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一百零八章梦里寻她千百度

第一百零八章梦里寻她千百度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21 20:51:42      字数:4085

  董芷兰有意识引着严萧潇参观这座罗马宫殿般的建筑,带着萧潇顺着旋转的雕栏楼梯朝三层走。
  “最上面就是我的小姑子,燕翔妹妹的闺房和画房。”
  严萧潇站在走廊上,指着墙壁上的一幅幅精美绝伦的壁画。
  “董师姐,你别告诉我,这满墙堪称精品的西洋画,都是你那位小姑子的杰作吧?”
  “你还挺聪明的。人家是在法国留学西洋美术的,科班出身。”
  “简直太美了。等等,我怎么看着画风有点眼熟?让我仔细看看。”
  严萧潇盯上了一幅桃花江春满江红。
  那是一幅中西画风结合的作品,在明显的中国山水画中揉进了西式笔法。
  “我知道是谁了。”
  董芷兰心中一跳。
  “说说看是谁,难道你认识?”
  “嗯……”
  严萧潇摇摇头。
  “我在当年的南华桃花节看见过这幅画,你的小姑子就是南华的高级总设计师霞姑!”
  董芷兰笑起来。
  “记忆力不错,对,就是霞姑。走我带你去她画房看看。”
  “好啊,我真想看看这位霞姑还有哪些惊世之作?”
  严萧潇饶有兴致地跟在董芷兰身后走进一间画房,第一眼就呆住了站在门里看着对面一幅墙上的画。
  那是一幅用贺兰山做背景的西式水彩风景画,大片的郁金香花地里,半睡着一个穿着白纱群的女神,女神头上是一顶鲜花的花冠。那张俏丽的脸,让严萧潇看傻,看呆在那里。这分明就是时常出现在梦里的人,是那个梦里寻他千百度的少年时代的初恋情人的模样。
  也太奇怪了,难道霞姑用她在做模特不成?更奇怪的是为什么背景用贺兰山?贺兰山下哪有这种大面积郁金香的地方?
  严萧潇越看越糊涂一动不动看着。
  董芷兰站在旁边,看着他的神态已经知道答案了。
  这幅画就是张燕霞用自己做模特画的。
  不用说,严萧潇已经认出了画中的模特。
  她悄悄拿出手机给付春华和自己丈夫发了个短信。
  发给付春华的是。
  “咱们猜对了。萧潇的初恋就是霞姑。”
  发给林燕翔的是。
  “马上回林宅,家里有贵客。”
  董芷兰走到严萧潇面前伸出手指在他眼前晃晃。
  “怎么啦?看傻了?看上画中人了吗?我的大才子,还想不起来吗?”
  严萧潇指着画。
  “这个画中人在哪里?能不能找到她,我想见她。”
  “要见她,凭什么啊?她是谁?你认识吗?”
  董芷兰俏皮起来。
  严萧潇急了走近去指着画中人。
  “我不会看错的,这个人的模特儿,我一定认识的。”
  “行,我再给你看一幅。”
  董芷兰走过去掀起一个画架上的蒙布。
  那是张燕霞画的自肖像。
  “这个是谁?”
  严萧潇睁大眼睛脱口而出。
  “张燕霞!等等,霞姑?霞姑就是燕霞!”
  严萧潇四处看着拉住董芷兰急切地喊起来。
  “师姐,燕霞在哪里?快告诉我,燕霞在哪里?”
  “谁找我们燕霞啊?”
  楼下传来了张玫的声音。
  董芷兰把老两口支出去做弥撒。老两口刚回来已经听仆人通报,少夫人请来一位贵客。现在走进大厅就听见楼上有人找燕霞。
  严萧潇顾不上礼节就冲到楼梯口朝下面喊起来。
  “是我找燕霞。我是严萧潇。”
  “什么?”
  张玫失手把手包丢在地上,跟在后面的仆人连忙捡起来。
  “你是谁?严萧潇?天啊,萧潇快下来,下来让我看看。”
  张玫急急忙忙往楼梯方向走。
  跟在后面的林志华一片茫然自言自语。
  “严萧潇是谁?就是少夫人说的贵客?可夫人怎么会认识?”
  严萧潇已经快步冲下来一把拉住张玫。
  “张姨,我是萧潇,是萧潇啊,您快点告诉我,燕霞在哪里?我已经找她25年了。”
  张玫抱住严萧潇老泪纵横声声长叹。
  “我的一对苦命的孩子啊。燕霞又何尝不是想了你25年?快让张姨先好好看看你。”
  张玫对着久违的故人之子,女儿的魂牵梦绕之人久久端详着。
  董芷兰已经在低声向林志华,还有赶到的林燕翔说明原委。
  “你变了很多,老了。不,不老,是成熟了很多,高了壮实了。”
  张玫一边抹着眼眶里的泪水。
  “张姨,我是老了,呵呵,45岁已经人到中年了。”
  严萧潇已经回过神看见了林燕翔。
  “麦克迈,不,燕翔哥,都是你不好,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的妹妹就是燕霞?你害我们多少年前一次次擦肩而过了?”
  林燕翔笑着走过去。
  “是我不好,我习惯了叫你乔治,从来没有在燕霞和我妈咪面前提过严萧潇三个字。”
  “你这孩子啊,要害死人。你妹妹心里牵挂一辈子就是他。”
  张玫拉着严萧潇走到林志华面前。
  “老头子,就是因为你,知道吧?害两个孩子相爱不能相聚。”
  林志华苦笑着拍拍严萧潇的肩头。
  “严萧潇就是乔治,还是我女儿的梦中情人?这是一本什么糊涂账?芷兰,你怎么不早说?”
  董芷兰笑着说:“爹地、妈咪,不能怪我啊。萧潇并没有说过他的初恋情人的名字。我和小舅妈只是听过几段他初恋的故事,我们一直在猜测,不能断定的事怎么敢随便说?何况湘妹子当年玩的是消失计,萧潇一直以为她早就嫁为人妇,恐怕现在也只是想见见吧?他可不知道我们大小姐,一辈子没有嫁人在等着和他重逢。”
  “师姐,是真的?燕霞一辈子没有嫁人?”
  严萧潇又一次被震撼了。
  所有人都在用肯定的眼神望着他。
  严萧潇沮丧地揪住自己头发,像个孩子一样喊起来。
  “是我负她,是我负她,一切再也无法回头了。”
  张玫过去拉住他流着泪劝着。
  “孩子,别说傻话,你什么时候负过她?负她的是命运,是哪个叫人伤心的时代。不过现在好了,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孩子,你听我说,你面前这个林伯父,抛下我们母女三人多少年?还有去年刚刚走的外婆,你见过的梅外婆,我的母亲和我的父亲也是隔了半个世纪才重逢的。现在你们不过隔了25年,你们还年轻啊,还有很多美好未来的,没有什么不可以回头啊。”
  董芷兰也上去劝他。
  “萧潇,你妻子去世已经两年多了,你不能继续一蹶不振下去。在你的婚姻上,命运的确不公,一次又一次出现意外,每次都不是你的责任。可命运又在眷顾你,让你有了和燕霞重逢的机缘。现在你应该马上去找她,至于你们今后会怎么样?自己去面对,千万不要再错过!”
  严萧潇马上抓住董芷兰。
  “师姐,帮帮忙,马上查一下最早回国的航班。”
  董芷兰“噗嗤”笑出声,觉得此刻的严萧潇完全乱了章法。完全不像她认识的那个举手投足有条不紊的男人,变成了个不成熟的少年郎。
  她打掉严萧潇的手。
  “你知道去哪里找到她吗?要是知道,你怎么会这么多年找不到?”
  严萧潇又傻了。张玫赶紧来圆场。
  “好了,芷兰别逗他了,他已经急得快魔怔了。燕霞在宁夏,就在你们分手的地方,现在是南华投资的‘青春故梦园’新时代农庄。快去吧,芷兰安排一下派车送他去机场。燕翔查查看航班情况。”
  林燕翔乐呵呵说:“早就查好了,芷兰还不了解他?马上有一班汉堡到西安的,落地后有一班西安至银川。车在大门外,我送你上车。”
  严萧潇抬腿朝外跑。
  张玫忍不住笑。
  “见了燕霞,两个人马上给我回家来。”
  董芷兰追着问:“萧潇,要不要我现在告诉霞姑?”
  严萧潇朝后摇摇手。
  “不要告诉她,我要给她一个惊喜。”
  张玫笑着叹气。
  “怎么变得像个孩子?”
  董芷兰说:“妈咪,他可不是变成个孩子?我从来没见过他这样慌慌张张、疯疯癫癫的样子。真是去心似箭,恨不能插翅飞到湘妹子身边去。”
  张玫双手合十,又画个十字,嘴里念叨。
  “阿弥陀佛,上帝保佑,两个孩子这次别再分离了。”
  董芷兰说:“妈咪,你这是祈祷上帝,还是祈求佛祖?”
  张玫一愣神自己笑起来。
  “你不知道这俩孩子有多苦。”
  董芷兰叹口气:“妈咪,我怎么会不知道?萧潇和燕霞分开后进了工厂,算起来我和他认识超过20年了。第一次婚姻,是他妈妈和秦颖的爸爸的拉郎配。萧潇心里全是湘妹子,根本不爱秦颖,硬着头皮凑合。秦颖心爱的是表哥,也在应付,结果秦颖爱上了和表哥很像的孙连仲,萧潇为了成全他们主动离婚了,一个人带个女儿。第二次和同学孔丹萍,两个人说好,谁的心上人回来了,另一方主动退出。他们两个倒恩恩爱爱了几年,结果欧阳剑回来了,萧潇再次主动离婚。最后一次,萧潇是真心爱了,小姑娘比他小10岁。我们都认识,偷偷暗恋他10年。萧潇第二次离婚后,小玉容主动表示要做珏珏的妈妈。萧潇在银阳负伤后昏迷一年,玉容就守了一年,硬是把萧潇守过来醒了。天知道怎么回事,因为守萧潇,受到辐射得了白血病。萧潇辞职看护她一年,去世后又守了一年,人变得老了很多,不仅憔悴而且颓废了。半年前去银阳复查,我们动员再三才来二次手术的。是我和小舅妈商量,看看究竟霞姑是不是萧潇的恋人?才设计请他过来的。”
  张玫早就听得泪如雨下。
  林志华在旁边劝着。
  “现在都过去了不是?严萧潇现在去找小霞了,我们会多了一个好女婿吧。还有严萧潇是人才,咱们华玫平添一员虎将。”
  林燕翔回进来听见大笑。
  “爹地,你居然想到这个。芷兰,好像乔治真的已经辞职几年了吧?”
  “两三年吧,这个我知道。不过他这个脾气不好说,再说咱们霞姑可是南华的董事长,说不一定他愿意去南华?”
  董芷兰跟着打趣。
  “你们都是生意经啊,先想给哪个公司干活?还是先让他们结婚成家再说吧。”
  张玫虎起脸不愿意了。
  董芷兰赶紧拉住她手。
  “妈咪,我们说着玩的。严萧潇是有个性的人,这种事我们做不了他的主。咱们忽略了他是党员,肯不肯到咱们家这种外资性质公司来?真不好说。”
  “不会又影响他们结婚吧?”
  张玫又紧张起来。
  董芷兰摇摇头。
  “那是不会了。时代不同了,不会限制婚姻。这是私事,党组织不管。”
  “那就好,那就好。”
  张玫又开始祈祷念佛了。
  严萧潇此刻已经急不可耐,就恨飞机不够快。
  一路之上满心都是那些年的往事。
  他忽然想到,有几次应该和燕霞就在咫尺之间的距离,他有过那种强烈的感觉,一种异乎寻常的熟悉气息就在身边。现在想起来,只有燕霞的气息才会让他有这种感觉。
  这段路程很长,从汉堡到西安就要6小时,还要转机,严萧潇到西安是清晨。他完全无心其他,找到了等候飞往银川的候机室,坐在那里眼巴巴的等时间。直到坐进机舱才算踏实下来。
  航班到银川已经是下午五点。他出了航站楼就找出租。
  路上已经想好了,他已经离开这里20年。这里必定大变了,最聪明的办法莫过于直接坐出租车,告诉司机自己的目的地。
  严萧潇坐进一辆出租车,直接对司机说:“贺兰山‘青春故梦园’。”
  司机笑起来。
  “看起来先生是慕名而来旅游的。”
  “为什么这么说?”
  严萧潇有些好奇。
  “先生一定不知道吧。这个青春故梦园是一位华裔美籍美女老板投资的。她是要圆一个青春时代的旧梦,希望在这里和自己少年时代的情侣梦里重逢。所以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一种浪漫的情怀,明明看上去与贺兰山大漠边缘,戈壁沙滩的环境格格不入,偏偏游客蜂拥而至。一年四季都是游人如织,来的人都喜欢这种独特的氛围。现在乘飞机来银川的乘客,恐怕半数为看看这个青春故梦园。”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