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一百零三章大刀阔斧闯新路

第一百零三章大刀阔斧闯新路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20 18:27:21      字数:4297

  严萧潇的改革方针是双管齐下。
  他除了在茜草坝三个国有企业同时开展了大刀阔斧的体制改革,还与华玫集团取得了重要的会谈成果。就在茜草坝大规模的改革开始的同时,林燕翔和董芷兰带着华玫集团的满满诚意来到了江州。
  在林燕翔夫妻到江州的前一天,严萧潇和原党委书记丁安娜做了第二次深度交谈。那天下午,严萧潇正式邀请丁安娜,去了设置茜草宾馆的茜草机械集团筹备处。
  茜草宾馆就在原来的渡江码头,离开江汽厂很近,却不是这个厂的地盘。这个地方是原来的江州大型机械厂的招待所。码头改建的时候已经被市政府出资买下来,建了茜草坝最高级别的宾馆。
  严萧潇专门向市政府申请,把整座宾馆租下来设立了筹备处。严萧潇此举有深意。他有意避开了将集团筹备处设在任何一个厂带来的尴尬。先把筹备处独立出来,很自然已经形成了一种势态。严萧潇用这个势态在告诉所有人,这次的合并对三个厂完全是平等的,不存在谁兼并谁的问题。轻轻一个动作,就把关于江汽厂,要兼并其他两个厂的谣言击溃于无形。
  这是丁安娜第一次来这个办事处。
  她站在门口看着外面挂的牌子“机械部江州茜草机械集团总公司筹备处”,心中暗自想:这个严萧潇已经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轻轻一出手,就把我和丁前进所做的前期努力全推翻了。
  今年50岁的丁安娜,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很多年。
  政治上的精明和老练,让这个在十年动荡中走出来的女人有足够的能力去翻云覆雨。她丝毫没有因为起家于动荡年代而影响仕途,从拨乱反正的1977年开始,居然在江汽厂党委书记的位置上坐了10多年。
  这个老女人一直没有结婚,岁月还是留下了明显的痕迹,有了不少鱼眼纹;头发也有些花了,还是那么胖,更添加了一丝老态,不过眼神还是有种威严,似乎永远气场很足。虽然从江汽厂的办公楼到这里很近,她还是选择坐汽车。
  此刻她站在下面,看着牌子想起了严萧潇刚回来和自己的第一次会面……
  那是在召开了职工大会的当天下午。
  这个职工大会也是丁安娜始料不及的。严萧潇要召开大会并没有提起告诉她。准确说,是没有预先告诉厂里任何领导,直接以集团筹备处的名义,在整个茜草坝张贴了公告。三个厂分成了三天召开职工大会,第一个召开的就是江汽厂。
  整个茜草坝一片哗然。
  尤其是江汽厂,更是人人奔走相告,各个笑逐颜开。其他两个厂似乎就不同了许多,有更多的惶恐和不安,却又似乎满怀希望。
  当年的两件大事,早就在这个方圆不大的小坝子深入人心。一件是小小初中生居然蟾宫折桂,一飞冲天考出了个文状元。再一件就是江汽厂冲天炉掀帽事故。凭这两件事让严萧潇的名头,几乎在整个茜草坝人人皆知。
  以后关于严萧潇的新闻也常常会传到茜草坝,比如他被部里公派留学去了德国,再比如回国以后的事儿,在银阳差一点被人撞成植物人。在病床上睡了一年多,居然神使鬼差醒过来了,现在还派回江州当了新的集团总经理。
  所有带着传奇色彩的传闻,都让严萧潇在这方土地有很强的影响力和存在感。所有这些恰恰又给丁安娜这个在茜草坝十多年风生水起的女诸侯,深深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与威胁。
  严萧潇的不安常理出牌,第一手就打了她一个出其不意。就在三天前,她收到部里颁发的正式红头文件,里面明明白白写明,关于成立茜草机械集团总公司的所有相关内容。当然也清清楚楚写出了严萧潇的职务和职权。
  从收到当时丁安娜已经有了巨大的不好预感。这样突如其来的巨大变化,基本预兆了自己的仕途已经走到尾声。可是她真的很不甘心。她不相信一个当年自己手下的毛头小子,竟会有一天成为替代自己,不,不是替代自己,而是以更高的势态站在自己上面,来决定她丁安娜以后的人生。
  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严萧潇居然完全无视自己,把一个属于他曾经的领导视为零存在!回茜草坝任职竟然不知会自己这样的现任领导,直接行使还不存在的集团总经理职权来要召开职工大会。
  丁安娜的愤怒不是因为严萧潇“擅自”召开职工大会。当然,她心里明白算不上“擅自”,按照部里红头文件,他完全可以这么做。可他总应该有个姿态吧?一点谦姿都没有实在说不过去。
  让丁安娜真正愤怒的是,她完全没有想好应对这次大变局的手段就被严萧潇一招打懵了。
  接着让丁安娜愤怒是第二招。严萧潇公然在职工大会宣布,在接下来马上展开的工作中,第一步,集团筹备处委托省里一个会计事务所和审计所,全面接管三个厂的临时财务,同时展开全面财务审计;第二步,对所有中层以上干部展开离职审查,然后实行必要的人员精简;第三步,重新确定各自干部和职工岗位,再实行一员一岗。下岗干部不再享受干部待遇与下岗工人一起,接受新的工作安排。
  严萧潇还专门明确了,未来新的分公司一级,相当于原来厂级的党委成员不得超过9人,只设书记一人,副书记两名,行政总经理一名,副总经理两名。党委成员由民主选举产生,行政干部由总公司任命。严萧潇最后还明明白白告诉大家,不会让茜草坝一个工人真的下岗没饭吃,也不会让一个干部找不到合适的岗位。但是,有个前提必须服从合理安排,任何人不服从安排都可以选择辞职,或者留职停薪的方式离厂。
  就在开完大会的下午。
  严萧潇找到丁安娜办公室,两个人有了第一次对话。
  “丁书记,我来和你沟通一下未来集团工作。”
  “小严,你觉得还有这个必要吗?”
  “丁书记,当然有必要。您是江汽厂老书记,非常熟悉厂里情况,尤其对现任干部的情况更是了如指掌。您的指导意见很重要。”
  “原来你还知道我是这个厂党委书记,还是你的老领导?可你觉得你有尊重过我这个领导吗?不错,你现在职务比我高。可你回来任职还要做这么大一件事,是和江汽厂直接有关的大事,是不是应该第一时间和我交个底、通个气呢?至少让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吧?可你居然给我一个措手不及。”
  “丁书记,对不起。这个措手不及的确是我故意的。”
  “你故意打我个措手不及?”
  “也不仅是您,我是故意给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因为我不想让别人有时间想好对策,我需要在第一时间掌握主动权。所以,我宁愿事后来给您陪个不是,求得您的原谅。”
  “为什么?”
  “丁书记,您真不知道为什么?茜草坝是什么地方,江汽厂是什么地方?这里是20年前的内迁厂,大国企,人脉关系错综复杂,可谓牵一发动全身。如果按照常规按部就班,恐怕不等我拿出法子,已经被各种势力把局面搅得一锅粥了吧?我只有直接出手,直接向所有人亮底,告诉大家政策,才能让别有用心的人无处下手。”
  丁安娜沉默了。
  严萧潇的一招制敌的的确确奏效了。
  中午,丁前进已经慌慌张张,带了另外几个副厂长和副书记找到了自己。
  他们想知道下一步怎么办?他们想都想不到,严萧潇第一招,朝他们这些“皇亲国戚”下手了。
  说到丁前进,他还是如愿以偿当了管购买的副厂长。
  那是丁安娜和李林森做的一次权职利益交换。
  李林森在自己退休前,要推荐王谦出任厂长。丁安娜就用让丁前进担任副厂长为条件,逼得李林森同意了。
  厂里的8个副厂长和6个副书记,至少一半以上属于这种情况。丁安娜又怎么会不知道?一旦国企改革深化开展,这种局面必然会打破。只是她自己也碍于种种复杂关系,无法下手处置,这么多年局面也就愈演愈烈了。
  现在严萧潇突如其来的出手,还真是叫人连回旋余地也没有。全给晾在了众目睽睽之下,想找关系、托人情也不敢了。
  丁安娜叹了一口气。
  “行啦,你坐下说吧。”
  严萧潇这才笑嘻嘻坐在她对面。
  “您是老书记,我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烧到您,也别见怪。”
  “你把这么多干部赶下台怎么安置呢?”
  “谈不上赶下台,是有很多干部需要重新审核他们的资格吧。不过集团一定会考虑所有人的出路,绝对不会让一个人失业。当然除非他们自己不愿意接受安排。”
  “你想好办法了?”
  严萧潇胸有成竹点点头。
  “我正在具体落实,您放心就是。”
  严萧潇站起身告辞。
  “丁书记,有事我再来请示吧,先走了。”
  “你就别用这个词了,以后是我来请示你。部里文件我已经收到,你还是新集团党组书记吧?”
  “丁书记,党委工作我一窍不通,真要向您这个老书记请教的。”
  丁安娜看得出来严萧潇这句话是有诚意的,才算露出了一点温柔的笑容。
  “你就嘴甜吧,现在想起我是老书记了。走吧,你现在一身的事儿,快忙去吧。你这个老姐姐还有起码的党性,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丁安娜收起沉思走进筹备处,看见大厅里都是人。
  这些都是来登记新工作的原下岗干部和工人。这个筹备处里设置了各种部门,其中有个很重要的机构,就是新岗位安置办公室。
  严萧潇展开改革的重要步骤,就是成了集团下第一个新公司——再就业服务公司。这个新公司跨行业地囊括了几乎整个江州的服务业、餐饮业、家政等等五花八门的工作。让茜草坝三个国营企业上万的下岗职工,重新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而且收入还高过了原来的岗位。
  丁安娜不得不佩服在自己看来不过是个毛头小子的严萧潇,果然手里拿着金刚钻。
  这个筹备处的工作人员,都是他临时从江州大学招聘来的毕业实习生。别人看不出来,丁安娜可看得明白,这些大学生就是未来集团干部的储备人才。他们在这里实习的过程,严萧潇可以暗中考察他们的能力。一旦有需要,随时可以安排到集团就职。这是何等有远见的一招?可又何等轻巧?
  所有的这些,不得不让丁安娜感觉自己落伍了,是该考虑退下来的问题了。自己的思维、能力,远远跟不上形势的需要;自己用的人,也远远不能和严萧潇相提并论。
  丁安娜想着心事,走向朝设在最高层的总经理办公室。
  她不知道严萧潇找自己有什么事儿。几个月下来,严萧潇用快刀斩乱麻、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已经把茜草坝搞翻了天。在那些持怀疑和反对态度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出手的时候,已经把一招招后手亮出来了。由于这些后手招招实实在在解决问题,促使很多人马上改变了态度。但是三个原来的大厂,究竟保留哪些车间和工种,设定哪些行政科室,却迟迟没有拿出具体方案。此刻反而是被留在厂里的人,有些忐忑起来。
  丁安娜觉得严萧潇选择这个时候要她过来面谈,显然和这个局面有关。她还是在保留的人员中,显然是准备给她摊牌了。
  严萧潇办公室的门开着,丁安娜站在门口敲了两下。
  严萧潇抬头看见笑着说:“丁大姐,快请进。”
  丁安娜走进来说:“今天改称呼了?不叫丁书记,改叫我大姐了?看起来你还是打算让我也下岗了吧?”
  “您说什么啊,我真没有这个打算,你快坐。我请您,还有王谦和另外两个厂的原厂长,一起去机场接贵宾,接未来集团公司的财神爷。你坐一会,他们很快过来,简单碰个头,明天一早去蓝田机场。华玫集团的董事长夫妇,明天到江州来和我们洽谈全面融资。”
  丁安娜暗自松了口气。
  “你真吓着大姐了。我真以为你打算卸磨杀驴,不用我这个老太婆了。”
  “大姐,我上次就说了,做党务工作我彻底外行,我已经打报告给部党组,建议由你担任集团党组副书记。今天已经收到批文,所以请您过来一下。不过大姐,有一句丑话我必须说在前面,再也不能任人唯亲。行吗?”
  严萧潇把一份红头文件放在她面前。
  丁安娜笑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