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七十四章 迟到的婚礼

第七十四章 迟到的婚礼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4-18 15:27:09      字数:3099

  医院的楼下小酒馆里,杨凡确实喝了一杯酒,顿时脸颊绯红。丹凤眼惹人怜悯。她一只手托着脸,一只手拨弄着空酒杯有一句没一句地说道:“哥!你说喜欢一个人要是喜欢久了,如果有一天被迫想跳出来,她还能跳得出来吗?她能跳得干净吗?”杨凡歪着头看向陈楚阳。很显然她在等他的答案,这个问题对她很重要。
  “嗯!问题很尖涩,一般人是回答不出来的,但我不是。”陈楚阳想逗一下杨凡开心,他故意卖了一个关。
  “你就装吧!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清楚你,来找你聊天只是看你还是个人物。否则我都懒得往你这来。就这问题,你有答案吗?”杨凡白了陈楚阳一眼。
  “哎呦喂!你看看我的自尊又一次被你散了一层霜呀!就你刚才的问题,我认为那要看你们彼此喜欢对方到了一个什么程度,浅了的话自然可以摘得干干净净,但是如果是深了的话那就很难做到干净儿了。而且事情往往会相反,这不但会摘不干净反而会让双方喜欢得更深刻。因为这更能见证对方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了。怎么样分析得有没有道理!”陈楚阳得意地向身后的椅子上靠了靠。
  杨凡的脸颊好似更加红了一些,看得出来,它是把楚阳的话正在往自己身上靠呢,看来她靠出点眉目了。
  
  虽然王小虎身在学校学习,但是他一时都没忘记自己原来的同事和战友,他与他们曾未中断过联系。
  从刘训东的来信中,他知道,魏国栋已经晋升17师的正师长了,现在已经开往临国支援抗战去了,刘训东也刚刚接到任务,正准备整装待发,领兵开赴前线呢。
  得知这个消息后王小虎激动万分,心想如果要是在部队,自己现在或许也已经奔赴前线支援战斗了,男儿自当保家卫国,不然就空流这腔热血了。他暗暗在为自己的这些战友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陆军军校的大门口,陈楚阳站在那儿走来走去。经过传达室,他想把王小虎给约出来,他想找他谈谈。
  王小虎刚走出大门就看到了陈楚阳站在了那里,他急忙跑了过来,说道:“是楚阳哥!,你怎么这时来找我,周末你捎个话我过去一下不就行了。看来是有什么事情。”王小虎很纳闷。
  “你看,你就是没把我当做至交。没事我就不可以来看你了,亏得我还亲自给你动过手术呢!”楚阳半开玩笑地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大老远的,你那么忙,有你跑这一趟,还不如我自己过去,那样你不就少麻烦了吗?”
  “是的可是你得去呀!自从上次手术完了就没见你的人影了。”楚阳白了小虎一眼。
  “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小虎呀!我想知道,在你和扬凡之间你为什么先撂挑子了。你能给个答案吗?”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小虎没有想到。他抬头看向远处的山峦。
  “你知道吗?杨凡昨天一个人跑到我的办公室,像极了一个落魄的小女孩,她向我问了一大堆的问题。我当时都难以回答。我无论你是怎么想的,但是你总归得给个合理的的理由吧!”
  “我——这,你——”
  话到嘴边,小虎又活生生地给咽了下去。
  “楚阳哥,你比我大,在感情上你应该比我懂得更多一些,感情是两个人的事,经过这一年来的相处,我觉得我们彼此不是很适合。如果在往下走的话,最终很有可能会害了杨凡所以我觉得我必须要悬崖勒马了。长痛不如短痛。”
  “听起来到是很冠冕堂皇,但是没有实质的内容,也就是说没有说服力,我能猜出来你肯定还有一些难言之隐。既然你不便说,那我也就不便问了。”
  “不过我倒是觉得你可以把你的难言说出来,这样也许大家一齐想办法总比一个人来得快些。如果这个解决了,那你们之间的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听到这儿,王小虎不做任何表示,只是暗自苦笑了一声。
  
  一学年结束了,学校里的学生都陆续回家了,小虎和槐花只有相伴回了趟江城市。
  下了火车他们沿着街道慢慢地往前走着。在他们离开江城的这几年里,江城的面貌焕然一新了,有了崭新的楼房,有了宽阔的马路,有了便捷的电车,人民的精神状态也都喜气洋洋的,大路上成群走过来的工友无不都欢声笑语的。
  当他们俩走进石林的办公室的时候,石林和紫青已经在等待多时了。还没等他们放下行李,石林和紫青都赶紧地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小虎和槐花,左看看又看看,好像如获至宝爱不释手。
  “你们俩可让我们给想死了。嗯!都已经长大成熟了。看到你们现在这个样子,我很欣慰,我觉得我没有辜负他们对我的嘱托。好在你们都很上进也都很争气。这样我们明天邀请一些友人相聚一下。一来可以给你们接风洗尘,二来也要祝福一下我们这迟到的婚姻。”说完石林和紫青呵呵呵地笑开了。
  “石林叔紫青姨,你们这对婚姻一定要得到大家的祝福,太不容易了,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呢!这不我们都来了。”
  
  第二天中午,市委的小礼堂里,几大桌子旁边亲朋好友座无虚席,大家都在忙乎着,并且时不时地相互介绍,相互问好,相互寒暄。有些都是多年没见的老友了。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大家可以叙叙旧了。
  “大家静一下,听我说两句。”一个司仪站到了前方,清了清嗓子说,“今天是咱们石源市市委书记的大喜之日,这可谓是一对老恋人了。他们一起坎坷相伴经历了一些风风雨雨,彼此曾没有嫌弃和埋怨过对方,始终是相濡以沫,相互扶持,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都是我们的典范。所以在此我提倡以后我们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工作中都要以这二老为学习的榜样。力求上进,积极生活。最后让我们为他们二位送上最为美好的祝福吧!”
  掌声响起,人们纷纷站起来,人们眼含热泪,掌声尤为激烈也尤为响亮,经久不息。
  石林挽着紫青的手很庄重地从人们面前走过。这一刻它是最为幸福的,紫青也同样如此。不知道有多少回了,这种画面一直都在她的梦里呈现过,所以她并不陌生,她很准确地走着每一步。她知道这一刻是属于她的,这一刻的甜美也是属于她的。
  
  廖凯坐在槐花的对面,但是现在的廖凯不同以前了,江城市人民医院的院长,每天管理着上百口人的衣食住行呢,真的是忙得你都找不到他。面对槐花他显得很自信,再不会有以前那种羞涩,腼腆的姿态了。
  “槐花,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江城市人民医院院长,廖凯同志。”他一说出来,廖凯和槐花同时微微地笑了起来。
  “紫青姨,其实我们认识,而且还很熟,是吧廖凯?”槐花问廖凯。
  “没错!我们很熟,我们之间的战友情谊是纯真的深厚的。”廖凯回应着。
  “原来你们都已经认识了,那就更好了。来来吃菜吃菜。”紫青感到莫名其妙。
  
  春节刚过,江城市的大街小巷人头攒动,每个人的手中都挥舞着一面小旗帜,他们沿街欢送着自愿被送往前线的志愿军。到处歌声嘹亮,彰显出军民心连心的火热场面。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播报新闻,新华社报道,我志愿军先头部队已于昨晚成功地跨过了边界大江。现在正以凌厉的姿势向南挺进,沿途受到了当地居民的热烈欢迎……”
  王小虎听到这里浑身感到热血沸腾,他幻想到自己在那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冲锋陷阵的情形。
  
  “王小虎,王小虎!”
  小虎环顾四周,总感觉有人在喊他,就在他还在四处寻找的时候,突然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军人模样的人扎到了他的面前,举起拳头捶了他一下肩头,
  “你个娃儿,看什么看,你不认得我了?”赵老四突然出现了,这着实让王小虎万没想到的事情。
  “哎呀!怎么可能!你——你怎么会到这儿来了。”话没说完,两人就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巧遇!纯粹是巧遇呀!我这不整理士兵跟随部队北上过江参战吗!现在要在江城集结,统一乘火车北上呢,这不坐在车里一眼就看到你了。”还是那张憨厚的脸,只不过皱纹又多了几道。
  “怎么样了,你现在还好吧?没事的时候,我整天都还在惦记着原来一班的那几个战友,想想过得真快呀!但愿他们都还好!”
  “可不嘛!都已经解放了大家都会越来越好的。不过这次你们跨江支援参战可都要多多保重呀!”
  “放心好了,我的命大,子弹每次都是躲着我飞的。哈哈哈。”
  “好了!没时间,就此别过吧!相信后会有期。”说完赵老四和小虎他们庄重地给彼此行了一个军礼,久久不愿转身,然后便洒泪而别。
  王小虎在人群中目送着赵老四消失的背影。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