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一百零六章生无情趣殇欲绝

第一百零六章生无情趣殇欲绝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21 18:04:23      字数:4084

  罗玉容醒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知道什么也瞒不住了。看见严萧潇抱着自己头,痛苦地坐在那里。不由心酸起来,两行清泪不由自主淌下来。
  她伸手去摸严萧潇的头。
  严萧潇抬起脸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唇边轻轻吻着,然后用手去擦拭着罗玉容脸上的泪痕。
  罗玉容看着他满眼都是不舍和柔情。
  “好好休息,不会有事的。我守着你,哪儿也不去,一直守在你身边,就像当初你守我那样。容儿,你真小气,为什么马上就要报复呢?可以再过几年,再过几年,等你为我生个宝宝,再等宝宝长大点,你……你再这样……”
  严萧潇说不下去了把头趴在罗玉容身上终于哭出声来。
  他恐怕这辈子活了43岁,从来没有如此伤心欲绝哭过了。那种悲从心来的感觉,像是成千上万的蚂蚁在撕裂自己的心肺。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察觉,罗玉容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医生说,她是慢性白血病,根据现在各种状态看,这个病至少是两年前已经得了。除去一些先天性问题,比如病人长期贫血之外,很可能与阶段性长期疲劳过度,以及营养不良,或者接受了放射性物质有关。严萧潇问过关于放射性物质的来源和影响的大小。医生说这种放射性也有可能是一些医疗器材,每个人承受能力不同,身体状态不同,影响也就不同。
  严萧潇马上就明白了,正是他自己昏迷不醒,在不断接受各种治疗,以及为了维持他的生命,病房里有大量的治疗仪器在发射微量的物质。恰恰罗玉容自身体质弱,正处在情绪不稳定、营养不足和长期疲劳状态。
  说到底是他害了罗玉容,也是罗玉容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他的苏醒。这是现在最让严萧潇痛苦和不能接受的事实。
  罗玉容不停摸着他的脸,试图擦干他的眼泪,不停轻声劝他。
  “别这样好吗?萧潇,你别这样,你是最坚强的男人,别哭啦。我没事,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的。对不起,我不应该瞒着你,是我自己不听话才会得病和你没有关系。快别哭了,万一有人进来多不好?放心吧,容儿不会死的……”
  严萧潇一把捂住她的嘴。
  “不许说这个字。好,我不哭,你也不哭。我们一起来战胜病魔,就像你当年一样陪着我战胜它。”
  严萧潇支起身子眼神重新透出一种坚韧拉着她的手。
  “我已经正式提交辞职,打报告给机械部了。我一天也不会离开你身边,我们两个一起来努力。”
  “不要啊,你守我干什么?你回茜草坝去,那里才是你英雄用武之地,守着我干嘛?”
  罗玉容着急了人不由坐起来推着严萧潇。
  “你走,你走,去工作。”
  严萧潇一把抱住她。
  “我哪里也不去。茜草坝没有我一样可以运转。我没有了你生命都失去了意义。”
  病房门开了,护士站在那里拦人。
  “你们干什么啊,这么多人不能进去,影响病人休息。”
  “护士妹妹,我们都是她的亲人,我们就看看她马上走,行吗?”
  孔丹萍和护士解释着。
  后面的人已经进了病房。
  “谢姐姐、陈大哥、丹萍姐,你们怎么来了。对了你们劝劝他,你们是萧潇学姐、学长,他最听你们话了。你们劝劝他吧。”
  “玉容,怎么啦?”
  谢桂英走过去。
  “这个人要辞职。”
  几个人都看着严萧潇。
  他已经站起身朝大家点点头。
  谢桂英叹了一口气,坐在刚才严萧潇的位置搂着罗玉容。
  “好妹子,你让他去辞吧。他想陪着你心里好过些。”
  孔丹萍也坐在床边拉着罗玉容一只手。
  “玉容,萧潇的脾气我们都了解,他已经决定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随他吧。我打个比方,也许不合适。茜草坝那边呢,就好比是江山,你呢当然就是美人。你想想,现在对萧潇就是要选择其中之一,这是二难选择,要江山还是要美人?他当然选择你啊。”
  谢桂英笑着责备她。
  “你这是什么比喻啊?萧潇又不是皇上。”
  “可他算个英雄吧?呵呵,我不信谢师姐,不把你这位师弟视为心目中的英雄?”
  谢桂英看了陈千百一眼。
  “丹萍,别胡说。”
  孔丹萍笑起来。
  罗玉容看看她们也笑了。
  她明白在这几个师姐心中,自己的丈夫就是个伟丈夫,一个英雄。这是她罗玉容最大的幸福,就是自己守不了一辈子,可以有这几年的厮守也知足了。
  谢桂英扯开了话题。
  “你哥哥和嫂子去接罗妈妈和珏珏了。”
  “接她们干嘛呀,我休息几天就出院了,干嘛让她们知道?再吓着老太太和珏珏。”
  罗玉容着急了。
  严萧潇轻轻责备她。
  “你啊,只想别人,不想自己。乖乖在医院治疗吧。妈妈早晚也要知道的,珏珏也不是小孩子了,马上要读高中了。你的病就是整天操心累的。以后不要你操心了,我来操心。”
  “你以为你身体很好吗?你也不能太操劳。浑身都是伤,工作起来还不要命,怎么叫人不操心啊?”
  罗玉容不由得责怪着。
  护士又进来赶人了。
  “你们快走吧,只能留一个人陪护。”
  孔丹萍说:“谢姐,你们先走吧,去外面陪萧潇说说话。我在这里陪陪玉容。”
  孔丹萍明白罗玉容一定有很多话只能对自己说,恐怕也只有自己最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
  “也好,丹萍,你和她说说话。我们出去吧。”
  严萧潇陪着他们走出病房。
  罗玉容拉住孔丹萍手急切地说:“丹萍姐,我有事求你。”
  孔丹萍轻轻拍拍她的手。
  “玉容,你慢慢说。”
  “姐,我这个病怕是好不了……”
  “别瞎说,没有治不好的病。”
  罗玉容苦笑着摇摇头。
  “这个病谁不知道治不好的。我其实早就有感觉了,身子老是感觉疲乏没有力气,也不知道还能拖多久?我就是不放心萧潇。我从来没有看见他像现在这个样子。你一定要帮我好好劝劝他,现在只怕也只有你劝,他才听得进去。”
  孔丹萍自己眼泪都要下来了拼命忍住。
  “玉容,千万别这样说。你还年轻,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给你找好医生会有办法的。”
  “不用啦,我心里都明白。要是哪天我走了,你一定要劝他好好的,要让我在那边安心。他有自己的事业,也会有更好的生活,对了,还有珏珏需要他。丹萍姐,一定让他再找个比我好的女人。”
  罗玉容说着说着眼泪扑簌扑簌落下来。
  孔丹萍再也忍不住抱住她两个人一起哭起来。
  严萧潇和谢桂英、陈千百站在医院的花园里。
  “萧潇,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玉容说得对,你工作太拼命了。你可不是个健康人,千万不能再把自己搞垮。”
  “我没事,学姐,让你们跟着着急。”
  “你真的辞职了?”
  “是,我昨天已经正式向集团董事会提交了辞呈,另外给部里打了报告。都怪我太疏忽了容容的身体,一直没有好好去爱护过她,以后的日子我会一直守护在她身边。”
  谢桂英叹了口气摇摇头。
  “医生究竟怎么说?”
  “医生没有明说,不过我心里明白。玉容剩下的日子不多了。”
  严萧潇沉痛地垂下头。
  “这么严重吗?”
  “其实她早就病了。应该就是在银阳长期守在我病房,受到太多医疗器械发出的辐射。她有先天性贫血,抵抗力弱,那段时间又疲劳,估计也一直营养不足,几条加在一起就病了。回到江州以后,我又让她去读书,唉,我真是的,干嘛要她劳心劳神去读书啊?就应该让她在家休息。”
  “别自责了,也不是你可以左右的。既然已经决定了,就好好陪着她吧。”
  谢桂英又叹了一口气。
  心中暗自为罗玉容,也为严萧潇叹息。罗玉容从15岁爱上自己这个师哥,爱得无怨无悔,总想着修成正果了偏偏又得了这种病。多年轻的生命啊,仅仅33岁……
  还有严萧潇,这么要强的男人,这么出色的男人,可为什么命运在他婚姻上总是出难题?第一段婚姻失败,第二段又夭折了,轮到第三次,妻子竟然会摊上这样的病!才真是天意弄人啊。
  时光冉冉,转瞬即逝,恍惚间两年过去。
  1994年清明。
  江州忠山公墓,松柏青翠,碑石森森。天上下着细雨,山坡一排排墓碑前,鲜花朵朵、青烟袅袅。
  一块汉白玉墓碑上刻着“爱妻罗玉容”的名字。上面是一张她病倒前的照片,在那张清秀靓丽的脸上绽放着如花般灿烂。她永远用自己充满笑容的眼神守望着自己的亲人。
  罗琴拉着珏珏,打着一把伞,旁边站着罗玉国和彭晓雅,还有他们的孩子,也打着伞,伫立在罗玉容的墓前。
  只有严萧潇坐在墓边,用手不断抚摸着罗玉容的照片,浑身湿漉漉的,旁边却丢着一把支开的伞。
  他垂着头不知道对谁说:“你们先回去吧。我陪玉容再一个人待一会儿。”
  罗玉国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叹了一口气。
  彭晓雅想过去拉他,又被罗玉国拦下来。
  罗琴长长出了一口气。
  “萧潇啊,你不能再这个样子下去了。你这样妈妈看着心疼啊。玉容走了,你心里不好受,妈妈理解。难道妈妈心里好过吗?妈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你算是中年丧妻吧,都是人世间最叫人悲伤的事。可走的人已经走了,活着的人还是要活下去。自从玉容得病,你辞了职守着她、到处寻医找药照顾她整整一年。她走了以后,你茶饭不思又守了她一年。孩子,妈妈看着眼里。你是好男人,好丈夫,你是真爱玉容。她就是走了也是安心的、快乐的、幸福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妈妈替玉容谢谢你这份情感。可你一直这样就对不起玉容了。你看看自己,才45岁的人,头发也白了,背也弯了,哪里还是英姿勃勃的严萧潇?简直就是个60岁的老头了。玉容临走之前,当着我的面再三对你说,你要好好生活下去,替她再活几十年,替她去迎接新纪年到来,替她看到珏珏长大成人,还要替她为我养老送终……你这样能做到吗?”
  罗琴说得自己老泪横流。
  彭晓雅搂住婆婆低声劝慰。
  珏珏忽然跑过去抱住严萧潇哭着说:“爸爸,妈妈不在了,你不能这样的,你再病了,珏珏怎么办?”
  严萧潇搂着女儿缓缓站起身。
  “妈,您骂得对,骂得好,是我不好。”
  又将珏珏拉到罗琴身边。
  “珏珏,你陪奶奶和舅舅舅妈先回家。爸爸最后和妈妈说几句话好吗?”
  罗琴拉起珏珏的手,对儿子和媳妇说:“走吧。我们先回去。就让他们夫妻再说几句心里话。”
  严萧潇看着几个人影慢慢走下去,又转过身去对着罗玉容的遗像。
  “玉容,你虽然已经离开我一年了,可你就像一直在我身边。你放心吧,严萧潇会振作起来的,一定会替你活下去,再活几十年,替你看到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起来。玉容,我暂时还不想工作。我需要重新调整一段时间,什么时候恢复状态也说不好,先出去走走吧。我一直瞒着大家不能瞒着你。我最近身体确实不好,经常头痛,眩晕,记忆力也开始下降了。我猜想很可能是脑部创伤留下的后遗症,所以打算一方面调整一下情绪;另一方面去一次银阳,找原来的医生检查一下情况。还有一件事,那就是珏珏。关于珏珏的身世,是时候告诉她了。珏珏已经16岁,我想让她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的时候到了。妈妈年纪大了不能老是照顾她。我毕竟不是她的生父,女孩子大了也有很多不方便。我想带珏珏一起去银阳,然后我再考虑下面安排吧。你放心,你永远藏在我心里,我也一定会常常来看你的。”
  严萧潇拿起地上的伞,朝着山下大步走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