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九十六章生死未卜情志坚

第九十六章生死未卜情志坚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17 20:17:52      字数:3019

  萧潇安静地躺在雪白的病床上,身上插满各种管子,床边放着各种仪表。床头坐着罗玉容,一直抓着他一只手在落泪。旁边的一只沙发上坐着马珍和抱着珏珏的孔丹萍;外面一间的沙发上坐着秦达坤夫妻。秦达坤阴着脸,妻子邵方淳在暗自落泪。
  石宽和刘荷兰轻轻敲着门。
  “请进吧。”
  秦达坤直起身来。
  看见石宽和刘荷兰和邵方淳一起站起来。
  石宽抢先上去和他握手。
  “秦副部长,真抱歉。竟然在我们银阳的地界上出了这种事儿,我这个市委书记汗颜啊。”
  秦达坤摇摇头。
  “不说这种话吧?谁也不会愿意发生的事。可就是发生了,我们还是面对现实吧。”
  秦达坤长长叹了一口气。
  邵方淳流着泪。
  “石书记,萧潇虽然已经不是我们女婿,可还是我们儿子。自从他和颖颖结婚那天,我和老秦就当他儿子。他们离婚了,他也是我儿子。现在,现在竟然弄成这个样子。老马心疼,我这个妈也一样痛彻心扉啊。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决不能放过他!”
  秦达坤又说:“还有,我们现在的女婿孙连仲也扯进去了?听说已经被公安局传讯了?”
  “是,因为他是南华银阳公司副总经理,公安部门不过是按照程序依法传讯了解情况,并不是把他作为犯罪嫌疑人对待。”
  “那也应该的,他和秦颖也结婚好几年了。我们对孙连仲还是有所了解的。他还是萧潇的朋友,应该不太可能涉案。我们先不谈他了,我们相信公安部门会秉公执法。你们是不是见一下萧潇的母亲和未婚妻?”
  秦达坤转头对妻子说:“你进去请她们出来一下,就不要在里面谈了。”
  “好,我去请她们。”
  邵方淳走进里面的病房,低声和马珍说了几句话。
  马珍站起身对罗玉容说:“容容,石书记来看我们了,我和你出去一下。丹萍,你带着珏珏在里面吧。”
  “好的,妈。”
  孔丹萍到现在还是叫马珍妈妈,连带着欧阳剑也只能跟着他叫妈妈。
  马珍常常开玩笑说,儿子离婚、离婚,儿媳妇没有走,又拐带回一个儿子来,本来只有个孙女,现在多出个孙子了。
  马珍和罗玉容走到外面,先和石宽、刘荷兰寒暄了几句。
  石宽随后把医生的初步判断告诉了大家。
  他说完后房间里一阵死寂,只能听见几个人沉重的呼吸声。
  最后还是石宽先打破了沉寂。
  “当然,这只是医生的一种说法。医生嘛,总是会把病情说得严重些,才能引起家属重视。说不一定也会出现其他乐观的结果。”
  马珍重重出了口气。
  “恐怕真的很严重,孩子伤得太厉害了。我这个儿子,做妈的最了解。从小骨头硬,皮实。他爸爸当年说过,叫抗打击能力超强。活了38岁,真是吃过不少苦头。能把他搞成这副样子,实在是太严重。说真的,很可能醒不过来了。老石啊,我明说了吧,如果生命没有危险了,你问一下医生,是否可以转院?我和老秦也商量过,我们想把孩子转到北京去,找一家康复医院养着吧。”
  马珍坐在那里,说完垂下头,不再说什么了。
  罗玉容却过去跪在她身边抱住她大哭起来。
  “不,妈,萧潇会醒过来的,他一定会醒过来。妈,咱们不能放弃他。”
  邵方淳走过去流着泪抚摸着罗玉容。
  “好孩子,我们谁也不会放弃萧潇的。可是,孩子,我们不能耽误你啊。你和萧潇还没有结婚,你还只有28岁。我们怎么忍心让你守着生死未卜的萧潇一辈子?”
  马珍把罗玉容的头抱在自己怀里终于落泪了。
  她自从来到银阳,还是第一次流泪。萧潇是她唯一的儿子,岂有不痛心的?只是马珍的脾气素来刚硬,这辈子都没有流过几点眼泪。
  “容容,妈明白你的心啊。你放心,无论今后怎么样?你都是我马珍的闺女。”
  “妈,我不要做闺女,我是您儿媳妇,我一辈子就是您儿媳妇!妈,咱们一起等着好不好?等着萧潇醒过来。”
  罗玉容突然站起身跑过去拉着石宽的手。
  “石书记,求求您和医院打个招呼,让他们一定要想办法救救萧潇,让他们想办法让萧潇醒来。”
  “小罗同志,你放心。”
  石宽拍拍她的手。
  “萧潇是捍卫国家财产的英雄。我们已经要求医院千方百计救治萧潇同志。我们也已经向全国发出求救,请全国脑外科专家,骨科专家和内科专家赶来银阳会诊。对了,还有南华国际和华玫集团两个外资公司,已经出面联系了几位国际著名的脑外科、骨科和胸科专家,正在从德国和美国赶来。请相信我们,一定会用最大努力去救治萧潇同志。”
  石宽又对马珍和秦达坤夫妻表示。
  “三位老领导,关于萧潇的医治,银阳市委和市政府绝不会放弃,暂时不必考虑转院问题。就是他病情稳定后,也还是留在银阳休养合适。我们一定安排好护理工作。”
  石宽他们走后,马珍拉着罗玉容走到病房外面,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下来。
  “容容,妈妈希望你冷静、理智去面对萧潇的伤情。妈妈知道你很爱他,是不是还在萧潇和颖颖没有结婚之前就喜欢他了?”
  罗玉容一声不响垂下头。
  马珍抚摸着她的手:“可怜的孩子,也是个傻孩子。你那时候还是个小姑娘吧?15岁?你就这么傻痴痴地等着、看着他和别人结婚,离婚,又结婚,又离婚的?整整守了他13年啊。你就不能换个男孩子去爱吗?就这么死心眼?现在倒好,他真的也爱上你想和你结婚了,偏偏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孩子,我的好闺女,你还年轻啊,你还会有很长的日子完全可以有很好的将来,为什么一定要守着萧潇?孩子,我是他亲妈,我最希望儿子可以健康地站起来。可是,很多时候事实会非常残酷。假如萧潇一年、两年都醒不了,甚至十年、二十年就这么躺着那里,你可怎么办?还有,你也听医生分析了,就算他可能会醒过来,失忆了又怎么办?他可能睁开眼睛后根本不认识你又不肯和你结婚了,怎么办呢?”
  马珍的话就像一根根犀利的针,一句句都深深刺到了罗玉容的心里。
  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成串成串地流下来。
  所有可能出现的一切,她又何尝会没有想到?她第一次听到消息,第一次看见萧潇从抢救室出来的样子,第一次听到别人讲述他的伤情,就已经清清楚楚知道后果了。
  罗玉容是个看似柔弱、娇小,骨子里却坚韧无比的女人。否则也不太可能痴痴守着一个心中的暗恋,一守过了十多年。其实,罗玉容对自己这种深深的暗恋,从来就没有抱过什么哪一天修成正果的可能性。自从知道自己这个暗恋的师哥,是别人的未婚夫那天开始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喜欢,就是喜欢,自己心里喜欢,似乎并不会给谁造成伤害?
  罗玉容就一直这么悄悄在暗自恋着萧潇。萧潇第一次婚姻失败的时候,罗玉容想过也做出了表示,结果是萧潇拒绝了。照理罗玉容就会死心了,可她还是继续自己的暗恋,恋得无怨无悔。
  算到三年前,罗玉容已经这样暗恋了整十年。
  就在萧潇第二次婚姻再度发生危机的时候,在萧潇决定要带着珏珏远赴银阳上任,然后把珏珏交给她亲妈妈的那一刻,罗玉容明明白白说出了“我来做她新妈妈”的心愿。那一刻的罗玉容已经决定不再隐瞒自己的情感,要光明正大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要堂堂正正爱自己爱了十年的男人。
  这一回,萧潇没有拒绝,只是提出了让他和罗玉容都有个情感过渡期,用一段时间去适应双方未婚夫妻的新关系。接下来的这几年,罗玉容是快乐的,也是幸福的,虽然他们远隔千山万水,可身边有个自己从小带大的珏珏。
  珏珏有三个妈妈,最亲的却是她这个至今尚属非正式的妈妈,甚至从来都胜过亲妈妈秦颖。
  还有,她和萧潇之间保持着亲密的电话联系,不是那种客客气气的谈话语气,而是很亲昵的未婚夫妻之间的那种通话。这一切都让罗玉容对未来充满憧憬,如果不是萧潇的工作开展不够顺利,他们完全可以在第二年就领证成婚了。
  现在萧潇静静躺在里面病床上,安静得像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又像是过于疲劳了才会如此深度沉睡;可是,他或许一直就这样睡下去了,一直像个刚刚出世的婴儿……
  罗玉容擦干眼泪,自己慢慢站起身。
  “妈妈,我想得很清楚。我就要守着他,别说一年两年,就是十年、二十年,一辈子也心甘情愿!我爱他,愿意就这样守护他一生一世!”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