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一百零四章自古公私难两全

第一百零四章自古公私难两全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20 19:07:44      字数:4026

  回江州已经快半年的严萧潇,终于趁着第二天要去机场接人的空档回了蓝田坝。
  他让司机把车停在楼下然后吩咐。
  “小冷,你去找个宾馆住下,明天一早来接我。咱们集团其他领导明天一起到机场集合,我不能太晚。”
  “放心吧,严总,我不会误事的。我也是当兵出身,知道您的风格。我走了。”
  严萧潇看车开走了,自己走进楼道,掏出钥匙打开门。
  刚好罗玉容站在门口,一下子楞了,然后笑着对里面喊:“珏珏,快来,你爸爸回家了。”
  珏珏闻声冲出来扑进严萧潇怀里。
  严萧潇把手上的公文包递给罗玉容,伸手把女儿抱起来。“让爸爸好好看看。”
  “快把她放下吧。又不是小孩子了,珏珏今年12岁了,上初中的大姑娘,你当爸爸的还抱她?”
  罗玉容笑着责备他。
  严萧潇放下珏珏。
  “呵呵,再大也是我闺女。妈呢?妈,我回来了。”
  严萧潇一面喊一面把罗玉容和珏珏,一边一个拦在怀里坐在沙发上。
  “汇报一下中学生和大学生学习情况吧。”
  “爸爸,你半年不回家,回家就问功课,能不能说点别的?”
  珏珏不愿意了。
  “就是啊,你说你,回江州第三天就去了茜草坝,一去5个半月不回家。到底有没有家的概念?”
  罗玉容也抱怨似的说着,脸上却是甜蜜的笑容。
  罗琴端着一碗菜从厨房走出来。
  “你们娘俩啊,他不回家天天唠叨,回家了,你们还不乐意了。你们不知道他有多忙啊?他回不来不是天天给你们打电话?他身上有多少事儿?还顾得上家事吗?茜草坝改革惊动的是数万职工,十几万人口的大事。这么大事在萧潇一副肩膀上压着!小的不懂事,大的也不懂事?”
  “妈,你老,是他妈,还是我妈?”
  罗玉容笑得花枝乱颤。
  珏珏一旁帮腔。
  “就是嘛,罗奶奶不是罗妈妈的妈妈,变成了我爸爸的妈妈了。”
  严萧潇笑着在女儿腮帮子上亲了一下。
  “对啊,所以你一直叫奶奶,不是叫外婆啊。”
  珏珏一愣明白过来也乐了。
  “爸,你怎么脑子来这么快?”
  “快吃饭吧,正好我今天烧了一条鱼。你爸爸最喜欢红烧鱼。”
  罗琴招呼着大家吃饭。一家子其乐融融。
  晚上,严萧潇先和女儿说说话,然后回到罗玉容的房间。
  罗玉容温柔地倚在严萧潇怀里。
  “你今天累吗?”
  严萧潇抱住她吻着低声回答:“我没有把握,可愿意再试一次。”
  罗玉容微红着脸伸手拉熄床头灯,钻进丈夫怀里……
  一阵喘息声后,床头灯重新亮了。
  严萧潇靠在那里一脸的颓丧。
  罗玉容的头重新钻出来倚在他怀里,柔声细气安慰。
  “没事啊,你不用这样。这样也很好,没有性,可我们有爱。你爱我吗?”
  严萧潇搂着她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低沉地说:“对不起,容儿,我做不到了。可我真很爱你。很爱很爱。”
  “那就好啦。我也爱你,很爱很爱你。我们可以永远这样恩爱的,对不对?”
  严萧潇再次温柔地吻着妻子。
  罗玉容忽然勾住丈夫脖子。
  “萧潇,你愿意为我做一件事吗?”
  “愿意,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好,你等一下。”
  罗玉容披件衣服起身下地找出了三张方子,重新上床靠在严萧潇身上把方子递给他。
  “这是什么方子?”
  “我在长沙找一位老医生为你开的。”
  罗玉容如实告知。
  “你这么忙,一直不在家,我没办法给你煎药。我忽然想到一个办法,你愿意吗?”
  “容儿,我是你丈夫,不能履行丈夫天职是一种耻辱。我知道是因为负伤造成的,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你说,你想怎么办?”
  严萧潇抱紧妻子坦坦荡荡说出心里话。
  罗玉容更紧地贴在他怀里。
  “我明天去配药。老医生说,药很平常,什么地方都可以配得到。三个月的药我送到干妈家去。请干妈帮我剪好,每天拿过去给你喝,行吗?干妈这份情,我一定会报答的。还有,三个月后,你要乖乖回家……”
  罗玉容说着、说着,红着脸又躲进被子里去。
  严萧潇笑起来硬是把她拉出来。
  “干嘛这么害羞?我们是夫妻,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躲什么?我知道啦,遵命夫人,保证三个月一定回一次家,不,只要有时间就回家。”
  “你回家也没用。我在读书啊。”
  “我就去学校接你回家。”
  两个人笑着重新熄了灯。
  茜草坝的全方位改革紧锣密鼓展开。
  华玫集团的注资,给新成立的机械集团总公司带来强大的动力。茜草坝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场面,一个个新的脚手架立起来了。旧厂房、旧住房、旧设备一样样倒下、拆除,新的厂房按照集团规划出现了,新的住房在旧址上竖起来。一件件新设备从德国运来,新的生产线上全新设计的大重型起重机和挖掘机已经上马,所有的一切都在按部就班。
  严萧潇兵不血刃解除了茜草坝反对势力,却把这些人放到了他们可以施展能力的新位置。
  他辞去了总经理职务,只担任了党组书记和董事长,把总经理让给了华玫方面委派的专业人士;又让王谦出任了集团副总,来领导整个集团的生产技术。他给了丁安娜足够的面子,让她出任党组副书记来负责实际党务工作,轻而易举让这个曾经雄霸江汽厂的女诸侯退到了二线。却举贤不避亲,让年轻有魄力的李舒雅担任了分公司党委书记。
  就在新产品下线的时候,严萧潇又大胆提出了,在江州投资兴建一座大型内河深水港的计划。拿出了一套“河海联运丝绸之路方案”,要让茜草坝的大型机械设备从长江直接入海走向世界。
  严萧潇忙得分不清黑夜白天,可还是老老实实执行了妻子的治病方案。
  每天一早一晚,他的干妈和师傅都会把药送过来,看着他喝干净才心满意足离开。两个老太太步调绝对统一,说话的语气和内容都一模一样。
  “你乖乖好起来,给妈生个大胖孙子。”
  “你听话好好吃药,师傅等着帮你带孩子。”
  三个月后,六个月后,严萧潇遵守约定如期回家验证疗效。
  当九个月快到的时候,严萧潇忽然有了感觉。
  他没有到约定时间,下午下班后直接开车去了江州大学。
  “张大爷。”
  严萧潇拉下车窗和门卫老大爷打招呼。
  “严萧潇,你可现在是稀客了,今天怎么想起回学校看看?”
  “大爷,我来接媳妇儿。她在读进修班。”
  “呵呵,好,进去吧。”
  严萧潇刚停好车下来。
  迎面看见了谢桂英和陈千百牵着个孩子,后面跟着两个大姑娘。
  他知道谢桂英离婚后嫁给了陈千百,最小的儿子应该是她和陈千百的。
  “稀客啊,严大忙人,严董事长。”
  谢桂英一开口就调侃。
  严萧潇大笑拱拱手。
  “师姐,您绕了我。陈师哥,你也不管管她?”
  陈千百笑笑。
  “你觉得我管得住她吗?当年咱们班这么多人,管得着谢女神的只有一个吧?”
  “呵呵,我可不敢再提当年了,你看看她现在多厉害?”
  “贫嘴。你是来接老婆吧?今天可不是周末啊,怎么啦想老婆了?”
  谢桂英继续打趣。
  “呵呵,我不比你们天天可以双进双出,我们是牛郎配织女啊。想着有点时间接她回家,看看闺女和丈母娘啊。”
  严萧潇洒脱地和老同学说说笑笑一路。
  看着他们一家子其乐融融回家去,心里很有点感触。真心话,自己亏欠容儿太多了,亏欠珏珏也太多太多。
  他有时候真想丢开一切和家人也这样开开心心过日子多好?
  严萧潇站在新盖的教学楼前面广场上。
  “罗玉容,站在下面的那个男人是你老公吧?他来接你回家吗?呵呵,今天要提前度周末啦。”
  几个进修班的学员一起从楼里出来看见下面的严萧潇,纷纷和罗玉容开玩笑。
  罗玉容红着脸跑下去。
  “你怎么来啦?”
  “我来接你回家。”
  “干嘛?今天才周三。”
  严萧潇附在她耳朵旁边低声说了几句。
  罗玉容的脸一瞬间红得像块布低下头,用蚊蚁般声音说:“真的?”
  严萧潇肯定地点点头,拉起她的手笑嘻嘻说:“快跑,咱们回家。”
  严萧潇接到妻子。
  开车上了三桥直接驶向蓝田坝。
  那天,罗玉容终于如愿以偿,严萧潇恢复了丈夫的功能。
  事后,严萧潇捧着妻子的俏脸仔仔细细端详。
  罗玉容轻轻推开他说:“你干嘛?又不是第一次看见我,你不是早就看够啦。”
  “怎么看得够?不是,容儿啊,你的脸色怎么越来越差,人也瘦了不少。是不是学校伙食不好,还是学习太累了。”
  严萧潇很认真又捧住了她的脸在端详。
  “没有啊,学校伙食很好,进修班又不是吃大食堂。学习当然有点累也不是很吃力。我的脸色肯定还是老毛病贫血啊。”
  “不行,容儿,你要好好去检查一次。我的身体好了,你的身体就成了最重要的事。”
  “为什么?”
  “傻啊。”
  严萧潇亲了妻子一下。
  “你身体这么差,怎么怀宝宝啊?”
  “谁说我要怀宝宝?”
  “你当然要怀宝宝,生下个属于你和我的宝宝。”
  “你小点声,当心被珏珏听见。这丫头大了心眼多起来,会担心我们有宝宝就不爱她了。”
  严萧潇大笑。
  “怎么会呢?”
  说着说着,严萧潇忽然拉熄了灯又抱住了妻子。
  罗玉容“咯咯咯”笑着。
  “讨厌,怎么又来了?”
  严萧潇不放心妻子的身体,还是在周一让罗玉容请假,带她去了医院。医生仔细做了检查,然后让罗玉容去抽血化验,三天后去拿结果。
  罗玉容总觉得医生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异,不免在心里犯嘀咕。
  严萧潇安慰她,说自己也就是不放心让她来查一下,不用那么紧张。为了让妻子开心起来,严萧潇带着她去了三江口深水港工地。
  严萧潇指着一片繁忙的景象,一只手搂着妻子的腰。
  “看见吗?三年后这里就是长江上,第三大的内河深水港了。到时候你也毕业了来这里工作吧。”
  罗玉容笑着问:“为什么让我来深水港?”
  “你看,现在你再回茜草坝不合适吧?一是没有合适的岗位,你毕业了也算有了个正式学位的硕士,总不能回去当车间主任?第二,你是我的老婆,在一起工作多少有点影响,第三,深水港也是我们集团的,是新单位没有熟悉的人,又需要大批管理人才。正合适啊。”
  “我听你的安排就是,你觉得好,就好。”
  罗玉容柔声答应,想起什么又说:“对了,等一会我们去看看丹萍姐好不好?”
  “可以啊。你怎么突然想起去看她了?”
  严萧潇有些奇怪。
  “你看,珏珏明年就是初三了,马上要中考,天天这么远赶公交车不方便,影响她温书备考。我想和丹萍姐姐说说,住到她家去,还有超超可以指导。”
  严萧潇点点头。
  “有道理,走,现在去丹萍家。”
  他们到朝阳小区已经是下午。
  孔丹萍开门看见他们笑起来。
  “你们怎么这时候来了?”
  “丹萍姐,我想来看看你。”
  “快进来坐。萧潇,你怎么样?这个董事长,还是总经理,干得怎么样?”
  孔丹萍拉着罗玉容坐在沙发上。
  一面问严萧潇一面低声与罗玉容耳语。
  罗玉容红着脸低声说着什么,孔丹萍开心地大笑起来。
  严萧潇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故意岔开问:“老爷子和老太太不在家?”
  “出去遛弯了,顺便接孙子。呵呵,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说超超的书包太重,非要拉个车去替他拿书包。都不知道他们这辈子的领导干部怎么当下来的。到老了,这么宠孩子。”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