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八十二章 清水塘前思故人

第八十二章 清水塘前思故人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13 22:08:06      字数:3202

  萧潇最后选择了吃西餐。
  付春华和董芷兰陪着他吃完简单的工作餐之后,付春华建议找个安静的地方继续谈谈。
  萧潇点点头。
  “好啊,我也想和二位师姐聊聊其他事儿。比如我的外甥迈克,还有董师姐,你什么时候给我添个外甥啊?”
  董师姐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看自己小腹。
  付春华替她回答。
  “别急,应该有两个月了吧?”
  萧潇哈哈笑起来。
  付春华选了一家临着洞庭湖的茶楼。
  三个人看着湖景喝茶闲聊。
  “萧潇,丹萍给我们打电话说了,你们已经离婚了。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呵呵,先工作一段吧。我把珏珏留在罗妈妈那里了。玉容希望给珏珏做新妈妈,我想还是再用点时间调整一下情绪吧。我这么多年习惯拿她当妹妹,一下子改过来有点不适应。”
  萧潇直率地把一切和盘托出。
  “你们先聊,我去一下洗手间。”
  等他起身走开,董芷兰说:“幸亏你使眼色转移话题。刚才我差一点提到林张燕霞的名字。万一真是他心里那个人。又麻烦了。”
  “是啊,罗师妹其实已经暗恋他那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修成正果的机会,咱们可不能添乱。”
  董芷兰叹口气。
  “我心里其实挺矛盾的。我多少也听说了燕霞妹子的往事。真的很伤感。她居然为了不影响恋人的前途,自行消失在人间数十年。要是另有他爱倒也算了,可居然还是心思旧人不改初衷。若真是萧潇心心念念的初恋情人,我们不说破,不让他们相见,岂不是太残忍了?可又一想,小罗已经跟在他身边十年了,眼看好事将临一样,舍不得搅这个局啊。”
  “谁说不是,要真可以让他们相认。萧潇和我们还是亲上加亲,成了我外甥女婿,你的妹夫。唉,天意弄人。”
  “什么事,又感慨天意弄人了?”
  萧潇走来听见最后一句话笑着追问。
  “没什么。说你的婚事,结了离,离了结,结了又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董芷兰扯开话题。
  “也是。你们二位虽然佳期稍迟却找到好夫婿,可以一嫁而终。偏偏我的婚姻一波三折,总是不顺遂。真的天意弄人吧?所以我需要好好想一想,不能再有第三次了。”
  萧潇的眼神里忽然闪出了一丝不宜察觉的忧郁。
  付春华笑着打岔。
  “萧潇,今天你还有什么安排?”
  “我?今天肯定住下了,明天回银阳。那儿一大堆事儿等我拍板。”
  “我已经通知了张华。他最快后天赶回来去银阳找你。晚上我们一起吃饭,换个中餐吧。然后我来安排你住在南华酒店。”
  付春华诚恳相邀。
  董芷兰也说:“对,中午春华请你,晚上我来请。反正我也不走。”
  萧潇想想回答。
  “一起吃晚饭可以,我请二位师姐。住宿就不要你们考虑了,目前我的身份不适合住进南华酒店。还是我自己安排吧。”
  “好,这个依你了。来,姐姐以茶代酒,敬你一杯,祝你从今以后事事顺心。”
  付春华端起茶杯。
  萧潇笑了笑也端起茶杯。先朝着付春华举举杯子:“我祝南华国际生意亨通、财源广进!”
  又对董芷兰举举杯子。
  “祝师姐生个胖小子。”
  说完端杯一饮而尽。
  
  师姐弟三人吃晚饭的时候,付春华要了一瓶法国干红。
  萧潇说:“我不能喝,我要开车的。”
  付春华却说:“我不喝,我开车。长沙的路,现在我比你们熟。芷兰你陪萧潇喝。”
  萧潇不能拒绝,端起杯子和董芷兰两个人喝酒。
  付春华在旁边喝饮料陪着。
  他们也是多年没有这样轻松开怀畅饮了,董芷兰已经喝多有点醉了,萧潇却依旧毫无醉意。
  夜已渐深,付春华去开来萧潇的车。
  萧潇扶着董芷兰坐上车。
  付春华说:“我先送芷兰去南华宾馆,再开车送你去你要去的宾馆吧。”
  萧潇笑着点点头同意。
  车到了南华宾馆。
  萧潇帮着付春华将董芷兰送进房间。
  回到车里付春华问:“你准备去找个什么样的宾馆?我送你过去。”
  “一般的三星级吧。”
  付春华取笑地说:“你一个堂堂司局级的大组长,就不能住好一点?”
  萧潇不经意地说:“就是睡觉,这么讲究干嘛?”
  付春华随手将车开到一家宾馆。
  把车开进去停好,等萧潇下车后把钥匙交给他。
  “好,我打车回家了。你好好休息吧。”
  付春华站在马路上招来一辆出租走了。
  萧潇看她远去后开好房间并没有进去,重新出来在街上信步。没有什么目的地,就是感觉睡不着,随便在外面走走。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清水塘民国民居风景区。
  他下意识信步走进去。
  这是一片有着浓郁民国风情的民居。
  萧潇随意走着恍然回到了半个世纪之前,那些错落有致的青灰色建筑物,让他如同走进一个梦幻般的世界。
  月夜星空,一泄如水的月光,让一切似乎被罩在一层蝉翼般薄纱之下。
  于是一切变得恍如隔世,又像穿越了时空般回到久远的岁月里。这种扑朔迷离的时空错觉,让萧潇与自己记忆深处的那些碎片发生了碰撞与重合。所有琐碎的记忆在快速地飞旋,然后飞出了脑海,飞到了这些实实在在的的物体上面。
  于是,萧潇自己变得恍惚起来,就像个梦游者在自己的梦里走着,寻找着什么丢失已久的东西。在这种梦境里,他有一种渐渐增强的熟悉感。
  记忆碎片与现实景物撞击后,深深埋在心底深处的那些东西,又一次悄然苏醒过来……
  
  1967年深秋,长沙清水塘。
  破旧的民居杂乱无章。其中还夹杂着形形色色,各家各户自己搭建的屋子和棚子。蜘蛛网般七拐八绕的狭窄弄弄里,时不时窜过一只野猫。亦或会从哪个门洞里跑出一只狗子,仰着头朝人狂吠。一汪臭水滩上面漂满叫人作呕的腌臜,朝空气里散发着会叫人终身难忘的气息。
  一个头戴军帽,身穿着军装,腰里扎着皮带,斜挎个军用书包,袖子外面戴着大红袖章的小伙子站在那里。他一脸茫然已经在这个迷宫般的地方转了很久。
  这片地区七拐八绕,杂乱无章,参差不齐的破房子和烂窝棚。让他这个在北京大院长大的小伙子彻底沦陷了。看惯了很有方向感的坐北朝南,四四方方格子式城市结构,他对眼前的格局一片茫然。在里面转来转去,转东转西就是无法找到自己找的地方。
  刚才也曾试探着打听、询问。可怜当那些被问到的男男女女,用浓郁的湘音给他指路的结果,完全是问道于盲般的无奈。
  所谓的门牌号,在这种地方只是零存在。看起来他彻底绝望了,站在那里自己抓头皮。此刻,他站在蜘蛛网的中央。仿佛一只被网住的虫,除了瞪着眼睛东张西望,再也没有更有效的法子,让自己摆脱困境。
  “严萧潇。”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对严萧潇而言,这声音简直就如同来自天籁的梵音,一般美妙动人,终于让他可以摆脱此刻狼狈的窘迫。
  他用最快速度转过身。
  看见张燕霞正笑着站在背后。
  “张燕霞。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女孩。
  张燕霞摆脱他,低下头说:“你干嘛。叫人看见,这是我家门口。”
  严萧潇抓下帽子,深秋的长沙竟然让他出起汗了。
  “对不起,我忘记了。”
  “你好傻啊。只有这么大的地方,还有地址门牌号,居然找不到我家。”
  张燕霞嘲笑他。
  严萧潇用手指着周围画了一个圈。
  “地址和门牌号哪有用啊?你看看这些房子,还有七拐八拐的胡同不像胡同,弄堂不像弄堂的弯弯肠子,绕得我晕头转向怎么找得到?”
  “你不会问吗?”
  “问啦。我问了很多人,可他们说的湖南话太难懂啊。我一句听不懂。”
  严萧潇一脸可怜的无辜样子。
  惹得张燕霞又笑起来。
  “你家究竟在哪儿?”
  张燕霞指着前面,一个狭窄的弯弯肠子般的小口。
  “从这里进去,再绕过清水塘,在对面那里。”
  严萧潇抓住自己头发。
  “可那里我刚才进去过好几次啊。”
  张燕霞看看他,低声说:“傻样儿。跟我来。”
  张燕霞闪身进了那个口子。
  严萧潇亦步亦趋跟在后面,七绕八绕忽然眼前一亮。
  张燕霞领他站在一栋民国风格的小洋楼前面,手一摊,说:“到啦。”
 
  严萧潇站在一栋小楼前面。
  呆呆看着,是梦里那栋吗?不是,虽然很像,可绝不是魂牵梦的那幢。
  梦里的楼没有这样新,有更多岁月的留痕,深深印刻在它斑驳的墙体,还有长满了野草的墙头和屋顶的青瓦缝隙里。那些雕花的窗棂已经残缺,上面原来的彩色玻璃,也变得七零八落。还有里面搞不清住了几户人家,充满了嘈杂的人声和各种各样的气息。
  眼前的这座,安闲、宁静、里里外外都是新的,院子里的气息是那样和谐与清新。可为什么让萧潇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总感觉这座楼在哪里见过?
  他忽然笑了,他曾经去过的桃花江,那座挂着“霞姑绣坊”的小楼,除去有四根角柱立在江上,上面部分和这座一模一样。
  严萧潇仰头看了很久,看见三层楼上有盏灯亮着。
  他自言自语:“原来是霞姑的家。”
  他转过身缓缓沿着原路走出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