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八十九章商战之战何为先

第八十九章商战之战何为先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16 01:19:55      字数:3034

  南华大酒店八楼的一间豪华套房里。
  “彪哥,这件事你看究竟怎么办?巡查组坚持要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公开讨论协议条款,这次的草案恐怕还是通不过的。”
  魏柳成在德彪面前总是一副卑谦的样子。
  他是个非常精明的人。
  德彪在南华的地位不仅远在孙连仲之上,而且在银阳有非常广泛的人脉,差不多把控着所有的小煤矿和小铁矿。这使得李楚江不得不依仗他这方面的实力,来满足自己公司在冶炼和浇筑业务需要。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德彪的亲叔叔德玉山,是银阳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南华虽然是个外资型私企,实力再强大,还是需要得到所在地方政府的扶持。
  德彪一只手不停在骚扰坐在身边的岳丽蓉,甚至毫不顾忌当着魏柳成的面。
  岳丽蓉也满不在乎地干脆斜躺在他大腿上,由着一双男人的手在自己身上肆意游走,还不时发出一阵阵的笑声。
  “这个事儿我知道了。楚江也打招呼了,南华上面有明确指令下来。你就抓紧重新搞个方案拿去给厂里看看吧。一群穷工人看得懂个屁,只要巡查组看得过去就行;再说,中央巡查组也要尊重当地政府的意见,我叔叔对南华发展一直是很关心的。放心,你大胆做吧。”
  德彪这几句话让魏柳成放心了一多半,不过想到萧潇一对犀利的目光还有咄咄逼人的话语,他心里还是由余悸。
  就在昨天下午魏柳成从外面回厂的时候,在大门口遇到了萧潇。
  “萧组长,您是刚从车间出来啊?”
  魏柳成看见萧潇一身工作服朝大门外走,赶紧闪在一边打招呼。
  萧潇收住脚看了他一眼。
  只见魏柳成一身西服,打着领带,里面一件粉红的衬衣,头梳得一丝不苟,一米八的个头,不胖不瘦,五官也算周正,就是眼神带着邪淫之气。
  萧潇暗想:这个魏柳成模样长得挺好,怎么就自带邪气?看着就和老叶、老刘他们不是一个路子的人。
  “魏副厂长,你这是从哪里过来?打扮得衣冠楚楚,是去公关吗?”
  “可不是,厂子经济效益上不去,没办法,我刚才请银行行长和信贷科科长吃个饭。这个月贷款再下不来,全厂职工的工资就发不出来了。”
  萧潇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厂里的确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可怎么能月月靠贷款过日子?
  萧潇紧皱双眉。
  “老魏,能不能在销售上想想办法?总不能靠贷款过日子吧?”
  魏柳成眼珠一转,拉着萧潇走到厂门外,低声说:“萧组长,其实有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
  “南华不是看中厂里的码头吗?咱们不能卖,还不能租吗?把码头租出去租金足够全厂开支,还有多余的资金。这比销售来得更快。”
  萧潇肃摆摆手。
  “别动这个脑筋,码头和船队不能租,也不能卖。这是原则,我希望魏副厂长明白这一点。关于和南华的合作,我表个态,支持。但是,怎么合作,不是你和我说了算,也不是南华一家说了算。要双方坐下来公平谈条件,要对等、公开,形成双赢局面。”
  萧潇炯炯有神的双眼逼视着魏柳成。
  魏柳成不敢面对这双似乎可以看透人心的眼睛,只能垂下眼皮,唯唯诺诺地表示。
  “明白,明白。我一定把萧组长这个指示贯彻在和南华的谈判工作中。”
  “我希望魏副厂长可以表里如一的执行。你抓紧和对方再沟通一次,拿个新的方案出来,交给职工代表大会讨论吧。”
  萧潇说完后走了。
  魏柳成在后面看着萧潇的背影出冷汗。
  “你尝到厉害了?”
  背后传来赵辛奎阴冷的声音。
  魏柳成转过去,看见他站在那里也看着远去的萧潇。
  “赵书记,这个人眼神太厉害,好像要刺透人的心。我不敢看他眼神。”
  “我上次让你查一下这个人的背景,你查到什么?”
  “查到一些基本情况。这个严萧潇是部里公派留学德国的,出身干部子弟。还是秦副部长前任女婿,就是秦颖的前夫。”
  “原来是这层关系。”
  赵辛奎自言自语。
  摸着自己有点开始秃顶的脑袋,在原地踱步,转了几圈,然后低声说:“你还是要警惕,以后做事小心点。这个人尽量不去招惹的好。”
  赵辛奎想起了昨天和萧潇的谈话。
  谈话是在赵辛奎的办公室。
  萧潇特地选择了这样的谈话地点,表示了自己对赵辛奎的尊重,也暗示了谈话内容的严肃性。
  自从巡查组进驻以来,萧潇是第一次在重机厂的办公室找人谈话。他几乎都是很随意地站在哪里,随便地找个人聊天。或者在那个车间里,一边和工人一起干活,一边聊家常。
  萧潇主动提议去赵辛奎的办公室谈话,摆明了是谈厂里工作。赵辛奎很客气地邀请萧潇坐在沙发上,还端来一杯新沏的茶。
  “萧组长,请喝茶。这是桃花江的新茶,很清爽的。”
  “谢谢,赵书记,你也请坐吧。”
  萧潇指指对面的沙发。
  赵辛奎坐下后面带微笑看着这个年轻后生。心想这个年轻人,恐怕真是来头不小。可以被部里委派巡查组组长,而且配了个副司长担任副组长,显而易见,他的职位已经相当于司局长级别。
  “萧组长,你年轻有为啊,部里委派你出任巡查组组长,看得出今后前途无量。”
  赵辛奎先恭维了一句。
  萧潇挥挥手。
  “赵书记,千万别乱猜。我这个组长就是临时职务。部里领导原话。做领导们的眼睛、耳朵、鼻子、嘴,下来看看、听听、问问而已,没有什么权力的。赵书记不一样,地方国资企业一把手有职有权。呵呵,一方诸侯啊。”
  “不敢、不敢。赵某老了,没几年要退休了,为国家站好最后一班岗。”
  “是啊,咱们是国家干部,吃的国家饭,的确要为国家站好岗。”
  “对,为国家站岗。”
  “赵书记,重机厂有差不多七八千职工,你肩上担子重啊。”
  “明白。老实说,这些年改革开放推行市场经济,国资企业举步维艰,我这个家难当啊。”
  “我当然理解赵书记的难处,你们态度还是很积极的,一直在想办法摆脱困境。比如对外寻求合作,就是一种方法。不过,是不是还应该挖一下厂里自己的潜力?比如如何利用现有的优势。”
  赵辛奎苦笑着表示。
  “如今的国企,在市场经济面前哪里还有什么优势?”
  “怎么会没有优势呢?我举几个例子吧。比如厂里的铸工车间,我去看过设备相对先进,规模也不小,工人技术也不错。我们还有自己的生铁做原料,还有大型船队可以运输大型工件。银阳素来冶炼和铸造业发达,国内外都有市场,只要产品对路,完全可以打开市场嘛。”
  赵辛奎抬头看了他一眼,心里想,这个年轻人果然厉害,几天下来已经摸到了厂里很多基本情况,而且一针见血就指出了症结所在。其实赵辛奎心里很清楚,重机厂完全可以依靠铸造和精加工打开市场,只是他不想这样做。道理就是一条,不想和南华发生竞争。
  德彪打过招呼,铸件,尤其大型精密加工后的铸件,是南华在国际市场上的重要产品,重机厂最好不要碰这块领域。重机厂这方面的损失,南华自然会考虑。
  这种露骨的暗示,赵辛奎自然心领神会。这些年,赵辛奎得到不小的实惠。当然他没有这么傻,所有的好处自己从来不沾手,都是魏柳成和岳丽蓉送到自己家里交给了夫人。
  最近几年,南华已经不满足出钱借道、借船,把大型铸件运出银阳了。银阳运输主要是水路和公路,没有铁路。公路不仅费用高,而且重量和体积都受到限制,已经成为南华经济发展的瓶颈。
  这就是盯上了重机厂码头和船队的根本原因。
  赵辛奎赶紧表示。
  “萧组长,你说的很对。我们目前就是因为资金实力不足,加上产品开发也需要投入,还有市场开拓的资金缺口也大。这些靠贷款是解决不了,所以才寻求合作。你是了解的,南华实力很强,找他们合作是很好的选择。你怎么看?”
  “当然好,重机厂与南华完全可以对等合作嘛。他们有经济和市场,我们有原材料、运输和技术设备,只要达成一种平等合理的合作协议,就可以形成双赢的局面。”
  萧潇终于把问题的要害指出来了。
  他已经鲜明地表示,巡查组支持的是一种不伤害国资利益,互惠互利的双向合作。这种态度的背后也是一种警示,不要做牺牲国家利益的事去谋取私利。
  萧潇的态度,让赵辛奎心头一凛。他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压力,这个看似年轻的组长,可不是个随便几句话混得过去的主;以后自己真要万分小心才行,否则恐怕真会栽到这小子手里。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