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剧本连载>逸民严光(40集电视连续剧)>第七集

第七集

作品名称:逸民严光(40集电视连续剧)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9-05-12 13:49:19      字数:3694

  1、顺来客栈,日,外。
  △严光浑身泥水,一副狼狈相,背着钓具走进写有“顺来客栈”牌子的大门。
  2、客房内,日,内。
  △钱老板把洗脸水和茶水送到客房。
  严光:(着急地)“老板,有好吃好喝的,快端上来!”
  钱老板:(高兴地)“好的,马上就到!”
  △钱老板说完走出客房。
  △严光往床上一坐。端起茶壶,对着壶嘴儿,一口气喝个净光。
  △钱老板端着饭菜走进来,见严光满裤子的泥坐在床上:
  (微笑着)“客官,你的裤子!”
  △严光忙起身坐到凳子上。床单粘在屁股上,被扯到地上半拉。
  △钱老板把饭菜放到桌子上,忙去取下沾泥的床单:
  (笑笑)“我给你换条新的去。”
  严光:“老板,再送壶茶来。”
  钱老板:“是,客官。请问你住几天?”
  严光:“先住两天,看看路干的怎么样再说。”
  △严光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钱老板:“客官,你的衣服洗不洗?”
  严光:“洗……洗了我穿什么?”
  钱老板:“小客栈备有衣服出售。”
  △严光嘴里嚼着饭,用奇怪的目光看着钱老板:
  “客栈还卖衣服?”
  钱老板:“是的。噢,在下姓钱,有事尽管吩咐。我就不耽误你吃饭了。”
  △钱老板说完,拿着床单走出客房。
  △严光酒足饭饱之后,又去洗了手和脸。把全是泥巴的衣服脱掉,搭晾在衣架上。然后倒头便睡。
  △严光醒来的时侯,已是第二天吃中午饭的时候。他伸手拿过晾在衣架上的衣服,搓了搓,抠了抠泥巴,又穿在了身上。
  3、顺来客栈院内,日,外。
  △严光走出客房,见院子里围着几个人,便走过去看,是钱老板在卖衣服。
  △他刚要往里挤,买衣服的人都闪开了。这时他才发现,买衣服的人,都用怪异地目光看着他。他赶紧走开了。
  △他见院子中间只剩下钱老板一个人,蹲在地上收拾被拉乱了的衣服。
  △他走过去,又把钱老板刚刚叠好的衣服,一件件地翻了个遍。
  严光:“有没有比这更好些的衣服?”
  钱老板:(笑笑)“有,有的。你如果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去拿。要不你跟我去也行。”
  严光:“我跟你去看看吧!”
  4、钱老板房内,日,内。
  △严光跟在钱老板后面,进了钱老板的房间。
  △钱老板从墙角的一个柜子里,取出个大包袱,放在床上打开。各色各样的衣服都有,严光从中挑出一身面料最好的衣服。一件是大红色的绸子上衣,肥大而宽松。他穿上挺合身。再一件是缎子料的夹裤,宽松而肥大。也挺合适。
  严光:“多少钱?”
  钱老板:“你就给二百钱吧。”
  严光:“等会过去把我这身泥巴衣服洗了,顺便我把钱给你。”
  钱老板:(高兴地)“好的。我随后就到。”
  严光:“把饭也给送到客房去。”
  钱老板:“知道了,客官!”
  5、客房内,日,内。
  △严光走进客房,脱下脏衣服,换上刚买的新衣裳。
  △钱老板走进来,一边往桌上放着饭菜,一边瞧着严光:
  (高兴地)“这身衣服就适合你的身材,你看穿上有多气派!”
  △严光指指床上的五铢钱:
  “把你的钱拿走!”
  △钱老板拿起五铢钱,在手上掂了掂:
  (笑笑)“谢谢客官!”
  严光:“钱老板,客栈附近可有坑塘和江河?”
  钱老板:“客官莫非要洗澡?”
  严光:“能洗澡也行啊!”
  钱老板:“就在客栈南面不远,紧靠南北大道,有个水塘。”
  严光:“谢谢!”
  钱老板:“不客气!”
  6、水塘边,日,外。
  △有几个人坐在水塘边钓鱼。
  △严光提着钓具走到水塘边,选一个位置坐下,打开伸缩式鱼竿,系上鱼筏,挂上鱼饵,举起鱼竿,把钓线甩向塘里。两眼注视着鱼筏。
  △耳边传来几个钓鱼人的议论声:
  “我看寿春李宪称霸淮南的日子不长了!”
  “他想给刘秀帝对抗,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人家刘秀是真命天子,李宪他是个什么东西!”
  “两个郡的地盘,也能称帝么?”
  “赤眉、铜马义军,总比李宪强大的多,都被打败了,他自命天子也难逃一劫!”
  “你别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刘秀也难办!”
  “难办不等于不办,迟早的事!”
  △严光把目光转向几个钓鱼人。
  (严光画外音)“原来此时此刻,自己蹲着钓鱼的地方,竟然还不是刘秀帝的地盘。在余姚老家咋没听说?是林大头没对乡亲们说,还是乡亲们没告诉自己。刘秀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削平李宪一类的割据势力,并不一定会马上征召自己。文叔要完成统一大业,还需要时间。刘秀帝不把江山安排好,是不会征召自己的。等他安排好江山,在离家也不迟,何必这么早出来找罪受。不,不。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兵败如山倒,这只是转眼的工夫。如果就此回去,或许还没进家门,文叔的诏书就到家了。”
  △几个钓鱼人,见严光鱼咬钩了也不起竿:
  (着急地)“喂,喂!你的鱼咬钩了!想什么呢?”
  △严光听到喊叫声,忙起动鱼竿。将鱼放进鱼兜里。
  7、顺来客栈内,日,外。
  △严光提着鱼兜走进客栈,钱老板正好从房里出来,二人碰个照面。
  △钱老板看着鱼兜:
  (疑惑)“原来你不是洗澡,是钓鱼!”
  严光:“有礼的街道,无礼的河道。你说的这个水塘紧靠大街,行人不断,你叫我怎么脱衣洗澡。再说塘里还有人钓鱼,我如洗澡,人家怎么钓上鱼来。没法子,只好改钓鱼了!”
  △钱老板盯住网兜里的鱼:
  “你钓鱼的技巧还蛮高,一下钓这么多!”
  △严光眼一眯缝:(得意)“这个水塘的鱼太少了,钓这么多,也只能说是凑合吧!”
  钱老板:“你这鱼打算怎么处理?”
  严光:“卖。拿到集市上卖了,好付给你店钱!”
  钱老板:(笑笑)“客官真会说笑话,一看就知道你是个有钱的主。不是个大老板,也是个大财主。几个店钱,你手指缝里的小钱,还用卖鱼付店钱?”
  严光:“真的没钱付店钱!”
  钱老板:“二百钱买身衣裳,连眼都不眨一下,还会没钱?”
  严光:“就那二百钱,全都买了你的衣服了。”
  钱老板:“既然这样,鱼就不用去市上卖了。给我就算是你付的店钱了。”
  严光:“给你可以,你得给我立个字据。”
  钱老板:(不解)“这还立什么字据?”
  严光:(认真地)“不立字据,到时候你说我没给你店钱,我是有口说不清的。”
  钱老板:“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不会出那种事的。”
  严光:“你不立那就算了,我还是拿到市场上卖吧!”
  钱老板:“鱼和钱还不是一回事嘛,还立什么字据?”
  严光:“鱼能炒着吃,煎着吃,炖着吃,烤着吃。五铢钱怎么个吃法?我倒要向钱老板讨教讨教!”
  钱老板:(一脸的笑容)“好,好。我这就给你立字据!”
  △钱老板取来笔墨和纸张。
  △严光脱下买来的大红褂子,把白色的衣服里子翻过来,铺在桌子上:
  (笑笑)“纸张不好保管,就写在这上面吧!”
  钱老板:(犹豫一下)“你这衣服一洗,白里子可就变成黑的了。字据也就没了。”
  严光:“这就不烦钱老板操心了,我自有办法。”
  钱老板:“你说怎么写吧?”
  (严光画外音)“我既是隐身之人,就不能用真实的姓名。”
  严光:(想了想)“顺来客栈同意住客庄井,用钓来的十五条鱼顶替住宿费。特立此据为证。就这么写!”
  △钱老板提起笔,很快写完了字据:
  “还有什么要写的吗?”
  严光:“多谢钱老板提醒。还有这件衣服呢!请再补上一句,‘此衣二百钱已付’。”
  钱老板:(满脸堆笑)“怎么又扯到衣服上去了呢?”
  严光:“这年头,有个凭据保险。要不然,到时候你不但不承认我已付过钱,反倒说我偷了你家的衣服,你说我用什么来证明我的清白?说实话,打官司我都得输!”
  钱老板:(笑容满面)“好,好!就依你!”
  △严光看着字据:“钱老板,你字写的不错,有功夫!”
  钱老板:(得意地)“客官过奖了,实在不敢当!”
  △严光拿起衣服穿上,顺手将鱼往钱老板脚下一倒,提着空网兜走回客房。
  8、客栈门口,日,大雨,外。
  空镜头天下着雨
  道路上积满泥水。
  9、客房内,日,雨天,内。
  △严光坐在客房里鼓捣钓具。
  △钱老板走进客房:“庄先生,何时动身呀?”
  严光:(不高兴地)“下着雨怎么走啊?”
  钱老板:“你说的可是住两天的,现在都住三天了。”
  严光:“我说的后一句话呢?”
  钱老板:(眨巴着眼皮)“后一句,还有后一句?后一句说的是什么?”
  严光:(一板一眼地)“‘看看路再说’!现在道路泥宁,天又下着雨,当然是要继续住下去了!”
  钱老板:(笑笑)“继续住下去,我是非常欢迎的。但是,继续住是要交店钱的!”
  △严光解开衣扣,掀开衣襟,出现“顺来客栈同意住客庄井,用钓来的十五条鱼顶替住宿费。特立此据为证。”
  (特写)“鱼顶住宿费”。
  严光:(气愤地)“你是有学问的人,字据墨迹没干,你就开始耍赖!字据上可是说得清楚,不管住多少天,住宿费就是那十五条鱼了。还交什么店钱呀?”
  钱老板:“你说的可是住两天的!”
  严光:(冷笑一声)“你有什么凭据,拿出来看看。空口无凭,不足为证。我这里可有你写的字据,上面写的清楚着呢。用十五条鱼顶住宿费,可没说顶多少天的住宿费。也就是说,我想住多少天就住多少天!”
  钱老板:“谁知道老天爷下雨呀!”
  严光:“我在这儿想住几天就住几天,反正住宿费都由那十五条鱼顶了。这和下雨晴天没关系。字据上没写下雨可以住几天,晴天可以住几天!”
  △钱老板哑口无言。扭头走出客房。
  10、客栈门口,日,外。
  空镜头阳光明媚
  树木葱绿花香鸟语
  11、客房内,日,内。
  △严光躺在床上休息。
  △钱老板走进严光的客房:
  (微笑)“庄先生,那天多有得罪,你就不要再赌气了。我知道你有大事要办,还是办自己的事情要紧!”
  严光:“住宿费呢?”
  钱老板:“就算交个朋友吧!”
  严光:“别,别。不敢高攀!”
  钱老板:“有那十五条鱼顶着哩!”
  严光:(意味深长)“出门都是有事要办的人,没谁愿意多猫在客栈里一天!我这次住了十五天,实在是无奈之举!这你是知道的!”
  △严光背着钓具走出顺来客栈。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