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四十八集 折中地安排

第四十八集 折中地安排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4-20 09:25:06      字数:3293

  黎家屯族长黎天星现在是梨花荡乡的乡长,虽然当官了,但还是忘不了农民的本分。清晨起来仍然背起粪箕子,出去拣粪,顺便活动活动筋骨。刚要走,突然看到在墙角柴火垛边,倦缩着一个人正在睡觉。
  “喂!怎么睡在柴火垛边?大清早的多冷啊!快起来……”突然发现竟是一位与自己年龄不相上下的老人,“你是——这不是海老板吗?怎么睡在这里?”
  “我是海老善,刚从儿子那里回来,我已经无路可走哇……”海老板站起来,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黎天星乡长又说,“我儿子让我来梨花荡,找——找一个叫黎天星的乡长。可是我到了梨花荡这里,天还没亮,走得又困又乏,本想坐下歇一会,没想到竟睡着了。这位老弟可知道黎乡长住在哪里?”
  “原来海老板找黎乡长,你儿子叫什么名字?他是干什么的?”
  “唉!我儿子叫海洪奎,原来是医巫闾山抗联部队的干部,不知为什么在抗联改编成解放军时,竟突然失踪了。民主政府说他当了土匪,害得我们全家成了土豪恶霸家庭,逼得我走投无路,我只好进山找儿子问个究竟。”海老板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唉——”
  “那你进山找到你儿子了吗?”
  “唉!找到有啥用?他已经是人不人鬼不鬼了。问他是不是当了土匪?他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看我浑身被洪水冲得上下无条线,也知道可怜我这个爹,不知给我从哪里找来这身衣服给我穿上了,让我到梨花荡找一个姓黎的乡长,说黎乡长能帮我。我这才来到这里。”海老板这才怨气十足地说了这些。
  黎天星乡长看看海老板这身衣服:裤子是当年医巫闾山抗联改编成解放军独立师时,发的新军装,是解放军裤子;上身在解放军军装外,又穿了一件国民党破军装;还带了一顶山里土匪常带的破毡帽……看到这些,黎乡长心里有数了,笑着说:“老哥你这身打扮够全科的了!土匪不是土匪,国民党不是国民党,解放军却不敢露面。看来你儿子这身份够复杂的拉。既然他让你来找我,那我也就得为你想想办法了。”
  “那这么说你就是黎乡长了?太好了,我终于有救了……”边说边从柴火垛下,拽出一只还没扒皮的野山羊,“这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让我带给你的。你收下吧!”
  “这下你可以放心了,你儿子在山上不愁吃,不愁喝,活得很滋润的。”说着领他到自己家里,让老伴赶快做饭给海大哥吃。又让海老板上炕再睡一会,自己动手扒野山羊皮,好给海大哥做着吃。
  老伴看这来人地穿着打扮,笑着打了个招呼,就做饭去了。黎乡长边扒山羊皮,边在想:“这老黎家真够复杂的了,这老大不用说了不会有问题。可是他那老二,日伪时期当警察,人们称他为汉奸。国民党时期还是警察,并且成了警长,又跑得音信全无。他本身虽然竟做善事,但是他化成份时,还不和我一样。我还是个开明乡绅,结果还是被化成了地主。他这家庭和社会关系,不是恶霸也是资本家……我可怎么帮他呀……”思考间主意有了,便快速地扒完山羊皮,七嚓咔嚓来个大卸八块,赶紧炒了羊肉,煮了羊杂汤……弄了一壶烧酒,这时海老板也睡醒了。
  “老哥你醒了?快洗把脸。然后咱老哥俩喝一壶,驱驱寒气,解解闷。”
  “能给我弄碗饭吃就足够了,哪还有闲心喝酒哇!”海老板自暴自弃地说。
  “哪能啊!你海大善人在幽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家趁万贯走到路上,连十字街都打颤。喝点小酒那是老弟我慢待老哥了……”说着话,黎家老伴已经把炕桌放在炕上,热腾腾地炖羊肉、炒羊肝、羊杂汤,已经端上了桌;另外还配上了炒鸡蛋,凉拌黄瓜等农家菜,满满地上了一大桌,黎天星乡长亲自烫好了烧酒。这时海老板已经洗好了脸,黎乡长把他让上炕头,斟上两小盅烫好的酒,举杯说。“来,老哥!老弟我为你接风!先喝了这一盅……”
  “这这……老弟我怎么擎受得起呀!我现在已经是土豪恶霸,要饭都没人敢给。我怎敢喝老弟的酒哇……”海老板说着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别别别,别哭哇!”黎乡长慌神了,从他的话中听出他已经被定为土豪恶霸。可是一想,“不对呀?政府对成份的划分上:农村是地主、富农、中农、贫农和雇农;城里是资本家、小业主、工人……等。这‘土豪恶霸’也不算阶级成份哪?”想到这就说,“不用管它那些,好好在家呆着有吃有喝就行!只要不反党,不反政府,不反人民!都是新中国的主人。就像我似的,你愿意划我地主就地主,我照样当乡长跟着共产党走,不同样干革命吗?”
  “不行啊老弟!我和你不一样。我已经被扫地出门,家中被分了,房子被占,无处容身了。”
  “怎么会这样?”黎天星乡长有些茫然了,暗想:这里边一定有问题,很明显,他儿子海老大海洪奎,是党派他做秘密工作,身份不能公开。可是对他的家人这样做,又是为什么呢?让我又能怎么帮忙呢?突然想到城里鼓楼胡同的军管会主任,与自己关系不错,是不是让我找他能解决呢?想到此说道,“你也不用愁,车到山前必有路,没有过不去的坎。现在咱俩好好喝酒,等喝完了酒,你就先在我这里休息别出门,我去城里看看有什么办法帮你安排一下……”
  “太谢谢老弟救命之恩了……”海老板终于有了盼头似的,有了点笑膜样。
  吃饱了,喝足了,黎天星乡长进城了。
  离鼓楼前不远的牌坊东就是鼓楼胡同,在鼓楼胡同向东一拐,就是海家大院。黎乡长看到海家大院空荡荡的,只有少数的解放军战士在出入,黎乡长二话不说就往院里走去。这时,大门边站岗的解放军战士从岗楼里出来拦住了他:“请问你是谁?怎么随便进军管会大院?”
  “我叫黎天星,是梨花荡乡乡长。来找你们主任李老大李奇主任有事商量。”
  “原来是黎乡长,失敬失敬!李主任就在办公室,请进!”说着向大院正房一指,说,“请——”
  黎天星抬头一看,一个身着解放军军装的矮胖子,向自己走来。嘴里说着:“是老黎呀,咱可是多年没见了,好想你们哪!”说着亲人般地握住黎乡长的手,一起向他的办公室走去。进了屋赶紧让座,“请坐,快请坐。”李奇主任边说边给黎乡长倒水。
  “老李你不用客气。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遇到了一件为难事,想找你核实一下,不知你能否帮忙?”
  “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办!不知你想核实什么事?”李奇主任不假思索的满口答应。
  “就是关于老海家——”黎天星乡长压低了声音又说,“他大儿子海洪奎,据我所知曾是闾山抗联的侦察排长,怎么竟成了土匪了呢?这……”
  黎乡长刚说到这里,李奇主任赶紧制止说:“行了,这话哪说哪了,不该知道的事不要多打听。有事说事,但不要乱问。”
  “可是,这事牵扯到海家老爷子一家的安危,海排长亲自让他老爹叫我来找你呀!你说我能不管不问,眼看着老人走投无路吗?”黎天星乡长无可奈何地说。
  “有这等事?你在哪里见到的海老板?海老板又是在哪里见到他的儿子的?”
  “海老板就在我家里。他说他在山沟里见到他儿子的。”黎天星把见到海老板的前前后后,如实地说了一遍。
  李奇主任听了这些,踌躇的在办公室转了几个来回,停在黎乡长面前轻声地说:“今天的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咱要哪说哪了。海排长,不,已经是海连长,他是我……”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遍,又说,“如今国民党特务猖獗,空降的、派遣的、还有潜伏的,都在蠢蠢欲动,稍有不慎,就会牵涉到海家人的性命。我们不得不防啊!我的老哥哥。”
  “原来是这样……可是,他们家的老小总得给个说法,不然让人家怎么活呀?”
  “这事也怨我们安排不周,群众一听说老海家又出了个叛徒土匪,加上他家老二又是双料的反动警察,而且逃离大陆;群情激奋就自动把老海家给抢了,我们又占了人家的宅子,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现在得想办法补救……”
  “怎么补救?宅子被占,财产被抢,人也流离失所,能对得起海老板这位大善人吗?”黎乡长痛心疾首地说。
  “好办!现在公开承认我没执行党的政策有偏差,海老善是开明士绅,守法商人,不能把他孩子的行为归咎于他家身上。现在就退还房子和商铺,让老海家照常营业,政府对其损失给予一定的补贴。”李奇主任说到这里问黎乡长说,“你看这样做行吗?”
  “好好!当然行了!我回去把你的安排告诉海老板,看他还有什么想法?”
  “行!你回去不要提别的事,只说他积德行善,在抗战和对人民有利就行,看他对这事有什么反应?及时告诉我。”
  “好!我这就回去办理……”黎天星乡长高兴地告别了李奇主任。
  
  第四十八回出场的主要人物:
  030李老大(李奇):是东北抗联的党内领导干部,化装成果品公司的采购贩子,实际是抗联军需处的主要领导。后来的军管会主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