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一百十四章 飘然而去无纤尘

第一百十四章 飘然而去无纤尘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24 01:51:25      字数:3073

  酒会结束后严萧潇携着燕霞回到南华宾馆。一夜极尽恩爱缠绵相拥而眠。直到次日上午,萧潇才睡醒。
  他翻身发现枕边无人坐起身四处看。
  “小霞,小霞。”
  喊了几声无人应答,心中有些奇怪。
  这些日子来,燕霞每个早晨都倚在自己身边,几乎一分钟都不肯离开,从来没有独自一个人去过哪里,怎么会这么早不在房间里?
  严萧潇跃身而起,发现燕霞真不在房间。
  他拉开衣橱准备穿衣服的时候愣住了。衣橱里张燕霞的衣服一件也没有了,还有她两只放衣服的箱子也不见。
  严萧潇走到洗手间,原来化妆台上摆满的瓶瓶罐罐,同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萧潇慌了再走到房间仔细查看,才发现台上压在一封信。他拿起信看,一笔秀丽的蝇头小楷,无疑是燕霞的笔迹。
  萧潇,我走了。不许去到处找我,我也不是又想从你的身边消失。你放心,我是你的女人,你的恋人,永远都是。我知道你爱我,爱得一点不会比我对你的爱少半分。可是却在心里还有许多牵挂。不像我,我此生唯一牵挂的人只有你。只要知道你很好,我在哪里都安心。可你不同,你的一生都会牵挂很多、很多。自从来到银阳,我就感觉了你那种无时不在的牵挂。这种牵挂横亘在我们之间是无法逾越的。其实,这种感觉我们离开故梦园,到北京你家的时候恐怕已经开始出现了。还记得妈妈要我改口时,你和我都说过什么?你不愿意明确我的身份,就是因为那道心里存着的坎。
  我们重逢后的这些日子,你把这么多年的经历都告诉了我,包括你的三次婚姻。我的嫂子,还有小舅妈,告诉了我更多关于你的一切。你的高考,你的公派留学,你在江州的一切、一切。
  萧潇,爱情对我们都不公平,让我们经历了许多苦难。而对你,不公平的还有婚姻。你有过三次婚姻,没有一次是你对不起婚姻,是婚姻一直对不起你。然而,婚姻却已经深深伤害了你,让你对它有了一种恐惧,你甚至不敢再走进婚姻。害怕婚姻的伤害,让你把自己禁锢起来,使你产生了桎梏,把自己锁进了另一个情感的樊笼。你把自己和那些牵挂一起锁在笼子里至今走不出来。
  萧潇,你希望我和你一起去,所有我和你生活过的地方,其实就是想弥补我们之间这二十多年相互的空白。可是你忘记了,要弥补的不仅是这些,还有更多的是信任和谅解。你总觉得自己负了我们的爱情。因为我守着对你的爱,独自度过了25年的岁月,而你却有过三次婚姻。因为在我的一生一世里,只有你一个男人走进我的心里,走进我的生活;而你却让三个女人走进了生活,甚至走进你心里。于是,你产生了极大的负罪感。这种感觉让你这段时间对我百般呵护,给了我无限的恩爱;却在你自己心里,让负罪的感觉一天深似一天。这就是你为什么不肯让我用妻子身份,出现在曾经是属于你的世界最根本的原因。萧潇,我不怪你,反而更爱你,就因为你会有这样的负罪感,说明你对爱情、婚姻的认真。
  其实,现在还在牵挂住你的,并不是两个已经有了自己美满婚姻和生活的前妻。她们对你而言早就不再有这样的牵挂,只是你生活中的过客,朋友和亲人。你心里最迈不过去的坎,是你的亡妻,是罗玉容。那个深爱你为你付出一切,直到生命的女人。因为有她的存在,你不愿意再有别的女人占用妻子的身份。
  我说得对吗?萧潇,其实我不需要任何身份,我要的是爱,只要爱,你对我的爱。你给了我这份爱,我已经非常满足。妻子的身份对于我是没有意义的,我只想做你的爱人,你所爱的人。我更不想独占你的爱,何况,我有足够的信心,在我们这次重逢之后,绝不会再有任何一个女人走得进你的心。
  那么,让那些曾经生活在你心里的女人,分走你的爱又有什么不可以?何况,那个真正在分走这种爱的女人,是你的亡妻。她是最有资格的女人,甚至远远超过我的资格。因为我只是等了你25年,她却为了你无怨无悔奉献了一切。我有什么理由去嫉妒她这样伟大的女性?
  萧潇,原谅我没有勇气和你一起去江州。因为那个地方有她的存在,我不能,也没有勇气去与她相争。我知道在你的一生,牵挂最多的不是北京,不是银阳,也不是宁夏,而是江州。那是你的江州,是你真正成长的地方,也是你此生付出最多的地方,只有江州才有你那么多忘不掉的人和事。你去吧,去江州才能最终放下心中的一切羁绊与牵挂。哪怕你此去不再回头,我也不会后悔这个决定。我不想让你生活在过去的牵挂和羁绊里,我想让你继续自由自在地在自己的世界里驰骋。所以,我选择离去,等你放下牵挂后再来找我。
  我相信你再要找到我很容易,桌上那边钥匙是清水塘的。那里是我家在大陆唯一的家。会不会成为我们的家?我不知道,你一定会知道吧?
  你的爱人,小霞。1995年6月3日
  
  严萧潇读完信呆呆坐着。
  燕霞的信让他觉得,深深刺进了自己心底最软弱的部分,也是自己最不敢正视的那个角落。这就是他在罗玉容去世后,整整一年都无法释怀,无法再去面对生活的根本原因。他走不出来,走不出自己心中的囚笼,越不过心中那道高不可逾的坎。更叫严萧潇想不到的,是燕霞竟然可以如此洒脱去面对。又如此不经意他的那些过去。严萧潇一直觉得自己三次婚姻,亵渎了燕霞对自己的纯洁爱情;更因为自己心中对罗玉容的怀念,而对不起燕霞对自己的炙热情感。
  严萧潇忽然觉得自己对燕霞真的不了解,她始终在严萧潇的生活里,更像一个幻影,每一次的出现和消失都那么的出其不意,都不留痕迹。
  他忽然想到了徐志摩,想到了他的《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第一次,是12岁,第二次,是20岁,第三次49岁。每次都是悄悄的来了,却又无声无息悄悄走了。前两次都是迫于环境和时代的压力,可这一次……
  严萧潇忽然想到了半年前他们在故梦园重逢之后,一起去看望老连长和老指导员的时候。
  “萧潇啊,老连长对不起你,更对不起湖南妹子。可那些年,也是没法子的事儿。老连长在这里给你们鞠个躬吧,要不是我们极力阻拦,你们两个恐怕儿女都早就长大成人了吧?老连长这辈子不信命就算信一回吧。你们能重逢就是命运的安排以后好好过日子。”
  老连长真的要鞠躬被严萧潇拉住了。
  燕霞却笑着说:“老连长,怎么怪你啊?怪谁也不能怪你啊。你放心以后就好啦,我们会好好过日子。”
  陈兰陵的话要深刻得多。
  “严萧潇,你终于回来了。你应该早几年就回来,知道吗?张燕霞是为你才投资打造这个故梦园。她和我商量的时候说,改变这里,是你也是你们那批知青的夙愿。你们是带着遗憾走的,她愿意来完成你的夙愿。她说自己不怪谁,因为那是时代的痛,承受这种痛的是一代人。这番话震动了我,我没有想到燕霞姑娘有这么博大的胸襟。她的这个创意不仅彻底改变了独柳滩,给我们农场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给整个市里提供了巨大的拉动力,还让那些带着遗憾走的老知青圆了一个梦。他们中很多人回来过,可你却才回来。是你忘记了自己当初的情怀,还是早就淡忘了曾经的梦想?要你早几年回来你们也就早几年重逢了。”
  老指导员的这番话真的当时让严萧潇有点无地自容。
  张燕霞却不这么想。
  “指导员,这不能怪萧潇。他一直在不断努力,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有很多梦想。这些年他经历了很多,许多许多的无奈和羁绊会限制他的自由,他只是没有时间回来看看而已。”
  “是啊,我们都会有被羁绊的时候。当年对你们爱情的处理,就是我们这些人的无奈和羁绊。那是时代的无奈,那个时代政治与世俗结合后的羁绊,没有谁是可以在这种情况下独善其身的。”
  严萧潇忽然想明白了,燕霞这次的离去并不是逃离。
  她希望给萧潇留下处置心中桎梏的空间和时间,让萧潇自己回到江州去了却心中的牵挂。她已经表述得非常明白,假如自己走不出心的樊笼,不如留在江州;要想重新开始生活,只有放下江州的一切羁绊。
  燕霞很明白这一点也很自信,才可以飘然而去不带一丝纤尘。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