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五十集 山里红姐姐

第五十集 山里红姐姐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4-28 14:27:06      字数:3390

  山里红来到陈梨花家里,一看陈妈妈只是关心自己的女儿,本来心里就不太高兴。这时一听自己新认的干妹妹,因为家庭成份不好是地主,而学校竟不收她上中学,就满不在乎地说:“唉,妹妹不要为这点小事哭鼻子,划不来。咱一个女儿家,念不念书还不都一样?大不了早晚得嫁人。你看我出身倒好,是个赤贫农。不是也没念书吗?照样采我的山货,进城换钱花……”
  山里红的一席话,说得大家都笑了。陈梨花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花,笑着说:“我听姐姐的,不去念那破书了……”
  “好了,好了!来,快把驴驮子卸下来。”山里红动手开始卸驴身上的驮子。
  “哎!姐你卸下来干啥?不得进城卖吗?”陈梨花不解地问。
  “快卸吧!不卖了。”山里红果断地又说,“这两筐山货,一筐作为你家叫驴给我家毛驴的配种费;一筐算我孝敬陈妈妈地认亲礼……”边说边将两个都有一百多斤的山货筐,一手一个拎进了屋里。
  “姐姐好大的力气呀!”陈梨花惊讶地说。
  “成天在山里跑上跑下,挑担背篓,没有点力气怎么行?”山里红顺口说道,“这点山货算不得什么,今天就孝敬老人吧。”
  “孩子,这可使不得!你一个女孩子家,成天在山里累死累活的采点山货,多不容易!我怎能白收你这么多礼物呢?”陈妈妈赶紧阻止山里红正在拆货筐上的盖子。又说,“划成份时,我家有点钱财都被分走了。让我拿啥付给你钱哪?”
  “哎——这算啥?山里有的是。想付钱,我还不卖呢……”山里红已经打开了一个筐盖,一袋袋、一包包、一嘟噜一嘟噜的,边往外拿边说,“这是山蘑菇,这是山木耳,这是山猴头……”拿到最后,又对陈梨花说,“妹子去拿个大盆来。”
  陈梨花拿来了大盆,放在地上。山里红拎起筐就倒,“哗啦啦”一大盆山核头,黄澄澄亮闪闪,招人喜爱。
  “哎呀!我的小祖宗啊,你快收起来吧!快别往外拿了。这要是让那外来的贫农团看到,都被分走还不算,还不得又来挖我家隐藏的财产,斗地主分窝藏财产哪……”陈妈妈急得直掉眼泪。
  “陈妈妈你哭什么呀?这是我孝敬你老人家的一片心意,怎么能算地主窝藏隐瞒财产呢?这也不和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政策呀!你怕啥?”山里红理直气壮地说着,把另一筐山火也打开了,但暂时没有往外拿。
  “孩子,你的心意我领了,我知道孩子的一片孝心,但是我们梨花荡的斗地主分田地,与别处不一样。政府多次来这里发动打土豪分田地,都被我们乡长给顶了回去。他说:‘梨花荡没有什么地富贫贱之分,都是种地栽树的果农,家家有饭吃,人人有活干,不存在谁剥削谁的问题。’结果多次来工作组,都被顶了回去。因为我们黎乡长是抗联老干部,深得梨花荡人民的拥戴。工作组就组织梨花荡百姓批斗黎乡长。老百姓不但不批斗黎乡长,反而把工作组赶跑了。”陈妈妈说这些话时充满了对黎乡长的崇敬之情。可是接下来又沮丧地说,“没想到上边来的甚么官,竟命令黎乡长靠边站,不知从哪里调来的贫农团,竟把斗地主分田地的大权独揽,很快就划分了成份。把陈黎两家的族长、掌门等大户划成了地主富农,外来的杂姓都成了贫下中农。”
  “那大舅妈我家怎么划成贫农的?我们不也是老黎家人吗?”黎佳缘听到这里有些糊涂地问道。
  “孩子,你家的成份划得还算合理。你父亲为抗联抬担架累死了,你的两个叔叔都参加抗联成了解放军,还在部队。你家里只有你妈妈带着你们姐弟三人,家里除了几棵梨树和现在的住房外,再没有什么房产、田地,不是贫农又是什么?”大舅妈理直气壮地又说,“只是我那可怜的妹妹,实在是太苦了。我们想帮也帮不上了……”
  “啊……原来是这样……”黎佳缘若有所思地流下了泪。
  “那好!咱这样: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我看陈妈妈咱就……”山里红知道了其中的缘故,不好再给陈妈妈添心烦,灵机一动就说,“既然佳缘老弟家是贫农,又是军烈属。那就没有人敢来给他家找事。咱把这些山货都送到佳缘家去。陈妈妈想吃了,就由佳缘和梨花妹妹送过来,这样谁也没咒念了吧?”
  “这倒是个办法,可是孩子你这两筐山货不去卖掉,回去拿甚么买柴米油盐哪?”陈妈妈犹豫地说。
  “这你老就放心吧!我家虽然是贫农,但是吃穿用都是凭力气吃饭,一点也不比地主差。”山里红自豪地说。
  “好吧!我同意山里红姐姐的做法,但我绝不会白吃白拿姐姐的东西。我有办法报答山里红姐姐。”黎佳缘胸有成竹地答应了山里红地安排,这才使争论不休的山货问题得以解决。
  “好!还是佳缘老弟痛快,不愧是男子汉!”山里红高兴了,从第二个筐里拎出一只野鸡,一扇猪排骨;又从第一筐中的东西中,拿出一串臻蘑说,“这野猪肉和野鸡给妈妈留下,可以红烧排骨和小鸡炖蘑菇,可以好好的改善改善。其他东西都装回驮子,驮到佳缘老弟家。”说着动手麻利的往筐里装。
  
  “阿玛——你看谁来了?我给你老捡回个大闺女来……”黎佳缘一进大门就喊妈妈。并接过山里红手中的毛驴缰绳和鞭子,让山里红在前边走。
  黎妈妈闻声从屋里出来,看到面前一个男子汉般的大闺女,红黑的脸膛一双机灵的大眼睛透着一股灵气;健壮的身板没有亭亭玉立少女般的娇柔,却有一身挺拔轻松般的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黎妈妈一看这非同凡响的女孩,从心理产生了一股好感,连忙说:“哎幺我的闺女,你这是从哪来?快到屋里坐。小狗子你把你姐姐的驴拴好,赶紧烧水泡茶给你姐姐喝……”
  “黎妈妈不用忙活了!我是山里人喝山泉水喝惯了,不愿意喝那苦了吧唧的什么茶水。还是让佳缘弟弟和我一起把驮子卸了,把东西拿出来出出风,时间长了不好。”山里红边说边走到黎佳缘身边,接过缰绳把驴牵到门口,开始卸驴驮子。
  “孩子!你这是驮的什么?卸在这里干啥?”
  “是山货,给黎妈妈你老的见面礼。”
  “哎呀我的闺女!你可别逗了。拿一驮子东西给我做见面礼?你以为我是县太爷呀?我可怎么擎受得起呀!”
  “嘻嘻——看你老说的!这也不是什么金银财宝,只是点山货,不值多少钱。只是给黎妈妈家尝尝鲜而已,算不得什么。”山里红笑着边说边卸驴驮子。笑着又问黎妈妈,“黎妈妈别愣着了,这东西放哪儿?”山里红一手领着一个大筐,面不改色地说。
  “哎呀真是的!佳缘快伸把手,帮你姐姐把筐抬到东屋去,看把你姐姐累坏了。”黎妈妈说着就伸手接筐。小狗子黎佳缘却站在那里笑。
  “不用帮忙,你们只能越帮越忙。这两筐山货也就是四百来斤,不算什么,平时都是我一个人拎。根本不用别人帮忙……”边说边往东屋走去。
  “好家伙!四百斤东西,不费吹灰之力双手拎起就走,这是何等神力呀!”黎妈妈惊呆了,说不出话来;黎佳缘佩服了,伸出了大拇指。
  一进东屋,山里红看到炕上有一个条子编制的大箥拉,里面只有些零散东西,便放下两个货筐,上炕收拾箥拉里的东西。黎佳缘也上炕与山里红一起收拾。很快收拾好了,山里红跳下炕,拎起一个货筐,拆开筐盖,“哗啦”一声,一筐山货都倒在箥拉里。
  “哎呀我的闺女!你这山鸡、野兔,野猪、野山羊肉……这也太全了!你咋不到城里卖呀?给我们这不白瞎了吗?我家怎么能吃这么多?真是地……”黎妈妈不知怎么阻止才好。
  说话间,另一个山货筐里的山货也倒在了箥拉里。黎妈妈看得眼睛都直了,心里想:“这孩子,送来这么多东西,就是花钱也难买这么全的山货。这没有几块大洋怎能买到这些东西?我这小门小户几年也吃不到这些东西。这可怎么办呐?怎能白吃这孩子的东西呢……”
  这时,山里红忙完了,到外地下掀开水缸盖,舀了一瓢凉水,“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
  黎妈妈看着这闺女毫无拘禁与做作,更加喜欢这孩子的性格,可是这孩子拿来这么多东西,我可给孩子点什么呢?她犯难的在屋里团团转,不停地看儿子黎佳缘。黎佳缘向妈妈点点头,让山里红姐姐和妈妈到西屋唠嗑去,自己收拾一下东屋的东西。妈妈只好与山里红去了西屋。
  不一会,黎佳缘笑嘻嘻地着拿一块野猪排骨和一包猴头,从兜里掏出六块袁大头银元,递给山里红说:“姐姐才刚我收拾东屋,看到这几个东西挺好玩,给姐姐留做见面礼吧。”
  “哎——这是什么东西?挺好玩的,上面还有个老人头。好,谢谢弟弟……”很显然,山里红这个山里妹子,没见过银元,更不知道它的价值。欣然当作玩物收下了。
  黎妈妈看到儿子竟拿出六块现大洋,给这位山里来的姐姐。很是奇怪,这孩子怎么有这么多钱?可是想到自己儿子有些令人难解地举动,也就不多问。这些山货给她六块大洋也不算少,自己也心安理得了,便笑着向儿子点点头。
  “阿玛!都说野猪肉炖猴头,是难得的美味,是大补。今天姐姐拿来的东西正好有这两样,咱就猪肉炖猴头,和姐姐大吃一顿吧?”黎佳缘笑着说。
  “好吧,你赔你姐姐说会话,我去炖猴头,等炖好了,你哥哥、姐姐也该回来了,咱吃顿团圆饭。”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