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八十三章窗外疑是玉人来

第八十三章窗外疑是玉人来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13 22:38:28      字数:3994

  张燕霞坐在三楼的窗下。
  脑子全是这次被外婆和外公召回来谈话的内容。
  她是在洛杉矶总部被召回来。在总部和舅舅张华,还有哥哥林燕翔,为南华国际董事会董事长人选问题发生了分歧。舅舅张华和哥哥拿出外公的手谕,要张燕霞接任董事长职务。可张燕霞怎么也不愿意。
  原本这个职务是外公回国后,由母亲张玫在形式上担任的,其实还是张华在以执行董事的身份代为执行。后来,因为张玫跟随林志华去了德国,正式辞去了这个职务。这个董事长的位置就悬空起来,还是由张华代为执行。同时林燕翔也开始进入董事会,成为南华国际的副总经理。
  张燕霞在第二次进修毕业后,一直在担任南华国际的艺术总监和总设计师,并没有主管公司事务。她在华玫集团也不愿意担任高层管理,只是挂着一个副总头衔。按照她的心性很不喜欢这种世俗的工作,可是张淳羽不答应。
  张华和林燕翔都不能说服她的情况下,只能如实告诉了张淳羽。
  于是,张淳羽逼着梅雨莲把外孙女召回了清水塘。
  张燕霞从小性格就有点倔强,有自己的主张,无论是哥哥林燕翔、舅舅张华,还是父亲林志华都很难让她服从。就是母亲张玫也不一定拿得动她的大主意,很多时候反而会听她的。唯一可以让她心甘情愿听从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外婆兼师傅的梅雨莲。
  燕霞在外婆身旁多年,从师湘绣中的桃花江绝艺,也是从外婆手中接掌了湘绣桃花门传人的身份。就是这两种身份,让燕霞对外婆梅雨莲言听计从。
  张燕霞回到清水塘,走进梅雨莲和张纯羽的房间。
  “外婆、外公,我回来了。”
  “呵呵,回来啦。来到这边来坐下吧。”
  梅雨莲已经80多岁了,还是那样耳清目明,看见张燕霞一脸的欣喜溢于言表。
  她让张燕霞坐在自己和张纯羽身边拉着她的手。
  “霞妹子啊,这次你要听外公的话。外公年纪大了,身体大不如前,外婆也一天天老啦。有外公在身边陪着,外婆这些年真的很开心。你外公呢,总觉得一生愧疚,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妈妈,也对不起你们姐妹两个,特别是你。霞妹子啊,你到现在不成个家,身边没有个懂你、喜欢你的人,外婆心疼啊。你外公看着眼里更是对你疼惜。你就让他遂了心愿吧。”
  张淳羽眯着眼,似睡非睡的样子,其实心里很明白。
  他抓过张燕霞的手,拿出几份文件交到燕霞手上。
  “小霞,外公这份遗嘱已经做过公证了。你拿着吧,其他两份我已经寄给你舅舅和哥哥了。”
  张燕霞打开一看,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张淳羽对南华国际股权的重新分配,林张燕霞35%,张华30%,林张燕翔15%。林张燕芳20%。
  张燕霞拉着张淳羽的手,说:“外公,您这个分配不合适。舅舅跟你一起打拼的南华,他才应该大股东。还有哥哥比我少这么多也不合适啊。我觉得应该是舅舅35%,哥哥30%,还有姐姐和姐夫已经在南华工作多年,应该比我多才合适。”
  张淳羽摇摇头。
  “不,不是这样。外公的分配很公平,你舅舅的30%,就是他这些年努力应得,你们三姐妹都是只有15%属于外公给你们的遗产,其实还是舅舅最多。”
  “可着……”
  张燕霞指着遗嘱。
  “你多出来的20%中,10%是你外婆留给你的遗赠,还有10%是你妈妈拿出来的。你姐姐多的5%也是外婆赠的。你不是看见这份遗嘱没有外婆和你妈妈的名字吗?就是这个道理。”
  张淳羽看上去已经老态龙钟,其实脑子很清楚。
  张燕霞还是觉得不对。
  “外公,可妈妈为什么没有给姐姐和哥哥股份?还有外婆也没有给哥哥。”
  梅雨莲拍拍她的手。
  “外婆多给你5%,是因为你是湘绣桃花门传人。没有给你哥哥,是因为他还有你爸爸公司的股权。你妈妈没有给他也是这个道理。傻女子,都是外公、外婆的孩子,我们不会让那个孩子吃亏的。还是那句话,外公坚持对给你一点,就是因为你还是孑然一身,多给你一点痛惜。你舅舅、哥哥、姐姐谁也不会有意见的。”
  张燕霞只好不再反对。
  可是对外公指定她出任董事长,还是有些抵触便对外公说:“外公,这个董事长我真干不来的。我不懂,也不喜欢。外婆知道的,我喜欢青山绿水,喜欢刺绣、绘画、工艺品,不喜欢做生意的。南华国际那么大的国际跨国集团公司,我这个小女子怎么做得来掌门人?再说,这些年都是舅舅在打理的。不是很好吗?前几年妈妈也只是挂名的董事长,实际上都是舅舅管。”
  外公摇摇头。
  “张华还是可以代你管理董事会,可你必须出任董事长。外公累了,要休息。不答应外公,外公就不让你出门。”
  张淳羽居然像个孩子一样发起脾气站起身到床上躺下了。
  张燕霞无奈地看着梅雨莲。
  梅雨莲笑笑站起身推她出去。
  “你好好想想再说。老头子犯倔了,你别把外公气病啦。先出去吧。”
  张燕霞哭笑不得退出来。
  走上楼回到自己房间去。
  她打开房间的灯坐在桌前,有些不知所措了。
  从心里她不愿意做商人,可外公和外婆的心愿,自己也很清楚。说到底,他们还是在替自己担忧吧,做长辈的不能给孩子找一个心上人,也只能从其他方面来补偿了。
  他们的做法却又勾起了张燕霞的心事,她不由自主想起了心上那个人……
  蓦地,她仿佛感觉到了自己熟悉的一种气息,正在接近自己。
  张燕霞知道只有萧潇才会让自己出现这种感觉,身不由己站起身伸手推开了窗户。外面月色朦胧,清水塘在月光下闪着熠熠光辉。街上很安静,远远的一个人的背,拖出一个长长的影在渐渐远去。
  那种熟悉的气息也越发淡化了,最后和背影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会是他吗?应该不是。”
  张燕霞关上窗,觉得自己很好笑总是出现幻影。
  上次在德国就出现过这种错觉,这次居然又在这里发生了。如果不是错觉,他为什么不进来找呢?清水塘对严萧潇应该有深刻记忆吧?
  张燕霞忽然想起久远的往事……
  “萧潇,你不觉得自己有时候一点不聪明吗?”
  张燕霞领着萧潇朝自己家走的路上还在不断打趣他。
  偏偏素来能说会道的严萧潇,到了张燕霞面前就变得木讷起来,好像两个人交换了一样。
  吴夏林和刘兆绘就一直说,张燕霞平时话很少的,就是面对严萧潇的时候,话不但多而且反应快,常常让萧潇猝不及防出洋相。
  “我……不是……咳,我是笨死了,怎么看见你话也不会说了。”
  严萧潇一副狼狈。
  张燕霞回头看了一眼抿着嘴笑。
  “到了,进来吧。我们家在三层。”
  严萧潇走进小院子皱起眉头来。
  院子并不大,却堆满乱七八糟的东西,把好端端的水塘边,一株梅挤得东倒西歪。那一池荷花也被各种奇奇怪怪的腌臜覆盖得没有了丝毫生气和灵性,满院子到处晒晾着湿衣服,还有好几只煤球炉子在冒着烟。
  张燕霞一面像只百灵鸟,嘴里叽叽喳喳说着话,人灵巧地穿过各种障碍,走进了廊檐下的楼梯。
  “你小心点啊,别绊着脚,摔一跤。我们这个院子住了好多人家,没办法。”
  “怎么会没办法?收拾一下,放放好就不会这样啊。”
  “谁啊?谁收拾?谁愿意做这种又脏又累,还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是你吗?对了你要不帮我们弄一下?”
  张燕霞故意逗他。
  谁知道严萧潇把身子的包拿下来,递给了张燕霞。
  “帮我拿一下。”
  他走到池塘旁边脱了鞋和袜子,卷起裤腿和袖子走下池塘,麻利地把荷叶上的脏东西都捡了出来。上岸后走到那棵老梅前面,把压在上面的东西扳开,快速地分类摆在院子的角落上。
  几个房门开了,有人走出来,也有人从窗子里探出身子。
  几个人刚张开嘴,看见他胳膊上那个又大又红的“红卫兵”袖章,立刻闭上嘴不再出声。
  终于有人看不过去了。几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小伙子从家里走出来,一起开始整理这个杂乱无章的院子。还有那条廊檐和楼梯,以及二层与三层的外廊都走出了邻居开始主动整理。
  张燕霞看呆了。那对美丽的大眼睛里闪着泪花。
  还有两个人也看呆了,那是三层上的张玫和梅雨莲。
  严萧潇收拾完毕,找到院子里的水龙头洗手、冲脚的时候,还忘不了和几个邻居男孩子打招呼。
  “辛苦啊,谢谢。”
  那几个小伙子不好意思地用蹩脚的普通话回答。
  “应该谢谢你。大老远来看张燕霞,进院子就帮我们搞大扫除。”
  一个女孩偷偷拉张燕霞的衣服角低声耳语。
  “小霞,你男朋友真俊,人也好。我从来不敢想,北京来的红卫兵会帮人大扫除。”
  张燕霞有点脸上发烫,心里更是热乎乎的。
  严萧潇再次出其不意征服了一颗少女的心。
  严萧潇在清水塘住了几天,住在斜对面吴夏林家里。更多的时间他还是在这里。
  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喜欢他,喜欢他的豪迈、大气、爽朗,还有勤快。
  张燕霞的母亲和外婆梅雨莲更是喜欢。
  梅雨莲不住在背后唠叨。
  “这么多年谁也不关心荷花池,还有那棵老梅树。其实老梅树早就枯死了,我倒也不太在意的,就是舍不得挖了它。终究也是老头子种的,人不回来了,看看树也是个念想。一池荷花我喜欢的,还是年年在开花,就是家里没有个男孩子去弄。这么多人住在里面,也是没办法弄好了。我只能眼开眼闭吧,这孩子还没有进屋喘口气,居然一声不响,可以让那么多毛伢子跟他一起弄得这么好。我真是想不到。”
  张玫笑着说:“妈,这孩子就是霞妹子在北京上学时候的同桌。他妈妈是我们单位书记,萧潇这孩子从小就和霞妹子好的很。唉,是我们这种人家配不上啊。我带着霞妹子姐妹回长沙,就是怕他们好上了影响人家进步。谁知道怎么就会又见面了?”
  梅雨莲笑着说:“那就是天意,随他们去吧。将来怎么样都是孩子们自己的命。”
  萧潇最喜欢呆在三楼张燕霞屋子里,呆呆看着她画画。
  张燕霞却因为他在身边盯住自己,总有些心猿意马的,再也没有心思画了。
  常常放下笔抱怨他。
  “严萧潇,你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害得我老是画不好。”
  “不能啊,你好看,我看不够。再说,我答应爸爸,三天以后回去。我一走谁知道什么时候再看得到了?所以……”
  “所以什么啊?一直看有什么好看?你想什么时候走,就走吧。我又不稀罕。”
  “我,我其实不想走……”
  “不想走还走?你就是装好人骗骗我。”
  “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啊。”
  “那就是欺负我。”
  “我……”
  “我什么我?”
  张燕霞心里舍不得却很清楚他必须走。自己再舍不得也是无奈的,现在不过是满腹的委屈和不舍一种宣泄罢了。
  三天后,严萧潇走了。
  这是他唯一一次来过的清水塘。
  算起来已经是18年前的往事。那时候的严萧潇和张燕霞都只有18岁,还是青葱的孩子,转眼18年过去了。
  张燕霞很想知道他究竟生活的怎么样?会不会还记得有个住在清水塘的湘妹子?张燕霞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两滴眼泪落下来,滴在她怀里一张严萧潇的肖像上……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