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剧本连载>逸民严光(40集电视连续剧)>第二集

第二集

作品名称:逸民严光(40集电视连续剧)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9-05-08 13:28:47      字数:3419

  六年后
  淡入
  空镜头旭日东升
  山岳、江河、田野。
  1、鄗城县千秋亭,夏,日,外。
  △鄗城县南郊千秋亭畔,筑有一丈多高的坛场。
  △坛场前,堆有两垛干柴,干柴堆上覆盖着玉帛和用布扎制的牛羊。
  △刘秀头戴帝冕,身着龙袍,乘法驾,由诸将簇拥着来到坛场。
  礼仪官:(高声)“燔柴告天,烟六宗,祀群神。”
  △干柴被点着,在熊熊燃烧。
  △祝官宣读祝文:
  “皇天上帝,后土神祗,眷顾降命,属秀黎元,为人父母,秀不敢当。群下百辟,不谋同辞。咸曰:‘王莽篡位,秀发愤兴兵,破王寻、王邑于昆阳。诛王郎、铜马于河北。平定天下,海内蒙恩。上当天地之心,下为元元所归。’谶记曰:‘刘秀发兵捕不道,卯金修德为天子。’秀犹固辞,至于再,至于三。群下佥曰:‘皇天大命,不可稽留。’敢不敬承。”钦若皇天,祗承大命!
  礼仪官高声:“祝文宣读完毕,祭礼告终。”
  △刘秀缓步登上坛场,面南而坐,接受文武百官朝贺。(刘秀帝面南而坐特写镜头)
  △文武百官分立两旁。
  刘秀:“速传朕令,请子陵前来共谋国事!”
  邓禹:“启禀陛下,眼下还不是请子陵兄的时候。我们现在还无法将圣旨送达。关东有刘永擅权睢阳、张步称霸齐地,李宪盘踞淮南,张丰自号楚留王,还有称王巴蜀的公孙述。我们眼下的首要任务是消灭割据势力!”
  众大臣:“邓将军所言极是!”
  刘秀:“切不可忘了请子陵入朝共谋国事!”
  众大臣:“陛下圣明!”
  2、姚江岸边,夏,日,外。
  △姚江的水,在流淌着。
  △江岸的山上,树木郁郁葱葱。
  △严光身着汗衫,头戴斗笠,坐在姚江岸边的石头上钓鱼。
  △阿山身着短裤、打着赤脚,风风火火跑到严光跟前:
  (激动的)“子陵哥,子陵哥,你真走运!”
  严子凌:“我走什么运了?看把你高兴的!”
  阿山:(激动不已)“这回你该当大官了。到时候可别忘了我这个同宗钓友哟!”
  严光:(疑惑)“你说的是什么呀?我咋越听越糊涂!”
  阿山:“刘秀当皇帝了!”
  严光:(惊讶)“你是怎么知道的?”
  阿山:“东村的林大头不是在长安做生意吗?今天早上刚逃回来,差点把小命都给丢了。他说刘秀六月里就在河北鄗城县千秋亭登基了。现在正围攻洛阳,说是攻克洛阳后,就定都洛阳。”
  严光:(漫不经心)“我怎么没听说?”
  阿山:“天不亮你就出来钓鱼了,你怎么会知道呀?”
  △严光的目光注视着蓝天上的一朵白云上(凝视天空的特写镜头)。
  阿山:(惊讶)“子陵哥,你的鱼咬钩了!你在看什么呢?”
  △严光忙起动鱼竿,一条几斤重的大鱼被甩上岸来。
  △阿山忙放下手里的钓具,帮严光抓鱼。等抓完了鱼,阿山才拿起自己的鱼竿,把钓线甩到江中。
  阿山:“子陵哥,刘秀不是你的好同学好朋友吗?你到京师去找他,他一定会给你个大官当!”
  △严光笑了笑,没有吭声。
  (严光画外音)“他如真当了皇帝,还用我去找他吗?他自会来找我的。”
  阿山:“子陵哥,你笑什么?”
  严光:(故意)“此一时彼一时也!”
  阿山:“你是说,刘秀当了皇帝,就把你这个老朋友给忘了?”
  严光:“我该回家吃饭了。从早晨蹲到现在,真的感到饿了!”
  △严光说完收起钓具,心神不定地离开了姚江岸边。
  3、院子里,日,外。
  △严光家院子里挤满了人。
  △严光走进院子里。
  有人在喊:“子陵回来了!”
  △严光的叔父忙走到他面前。
  叔父:(激动地)“子陵呀,咱严家出人头地的时候到了!”
  (严光画外音)“原来是为文叔当了皇帝的事。好像不是来道贺的,倒像是来‘出人头地’的。”
  △严光向叔父和众乡亲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就穿过人群,走进屋去。
  △叔父也尾随严光走进屋去。院子里的人也一下涌向屋门口。
  4、严光卧室,日,内。
  △严光蹲在地上整理钓具。
  严叔:(兴奋不已)“子陵呀,你在长安读太学时,不是和当今的皇帝是最要好的同学加朋友吗?现在你去洛阳,他一定会封你个大官做。咱姓严的也可以跟着沾点光!”
  △严光看了看叔父,没有说话。
  严父:(严肃的)“子陵,你叔给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
  严光:“听到了。刘秀当了皇帝,是万民之福,可喜可贺!”
  严父:“让你上京师找刘秀帝去,也好讨个封赏!”
  △严光低头不语。
  严父:(厉声)“怎么,你不想去?”
  严光:“刘秀是我的同学、朋友,他当了皇帝,我想也是我们严家的荣耀。我们应该好好庆贺庆贺,然后再说去京师不迟。”
  △父亲没再吭声,退出屋去。
  △叔父也极不情愿地走了出去。
  5、院子里,日,外。
  △严光走回到院子里。
  严光:“各位父老乡亲,我的朋友当了皇帝,咱大伙都高兴。但咱也不能光挤在这儿高兴,应该到大街上敲锣打鼓,好好庆贺一番才是!”
  乡亲们:“是应该敲锣打鼓庆贺庆贺,好好热闹热闹!”
  △众人兴高采烈地喊叫着走出院子。
  6、严光卧室,日,内。
  △严光走回卧室,收拾钓具,把钓具装入布袋中。妻子梅氏站在他背后看着。
  梅氏:“都装起来干什么,不钓鱼了?”
  严光:“钓,怎么能不钓呢?”
  △梅氏忧心忡忡,走去坐在床沿上。
  梅氏:“听说刘秀当了皇帝!”
  严光:“你也听说了?”
  梅氏:“全村人都在吵吵刘秀当皇帝的事,我怎么能不知道?”
  严光:“看来他是真的当了皇帝!”
  梅氏:“你的朋友当了皇帝,你不高兴?”
  严光:“当然高兴,而且是非常高兴!”
  梅氏:“这么说,你是准备去京师做官了?”
  严光:“还没想好。”
  梅氏:“这事儿,我知道你不好办,两头为难!”
  严光:(惊讶)“怎么叫两头为难?”
  梅氏:“这不明摆着。一头是咱严家人,都知道你是刘秀最要好的朋友。在长安读太学时,你为了接济刘秀,每年都多花费许多银两。今天刘秀当了皇帝,他们能让你放过这个机会吗?这是咱严家一头。再说刘秀那头。据你所说,你们俩是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可称得上是莫逆之交。再加他当年生活窘迫,手头拮据,得到过你解囊相助。这对于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人来说,都会终生难忘。当年他没能力报答你,现在他当了皇帝,有了报答你的能力。不管是于情,还是于理,他都要请你去做官。可以说他对于你的信任,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这就是刘秀帝这头。可根据你的性格和为人,你不会去做这个官的。别的我不知道,就无功不受禄这一条,就拴死了你。人家抛头颅洒热血打下的江山,让你去吃现成饭,你会宁死不干的。可你不去做这个官,两头都不会放过你。你这不是两头做难吗?”
  严光:“夫人是什么态度?”
  梅氏:“我是又乐意又不愿意。心里很矛盾!”
  严光:“此话怎讲?”
  梅氏:“谁不想自己的丈夫能做官,特别是朝里的大官。整天伴随在皇帝左右,既能光宗耀祖,又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这偏僻的小山村,终生只能是默默无闻。自然想去大都市里风光风光。可这话又说回来,伴君如伴虎。又怕稍有不慎,招来祸殃。所以我也很矛盾。”
  严光:“我知道,夫人这是真心话!”
  梅氏:(叹息)“主意还是你自己拿吧!”
  7、客厅里,夜,内。
  △高脚油灯在闪烁。严光、严父、严伯、严叔、阿七,围着八仙桌坐着。
  阿山:“子陵哥,我又找了七次林大头。刘秀确实是做了皇帝,并已定都洛阳。”
  严伯:“子陵呀,你交了一个值得我们严家骄傲的朋友。这说明你的眼光不错!”
  (严光画外音)“好像我早就知道刘秀要当皇帝,才交了他这个朋友。”
  严叔:“当年咱全家凑钱供你接济刘秀上学,总算没有白供。话又说回来,当初咱也不知道他日后能当皇帝。这就叫好心必有好报!”
  (严光画外音)“讨债的理由说的多么冠冕堂皇而动听!”
  严伯:“虽然咱严家也是有名的富户,但还没有出过一个做官的人。更不用说朝里的大官了。如今,总算熬到了与皇帝攀上了关系!”
  严父:(不耐烦)“你怎么不说话?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去京师?”
  严光:(小声)“我不想去。”
  严父:(厉声)“你就在家钓一辈子鱼,种一辈子地?花钱让你读那么多书,是干什么的?没出息的东西!”
  严叔:(高声)“你一定要去,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阿山:“世上的人谁不想攀高枝,何况他又是皇帝。你与他的这种关系,是多少人做梦都想有的。怎么能不去呢?”
  严伯:“你去与不去,这可是关系到咱严家能不能出人头地的大事!”
  严光:“人家打江山,我又没出力。现在咋好意思去张这个口!”
  严父:“他打江山你是没出力。但他在长安读太学时,你总算帮过他吧?”
  严伯:“就凭你们这关系,去了你也不用张嘴,他就得给你个官当。而且这个官还肯定小不了!”
  阿山:“朝里有人好做官嘛,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严叔:(生气的)“人家没关系的,都还千方百计找关系,不惜重金买关系。你倒好,放着关系不利用,是不是念书念傻啦!”
  严伯:(严肃的)“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他关系到咱家几十口人的前途和命运。你在朝里做了官,你的堂兄、堂弟们,也都可以弄个官当当。咱严家的祖坟上也算冒了青烟。这可不是你愿意去不愿意去的问题,而是非去不可!”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