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严光:“我借宿柳兄家,柳夫人发现我身上穿的衣服是她家被盗的衣服,于是就背着柳兄到县衙报了案,县衙就抓捕了我。”
  上诸太守:“原来是这样。来,我们边吃边说。”
  柳长青:“庄先生,去趟京师又能怎样?反正你又不是盗贼!”
  严光:“去淮南抓来客栈老板,解送京城岂不比我更好?”
  上诸太守:(皱皱眉头)“你说的是很有道理。即便那个老板不是贼人,也比你了解的情况多。但那是李宪的天下,眼下是不容易办到的。”
  严光:“到京师就能办到了?不是这个问题。问题是御史中丞给这个案子定了调子。好像很重视,其实是捆住了郡县办案的手脚!”
  上诸太守:“事已至此,必须先去京师洛阳一趟再说。”
  柳长青:“你不用怕,万一有什么不测,有我呢!”
  严光:“我可就仰仗柳兄了。不过你要切切记住:到了京师,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你都要看我的眼色行事!”
  柳长青:“请庄先生放心,我会的!”
  3、洛阳皇宫门前,日,外。
  △皇宫门前的大街上,正值早朝散朝。严光带着枷,骑在马上。柳长青伴随左右。官差紧随其后。
  侯霸:(吃惊)“那个骑马带枷的人,不是严光吗?”
  △柳长青骑在马上扭头一看,见是个大官模样的人。
  (柳长青画外音)“他是庄井,你认错人了,这官爷是啥眼神。”
  (严光画外音)“这不是挚友侯霸吗?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严光两脚朝马肚上一磕,马即刻加快了速度前行。
  邓禹:(激动地)“是子陵,没错,怎么带着枷?快追上去!”
  △柳长青一扭头,见又是一个大官模样的人。
  (柳长青画外音)“难道是他们都认错人了?”
  (严光画外音)“这不是同窗知己邓禹吗?难道同学们都来京城洛阳投奔文叔了?”
  御史中丞:(笑笑)“什么子陵,哪能会是他?人家可是陛下最要好的同学。陛下还要请他入朝为官呢!眼前带枷的这个囚徒,你们知道他是谁?”
  △侯霸、邓禹眼一瞪:
  “他是谁?快说!”
  御史中丞:(神秘地)“他是盗窃大财主柳长青家财宝的江洋大盗庄井,今天由上诸郡押解至京城……”
  △没等御史中丞说完,侯霸、邓禹:
  (不耐烦地)“你罗嗦个球,什么江洋大盗,到时候有你小子的好看!”
  △邓禹、侯霸说完就朝严光追去。
  △侯霸、邓禹边追边喊:
  (高声)“子陵,子陵……这是怎么回事……”
  △柳长青紧锁双眉,见后面有人追来,不由地向严光靠拢过去:
  (小声)“怎么办?”
  严光:“看我眼色行事!”
  △眼看侯霸、邓禹越追越近,只听“咔嚓”一声响,严光身上的枷被分作两半:
  (小声)“快走!”
  △严光说完便向前直冲过去。
  △柳长青眼明手快,将两个官差捅下马来,紧追严光而去。
  △严光又朝马屁股上一鞭,顿时消失在大街上的人流中。
  邓禹:(惊呆)“难道他不是子陵?”
  侯霸:“是子陵,他怎么会戴枷?是子陵,他还会跑吗?”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