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一百零二章 重振雄风胜当年

第一百零二章 重振雄风胜当年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19 18:58:39      字数:4046

  严萧潇走马上任第一天,就是回到起重机厂召开全厂职工大会。
  厂里的老工人听说严萧潇回来了,而且还出任了茜草集团总经理,各个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忍不住奔走相告。
  “李师傅、朱师傅。”
  张玉英专门跑到了老职工休养所。她去给当年负伤后送进休养所的两个老人报喜。
  两个人正坐在轮椅上晒太阳下棋,看见张玉英急急忙忙冲进来。
  “老张,什么事啊,你慢点跑看看再摔了。你也是快60的人了以为自己还年轻啊。”
  张玉英气喘吁吁站定捂着自己胸口。
  “我的妈,累死我了。”
  “到底什么事?要你这么急跑来?”
  “大事,大喜事。我徒儿回来了。”
  “谁,你徒弟?你好像自打那年出事没有收过徒弟吧?”
  李师傅皱着眉问。
  “咳,她最后的徒弟是严萧潇。等等,你说萧潇回来了?”
  朱军忽然明白过来。
  “对,是严萧潇回来当总经理了。”
  “啥总经理?哪儿的总经理?”
  李师傅有点耳背了,伸手在耳朵旁边搭着棚。
  “咱们茜草坝三个大厂要合并了,叫茜草机械集团,萧潇是总经理。部里正式任命的,明天召开全厂职工大会。”
  “太好了。他回来搞改革咱们厂子有救了。”
  此刻的严萧潇已经到任,就坐在老厂长李林森的家里。李舒雅也坐在那里,旁边坐着王谦。
  严萧潇坐在李林森对面在喝茶。
  “师哥,我可听说了不少你在银阳的事儿。行啊,大手笔力挽狂澜,真不愧是我师兄严萧潇的风采。”
  李舒雅已经34、5岁做了妈妈的人,她和王谦的儿子今年5岁,可在严萧潇面前就是个孩子一样,嘻嘻哈哈显然特别亲近。她是厂里的党委副书记,在外面是杀伐果断的女强人。
  她的丈夫就不一样了始终阴着脸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王谦大学毕业主动回到厂里,很快就被提拔为副厂长。然而,大气候的改变,国营企业体制的制约,还有这个厂本身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特别是他自身的一些性格,还是让他一直很不顺心,就连爱情和婚姻也一样不能天随人愿。他很爱董芝兰,偏偏董芝兰对他一点没有感觉,最后还是离开这里远走高飞了。
  王谦在种种考虑后,主动向李舒雅表白了。李舒雅接受了他,他们很快就结婚了。婚后不久,在李林森推荐下,王谦被部里任命做了厂长。
  可是国营要进一步深化改革,以及关于对国资企业实行关停并转的消息还是传来了。
  王谦摸不透部里究竟怎么考虑?可是小小茜草坝有三个非常类似的,还是同属机械部的大厂,这是谁都看得见的,那就意味着,在未来的改革中,至少有两个厂可能被兼并,或者关掉。这个命运会轮到哪个厂头上,作为江州汽车起重机厂的厂长怎么能不忐忑不安?
  在这份忐忑下,他迎来了严萧潇出任茜草机械集团总经理的消息。不用说了江州汽车起重机厂的历史使命,随着这个机械集团的成立被画上句号,他将成为最后一任厂长。这种壮士暮年的悲催感不由而生。
  更叫王谦不能接受的是,又是这个严萧潇,似乎自己这辈子永远要活在他的光彩里。当年一起进这个厂的时候,他就是平平常常的初中生,在铸工车间学炉前工。自己是响当当高中生在精密铸造学精铸。
  没有多久,这小子就脱颖而出,刚满师就被任命为工段长;在恢复高考的时候竟然鲤鱼跃龙门,考出了江州文状元的成绩。偏偏他王谦竟然名落孙山,这种差别真叫他难以接受。
  总算第二次考上了大学,他专门学了理工科就打算回厂大显身手。因为他觉得严萧潇学文科不会回来了,没有严萧潇的竞争,这个厂一定是他王谦的天下。等他知道严萧潇大学毕业后,居然被部里保举公派留学德国了,心里又不安起来。他毕业后要求回厂,想利用基层需要人才,严萧潇还在留学的这个时间差里站稳脚跟。
  也算这一次天随人愿,他被派任副厂长,又追到了李舒雅,做了老厂长的女婿接了他的厂长班。谁知,这个严萧潇阴魂不散,居然返回江州成了茜草集团总经理。
  王谦神情不宁,终于先站起身。
  “爸,我办公室还有点事处理先走了。严总,你再坐一会儿。”
  严萧潇笑着。
  “师哥,这是你不对了,咱们可是师兄弟,什么时候弄得这么陌生了?我还打算向你请教很多专业问题呢?你可是南大理工科高材生。”
  王谦自嘲着。
  “什么高材生?还不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怎么会?师哥,新形势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你可以大有作为啊。”
  王谦还是推脱自己有事先走了。
  李舒雅他关上门后。
  “师哥别理他。他情绪不好。”
  李林森笑着。
  “也不能怪他啊,你哥哥回来了,他心里不平衡啊。”
  严萧潇却嘻嘻哈哈扯开这个话题。
  “干妈,我晚上在家吃饭,您给我准备啥好吃的?”
  刘秀兰在厨房里答应。
  “儿子,妈给你弄个辣子鸡,还有红烧鱼。”
  “你在我们家混饭吃,你老婆小玉容怎么办?”
  李舒雅笑着问他。
  “玉容还没有过来,在蓝田坝家里。她已经辞职了,又不是厂里人不回来了。我打算让她去江州大学读书。”
  “呵呵,真是爱妻心切,心疼人啊,还要重点培养。”
  萧潇不去理会李舒雅的调侃。
  “李叔,您是老厂长,你说说看,厂里的体制改革,第一步应该做什么?”
  李林森沉思了很久,深深叹口气。
  “第一步做什么?我说不好,老了跟不上时代了。可工厂第一要紧的事我知道。”
  “行,您就说说第一要紧的事儿?”
  “第一要紧就是人的事儿,工人的事,全厂工人的利益。”
  “说得好。就是工人阶级的利益问题,其实也就是国家利益。工人阶级是国家主人,是人民的重要组成,所以就是人民利益。改革不是去伤害人民的根本利益,也不是把国企工人下岗就可以完成的任务。我觉得关键还是在解放生产力。现在我们的工厂是什么局面?明明只有10个生产岗位,却有6、7倍以上的人,结果呢,一个干,三个看,剩下几个边上站。再看看干部,厂部有一个厂长,八个副厂长,党委有一个书记,六个副书记,整个党委居然有35个党委委员!怎么形成决议,怎么干事?开会光扯皮就要几天几夜。再看看厂里的硬件,厂房破烂、设备陈旧、产品落后、产能低下。这种局面不改变,又怎么去应对市场经济?所以必须大刀阔斧去改变,彻底解放生产力,更新设备,修缮厂房,放弃旧产品,根据市场设计新的产品……”
  严萧潇滔滔不绝。
  李林森听得连连点头。
  李舒雅更是睁圆眼睛盯住他看,心里暗自敬佩:师哥啊师哥,你真是奇才、大才,刚刚来一天就已经抓住了要害。只是真要动手怕也难上加难。
  李林森说:“好小子,你是出息了。问题看到了,可怎么办,办法在哪里?”
  “是啊,师哥,就比如你说的只有十个岗位,那就意味着差不多60个职工里,有50个要下岗。这么多下岗工人可怎么办?还有,你说的对,党委35个委员,书记就有7个。假如我们采用精兵简政,留下一个书记,两个副书记,设7个委员,是不是就有22个党委委员,其中包括5个副书记失去工作岗位?还有副厂长,副科长,一大堆失去岗位的干部又怎么办?”
  李舒雅尖锐地提出了实质性问题。
  “精简的工人不能推到外面不管,我们必须就地消化,不能给政府添压力。精简的干部同样是这个道理。但是有一点不同,共产党的干部不能终身制,这是原则。所以干部必须能下能上,我们可以安排你工作,不能保证给你当官。”
  严萧潇接过了李舒雅提出的问题明确回答。
  “我为什么先召开职工大会?就是改革要透明,精简也是一视同仁。政策向群众公开,方法也向群众公布。工人岗位确定是第二步,所以精简也是第二步,在精简工人之前,我会为设法先安排好新的岗位。我们必须先从干部开始精兵简政,全员实行干部聘用制,先定岗再聘人,择优录取一视同仁。党委成员全部重新选举,先确定党委班子的人数,报部党委批准,今后集团成立后由集团党组批准。”
  李舒雅笑着指自己鼻子。
  “我是不是也要下岗啊?”
  严萧潇笑起来。
  “也有可能。没关系你下岗就和罗玉容一起去读书,学费师哥承担。”
  一屋子人大笑。
  刘秀兰指着严萧潇说:“儿子,你回来家里笑声都多了。你要多回来几次。”
  “妈,我不走了,就在家搭伙吧,交伙食费。”
  严萧潇笑嘻嘻说着。
  “别说,自从两个妹妹出嫁都在市里安了家,家里真冷清很多,我和王谦也就一周回家吃一顿。”
  李舒雅有点伤感。
  “你们好就成啦。所以我想有个儿子啊,儿子留得住姑娘早晚是出门,人家的。”
  刘秀兰居然抹起眼泪来。
  李林森取笑她。
  “看看你,还哭上了。闺女不就在江州?你想哪个去看看啊。哭啥,叫萧潇看着笑话。”
  萧潇却继续逗她。
  “没事啊妈,明天我让玉容过来接你去玩几天,反正她还没开学闲在家里。”
  大家又笑起来。
  吃过饭萧潇看李林森已经有些倦意便起身告辞。
  李舒雅送他出来。
  “舒雅,陪我走走吧。”
  “好啊,师哥。”
  两个人走到江边站在二桥附近望着对面的江州城。
  “师哥,你有话对我说吧?”
  “舒雅,你回去和王师哥好好谈谈。他的情绪不对头,国资企业改革是大势所趋,何况深化下去的改革对他是利好。师哥是技术性人才并不适合搞行政管理,你告诉师哥,我希望他支持我,未来的茜草集团非常需要他这类专业人才。”
  “师哥,我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他就是心胸小,看不得你比他强。这个臭毛病跟了他一辈子也改不了。”
  李舒雅有点气愤。
  严萧潇笑了挥挥手。
  “别这么看他。其实也不怪他,过去也是我有点不顾及别人感受吧。那时候还年轻,我这个人其实太争胜好强,尤其不愿意别人因为我是初中生就看不起。心里常常不服气,就想初中生怎么啦?初中生不比你们高中生差。结果呢,表面上争了个脸面,骨子里伤了别人的自尊心。所以啊,我现在常想要是倒回去二十年,我一定不会和师哥师姐争这些。人生一辈子多不容易,有这么多师哥师姐护着是一种幸福。这个体会我是读大学的时候才体会到,班上差不多都是我师哥和师姐,他们处处护着我,让着我,真是满满幸福感。”
  “谢谢师哥的理解。我一定把这番话告诉他。”
  “舒雅,你知道吗?咱们厂人际关系错综复杂,又有这么多老职工,我心里压力大啊。改革一定会有重重阻力,可最大阻力恐怕不是工人,也不是王师哥。”
  严萧潇望着滚滚长江水心事重重起来。
  李舒雅轻声说:“师哥,我知道你指的什么。只怕真的腰动她可不容易,这么多年了,所谓冰冻三尺,这个厂二十年来几乎已经成了她的家天下。党委班子形同虚设,厂长责任制更是空谈。丁书记一句话,谁也没办法。老太太现在就是厂里的皇太后一样。”
  “明天职工大会以后,我去觐见这位皇太后。”
  “你要正面宣战?”
  “呵呵,怎么会?她是现职党委书记,可我是部里任命的集团党组书记兼总经理,找老领导汇报工作,交换一下看法嘛。尊重还是需要的,不过,她不能给改革制造障碍。”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