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剧本连载>逸民严光(40集电视连续剧)>第六集

第六集

作品名称:逸民严光(40集电视连续剧)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9-05-11 11:26:44      字数:3564

  1、东海客栈外,夜,外。
  △东海客栈大门外的红灯笼下面,站着一个头发蓬乱如麻、满面污垢的人。
  △阿山和阿七骑马来到东海客栈外,忙跳下马。
  △头发蓬乱的人迎上去,伸出手。阿山顺手把马缰绳递到那人手里。
  阿七:“他是干什么的?”
  △阿山匆匆朝前走着:
  “看马的。你罗嗦什么呀,还不快点!”
  △阿七把马交给那个头发蓬乱的人。跑步去追已进了客栈的阿山。
  △阿山、阿七扫兴走出东海客栈。见没了头发蓬乱的看马人:
  (惊讶)“马呢?”
  △阿山和阿七站在东海客栈门前,东瞧瞧,西望望。到处是黑洞洞一片。
  △突然,东海客栈外的一个黑暗处传来马的嘶鸣声。
  △阿山和阿七,忙朝马的嘶鸣声跑过去。
  △只有阿七骑的骏马,在树上拴着。
  阿七:“偷马的怎么就偷一匹?”
  阿山:“可能这匹马不跟他走,怕逃脱不掉才丢下的。”
  阿七:“你不是说是看马的吗?咱找东海客栈去!”
  阿山:(后悔地)“我们是来找人,又不是住人家的客栈。马又没交给人家,没用的。都怪我,认倒霉呗!”
  △东海客栈外的另一个阴影处,严光牵着阿山骑得那匹老马,窥视着阿山和阿七。
  (严光画外音)“对不起,兄弟。哥把马骑走了!”
  阿七:“明天怎么办?”
  阿山:“你在客栈等我,我一个人骑马去追。”
  阿七:“要是人找不到,又把人家的马给弄丢了,回去怎么说呀?”
  阿山:“那有什么办法,我们也不愿意丢啊!今晚回去早睡,明天我早早起床去追!”
  △阿山、阿七二人骑一匹马,离开东海客栈。
  △严光牵着马,走出阴影处,走进东海客栈。
  2、兴隆客栈外,夜,外。
  三天后的夜晚,
  △严光站在兴隆客栈餐厅外的窗户下面。
  (严光画外音)“阿山今天追不上我,明天就会离开上虞。等阿山、阿七离开上虞后,我再起程北上,就无忧了。”
  △阿山和阿七,走进餐厅。
  △严光躲在窗棂外的黑影处,在侧耳偷听。
  △餐厅里传出阿七和阿山的的声音:
  阿七:“你怎么才回来?”
  阿山:(高声)“老板,快沏壶茶来!”
  △阿山把脸转向阿七:
  “昨天我顺着大道,一气追到山阴县城。路上没有遇到子陵哥,我得在山阴县城好好找找。那里是会稽郡的治所,客栈就有三十多家。结果跑了个遍,也没打听到一点消息。虽然我心里明白,子陵哥的两条腿怎么也不会赶到我的前面去。但我还是不死心,一下又追到吴郡的余杭县。结果还是一无所获。见天色已晚,我只好找家客栈住下。今天一大早,我就动身往回赶。希望能在路上碰到子陵哥。所以,凡是看到前面有行人,我就躲起来瞧。结果都是白费时间。要不我咋会来到现在?”
  阿七:“明天准备到哪儿去找?”
  阿山:“这就不好找了,只好回家再说吧!”
  阿七:“这么说咱明天就回去?”
  阿山:“明天一早动身。俩人骑一匹马,跑不起来的。”
  △严光在窗外笑了笑,离开兴隆客栈。
  3、骡马市场,日,外。
  △严光骑马走在丹阳骡马市场上。
  (严光画外音)“前面不远就是长江,船小如何渡马。不如把马卖掉,买头小毛驴骑上。这样还可以多出些盘费。”
  △骡马市场上,严光卖掉马,数钱。
  △严光买一头小黑驴,付钱。
  △严光骑着小毛驴离开骡马市场。
  4、长江南岸,日,大雨,外。
  △乌云翻滚,几道闪电割开了黑黑的云层。接着“咔嚓”一声炸雷响。严光的黑色毛驴,被震的竖起耳朵。昂头“欧啊……欧啊……”乱叫。
  △严光站在长江岸边,紧锁双眉,眺望着滚滚东去的江水。
  △严光见不远处的江边上,停泊着几只小船。
  △他牵着毛驴走去。一阵强劲的风迎面吹来。毛驴的头抵在他的身子后面。他一步一步向前移动。
  △他来到停泊小船的地方。一个年轻的船家,正在紧固小船的缆绳。小船在不停地摆动着,江水在不停地拍打着船板。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
  严光:(高声)“船家,这里可是丹阳郡的秣陵县界?”
  △船家一边系着缆绳:(高声)“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严光走到船家跟前:(高声)“我要过江!”
  船家:(高声)“天快黑了,风又大,不敢过江!”
  严光:(着急地)“我有急事!”
  △船家站起身擦着手:“再急的事也不行!”
  △严光指着毛驴:“你把我送过江,它就属于你了。”
  船家:(满不以为然)“你就是给我一座金山,我也不会拿性命去冒险!”
  △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船家:“快到船舱里避避雨吧?”
  5、船舱里,日,内。
  △严光随船家走进船舱。船舱里有两条长凳,他与船家各坐一条。通过舱门,可以看到外面如注的大雨。
  △船家擦着脸上的雨水:“你有什么急事,非要现在过江?”
  严光:“江北有位朋友要办喜事,怕去晚了赶不上!”
  船家:“遇上这种鬼天气,谁也没办法!”
  严光:“雨停了,风消了,总可以过江了吧?”
  船家:“今晚上你就安心住在船上吧,反正我又不给你要店钱。急也没用。”
  △严光从船舱看出去,见天色已近黄昏。毛驴站在那里任凭风吹雨打。难过地看着船家:
  “那驴……”
  船家:“驴你不是说抵船钱了吗?你就不用操心了!”
  严光:“你不是还没送我过江吗?”
  船家:“那是迟早的事。”
  严光:“明天一早,你再不送我过江,这毛驴可就是别人的了。”
  船家:“只要天亮了,下刀子我也要把你送过江去。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严光:“反正渡船也不只你这一条,你就看着办吧!”
  6、船舱里,夜,内。
  △船家朝舱外看了一眼,就张着嘴打起哈哈来。风声、雨声在响着,船家闭上了眼睛。
  △严光往船舱上一靠,也闭上了眼睛。脸上还挂着微笑。
  7、(闪回)严光和刘秀在太学府的树荫下散步,日,外。
  严光:“你刘氏汉朝变成了王莽新朝,你就没点想法?”
  刘秀:“有想法又能怎样。胜者王侯败者寇,谁坐龙廷谁当家!”
  严光:“咱的老师许之威先生,可是很看重你的!”
  刘秀:“先生看重固然重要,而且深感荣幸。可是,没饭吃照样饿肚皮,还是走自己的路比较现实。”
  严光:“我知道令兄伯升胸怀大志,好侠养士,使你读太学的费用都成了问题。他也是为光复汉室嘛,我能理解。我愿意帮你读完太学!”
  △太学府学生宿舍里,早晨,严光刚从床上坐起,发现刘秀不见了,急忙穿衣下床,冲出宿舍。在太学府的院子里,四处寻找刘秀。边走边喊:
  “刘秀,刘文叔……”(闪回完)
  △船家被严光的喊叫声惊醒,忙去推了严光一把:
  (惊讶地)“这位客官,你怎么可以直呼当今皇帝的名讳呢?”
  严光:“我江北那位要办喜事的朋友,也叫刘秀。”
  船家:“看来你们感情不一般,要不咋会念念不忘呢!”
  严光:“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急?”
  △船家伸着大拇指:“贺喜是不能晚到的!”
  8、船舱里,拂晓,内。
  △严光朝舱外看去,天已麻麻亮。风停了,雨歇了。
  严光:(高兴地)“船家,现在可以过江了吧?”
  △船家没有答话,站在船头瞭望江面。
  △严光也走到船头,向江面上观望。朦朦胧胧可以看到滚滚东去的江水。
  船家:“下了一夜雨,水位涨了不少。”
  严光:“有那头毛驴顶着呢!”
  船家:“我可不是为那头驴,我是为我自己。”
  △严光看着茫茫的江水,又低下头去。
  船家:“是不是舍不得那头驴了?”
  严光:“不。为了朋友,我是舍得的。可是,光我舍得又有什么用?”
  △船家望着江面:“等天亮了再说吧?”
  严光:“那边船上好像也有人,要不我去坐那条船吧。如果一头毛驴他也不渡江,那我还回来坐你的船。”
  △严光说着,就要急着下船。
  船家:(着急的)“为了你和朋友的情义,我就冒一次险吧!”
  严光:“别,别。说清楚船家,到底你是为了我与朋友的情义渡江,还是为了那头毛驴渡江?”
  △船家说着走去解开固定船的缆绳,操起双浆:
  (高兴地)“当然是为你所感动了。”
  严光:“既然你如此说,把我的毛驴也渡过江去吧?我给你付双倍的船钱!”
  船家:“如果那样,你就去找别的船吧!”
  严光:“你不是说是为我所感动才冒的险吗?”
  船家:“说是这么说,当然主要还是为了那头驴!”
  严光:(笑笑)“既这么说,我心里还舒坦些。明明是为了那头驴冒的险,其实也就是为你自己冒的险。说到底,是那头驴的面子。却非要说是为我所感动,让人听着别扭!”
  船家:(感慨)“实在人,实在是实在人!”
  △船家说完摇动双浆。小船悠悠荡荡地朝江北飘去。
  9、长江北岸,日,外。
  空镜头晨
  旭日东升,大地清新,长江水滚滚东去。
  △严光走下小船,身背钓具,登上长江北岸的堤坝。
  △严光踏着泥泞小道,艰难地走下堤坝。前面忽然传来说话声,他忙走过去。见是查看稻田水情的农夫。
  严光:“先生,请问哪儿有客栈?”
  农夫:“往前走不远,就是一条南北大道。顺着大道往北走,大约三里路,那儿有个小镇叫吴村。客栈有好几家呢!”
  严光:“谢谢!”
  △严光朝农夫指的方向走去。满路泥泞。
  △严光的两脚被陷入深深的红泥里,他想拔出来再迈前一步,脚被粘在地上,费了好大劲才把脚拔出来。
  △严光用力猛拔陷在红泥里的脚,脚突然离开红泥的粘合,一头栽在泥水里。
  △严光挣扎着从泥水里爬起来,两只脚又被深深地陷进了红泥里。
  △严光把手上沾的红泥在衣服上擦一擦,又去扶正滑到一边的钓具袋。
  △严光发现有水的脚坑泥不粘脚,他开始拣有积水的脚坑走。但一脚踩下去,泥水不是横飞四溅,就是从脚缝间向上冲,直射到他的衣服和脸上。
  △严光为了赶一个有水的脚坑,迈开大步向前赶,结果向后滑个仰八叉。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