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剧本连载>逸民严光(40集电视连续剧)>第五集

第五集

作品名称:逸民严光(40集电视连续剧)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9-05-10 12:26:59      字数:3412

  第五集
  1、严光卧室,夜,内。
  △油灯下,梅氏坐在床沿上,儿子荣华已睡着。门后的墙上挂着钓具。
  △严光走进卧室:(奇怪地)“你怎么还没睡?”
  梅氏:(心事重重)“我心里乱的很,想等你回来再睡!”
  严光:(关心地)“累了一天了,快睡吧!”
  梅氏:“他们怎么说?”
  严光:“和你预料的一样。”
  梅氏:“你答应他们了?”
  严光:“没有。”
  梅氏:“他们咋放过你了?”
  严光:(笑笑)“我趴在桌上装睡,摆了一个迷魂阵!”
  梅氏:“你究竟打算怎么办呀?”
  严光:“我怕的不是县令和家里人。”
  梅氏:“那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严光:“就是你说的另一头。上头,朋友皇帝那头。”
  梅氏:“刘秀帝万一来征召,确是无法推脱的。要么听命,要么抗命。我反复想了又想,刘秀也未必会来征召你。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不比在长安读太学。兴许他早把你给忘了!”
  严光:(自信地)“他不会忘记我的,我心中有数。他一定会来征召我。”
  梅氏:(不耐烦地)“算了,算了,脑袋都想大了,就听天由命吧!”
  △梅氏说完便宽衣上床睡了下去。
  △月光照在床前。
  △严光眼含泪花,看了看熟睡的儿子,又看了看妻子。然后走到门后,提起钓具,扭头走出卧室。
  2、严家院子里,夜,外。
  △严光走到院子里,站在父母的房门前:(小声)“爹,娘。儿子不孝!我不能去洛阳找刘秀皇帝,你们要多保重。不要为我担心。儿子走了!”
  △严光说罢,走出院子的大门。
  3、严光家门口,晨,外。
  △旭日东升,霞光万道。
  △严光家的大门紧闭。大门外围了许多人,喧闹声一片。
  4、梅氏卧室,晨,内。
  △儿子荣华还在熟睡中。
  △梅氏被大门外的喧哗声吵醒。她睁眼一看,见没了严光:
  (自语)“子陵哪去了?莫非在外面与乡亲们说话?”
  △梅氏忙穿衣,下床。对着铜镜随便整理了一下,走出卧室。
  5、严家大门口,日,外。
  △梅氏走出大门口。
  △阿山看着梅氏:(着急地)“嫂子,快让子陵哥出来呀!”
  梅氏:(惊呀)“他没在这儿?”
  阿山:“怎么,他人不在?”
  梅氏:“我醒来就没见他人!”
  △阿山看着大伙:“他们都是邻近村的乡亲。想见见子陵哥,都等半个时辰了。他能到哪儿去呢?”
  梅氏:(为难地)“我也不知道!”
  阿山:(着急地)“那怎么办?”
  梅氏:(想了想)“还是先让乡亲们回去吧!”
  △阿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高兴地)“他会不会到江边钓鱼?”
  梅氏:“还是先让乡亲们回去吧,地里活正忙。然后我们再派人去找!”
  △阿山对着喧闹的人群:“乡亲们,子陵哥一早就出去了。还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大家先回吧。等他回来了,我再去请大家!”
  人群中有人:“我们就是想见子陵一面。怕他去了京师后,不知要多少年才能再见面呢!”
  阿山:“嫂子,鱼竿还在不在?”
  梅氏:“没看到!”
  △阿山顿时脸上现出笑容:(高声)“嫂子,你不用急,他一准是在江边钓鱼!”
  6、山野里,日,外。
  △阿山在奔跑,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阿山回头一看,后面跟来许多乡亲们。
  △人们走在稻田里的小道上,摆成了一字形长蛇阵。
  △人们穿过一片竹林。
  △人们翻过一个小山坡。
  △人们来到姚江岸边。
  7、姚江岸边,日,外。
  △姚江的水在流淌着。严光钓鱼坐的大石头空无一人。
  阿山:(恼怒地)“天哪!好端端的一桩事情,为什么会弄成这样?为什么呀?”
  人群中有人:“莫非子陵已经去了京师?”
  阿山:(垂头丧气)“大家还是先请回吧!”
  △众人闷闷不乐地散去。
  8、严家院子里,日,外。
  △严光的家人,都坐在院子里,个个愁眉苦脸。阿山垂头丧气地走进来。
  严父:“他没在江边钓鱼?”
  △阿山点点头,没说话。回头看着梅氏:
  “嫂子,子陵哥大概是什么时间离开的家,这你应该知道吧?”
  △梅氏泪流满面:(痛苦的)“昨晚他从客厅回来,我们又说了一会儿话。说着说着我就睡着了。直到早上被吵醒,我才发现他人不在了。他究竟是什么时间离开的家,我也不知道!”
  △严母痛哭流涕:(伤心地)“我的儿呀,你不愿意去洛阳就算了呗,何必出走呢!你这不是要老娘的命吗?”
  严父:(呵斥)“哭什么哭!一个不孝之子。好端端的一桩事情,让他搅成这个样子。没出息的东西,都是你从小娇惯的!”
  严母:(哭诉)“‘子不教,父之过’,圣人都说了的。你不怪你自己,反倒来怪我!你们不逼他去洛阳找皇帝,他会出走吗?都怪你们,你们赔我儿子!”
  梅氏:“娘,子陵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好了。不用几天,他定会回来看你。”
  阿山:“现在要紧的是,得想法找到子陵哥!嫂子,他都给你说什么了?”
  梅氏:(想了想)“他说他怕刘秀。不,是当今皇帝,会来征召他入朝做官。”
  严父:(生气地)“哼,自做多情!皇帝来征召他?皇帝还要找上门来求他?他大概不知道他是谁了!”
  严叔:(气愤地)“他不去找人家要官倒也罢了,反倒怕人家找上门来送官。还竟然怕的躲了起来,真是岂有此理!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阿山:“看来子陵哥是不想当刘秀帝的官了。他一定是躲到南方去了,因为越往南距离京城洛阳就越远。我看不如到南边去找找,一定能把他找回来!”
  梅氏:“这可不一定。南边离京城虽远,但他对南边不熟。他一个人要生活下去,十有八九会去北方。他在长安读了那么多年书,他对北方的人情世故熟悉。”
  严伯:(关心地)“南边、北边都去找找。找到他,就说家里人不让他去洛阳了。只要他能平安回来就好!”
  严叔:(痛苦地)“他这都是干的什么事哟!”
  阿山:“你们也都不要过于担心难过,子陵哥不会有事的。我这就派人去找!”
  △严母痛哭流涕:“我的儿呀,你去了哪儿呀?”
  严伯:“他现在离开家最多不过五六个时辰,走路也就是百十里。让去找的人骑上快马,带足干粮。三天里头准能把他找回来!”
  9、一条大道上,日,外。
  △严光在赶路。身后传来“哒哒”的马蹄声。他没回头看,就躲进道旁的灌木丛下的坑穴中。
  △严光在坑穴中侧耳在听,“哒哒”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他闭上眼睛,小声祈祷:“这马蹄声,千万千万别与自己有关。”
  △阿七骑在骏马上:
  “天快黑了,咱就在上虞县城住下吧?”
  △严光吃了一惊。
  (严光画外音)“真是越怕鬼越有鬼!”
  △阿山骑在老马上:
  “子陵哥今天最多也只能赶到这儿,我们当然是得住下。也好到各家客栈找找,说不定就能找到他。”
  阿七:“只顾赶路,快把我给憋死了!”
  阿山:“我也是,一天没顾上撒尿了。”
  △阿山、阿七跳下马,对着道旁的灌木丛坑穴撒起尿来。
  △严光在灌木丛下的坑穴里把头一低,尿从灌木丛中流在他的头上。
  (严光画外音)“两个该挨千刀的,左一点,右一点,我也不会尿洗头。他偏偏不左一点,右一点。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阿七:“如果在客栈找不到子陵哥怎么办?”
  阿山:“那他就可能过了上虞城。”
  阿七:“他会不会走别的道?”
  阿山:“不会的,只有这条道是正道。今天找不到他,明天一定能在半道上追到他。”
  阿七:“咱准备住哪家客栈?”
  阿山:“兴隆客栈,那里我住过。老板熟悉。”
  △阿山、阿七说着翻身上马。一挥鞭,马飞驰而去。
  △严光爬出有灌木丛的坑穴,用袖子擦着脸和头上的尿水。又不时地吐几口,又什么都吐不出来。最后他把袖口放到鼻子上闻了闻,咧着嘴:“真臊!”
  △严光看着远去的阿山和阿七的身影。
  (严光画外音)“难道我就这样跟他们回去吗?不,决不能跟他们回去,我要尽快离开会稽。”
  10、小饭铺里,傍晚,内。
  △严光在城边一家小饭铺里用餐。
  11、街道上,夜,外。
  △严光匆匆走在街道上。
  △繁华的街道两旁,小商贩打着灯笼在叫卖。
  12、兴隆客栈外,夜,外。
  △兴隆客栈临街的餐厅里,灯光明亮。
  △严光站在窗棂外往里看。阿山、阿七正趴在桌上吃饭。还能清楚地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阿山:“快吃,吃完饭好去几家客栈看看。”
  阿七:“上虞县城共有几家客栈?”
  阿山:“把老板叫来一问不就知道了。”
  阿七:“老板!”
  △堂倌匆忙跑过来:
  “客官,还要点什么?”
  阿山:“请问上虞城里共有几家客栈?”
  堂倌:“有十来家吧。客官问这个做什么?”
  阿山:“找人。”
  △堂倌板起指头:
  “这条街上有昌运、鸿福、顺达、平安、昌盛,再加上本栈,共六家。那条街上有大吉、鸿运、金牛、东海、钱塘、万福,也是六家。共十二家。”
  △阿山掏出几个小钱,放到堂倌手里。堂倌不停地点头哈腰:
  (高兴地)“谢谢客官,谢谢客官!”
  阿山:“最大的客栈是哪家?”
  堂倌:“最大的客栈,这条街上就数本栈了。那条南北大街上是东海。别的都小一些,规模也差不多。”
  阿山:“好了,忙你的去吧。”
  △堂倌闻声离去。
  阿七:“骑马去还是走路去?”
  阿山:“走路去。”
  阿七:“浑身像散了架。来回一折腾,得有好几里路。再说骑马也快不是。”
  阿山:“那就骑马去呗。”
  △严光在窗外笑了笑,匆匆离开兴隆客栈。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