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剧本连载>逸民严光(40集电视连续剧)>故事梗概

故事梗概

作品名称:逸民严光(40集电视连续剧)      作者:沧海扬沙      发布时间:2019-05-07 14:54:21      字数:5515

  故事梗概
  严光(字子陵)是刘秀(字文叔)的同学挚友,刘秀当了皇帝,他却出走他乡隐身不见。本剧描写的正是严光逃避东汉开国皇帝刘秀征召的故事。
  严光正坐在姚江岸边钓鱼,听堂弟阿山说刘秀做了皇帝,他思绪万千。当阿山要他找刘秀要官时,他收起鱼竿回了家。但家中也挤满了祝贺他的乡亲们。叔父开口便让他去洛阳找刘秀讨封赏,他没理睬,便遭到父亲呵斥,非让他去洛阳找刘秀讨个官职不可。
  晚上严家人坐在客厅里商量严光去洛阳找刘秀要官的事,严光沉默不语。大家正责备着严光,严光根本不认识的一个亲戚提着一包钱走进来,说是要他在朝里给安排个差事,家人也帮助这个谁也不认识的亲戚说话,遭到严光的拒绝。
  谁都不认识的亲戚刚走,他家的冤家对头严林也以送盘缠为名叙血缘说亲情,来请求严光为他儿子在朝里谋个差使。但严林不顾严光家人的冷眼和鄙视,一直满脸堆笑。
  刚打发走了冤家严林,县令突然走进来,说是有要事要和严大人商量,严光趴在桌上装睡,原来是纠正几十年前严光家与严林家的一场水利纠纷案,当时因严林家县衙里有人,判严光家输。现在要把案翻过来,征求严家的意见。严光家得到昭雪,感激不尽,他叔父说,县令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吩咐。县令遂提出,让严光在刘秀面前帮助家乡说句好话,拨些兴修水利的钱财。严家人说这个办不到,说严光不想去洛阳。县令不解,认为严家人说的是假话。严家人正愁没人做严光的工作,便请求县令帮助做作严光的工作。于是县令就想喊醒趴在桌上装睡的严光,严光听到喊他,趴在桌上没动,嘴里说了声“干什么呀,明天一早人家还要赶路呢”。听了这句话,严家人和县令都高兴地笑了,知道他会去找刘秀的。
  但第二天一早,严家人发现严光不见了,到处找不到他,只得派阿山阿七骑马出去找。徒步的严光正在赶路,就被骑马的阿山他们追上了。但严光避开了他们的视线,并在县城客栈前用计骗走了自家的一匹马。严光有了马骑,很快就渡过了长江。但因道路泥泞不能赶路,在钓鱼时才听说他所处的淮南还不是刘秀的天下。他后悔有点莽撞,刘秀不完成统一大业,是不会召他的,等刘秀完成了统一在离家不迟。但又一想,兵败如山倒,一会儿功夫的事,可能刚进家门,刘秀帝的诏书就到家了。想到这里,他决心继续北上。由于离家仓促,无替换衣服,就在顺来客栈买了一身高档的夹衣。他钓来的鱼,也被客栈老板拿去顶了住宿费。严光怕老板耍赖,就让老板在新买的衣服上写了字据。
  过江时他把马卖掉了,现在买来一头毛驴骑上,扮作算命先生,昼夜兼程逃出淮南。在借宿柳家楼时,结交了乐善好施的财主柳长青。柳长青的妻子发现严光穿的衣服是她家被盗的衣服,认定他是个贼。但柳长青怀疑他的算命先生身份,但不怀疑他是贼。柳妻便密报县衙,抓捕严光。柳长青将捕快打翻在地,让严光逃跑,严光不逃。他就让捕快用轿子抬着严光去了县衙。他回家取钱和衣物,妻子说严光是人脏具在,不让他去救严光,他扇妻子两个耳光,便骑马去了县衙。
  他见了吴县令,说明严光是无辜的,要保他回去。吴县令说他家被盗的案子,是新汉朝建立后最大的盗窃案,不仅盗窃数量大,而且手段奇特,刘秀帝震怒,朝廷催办急迫,好容易有了这个线索,朝廷不会放过的。柳长青要求县衙要好好照顾他,不要把他当犯人看待。吴县令答应了他,他正要去迎接一下严光,捕头进来说,已关进牢房,他就要去看看严光。吴县令陪柳长青来到牢房,喊严光严光也不吭上,让狱卒把穿严光衣服的人喊起来,一看是小偷王五。一问才知道抱着头蹲在一旁的人才是严光。狱卒让王五把严光的衣服脱下来,吴县令不让脱。
  让柳长青陪严光到驿馆去住,他晚上过来。
  晚上吴县令来到驿馆,说严光没事了,可以走了。严光问为什么又可以走了?吴县令不说,他就不吃饭。吴县令才告诉他说,那身新衣赃物王五已承认是他偷的,还有你什么事?严光不走,说衣服也不是王五偷的,与破案不力。柳长青说你不走会吃苦头的。严光说吃苦头也不能走,只有抓到顺来客栈老板才能搞清这衣服的来龙去脉,才能破获此案。吴县令只好把他送到上诸郡,柳长青要求陪行前往。上诸郡太守说顺来客栈在淮南,那是李宪的天下,眼下还无法去抓客栈老板。说只能把严光送至洛阳,有朝廷定夺。无奈之下,严光只得去洛阳一趟,柳长青要求陪行前往。上诸太守怕担责,还是给严光戴了枷,但看在吴县令和柳长青的面子上,破例让严光和解差骑马前往。
  严光和柳长青一行赶到洛阳宫门外时,正值午朝散朝,尚书令侯霸、大司徒邓禹认出了严光,大叫着追了上去。柳长青一看是大官模样的人,还以为是认错了人,严光心里清楚这是他的好友和同学,于是两腿一夹,马加快了速度,邓禹和侯霸边喊边追,严光见状,打破枷锁,朝马屁股上一拳,不知了去向。御史中丞说他不是严光,他是盗窃大财主柳长青家的江洋大盗。侯霸和邓禹还在疑惑。
  逃出洛阳,下榻一个客栈。柳长青追问严光真实身份,严光才说了实话。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柳长青有许多与他相似的地方,为了不让刘秀再惦记他,他想让柳长青入宫到刘秀身边去。柳长青不愿意去,他对柳长青说明他不能到刘秀身边的原因后,才答应下来。
  刘秀帝于建武五年下诏会稽郡,让严光速来洛阳,会稽太守亲自到严光家里请严光,严光的妻子梅氏说,严光早已离家而去。会稽太守以为严光已去了洛阳,也没有给刘秀帝报告。一等再等,就是没有严光的音信。几个月后,刘秀再次下诏会稽郡,太守才知道严光没去京师。接受上次的教训,会稽太守先组织各县在本郡进行了一番搜查后,才对刘秀帝报告说:“经查,严光早于五年前,即闻陛下称帝后,就遁家而去。变换名姓,隐身他乡,为本郡力所不能及。”
  严光和柳长青分手后,又买了一头毛驴骑上,一路东行,忽见一个大水泽,便钓起鱼来。钓鱼时结识了三岩村的牛大成,便在三岩村住了下来。牛大成并为他在村头的小树林边单独盖了两间茅草屋。在这里他为三岩村的百姓看病送药,用笑声让牛二娃起死回生;救下上吊的王寡妇,用苦肉计说服大财主马千里,成全了马千里儿子马成龙和王寡妇娟子的好姻缘;醉酒误入怡红院,救出被骗风尘女蓉花;他应蓉花之邀去赶汉王台镇骡马大会,中了封疆大吏刘更独生女儿刘丽平抛的选婿绣球,被请进刘更府。这时蓉花才后悔不及,于是与刘丽平展开了争夺严光。但等到第二天从洛阳回来的刘更见了严光后,知道他并不是什么庄井,而是刘秀帝要征召的严光。他想让女儿放弃严光,等刘秀帝把严光的画像一颁发下来,就把严光送给刘秀帝。但刘丽平反对父亲的做法。但还是让严光和蓉花离开了刘府。
  严光从刘更的态度和表情感觉到,他在这样过下去,就会被官府发现。于是才想到挖一口水井来藏身,并造了一只小船。井口仅容下水桶,而井下阔能运船。水井打好后,刘丽平和王娟来三岩村看望严光,正好碰上蓉花给严光送饭,严光不在他的屋子里,蓉花知道他在水泽边钓鱼,三人就来到水泽边的井台上。三个女人一台戏,严光成为议论的话题。刘丽平大讲特讲严光如何井中藏,蓉花反对刘丽平说严光藏呀藏,说这话不吉利。但只有严光心里明白,并采纳了刘丽平的湖井一体化藏身法,能进能退。
  刘秀帝找不到严光,就让画师画了他的画像,让各郡县照着画像找。画像遍布各郡县,招来几十名假严光跑来宫中讨封赏,个个都有证明自己是严光的证明材料。无奈之下,还是刘秀帝的考试把假严光考走了。
  牛大成的儿子牛根,在城里侯国府门前看到贴的严光画像和寻人榜文,也知道了严光的真实身份。并听到侯国府和县衙已开始寻找严光,回家后就先告诉了严光。但严光还是没有对牛根承认事实。牛根走了,牛大成就进来了,说全县都在找严光,严光这才开始了藏的日子。
  刘丽平从父亲刘更那里知道刘秀帝已开始找严光,画像和寻人榜文已发到各郡县。她要把这个消息尽快告诉严光,刘更左右权衡,就让刘丽平回到了严光身边。不知不觉中严光已经离不开刘丽平,刘丽平更是离不开严光。当刘丽平告诉他刘秀帝画他画像在全国找他时,严光激动地哭了,刘丽平也感动地哭了,当刘丽平伏在严光身上倾诉衷肠时,被送饭的蓉花闯见。蓉花顿时火冒三丈,刘丽平只好实话相告。但蓉花不相信,她要亲自到城里看看有没有严光的画像和刘秀帝的寻人榜文。她骑上舅舅的枣红马来到城里一看,到处贴的都是严光画像和寻人榜文。当她听到侯国府里出来的官差说,现在正在暗访严光的踪迹时,便上马赶回三岩村保护严光。
  蓉花一进村,便看到严光小屋前的树林边有一个人在东张西望。她快马一鞭冲到跟前大声喝道:“暗探哪里走!”于是跳下马来,就要擒拿那青年。二人厮打一阵后,她用计将青年按倒在地,便大喊抓“狗暗探”。在井台上的严光和刘丽平听到了,刘丽平让严光快下到井里,她一个人拿着绳子跑了去,将趴在地上的青年捆了起来。那青年哈哈大笑,原来是刘丽平的弟弟刘凯,来告诉刘丽平,让她和严光回家结婚,被蓉花当成暗探了。但刘凯爱上了蓉花,二人并喜结良缘。
  严光和刘丽平根据刘更定的吉日,在三岩村举行了婚礼。但婚礼进行了一半,刘顺侯就进村了。严光和刘丽平只好藏到井里去,婚宴变成了丰收宴。饭后刘顺侯又到水泽岸边检查,当来到井台时,发现这口井建造的奇特,说严光就藏在井里,让相爷和都尉下去看看,都以臂力不行没下。但却吓坏了井里的严光和刘丽平。
  在三岩村暗访的两个官差,发现了穿羊皮袄在钓鱼的严光。刘侯认为这人可能就是严光,怕惊动他,于是就去洛阳禀报刘秀,根据刘侯说的情况,刘秀判定这人就是严光,于是派豪华轿车,带上重礼去迎接严光。
  刘顺侯带着刘秀帝的豪车和重礼去三岩村请严光,把全村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他,只好撤兵回府。刘顺侯认为这样大张旗鼓动静太大,给严光躲藏提供了机会,于是改为深夜,而且车马停在三里之外,改步行直取严光的住房,但屋里却没有严光,刘顺侯怀疑严光已不在三岩村。大个官差说:狡兔三窟嘛!刘顺侯是刘秀帝最要好的堂兄,在所有族人的封赏中,他是第一位的,岂能容忍说刘秀的好友严光是兔子。当即训斥说,立有功劳,补这次过错,否则必重罚不可。
  没有迎接到严光,在回城的路上,刘顺侯非常难过。大个官差也是心事重重,只想立功补过。于是对刘顺侯说,还有一口水井没有搜查,严光可能藏在那里。刘顺侯认为水井确实是个漏查的地方,不顾相爷和都尉说井里怎么藏人的意见,还是调转车头去了那口水井。先让大个官差下井查看,大个官差上来激动地只说船,刘顺侯又让小个官差下去看究竟,小个官差爬上井来,激动地说:井里确实有一只小船。小船上还坐着一个穿羊皮袄的人,正在喝酒,还直冲他笑!刘顺侯知道是严光无疑,便对着井口喊话,但井里毫无反应,相和都尉说井里根本就没人,说大小个子官差根本就没看准。说要让官差下去再看看,官差说谁不相信谁下去看。相和都尉因下不了水井,说如果井里有人,甘愿拿出两千钱奖给官差。两个官差这才下到井里去看,井里果然没人。
  两个官差不死心,坚信严光没有走远。于是就到水井靠湖水的一面去找,他们终于在芦苇丛中找到了通向水井的洞口,刘顺侯断定严光不会走得太远,于是就在水泽岸边打着火把搜查,结果也没有找到严光,只好打道回府,另图良策。
  就在刘顺侯喊话的时候,严光就悄悄爬进通道,离开水井。他刚爬出洞口,蓉花接他的小船也到了。他上了蓉花的小船,就朝湖中心划去。当严光看到刘顺侯的人马都撤离了,便要回到水井里去住。蓉花说水井已经暴露,回去不是自投罗网吗?严光说越是暴露的地方人越不注意,他就是要给他们来个出其不意。于是又回到井里的小船上去过夜。
  刘顺侯回城刚走了一半,就让调转车头,直冲水井而去。相和都尉说,严光不会再回水井藏身了,刘顺侯说那可不一定。离水井还有一里路,刘顺侯就让车马停下,让人步行去水井。并让大个官差先去堵住水井的通道,如井中有人就无法逃脱。人到了井台,小个官差下到水井不一会工夫,严光就爬出了水井。但拒不承认是严光。说他是姓庄,名井,字深泉。但最后还是默认了,上了豪车。
  但三岩村的乡亲们挡住了去路,刘顺侯只得让严光出来和乡亲们见面讲话。严光和他们一一话别,并把刘秀帝给他的礼品赠给了三岩村,然后恋恋不舍地上了他的豪车。
  到了侯国府已是拂晓,严光躺在轿车里装睡,相和都尉见刘顺侯给严光拿了两床被子盖上,他们也都悄悄各拿了两床被子给严光盖上。吃饭的时候,更是竭尽讨好之能事,给严光送礼戴高帽。
  刘顺侯连夜差人将请到严光的消息告知刘秀帝,想让严光休息两天再去洛阳,但严光却说,吃完饭马上就走。刘顺侯无奈,只得以从严光马上启程。
  当行至还有一天路程的时候,人困马乏,刘顺侯想休息休息再行赶路。严光看看道路两旁都是高山,说这里不可久留。话音刚落,后面十几个骑马的蒙面大汉飞驰而来,转眼间四名武官和驭车手被点了穴道,刘顺侯和严光被拽上马背,蒙上眼睛,分别带至两个山洞里。当严光被解开蒙脸布时,一看是柳长青,不知何意。当柳长青说明原因时,严光告诉他说,已无藏身之地,只能去面对刘秀帝。
  严光到了洛阳,刘秀帝安排他住在北军营地,并派太官侍奉。先是有同学好友侯霸、邓禹、强华等前来拜访。刘秀看望他时,却遭到他的冷遇,不欢而散。刘秀帝发现他这是在故意让自己放弃他,于是把他接到宫中,两人像当年在太学府一样,同睡一张床,同一桌吃饭。严光无计可施,只得把不能像当年那样和他生活在一起的原因一一说出。刘秀帝还不死心,便任命他为谏议大夫,想用既定事实来留下他。但他仍拒不接受。刘秀帝无奈,只得由他去。但严光提出不回老家余姚,刘秀问为何?严光说和不能留在陛下身边的道理一样。严光说他要到富春山定居,刘秀高兴地同意了他的要求。
  刘秀问严光,说他一称帝你就出走他乡,如果朕不征召你,你这不是自作多情吗?严光说,陛下不是在千方百计地要找到我吗?怎么能说是自作多情呢?两个人都笑了。
  临行那天,刘秀送给他一车钱财,作为安家费用,也被他拒绝了。严光在刘丽平的陪伴下,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刘秀,去了富春山。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