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四十七集 蛰伏的抗联

第四十七集 蛰伏的抗联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4-12 10:50:55      字数:3312

  这顿晚饭,虽然只有烙饼鸡蛋汤,没有别的菜了,可是一家人加上外甥黎佳缘四口人,吃得津津有味有说有笑。两个孩子看大人高兴,便把海三爷的事,原原本本地说给二老听。
  事情都说完了,黎佳缘很同情海三爷,便求舅舅说:“舅舅!老海家的大儿子海洪奎不是土匪,他原来是医巫闾山抗联中的一个小队长,抗战有功,怎么能把他家定位土豪恶霸呢?舅你是老革命,出面救救海三爷吧……”
  “孩子,你怎么知道海洪奎是抗联的小队长?我怎么不知道?我根本没见过这个小队长,怎么给政府定的土豪恶霸求情?”舅舅陈立江说到这里,见外甥哑口无言,又说,“是我承认海三爷是咱幽州有名的大善人,他家的买卖在整个锦州地区也是数一数二的。为了让老百姓能吃上豆腐和粉条;他还专门开了粉坊和豆腐坊,穷苦人吃豆腐他总是半价或者不收钱,根本就不赚钱,这是人所共知的。可是你别忘了,他的二儿子海洪恩,从伪满时就是伪警察、是汉奸;到了国民党时,仍然当警察,还当了警察局副局长。幽州解放后据说逃到了台湾。这样的一家,能不定他家是土豪恶霸吗?就连他家开豆腐坊做好事,也有人说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哪!这样的人我怎么去给他家求情啊?”
  “这……还真难办?”黎佳缘挠着头皮又说,“反正海三爷也不像坏人。他的儿子当警察,那不是为了混口饭吃吗?又没有血债,怎能连带全家呢?”
  “就是!该是谁的罪找谁算账,何必逼得一位老人连要饭都没人敢给……”陈梨花气愤地说。
  “孩子,你们不懂,现在正在乱的时候,谁是谁非没法说得清。慢慢会好的。”陈立江说到这里,岔开话题说,“那头驴咱好好给喂着,那坛子也别乱动,更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等海老板回来时,咱完好无损的交给他。咱要对得起良心就行了,其它事就不要过问了,以免遭来不必要的麻烦。”
  陈梨花和黎佳缘听了老人的话,尽管不服气,可是知道老人这样安排自有他的道理,也就没再说什么,点头答应了。
  事情已经过去七八天了,海三爷的事始终在两个孩子的脑海里放不下。这天赶上星期天,二人一商量,便告诉妈妈一声,说进城到新华书店买几本书。陈妈妈听孩子进城买书,也没有多想,更没有多问。从兜里掏出五元钱就给了陈梨花说:“给你这五元钱,除了你和弟弟买书以外,剩下的钱买煎饼和油炸糕,跟弟弟两个一起吃,早去早回。”
  “谢谢阿玛!”说着牵着黎佳缘的手向城里跑去。
  其实,两个孩子根本没想买什么书,而是进城想打听一下老海家情况。这海三爷怎么一去七八天,竟然连个音信都没有,可别出什么事。
  二人到了城里,直接到牌坊前的“海家货栈”,见店门紧闭,便一起进了乌拉巴胡同,海家大院门前。从大门看到若大的院子里冷冷清清,只有些干部摸样的人进进出出。二人感到奇怪,这老海家怎么有这么多干部呢?这时有一个穿军装的人要进大门,见两个孩子在门口看,便问道:“你们两个干什么?有事吗?”
  “啊没事。这里不是老海家吗?我们想找老海家的老板。”黎佳缘字斟句酌地说道。
  “原来是老海家,现在不是了。他家是土豪,房子充公,现在这里是牌坊区办事处。海老板的事还没弄清楚,前几天便消失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有些事他不回来还真不好解决。”解放军干部为难地说,“你们有什么事跟我说。他回来我会跟他说的。”
  “他在我……”表姐陈梨花话刚一出口就被黎佳缘给打断了。
  “啊,不用了。没什么事,我们走了。”离家远说着拉起陈梨花就走。
  响晴的天空,突然“卡啦啦”响起了旱天雷,西北角的天边乌云滚滚而来。常言说得好,六月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
  那位解放军干部看两个孩子要跑,忙喊道:“孩子,别乱跑,眼看要下雨了,赶快回家吧。如果想出城,千万注意安全,听到洪水声别过金沙滩!不行回来到海家大院找我……”
  “谢谢叔叔!放心吧——没问题的……”黎佳缘姐弟两边回答边跑。这天也是怪,干打雷不下雨。两个孩子很快跑出了城西门,一看金沙滩已经是一片汪洋,滔滔的洪水声震耳欲聋。两个孩子对这样的洪水头,已经是司空见惯不当回事了。不过洪水过后捡洋落,还是蛮令人感兴趣的。两个孩子兴高采烈地站在坝墙子上,看浑黄的洪水中,漂浮的断树残枝、木板树挂、门板箱柜等等,感叹这洪水又给山里人带来的灾难。
  “佳缘你看!那水里怎么漂着一条裤带和一块白布?难道有人被洪水冲走了?”陈梨花吃惊地说。
  “别急!咱这里是个漩涡,等那些东西冲过来,咱捞上来一看就知道了。”黎佳缘说着到树林子边,捡了一根干树枝,又站到坝墙子上。这时正好漂浮物冲到跟前,他用树枝把漂浮物捞上来,惊异地说,“怎么是个面袋子?”黎佳缘的脸上挂上了阴云。
  漩涡中又反卷出一件衣服,黎佳缘小心翼翼地把那衣服捞上来。一看,立刻跌坐在坝墙子上——我的天哪!
  黎佳缘地举动,令表姐陈梨花惊慌失措:面袋子,是自己亲手给装的食物、交给了海三爷;这绸缎的脏衣服,分明是那天海三爷穿在身上的。难到哪慈祥的老人,真的遇难了吗?
  黎佳缘和表姐陈梨花,看到这些物品,一种不祥的预兆涌上心头。二人谁也不说话,把这些物品包在一起,看着金沙滩的洪水已经开始消退。本想水消后能找到海三爷的蛛丝马迹,便静静地等待,看着洪水中的漂浮物。
  这金沙滩说来也怪,洪水下来势不可挡,奔腾咆哮,简直是洪水猛兽;洪水消退,也就是很短的时间,河水变得清澈见底,水流潺潺,温柔可爱。此时行人车马可以蹚水而过,会扫去心中的烦恼,心旷神怡。
  “表姐,这水已经消了,也不见海三爷的踪影,看来没被水冲下来,肯定是脱险了。我有预感,他已经化险为夷了,我们趟河回去吧。”黎佳缘与表姐商量说。
  “好吧!咱回去。”表姐陈梨花说到这里,犹豫地说,“可是这水还很深,刚过去洪水又太凉。我不敢过……”
  “没多深,也就是没膝盖。凉点才爽呢!怕什么?”黎佳缘已经脱了鞋,站在水里说。
  “可是……我我……我是女孩……”陈梨花脸色羞红,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女孩怎么了?女孩就怕水?”黎佳缘不解地说。想了想又上岸了说,“那你拿着我的鞋和东西,我背你过河……”
  “好哇!这才是男子汉,我的好弟弟……”说着收拾好一切都系在自己腰间。看见表弟蹲在面前等自己,笑着说,“我来了!”搂住了黎佳缘的脖子。
  如今的黎佳缘已经是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身体十分健壮,背着苗条亭亭玉立的表姐,感到身轻如燕。光着脚的脚心踩在金沙滩的沙粒上,感到麻酥酥、清爽爽,就好像表姐在挠自己的脚心;背上的表姐脸贴着自己的脖子和耳根,吹气如兰,偶尔还亲吻一下自己的脸蛋,感到惬意而温馨;表姐胸前那两个肉球,在自己的行进中,有节奏的磨搽自己的脊梁,更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他,有些心猿意马了——
  “表姐你真好……我想再体验一下梦中情……”黎佳缘轻声说。
  “不行!别胡思乱想,咱俩都大了,怎么能乱来?”陈梨花思考了一会,柔声说,“我早晚是你的人,何必着急……同时现在我来那个了,更不能胡来了。快走吧,过了河我就不用你背了。”
  “来哪个了?你直说不好吗?我不懂你说的是啥。”黎佳缘疑惑地说。
  “傻小子,啥也不懂!就是女人每月必来的……”陈梨花边说边把他的手引向自己的羞处,羞怯地说,“这里是不能乱来的……”
  “对不起,是我想歪了……”黎佳缘赶紧缩回自己的手,双手倒托着表姐臀部,快速地蹚过大沙河,向梨花荡奔去。
  
  两个人回到家中,都感到又累又乏,躺在炕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医巫闾山的一个山沟里,一个茅草搭成的小窝棚,海老板正在从面袋子里拿出最后一个烧饼,正送到嘴里。突然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山顶下来的山水,毫不客气的把他的草棚冲下山涧,他仅有的衣物连裤带都冲走了。他只好提着裤子,上身穿着内衣,冒雨向山坡上的一家人家走去。他敲开了住户的门。
  门开了,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开门,看见海老板的狼狈相,仔细地看了看。突然哭着说:“爸——你老这是怎么了?”
  “啊?你是洪奎?我的儿呀——你可把咱家坑苦了!”海三爷看眼前的中年人,竟是自己的儿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抱怨地说,“你怎么放着抗联战士不当,去当什么土匪?害得咱家被定为土豪恶霸,已经没有活路了。”
  “怎么会这样……”海洪奎听了父亲地述说,流下了眼泪。很想说出事情的真相,可是一想把话又咽了回去,转而说道,“唉!爸还是忍一忍吧!一切会好的。”说到这里,低声说,“天好你回去,到梨花荡找……他会想办法让咱全家有个出头之路。”
  看到这些,黎佳缘和陈梨花在梦里笑出了声。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