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九十八章锲而不舍追黑手

第九十八章锲而不舍追黑手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19 00:59:19      字数:3048

  欧阳剑带着两个警员,按照重庆仔提供的线索,直奔广西柳州。
  柳州公安局已经接到了公安部的协查通报,也接到了省厅通知,要求柳州公安局全力配合,缉拿全国通缉要犯德彪和岳丽蓉。
  他们派来两个警员和刑警队长曹月河到机场来接人。
  曹月河还是欧阳剑当年在警校的同学,两个人一见面就你一拳,我一脚,嘻嘻哈哈抱成了团。
  曹月河勾着欧阳剑肩膀朝车上走的时候,欧阳剑已经急不可耐问起了德彪的情况。
  “怎么样?老同学,按照我们发给你们的照片和资料,有没有发现这两个人?”
  “我们收到后就把资料和照片散发到了各派出所,还把协查通报通过街道和居委会公布出来,队里的警员都下去摸排了情况,也算有些收获。据群众反映,柳州郊外一个叫白鹤镇的地方,有一片外乡人居住相对集中,大部分是湖南人,当地老百姓俗称叫湘庄。听说是好几年前,有个湖南大佬买下这块地,说是准备今后要应那句江湖传言‘死在柳州’?”
  曹月河笑着一边开车一边介绍。
  “哈哈‘死在柳州’?是因为柳州木材好,可以做棺材吧?怎么选块地?是不是我理解这句话不对啊?”
  欧阳剑也笑起来。
  “你可别这么自以为是,我们柳州有山有水,当然也是人生最好的归属地啊。有钱人选择柳州挺好啊。”
  “你别告诉我柳州可以土葬吧?”
  “呵呵,那不可能。我们前些年为了改变风俗没有少花力气,现在已经基本没有土葬了。”
  “所以中国湘庄自然也就不是一块坟地了。”
  “对,先是修了一座庄园,一直没有人住,后来不知怎么就陆陆续续住进了人,还慢慢在周围搭建了不少简易房,渐渐形成了这么个地方。治安管理上的确是死角,我们在白鹤镇有个派出所,警员不足,在那个地方也没有固定人员监管。不过似乎湘庄内部还没有发生过什么案子,好像他们有一套自己的办法?说实话,因为没有发生过案子我也没有去过。”
  曹月河这番话,让欧阳剑反而警惕起来。
  一个湖南人集中的地方,选择在远离家乡,甚至远离城市的地方,虽然鱼龙混杂,还这么多年不出事儿?也太奇怪了吧。怎么觉得像个黑社会的基地?
  欧阳剑问曹月河。
  “现在去哪儿?”
  “当然回局里。我给你介绍一下我柳州的兄弟们,然后安排你们住处,晚上我请客,多交几个兄弟,咱们多少年没有碰头了?先好好喝一顿。”
  曹月河说了自己的安排。
  欧阳剑摇摇头。
  “我想先去湘庄看看。”
  曹月河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路边。
  “我说,你小子急什么?再说,去湘庄我也要通知白鹤镇吧?明天吧,我等一会给白鹤镇打个招呼。”
  “我就想现在去看看,咱们可以不进去,就在附近转一圈。我只是有点想法,去证实一下。”
  曹月河看看欧阳剑认真的样子挥挥手。
  “行啦,就听你的不下车转一下。也不知道你小子又搞什么鬼?”
  坐在后面一位跟欧阳剑来的银阳警员笑着问:“曹队长,欧阳处长在学校是不是有很多鬼点子?”
  “可不是吗?属他点子多。哎对了,你叫他处长?他是你们哪个处的处长?”
  那个警员“噗嗤”笑了。
  “看起来,你们是好久不见面了。曹队长,欧阳剑不是我们银阳的人,是公安部八处副处长。”
  “咳,是我糊涂啊。我说你小子行啊,升得够快啊。”
  曹月河说着已经把车调头朝北一直下去了。
  曹月河还是给白鹤镇派出所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到去湘庄的岔路口来接一下。
  两辆警车开到岔路口,看见路边停着一辆警车。
  曹月河把车停下对欧阳剑说:“我还是找了白鹤镇派出所,咱们对湘庄知道太少了。”
  两个白鹤镇的警察走过来。
  “曹队长来啦,我是白鹤镇派出所所长周子学。”
  “哦,你好周所长,先介绍一下,这位是公安部八处副处长欧阳剑,我的老同学。”
  周子学笑着说:“欧阳处长是为了部里协查通报那个案子来的吧?打算进湘庄?”
  “你好,周所。我不打算马上进去,就是想先过来在外面转一圈看看。”
  周子学摇摇头诡异地笑着。
  “假如欧阳处长今天只是打算在外面看看湘庄,不进去的话,我劝你不用去了。”
  “为什么?”
  欧阳剑很奇怪。
  曹月河也说:“是啊,为什么啊?”
  “因为你们不了解湘庄。你们一定不知道假如不进湘庄,你就根本没办法在周围看看它。”
  周子学很随便的解释。
  “我还是没明白啊,为什么就不能在外面看看湘庄?”曹月河更纳闷了。
  “很简单啊,看不见。”
  “看不见?你说在外面就看不见湘庄吗?这么可能呢?”
  曹月河有点不相信了。
  欧阳剑却沉默了,看来不看也已经证实自己心中的想法。
  周子学反驳着。
  “为什么就不可能?”
  欧阳剑突然插了一嘴。
  “是不是湘庄造在一个山里?只有一条路可以进去?”
  周子学瞪着眼,楞住在那里,接着拍拍自己脑门。
  “咳,我怎么没有想到?也不对啊,就便如此也应该可以从山上看见湘庄吧?”
  欧阳剑继续问周子学。
  “是不是那些山很难上去,而且上去后还是看不见湘庄?”
  “那又为什么啊?”
  “如果我的判断是对的,那么这个湘庄里面,植物应该非常茂盛吧?甚至有可能所有建筑都有伪装掩护。”
  “什么?湘庄的建筑物使用伪装掩护?为什么啊?有这个必要吗?又不是什么基地?等等……我明白了。”
  曹月河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拉住了周子学。
  “周所,你们进去看到过什么吗?”
  周子学笑起来。
  “如果我们进去发现了什么异常,还会不向局里通报吗?说实话,就是没有任何异常,也看不到什么伪装物,里面很正常,看不出任何问题,也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问题。我们所警力又不足,所以一年也不会进去两次。”
  欧阳剑对周子学说:“谢谢你,我们不去了。这样吧,周所,辛苦你跟我们回市里,晚上咱们边吃边聊聊?”
  “好。”
  周子学对自己所里的人说:“小朱,你们先回所吧。我跟曹队长到市里去。”
  曹月河问欧阳剑。“你不去了?搞什么鬼啊?又想起什么了。”
  欧阳剑笑笑。
  “走吧,你安排地方咱们喝着聊吧。”
  
  晚上,曹月河安排了个大排档,一帮子人拼了几张桌子在说说笑笑。
  曹月河、周子学和欧阳剑一边喝酒一边在聊。
  “说说吧,欧阳,你究竟想到什么了?”
  “我今天想去看看湘庄的格局,其实就是突然感觉这个安置在柳州的湖南人集中地,实在透着几分诡异。你们想想,一个外地人集中的城乡结合部,应该什么样子?是不是鱼龙混杂治安混乱,刑事案频发的地区?可湘庄呢?因为警力不足而疏忽管理的死角,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居然多年天下太平,从来不引起公安关注。凭什么?靠什么力量做到这一点?只有一种可能性,那个地方本来就是某个力量控制的地区。换句话,很可能是一个基地,大本营一类的地方。在他表面的鱼龙混杂背后,是一个有严密管理的组织。”
  欧阳剑压低声音说出自己的看法。
  “什么样的组织有如此严密的管理体系?只能是社会性的那种,也就是我们说的黑社会。如果是,那么外面应该看得出蛛丝马迹。所以我想去看看,结果周所说外面看不见湘庄。我马上就明白了,也证实了我这个推断,这个湘庄是依山而造的,充分利用了地形特点,至于有可能里面看似乱七八糟的的临时棚子,都是为了掩人耳目的伪装之一。另外的建筑物伪装,是可以随时拆除消失的,一个精心设计的自动伪装网完全做得到……”
  “对,很容易做到。”
  周子学插进来。
  “很简单,湘庄只有一个入口,一定是在入口设置了摄像头、或者其他监控手段。我们派出所的警察出现,马上可以通知里面的人,其他外人也同样进去就被发现。”
  “这个湘庄搞得这么戒备森严肯定有问题啊。”
  曹月河皱着眉。
  “柳州存在这样一个地方,我们公安局刑警队居然完全不知道。这太可怕了,我必须尽快向局里汇报。这个湘庄一定有重大问题。”
  “对,曹队长。我明天就安排警员进行监视。”
  周子学也表示。
  “这事我们白鹤镇有责任,是我们疏忽了。”
  “和你们没有关系。”
  曹月河挥挥手。
  “湘庄这么多年没有任何毛病,谁会想得到?你就不要自责了。”
  “周所,你最好保持现状,咱们先要稳住湘庄。好好像个办法,看看如何渗入进去侦查一下,设法知道里面有没有德彪这个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