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五十四集 看展览惊魂

第五十四集 看展览惊魂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5-11 09:05:53      字数:3239

  古城幽州第一中学,不但管理上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就是让学生接触社会、了解社会,让学生在社会实践中锻炼、提高自己,更是采取多渠道的培养。
  这是一个周六的下午,学校决定组织全校的师生,集体参观“古城幽州‘镇压反革命、肃清敌特分子’成果展”。这次成果展,对全校师生震动很大。平时大家坐在课堂里,学习读书,享受着新中国诞生后新生活的快乐,享受着和平安静的胜利果实。但是很少有人会想到反革命分子还是十分猖狂的,暗藏的、潜伏的、派遣的、金钱收买的……等等美蒋特务,无处不在;更有甚的是配合美国对朝鲜的入侵,进行猖狂地暗杀、爆炸、破坏等犯罪活动。无数的缴获物:武器、弹药、军用车辆……简直是应有尽有;一张张照片,一桩桩血案,一起起爆炸与凶杀……更令人触目惊心;一个个特务的窝点,一场场空降特务落网……处处都彰显着我解放军战士的智勇双全,与大无畏的献身精神……
  黎佳缘与黎海虹和他们的同学们,看着这展览,无不心潮起伏,热血沸腾;听到解说员的解说,对照展品地观看,一件件都使同学们久久不忘。
  “同学们,我们的解放军侦察员,为了破获土匪与美蒋特务的阴谋,不顾被误解,不怕自己的亲人与家庭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甚至自己的家人被当成特务土匪的家属,而忍辱负重……”解说员说道这里,忍不住哽咽了。不少同学潸然泪下,黎海虹等女同学竟禁不住痛哭失声。“同学们!战斗在剿匪第一线的解放军秘密侦察员,用自己的智慧与勇气,把一次次美蒋特务的空投物资投降点,巧妙地引入我军的包围圈,使美蒋飞机空头的武器与物资,成了我军的战利品;使空投的间谍特工人员,成了我军的俘虏。正因为我秘密侦查员有勇有谋,使隐藏在大山里的土匪特务据点,陷入弹尽粮绝,再无后援的境地。为全部干净地剿匪任务顺利进行,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听到这里,同学们热烈地鼓起掌来。
  “解说员姐姐,这展览中到处是秘密侦察员的英雄业绩,为什么只有实物和事迹,而没有一张英雄的照片,没有一位英雄的名字啊?”离家远看得很仔细,他在寻找英雄人物,想着心中的疑惑。
  “这位同学问得好,其中主要一点是因为秘密侦察员,关键在于‘秘密’二字。因为暗藏的敌人还没有彻底肃清,为了英雄的人身安全,目前还不能公开其身份;再一点,在那残酷的剿匪战斗中,有的英勇献身了,有的已经伤残,为了保证英雄及其家属亲人们的安全,更不能公开他们的名字;更有的秘密侦察员,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已经无法公开这些英雄的名字了,他们成了无名英雄……”展览大厅中一片唏嘘声。
  剿匪、反敌特的成果展,继续进行着,这接下来的展厅是“时刻警惕敌特分子的猖狂渗透与反扑”大厅中,让同学们的神经变得紧张起来。一张张血淋淋的暗杀照片,一个个敌特分子落网的镜头,使同学们恨之入骨。随着解说员声情并茂地解说,把黎佳缘、黎海虹等同学的心带进了高度紧张的状态中——
  “‘窟窿台血案’,是漏网的美将派遣特务,用重金收买了混在群众中的坏分子,”解说员用解说棒指着照片中的只有背影的、被收买的坏分子又说,“就是这个不知名的败类,用两面派的手段,骗取了我地下侦查员的信任,把我地下侦查员引进敌特的包围圈,使我侦查员寡不敌众。枪战中几名侦查员被打死打伤,使剿匪战斗暂时失利,只好隐蔽待援。”解说到这儿,又指着那坏分子的背影照片说,“万恶的坏分子就在当天夜里,把美蒋空投漏网的几名敌特分子,引进窟窿台乡乡长家里,把正在乡长家中开会的干部们和乡长全家全部杀害了。当我地下侦查员的增援部队到了事发现场,只找到被害人的九件血衣,而坏分子和敌特残余分子,已经逃之夭夭……”
  “啊——”黎佳缘看着那照片中坏分子的背影,听到“九件血衣”的惨案,和“窟窿台血案”中的敌人残余势力,以及坏分子已经逃之夭夭;惊愕地大叫一声,险些晕倒,被身边的同学和黎海虹妹妹赶紧扶住。
  “哥哥!你怎么了?”黎海虹关心而轻柔地问道。
  黎佳缘只听到解说员说到乡长等九人被杀害,后面的话没有听到。这时他清醒过来,不由得指着坏分子的背影照片问解说员:“你是说这坏分子和敌特残余分子都跑了?”
  “不全是。”解说员又解说一遍道,“当我增援部队在地下侦查员的带领下,发现被害现场,立刻撒网追捕。有三名敌特分子被击毙,两名敌特分子缴械投降,只有这被收买的坏分子已经逃之夭夭,不知去向。经过调查没有人认识这个只留下背影的坏分子,而唯一知道他真相的地下侦查员,因伤情严重还在医院昏迷中,又无法辨认此人。所以至今坏分子的下落不明,仍逍遥法外……”
  “原来是这样——”黎佳缘若有所思地沉思着。大家看他茫然惹思的样子,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继续看展览。而黎佳缘的心已经落在了那漏网的坏分子身上,不断地思考,“这背影怎么这么熟悉?我在哪里见过这个背影呢?”他陷入思索中;后面的展览他都没往心里去,只是机械地跟着同学们看完了展览。
  回到学校,妹妹黎海虹见他哥哥还是心神不定的样子,便领他一起到十字街“洪纪海百货公司会宾楼”,去饱餐一顿,为哥哥解解闷,过个愉快的星期六。会宾楼的服务员一见他们两位来了,也没有用他们点菜,便端上了二人喜欢吃的水馅包子和两样小菜。二人便边吃边聊了起来。
  “哥你看了展览,怎么没精打采的?是什么刺激了你的神经,能与妹妹说说吗?别老憋在肚子里。”黎海虹开导着又说,“这样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憋出病来的。你跟妹妹说出来,让妹妹帮你参谋参谋,说不定能解开哥哥的疑团……”
  “可也是——”黎佳缘听了黎海虹的话,终于想把心中疑惑的事说给黎海虹听,“我对展览中的‘窟窿台血案’始终有个一团解不开的疑团。”
  “什么疑团?有解放军军官会和解放军公安部队,我相信什么疑难问题都能解决!用得着咱一个中学生操心吗?”黎海虹一听是这事,放心了。满不在乎地又说,“咱目前关键的任务是好好念书,不辜负国家和家里人对咱的期望,其他事咱也没能力管。”
  “不!”黎佳缘斩钉截铁地说,“这事关系重大,我好象认识那个在逃的坏分子的背影!他的背影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是就是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又是什么人了。”
  “有这等事?”黎海虹也有些震惊啦,“如果真能想起这个人,那对抓获坏分子,肃清反革命可就提供了线索了。”
  “嘘——”黎佳缘制止了妹妹黎海虹继续说下去,用眼神扫向门口进来的一个人,“你看这个人,好面熟的一位姐姐。她怎么到这里来了呢?”
  黎海虹顺着黎佳缘的目光向门口进来的人看去,见一位身材高大健壮,黑红的脸膛上一双机灵的大眼睛,透着青春朝气的女人健步走进了会宾楼。刚要说话,就被哥哥黎佳缘拦住了:“不要说话,看她能否认出咱们。”黎海虹疑惑地看着哥哥,没有说什么。
  来人大咧咧地大声喊道:“店小二!给我来四盘水饺,二斤膀蹄肉,二斤闾山白酒……”边说边寻找空座位。见黎佳缘和黎海虹二人占了一张桌,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黎佳缘身边。黎佳缘假装低头吃包子,没有理会她,而坐在对格的黎海虹再也忍不住笑了。
  “啊?原来是你们两个在下馆子?”来人听到黎海虹地笑声,认出了他们二人,“是佳缘弟弟和海虹妹妹。你们这对小情人怎么不好好念书,竟私自到这里来下馆子?跑到这来谈情说爱!像话吗?”
  “山里红姐姐!看你说的。今天是星期六,我和佳缘哥哥到我们干姥爷的宾馆来改善改善。什么谈情说爱呀?”黎海虹得理不让人,又反唇相讥道,“倒是山里红姐姐放着山货不好好卖,一个人到宾馆来会哪位野姐夫来了?”
  黎佳缘一听妹妹黎海虹提什么野姐夫,眼睛突然一亮,接口说道:“妹妹不可拿姐姐取笑!说真格的,今天山里红姐姐怎么有时间到会宾楼来观光?要那么多酒菜,是想和我那三驴子姐夫,一起来乐呵乐呵吧?”黎佳缘话中特意把“三驴子”姐夫说得又重又响亮。
  “不准你再提那该死的东西!他不配当你姐夫!”山里红一听山驴子三个字,气儿不打一处来,“不知道那该死的东西死到哪儿去了?把我的山货都偷走了,就连我的跑脚上下山的毛驴,也不知给我弄到哪去了!至今一个多月啦,他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害得我只好进城找这里的洪老板,帮我想想办法……”
  黎佳缘听到这,心里就是一惊:怎么?三驴子不见了?难道他跑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