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八十五章重铸青春爱情园

第八十五章重铸青春爱情园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14 20:06:07      字数:4096

  张燕霞和王连长一番交谈后,已经搞清楚了之后发生的许多事情。无奈老人原本文化低,记忆力并不好,又只是主管生产,对知青后期的去向全然无知。不过,他给了张燕霞一个重要的提示和建议。让她去当年的团部,现在的奶牛场厂部独柳镇。
  当年的指导员还在那里担任党委书记。
  张燕霞暂别王连长后,马上带着两个姑娘上车。
  这次她坐在了后面,让晓苏开车,春兰坐在副驾位置。
  开出支路春兰看见银巴公路的路口,停着两辆南华的吉普车。
  春兰回头对坐在那里沉思的张燕霞说:“张董,您看。”
  张燕霞朝前面望去。明白一定是舅舅和哥哥的主意。
  她想想对春兰说:“你告诉他们,跟着吧。”
  路虎开到路口停下来。
  春兰对站在吉普车外面的两个小伙子招招手,等他们小跑过来。
  “张董让你们就跟在后面。”
  “明白了。”
  路虎朝前面开去,另外两辆吉普车紧跟在后面,一路开到15公里外的独柳镇。
  这个地方张燕霞没有来过,只是曾经听严萧潇提及,那是当年兵团一团团部驻地,也是方圆数百里最热闹的所在。一团管辖着三个营十五个连队,还有一个靠近团部的奶牛场和靠在贺兰山脚下的畜牧场,以及团部一个机械加工厂,大大小小单位合计起来至少有三五千人。
  老连长刚才告诉她,知青们陆陆续续走的差不多了。剩下很少的一些,有的已经被提拔到了团以上干部,有的女知青因为在这里嫁了人,生了孩子走不成了。
  这里本来就是因为安置知青而成立的兵团,整个一团知青比例超过80%。知青都走光了三五千人的一个团,只剩下了四五百老弱病残,其中有当年老农场的留场老职工,也有后来陆陆续续安置的复转军人。
  兵团改回了农场,团部成了厂部,15个连队,改编为5个生产队,其余全部撤编,农牧工全面发展,回到了单一的畜牧奶牛场。不种水稻、小麦,改成了牧草和牲口吃的燕麦……
  老连长讲述的时候,张燕霞深深感到他内心的遗憾与无奈。
  张燕霞还依稀记得,老连长当年因为严萧潇和自己的事儿,吹胡子瞪眼意气风发的样子,是那么可爱又可敬的一个大叔。如今已经被太多无法承受的岁月压力,变成眼前这个佝偻着背的老大爷。
  今天的独柳镇,比起那座被遗弃的小庄子,有太多的差别。已经有了三五分现代小镇的气息,楼房、街道,还有穿梭的行人和车辆标志着已经走进新时代。
  晓苏在镇上打了两个转,找到了挂着白底子红字的农场场部。她直接开进去,看见院子里冷冷清清,只有角落上停放着两辆小车。
  路虎霸气地停在了场子中间,头对着一座半新不旧的楼房,左右两侧各停着两辆城市越野吉普车。
  春兰下来给张燕霞开门。
  两辆吉普车上面下来了四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精壮汉子,双手背在身后恭恭敬敬等着张燕霞下车。
  张燕霞下来看了一眼皱着眉对身边的春兰说:“你让他们回到车上等着,别这么张牙舞爪吓人。”
  春兰“噗嗤”笑出声,一旁的晓苏说:“我告诉他们去。”
  晓苏过去低声吩咐。
  “赶紧上车呆着,张董不喜欢这样。以后千万别犯傻。”
  四个汉子回到车里去了。
  张燕霞慢步走进楼里。春兰和晓苏在后面跟着。
  张燕霞很快找到了挂着书记室的牌子,走过去轻轻敲敲门。
  “请进。”
  张燕霞推开虚掩的门走进去。
  看见办公桌后面坐着个中年人。
  虽然时隔久远,张燕霞还是看出了这就是当年精明的指导员陈兰陵。
  “你找谁?有什么事儿吗?”
  陈兰陵温和地询问站在面前的姑娘。他还看见门外还有两个年轻姑娘。
  这个姑娘穿着很像是个观光游客可双手空空。两个后面的姑娘也是一样东西都没有带。
  陈兰陵看了一眼窗外。
  场子中间赫赫停着一辆路虎,两边还有两辆进口的吉普车,车上显然还有不少人。
  陈兰陵对这个架势有点捉摸不透了,这个样子不像普通观光客,倒有点像这些年离开团部后,“锦衣还乡”来追寻青春梦想的知青。只是,眼前的姑娘似乎太过年轻?
  陈兰陵还是那样温和地看着对面的姑娘,等着她自己说出来。
  张燕霞故意给他留下了判断自己来历的时间。
  看看他的确已经认不出自己,便微笑走近办公桌。
  “陈指导员,真的看不出我是谁?”
  陈兰陵开始仔细端详这个姑娘。
  渐渐发现了眉角眼梢已经有了岁月留下的痕迹。看起来自己判断有些失误,这个姑娘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年轻。不过,他还是没有认出来。
  陈兰陵微笑着摇摇头。
  “姑娘,我真认不出来。”
  张燕霞恢复了少女那种淘气的心情。
  “我给您提个醒。您的记忆里有没有一个,千里迢迢来兵团寻夫的现代孟姜女?”
  陈兰陵愕然,抬起头再一次凝视这个漂亮的女子。
  记忆被从深处唤醒,他眼睛一亮脱口而出。
  “你是张燕霞,湘妹子张燕霞。”
  “陈指导员,您真的记得我这个湘妹子。”
  张燕霞伸出手紧紧拉着陈兰陵从桌后伸过的手。
  “记得、记得,印象太深了。忘不了。”
  陈兰陵说着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
  拉着张燕霞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然后指着门外。
  “要不要请那两个姑娘也进来坐下喝杯茶?”
  张燕霞看看门外,对她们说:“你们进来吧。”
  晓苏和春兰进来站在张燕霞身边。
  张燕霞指着旁边的椅子。
  “你们坐在那边吧。一上午也渴了,喝杯茶水。”
  陈兰陵看着张燕霞。
  “小张,看起来你事业有成啊。”
  “指导员,我只是继承了家里遗产,谈不上自己事业有成。”
  陈兰陵点点头。
  “我想起来,当年就是因为你的出身问题,才不得不和严萧潇分手的。”
  “指导员,我就是希望了解他以后的情况。您是他的连指导员,我不想隐瞒什么。我一直没有结婚找男朋友心里忘不了他。”
  张燕霞泪光闪闪。
  陈兰陵不由得长叹一口气。
  “唉,都是岁月弄人,天意弄人。你走了以后他因为失去你的踪迹,整天失魂落魄了很久。跑了不知道多次,也不知道被我们关了几次禁闭,差不多有一两年都没有恢复过来。还是我实在没办法亲自把他送到北京,交给他妈妈了。半年之后回来开始恢复了,工作也认真起来入了党。听说他母亲给他找了女朋友。女孩子在银川有家,也是干部子弟。不久女孩子的父亲亲自来兵团把两个人都接走了。”
  张燕霞的情绪不断变化,听到严萧潇有了女朋友,先是有了失落感,很快又平静下来,听说严萧潇已经被接走了,忍不住追问。
  “他们萧潇接到北京去了吗?马阿姨没有来?”
  “马阿姨?哦,我到忘记你们从小是邻居。严萧潇的母亲没有来,应该是女方的父亲送他们去了内地工厂,好像是四川?具体不太了解。姑娘的爸爸是直接从师里把人接走的,当时知青还没有开始返城,我们下面更不知道具体情况了。”
  陈兰陵一把给她们添茶一面继续说:“你想找到严萧潇,我建议你还是先去找他妈妈吧?你们不是本来就认识吗?何况时代变了她应该会告诉你。”
  张燕霞摇摇头说:“我去北京找过的,马阿姨搬家了。”
  陈兰陵想了想。
  “你可以去找她曾经任职的单位,即便她调任了也应该查得到。她可不是普通老百姓,是有一定职务的高级干部一定查得到。”
  张燕霞说:“你说得对,不过我知道他的消息已经满足了。我只是牵挂他的去向而已。”
  陈兰陵微微笑着。
  “真的吗?”
  “真的。”
  张燕霞似乎因为被陈兰陵看穿了有些脸红,然后很快转换了话题。
  “刚才我去连队看过,有很多感触,也有些想法。想和您谈谈。”
  “好啊,你有什么想法?”
  “您看严萧潇他们当年意气风发、雄心壮志要创建的新边疆,如今变得这样凄凉、衰败,我真看不下去。我想能不能把这块地卖给我?我来开发……”
  “你等等。”
  陈兰陵张大眼睛看着张燕霞有些不敢相信。
  “你说要买下原来的林业连?是营房那块地,还是原来所有的土地?”
  “我要买下原来属于那里的所有土地,当然再大一点更好。我打算按照现代化模式建立一个新的庄园,一个观赏、旅游、休闲、度假一体化的庄园。”
  “我没有听错吧?小张,你要在我们这里投资开发新式现代化一体化庄园?”
  陈兰陵再次追问。
  张燕霞肯定地点点头。
  “对,我要在严萧潇曾经战斗过的这片热土,重建一个青春梦园。”
  “那简直太好了。一定会对周边经济发展带来巨大推动力。不过……”
  陈兰陵有点担心。
  “恐怕需要天文数字的资金投入吧?”
  “这个请您放心。”
  张燕霞不经意地说:“我现在是南华国际的董事长,正打算资金投资做件事情,无论多少资金我都会做。”
  “那好,我陪你去农垦局正式接洽。”
  陈兰陵站起身。
  张燕霞也站起身来随着朝外走,一面走一面对春兰下命令。
  “等一下陈指导员陪我去农垦局。你先在市里安排住处,再联系一下,买一处大一点的写字楼,马上电告总部准备资金,你负责组建西北办事处。”
  张燕霞指着另外两辆车。“这些人都归你。立刻招聘现代农庄管理人员和现代农庄设计人员。具体方案我亲自出。现在就办。”
  陈兰陵坐在张燕霞身边吃惊地看着。
  “湘妹子,我真是知道了什么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这杀伐果断的干脆劲儿,果然像个大集团告诉董事长。”
  陈兰陵笑着打趣。
  “我不知道,现在严萧潇在你面前是不是也会甘拜下风?”
  晓苏插嘴说:“指导员大叔,我们张董可是留学法国和美国的双料博士,厉害的地方多了去。”
  陈兰陵频频点头。“看得出来。你们这个张董魄力非凡,看问题的敏锐度、瞻前性都不是常人可比。”
  春兰也抿嘴打趣。
  “我们张董还是绝世无双大美人。”
  “多嘴。”
  张燕霞轻声斥责,转头对陈兰陵说:“你还没有退休吧?”
  “没有,我今年54,还有几年。老王早退了。”
  “指导员,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有什么要求?你只管提出来。”
  “我想请老连长到新的农庄担任名誉主席,还有请所有曾经的知青,留在这里没有回城的知青,在农庄建成后搬进来,成为农庄的长期居民。由我适当安排合适的工作,承担他们的福利,我发工资给他们。行吗?”
  “行,太行了。我先替老王谢谢你,也替那些没有走的知青谢谢你。”
  张燕霞开始了自己担任南华国际董事长后,第一个投资计划。
  她的投资计划无条件在董事会通过,也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和扶持。
  张燕霞在西北启动了南华国际第一个国际标准的生产、休闲、旅游、度假一体化新农庄。
  她给自己这个创意提了个名字“青春故梦园”
  南华国际强大的经济实力,让张燕霞这个创意设计,在最短的时间里,变成了那片曾经的热土上最闪亮的风景。
  不到一个月,各种各样的机械开来进来。五个月后,这个“青春故梦园”已经初具规模。
  一年后,在大片人工林保护下的农庄原野上,绽放着第一季美丽的郁金香。五彩缤纷的郁金香,把这片第二次荒化的土地,变成了塞上最美丽的彩色花园。原野上一排排白色的风车,一座座融汇了各种东西方文化的小别墅相得益彰。原来再一次荒芜的戈壁滩充满新的盎然生机。
  张燕霞给自己在这座现代农庄的一个角落,设计了自己独用的小院子。
  她每天在这里埋头创作,再也不愿离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