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九十三章迂回巧计解困局

第九十三章迂回巧计解困局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17 01:15:04      字数:4000

  德彪送走了萧潇,回到南华大酒店18层的1818房。
  这是他在南华的长期包房,一套总统套房。
  德彪自己家在乡下那里有个黄脸婆。他每月送钱下去,而且不少。黄脸婆人又老实本分从来不和他闹,也不敢来找他麻烦。德彪在银阳并没有买自己的房子就在酒店住。他不喜欢有固定的家,以为是一种束缚,不如住酒店自在。常住的酒店也不止一家,银阳好一点的酒店都有他的长包房。
  南华大酒店基本就算他的大本营,李楚江是不来管的。所以这套1818总统套房,实际上就是德彪的“家”。
  德彪,江湖出身差不多从小就是混混。父亲走得早,母亲带着他嫁了人。后爸也算待他不错,自小由着他。
  二叔德玉山是个人物处事圆滑,在“运动 ”中也没有上什么罪。以后更是官运亨通,很快从区里升到市里,做了管工业的副市长。甚至有传闻市长高升后,德玉山将出任市长一职。
  德玉山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一直就把德彪视为己出。这也是他可以横行乡里的依靠吧。小时候多次进去公安局,每次都是德玉山保出来。久而久之的银阳公安对德彪也只能眼开眼闭,只要不出人命,连警都不出了。
  成年以后的德彪很快就在自己身边形成了团伙,虽然不干打家劫舍这种事儿,可收个保护费之类也是常事。
  李楚江和他是小学同学,生意做大公司形成规模后找到他,请他加盟自己的南华银阳公司。
  一来,李楚江知道做生意需要黑白两道打交道,德彪是最合适的人选,二来,也希望这个老同学改走正道。李楚江劝他改弦更张不要再混江湖,并允许他把手下骨干带进公司,只是不能再干那种守保护费之类的勾当干点正经事。
  就这样德彪开始跟着李楚江学做正经生意了,而且很快成为银阳公司主要负责人。李楚江基本不管银阳的事,全交给他和孙连仲打理。孙连仲也不去多管技术以外的事务。
  结果形成德彪在公司变成了大权独揽的局面,很自然成全了他原来的野心。德彪开始暗中积累自己的力量的同时积累财富,早就瞄上了湘江内河运输和大小铁矿,暗中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德玉山自然少不了得好处,也少不了给予暗助,让德彪的野心越发膨胀。
  萧潇昨天提出的是个深度合作的方案,彻底否定了原来由南华出资收购码头和船队的思路。提出了由南华入资重机厂,成立一个银阳机械联合公司的建议。具体做法是评估重机厂全部资产折算为55%的股份,剩下的45%由南华以资金方式注入。完成资金注入后,成立董事会,由重机厂方面出任董事长和副总经理,南华方面出任总经理和副董事长,公司在董事会指导下开展业务。南华负责开拓市场和营销业务,重机厂负责原材料提供和生产。南华原来与重机厂重叠的生产厂,可以作价与重机厂合并,成为重机厂的分厂。
  德彪当时没有想到萧潇会搞出这个方案,只能表示会向南华高层报告。
  回来以后仔细一想,这个方案不能报。不用说,报上去南华总部一定同意。这根本就是李楚江做大做强的思路,而且符合南华国际在大陆发展宗旨与构想。
  可这个方案一旦实施,德彪大权独揽的局面肯定彻底被打破,而且直接影响到他私下开办的公司。现在南华银阳公司很多铸造产品的材料来源、运输等业务,都是交给他自己公司做的。一定成立新的联合公司,这些业务理所当然落到了重机厂。德彪鞭长莫及完全失去控制,那是他这些年主要的赢利渠道。光是铁矿材料的差价,就让他赚得钵满盆盈,又怎么肯轻易放弃?还有船队的运输,那不仅赚南华的钱,还几乎垄断了整个湘江上游所有内河航运。一旦被重机厂的大型船队介入进来,至少会分掉收入的一半以上。
  这样的方案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可怎么去反对?还是要想想办法。德彪明白,这个方案自己不上报,孙连仲也会报给李楚江,所以要阻止整个方案必须马上想出办法来。德彪觉得目前是应该让二叔出面了。
  德彪想到这里马上给德玉山打了个电话……
  
  隔了一天,德玉山就让秘书联系了巡查组。
  德玉山秘书来的时候萧潇不在,向刘荷兰传达了德玉山的意思。
  萧潇回来刚进屋刘荷兰就进来了。
  “萧潇,看起来麻烦来了。刚才市里德副市长派他的秘书来过,传达了市里的意见。他们不同意撤销南华和重机厂的协议书。提出如果收购价存在问题,可以由市政府出面重新协调价格,既然协议意见得到职工代表大会通过,还是应该执行的。秘书还说,我们巡查组是在银阳开展工作,还是应该接受当地政府的领导,要求我们尽快去市里汇报前阶段工作。”
  萧潇一下子就明白了,显然是德彪把他二叔搬出来了。
  萧潇说:“刘副司长,这事您别管了,我来处理。你抓紧找一下审计评估部门,尽快对重机厂的全部资产做个审计吧。”
  “好,这事我来办。那市里的事儿?”
  “我下午去市政府。”
  “对了审计单位最好去省里找,尽可能不在银阳找。”
  “你是……”
  “对,我担心当地审计会有水分。”
  当天下午,萧潇去了市政府德玉山的办公室。
  “请问你找德副市长什么事?有预约吗?”
  外面办公室的秘书有礼貌地站起身。
  萧潇微笑着递上自己的名片。
  “预约?好像一个算有吧?上午德副市长的秘书,来过我们巡查组驻地,通知我们来汇报工作。”
  “原来您就是机械部巡查组组长萧先生,这么年轻啊,你稍等,德副市长一直在等您。我和他通报一下。”
  秘书拿起桌上的电话
  “德副市长,机械部巡查组组长萧潇同志到了。”
  “请他进来。”
  秘书起身引着萧潇走到内室门口,轻轻推开门,伸手做个手势。
  萧潇一步跨进去,看见一个中年男子坐在桌子后面。
  看上去有五六十的样子,低着头在看文件。
  萧潇不声不响朝前面又走近几步,站在他的办公桌前面。
  德玉山还在看文件,似乎根本不知道进来了人。
  萧潇心里暗笑,这个德玉山是故意拿架子,打算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罢了。
  萧潇不想和他计较,觉得自己带着巡查组到银阳半年有余,没有主动来市里汇报一下,的确是自己做事不周到。德玉山这种年纪了,差不多算得上自己长辈了,生气了,发发官威也说得过去,不如让他发发威风先消消气。
  萧潇若无其事地直挺挺身板,站在办公桌前面好一阵子。
  德玉山总算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看见站在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腰杆笔直,双目有神,神态不卑不亢,表情安闲平静,似乎站在那里这么久,对他就不是什么事儿,情绪一点影响都没有。
  德玉山心里反而忐忑起来,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哦,对不起,快请坐吧。看我这个人,有点老糊涂了。一看文件就把别的都忘了。请坐,你就是萧潇吧。”
  德玉山换了一副表情,很热情地说:“不错,果然年轻有为。看上去比我那个侄子还要小几岁吧?”
  萧潇微微笑着,拉开办公桌前面的椅子坐在德玉山对面。
  “德副市长,你好。我就是萧潇,对,我是比德总小几岁。德副市长,我先做检讨,巡查组到银阳有一年多了,我居然一次都没有来市政府汇报过工作。这是我的失职,很不应该。部里领导一再强调我们巡查组,不论在哪里开展工作,都一定要首先取得当地政府的支持,这样才能有利于工作展开。”
  萧潇主动检查自己态度,让德玉山完全无从发难了。
  德玉山只能顺着他的话转圜。
  “不必要做什么检查嘛。你们是中央一级部里的巡查组,有自己的权力和职能,地方政府只有配合的义务,可并没有干涉你们的权力。萧潇同志,你太客气了。倒是我们银阳市政府对巡查组支持和关心不到位啊。我听秘书说,你们的巡查组在桃花江宾馆办公?不行啊,那就是个小旅馆嘛?为什么不住到市政府招待所?那里虽然比不上南华大酒店,可各方面条件都还是不错的。再说也应该另外设个办公室嘛,我和秘书说了,让她去安排一下,回去就搬,回去就搬。”
  “德副市长,不必了。桃花江离开重机厂比较近,我们工作起来也方便。另外我们已经正式驻进重机厂,开展正面工作,厂里已经安排了办公室。我今天就是来汇报前阶段工作的。”
  “具体工作不要汇报啦,我想听听你对南华收购重机厂码头的看法。”
  德玉山似乎已经看明白了。萧潇不会跟着自己的安排转,索性就直接出牌了。
  萧潇也不再兜圈子了,直接端出了自己的观点。
  “德副市长,您既然问了,我就明确表明一下我们巡查组对于这次关于南海收购重机厂码头和船队的意见。一共有两条:第一、国资企业的所有资产都是国家的,不能随便流失。即便是转让、或者出售,也必须由权威方面做出评估,在部里的监督之下公平买卖,不能搞暗箱操作,更不允许趁机谋取私利。第二、重机厂码头和船队都是重机厂重要资产不宜出售。可以考虑更好的,有利于双方利益的合作方式。鉴于此,我们已经代表机械部驳回这个草案。建议南华方面重新拿出一个更有诚意的合作方案。”
  德玉山沉默了片刻,脸色明显阴沉下来,最后冷冷地打起官腔来。
  “萧组长,看起来你并不是来向市政府汇报工作,而不过来通知我一声。既然这样,我也代表市政府通知你们巡查组。鉴于你们来银阳巡查并没有知会市政府,我们也没有义务来协助你们的工作。所以今后无论是巡查组,还是重机厂,在银阳的地面上出现任何问题,都不要来找市政府的麻烦。你们可以找北京机械部去。曹秘书送他出去!”
  萧潇站起身很平静地说:“德副市长,您这么说就不太合适了。银阳市政府是国家的地方政府,重机厂也是国家的企业,作为一级政府,保护国家财产不被侵吞,或者流失,是市政府的重要职责之一。我们巡查组只是机械部派出的督察巡查机构,重机厂也是建在银阳的底盘上,有事恐怕还是要麻烦地方政府的。这可不是赌气就推卸得掉的职责。您说是不是?我告辞了,您还是好好想想。”
  这样的谈话结果让德玉山始料不及,也完全不在德彪想象之中。他专程为此事去了德玉山家,两个人关在书房里商量对策。
  “二叔,看起来不能按照平常法子来对付了。”
  “你打算怎么?”
  “这件事关键就是这个萧潇。只要他不在了,其余都好办。原来的价格是低点,我翻个倍数,3倍都没问题。哪怕真的出3个亿,也要买下来。这个钱要出也是南华出的,和我没关系。可买下码头就在我手里控制,钱怎么赚也是我说了算。要是按照萧潇的打算,南华入资重机厂成立联合股份公司,我还有什么戏?”
  “是这个道理。不过你注意方式,不要把自己搭进去,更不能闹出人命来。想办法把巡查组赶走就成啦。只要没有巡查组在,重机厂的事情就好办了。”
  “放心吧,二叔。这种事儿我怎么也不会把自己搭进去的。也不急在一时让我想想再说。”
  德彪的眼睛里有了一股阴冷的杀气。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