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五十五集 恶魔的背影

第五十五集 恶魔的背影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5-13 10:09:34      字数:3430

  黎佳缘听了山里红姐姐说,三驴子已经失踪一个多月;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满心的希望竟一下子都破灭了。这可如何是好哇?正琢磨如何与山里红姐姐,和黎海虹妹妹商量,如何解释自己心中的一团,突然听到山里红姐姐高声大嗓门地喊了起来。
  “哎呀,我的海老板哪!我可找到你了——”山里红姑娘不管满客厅的食客,用什么样惊异的目光在看自己,针扎火燎地吵嚷道,“我遇到了大麻烦了,如果海大总经理不帮我,我可就没活路了……”
  “孩子别着急,等一下到我办公室你跟我说一下,是怎么回事。你先喝口茶喘喘气儿。”鹤发童颜的海老板,满面红光高兴地看着自己的孙女海虹和黎佳缘,亲切而轻声地说,“你们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我正想派人到学校去叫你们呢。”又看了一眼心急火燎的山里红,知道她一定是遇到了麻烦,便安慰她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三个跟我来,咱到雅间去边喝边聊。”说完又吩咐宾馆服务员。“把这三位的酒菜全送到我的包厢去,再选上好的酒菜送进去,我要亲自招待这位山里来的老客。
  在那时候,宾馆还没用总统套间之说,不过这惠宾楼里海总经理的包厢的气派程度,简直是难以形容。山里红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山里野妹子,一迈进这包厢,立刻拘束起来。看着这宽大的包厢中,地下铺着猩红的绣花地毯,一铺炕上整齐地叠放着一床缎子被;地中间一张八仙桌,四周摆放着四把红木软垫座椅;靠东墙下有一个茶几,茶几上有一套紫砂茶具;两边是两排宽大的沙发,墙壁上挂着名人字画,还有巨大的穿衣镜……
  山里红看到这些,看看自己的一双泥巴腿脚,不知所措地向黎佳缘投去求援的目光。黎海虹看到她的样子,赶紧自己脱了自己的鞋,示意山里红姐姐也脱掉自己的鞋。山里红学着黎海虹妹妹的样子也脱了鞋。这一下她也知道难为情了。人家黎海虹脱了学生布鞋,脚上还穿着粉红色的花袜子,看上去又漂亮又俏皮;可是自己的一双大脚,脱去了那双山乌拉,竟光着大脚丫子,也不知多少月没洗过脚,看不出脚上的肉是什么色的。
  这一下山里红就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手脚不知放到哪里是好了。脸立刻红得像红苹果,倒使人感到她有一股淳朴的可爱之处。其实她的难为情是多余的,谁也没有看她的脚。这时,黎海虹已经从门口的地上拿来了软底鞋趿拉,交给山里红姐姐。山里红赶紧接过鞋趿拉穿在脚上。这时,黎佳缘也穿上了鞋趿拉。
  此时的海老板已经穿上了便服,浑身宽松而显得很富态,加上他那鹤发童颜,垂胸白须,满面红光焕发,真有一股仙风道骨之风度,让人产生敬慕亲和之神情。
  “大家都坐下吧,不要都站着吗!”海老板自己坐在正位,让黎佳缘和海虹分别坐在左右,又让山里红坐到自己的对面。这时服务员送来了酒菜,先给海老扳倒了一杯红葡萄酒。海老扳问山里红,“红姑娘喝什么酒?”
  其实,山里红风里来雨里去的酒还真没少喝过,可是哪知道自己喝的是什么酒?有酒就喝,根本就没有理会过。现在听海老先生这么一问,倒把她问蒙了,脑瓜一转顺口说道:“随便!是酒就行。来者不拒……”
  他的话一出口,人们都乐了。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竟敢在这里说大话!黎海虹笑着说:“我们山里红姐姐可有海量,爷爷你就别问了,就随便让服务员给我红姐斟上杯茅台吧。”
  “好,猫台狗台都行!不过佳缘弟弟和海虹妹妹,可得和我一起陪老爷子喝几杯……”山里红喝酒倒有了个心眼,我让你们两个陪着我受罪。喝就喝,谁怕谁?
  大家一听她说得驴唇不对马嘴,知道她还不明白茅台是什么酒,就笑着打哈哈。服务员赶紧给大家都斟上了茅台酒。
  没等老爷子说话,山里红已经端起酒杯,说了声:“今天和老爷子喝酒,我心里高兴,来咱与老爷子先干了这一杯!”说完一仰脖,满满的一杯茅台酒先下了她的肚里。其实这惠宾楼是采用中西结合的管理方式,有老式的小酒盅,也有西式的酒杯。这酒杯一杯就是二两酒,一般人是不敢一口就喝光一杯的。山里红这第一杯酒就把黎佳缘和黎海虹给镇住了,我的妈呀!这个喝法谁受得了哇?
  黎佳缘、黎海虹一看傻眼了;老爷子一看笑了,端起酒杯押了一小口葡萄酒。黎佳缘、黎海虹学着爷爷的样子,也都喝了一小口。山里红姑娘看别人都这么不爽快,有些生气,抢过服务员手中的茅台酒瓶,自己给自己到了满满一杯酒。说:“老爷子你说,这杯酒怎么喝?”
  海老板一看这山里红姑娘还真有酒量,知道她喝过不少酒,便笑着说:“人的酒量有不同,佳缘和海虹还都是学生,没见过喝酒的场面,更不会喝酒。我年事已高,不敢和你们年轻人相比,甘拜下风。我觉得今天的酒还是个人尽个人的量,喝好为止,就不用讲究谁喝多少了,还是随意吧。你看呢,红姑娘?”
  山里红听老爷子这么一说,细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既然老爷子都服软了,那就随自己的便吧。便说:“好,老爷子说话就是痛快,今天我敬老爷子一杯,然后咱随意。”说着举起酒杯,“祝老爷子长命百岁!干了这一杯……”又一杯茅台下肚了。
  “谢谢红姑娘!”海老板也喝干了杯中酒。
  黎佳缘、黎海虹二人又都饮了一小口作陪。
  服务员赶紧给老爷子又斟了一杯红葡萄酒;笑着给山里红姐姐又倒了一杯茅台酒。
  这时,山里红一声不吭,夹起水饺吃了起来。又吃了几口膀蹄肉,心事重重的又闷头喝了一口酒。这一口酒虽然没喝光一杯酒,但一杯酒也喝下去了一半,又闷头吃菜一言不发。黎佳缘、黎海虹和老爷子,也陪着她吃了一阵。见山里红心事重重的一声不吭,老爷子发话了。
  “山里红姑娘,你风风火火的想找我,现在这里没有外人,有什么为难事需要老夫帮忙,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尽力……”
  “谢谢老爷子!自从上次我在幽州城西门外大市场,认识了你老人家,你老人家让下人任用很高的价钱,收买了我的山货,买卖公道毫无欺诈,我就认定你老人家是好人。接下来我又几次按你说的,把我的山货送到了你指定的货栈,货栈的收购人员也都以公平的价格与我进行交易。这样使我的山货越来越挣钱,我的日子也越来越好过了。”山里红感激地说着。
  “公平交易,是买卖人的根本。这用不着谢我,你的山货都是抢手货,货真价实。我的货栈也因为有你的山货,而买卖更红火,这是双方互利的事,不值得一提。”海老板真心实意地说,毫无做作之意。
  “所以我认定老爷子是好人,做买卖童叟无欺。可是没想到我近一个月来,竟被人欺负得分文皆无,连我的已经怀了驴驹的小毛驴,都没有了。我可咋办呐?”山里红叫苦连天。
  “怎么会这样?你是被谁骗得这样惨?说出来我为你想办法!”海老板一听这事,也急了。怎么竟有人欺负一个自己凭力气吃饭的女孩子?还有人性吗?“别着急,慢慢说。”
  “实不相瞒,我也不怕老爷子笑话。我有一个野男人叫三驴子。就因为他我才被我爸爸赶出了家门,自己住到了窟窿台,本以为与他过日子,慢慢爸爸会原谅我的。哪想到这可恶的三驴子好吃懒做,任啥活也不干,成天游手好闲,全凭我养活他。我也只好自认倒霉,与他不明不白的过了四五年。”说到这里,山里红又端起酒杯把杯里的酒一口喝干。服务员赶紧又给她倒了一杯,静听她说下去,“没想到近一年来,不知他交了什么狗屁朋友,不但吃喝玩乐,还抽起了大烟,把我苦心积攒的钱都偷着抽大烟了。就在一个月前,不知从那来了几个狐朋狗友,在我那里大吃二喝还不算,竟抢走了我所有的钱财,牵走了我的毛驴。还让我不用担心,很快就有大钱还给我;毛驴先借去用用,很快就连本带利给我送来。我不借给他们,他们竟用抢逼我进了窟窿台山洞中,把我捆上后,三驴子他们全走了……”
  “什么?你说三驴子他们还有抢?把你捆在山洞里?”黎佳缘听到这里,心中的疑团解开了。原来那个勾结美蒋特务的坏分子的背影,果然是三驴子。
  “是的,不过三驴子没有枪。其中好像有两个还戴着当年国军军官的帽子。我被捆在山洞里两三天,快要饿死了也不见那伙丧天良的人回来,三驴子也一去不复返。是我爸爸见我几天没回家,到山洞来找我,见我被捆在山洞里,问我是怎么回事;我把三驴子他们的事说了。我爸爸赶紧把我背回家,让我跟谁也别提这事,等三驴子回来好好教训他。”山里红说到这里,喘了口气,又喝了一口酒,继续说,“哪想到这一等,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三驴子仍然没有回来,至今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啊!我实在是走投无路,这才找你老人家给我出出主意,想想办法呀……”
  “这么说你那三驴子真不是个东西!他一定是与美蒋特务搅在一起,干起了丧尽天良的反革命勾当!”海老板痛心疾首地说,“这样的人自绝于人民,不会有好下场!”
  “我全明白了,我们在参观展览时看到的那个坏蛋的背影,就是这个三驴子!”黎佳缘斩钉截铁地说,“山里红姐姐你放心,一定要配合政府和公安机关,把三驴子这条饿狼捉拿归案,绳之以法……”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