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七十六章 桃花江头望春潮

第七十六章 桃花江头望春潮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10 15:21:55      字数:3957

  上世纪80年代中,1985年的春天。
  身负督察巡视重任的机械部全国巡回视察组组长萧潇,第二次来到湖南银阳市。他按照部里的指令,比视察组晚了一段时间来到银阳。用的是萧潇的名字隐去了姓氏,这一切都是部里的安排。
  严萧潇不在意这些,反正本来大部分熟悉他的人,都是称呼他萧潇的。没有人在乎他是姓萧,还是姓严?萧潇就是萧潇和姓什么没有关系。
  萧潇是个喜欢率性而为的人,很多时候并不按常规做事。
  萧潇这次到银阳并没有马上去巡查组报到,而是自己找了一家普通宾馆住下打算先暗中了解一些情况。
  根据重型机械厂向部里提出的报告,正在与一家颇有实力的私营企业接洽合作。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合作?报告里有些含糊其辞,部里希望巡查组提醒他们,不要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可具体如何阻止这种流失,如何去衡量国资?实在也是没有什么明确指示。
  按照乔宏的说法。
  “究竟怎么办?怎么算?部里也没有把握制度标准,这就是派个巡查组的目的,你们要因地制宜根据下面实际情况,给部里提出制度标准的依据。”
  萧潇对自己究竟该怎么领会精神实在吃不透。决定回家和母亲探讨一下,毕竟这里牵着中央精神。
  马珍也没有给他明确建议。告诉他,中央面前对城市体制改革,国有企业的改制都处于摸索探讨的状态。各级部门也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在调查具体情况展开一些试点工作。马珍建议他还是去找一次秦达坤,因为机械部有什么具体打算,还是他更清楚。秦达坤现在是副部长,无论从领导角度,还是曾经的翁婿关系更方便沟通一些。
  萧潇依照母亲的建议,在临行前去了秦达坤家。
  “萧潇,来啦。”
  邵方淳笑着开门迎他。
  “妈。我来看看您和爸爸。”
  “快进来。老秦,快点,萧潇来了。”
  邵方淳对萧潇说:“你坐吧。什么时候回国的,还没有回过江州吧?珏珏好吧?”
  “前几天才回国,昨天去部里领了命令。准备明天回江州。”
  秦达坤出来了,笑着对他说:“你是不是有点吃不透部里精神,来找爸爸走后门?”
  邵方淳说:“什么话啊?不管算前女婿,还是算儿子,萧潇来找你都应该。”
  “爸,我还是真要走走后门。乔叔叔只能公事公办,话不能深说。您说说,部里究竟要我怎么做?”
  秦达坤想想。
  “这么说吧,你就是部里派出的眼睛、耳朵、鼻子、嘴。我们希望你去各地走走、看看、听听、闻闻、问问,带给我们更多准确的信息。让我们可以依据中央进一步指示精神,在未来全面展开国企改革的时候,可以有合理的判断和依据。”
  “如果下面在重大问题上要我决定怎么办?”
  萧潇担心地问。
  “那就凭你的智慧、胆魄,还有对党的忠诚去处置。我们放权,放给你杀伐决断之权。代表部里决定,不需要事事请示汇报。”
  秦达坤说得非常干脆。
  萧潇眼睛一亮。
  “真的是我妈的话。我是部里派的八府巡按钦差大臣,手里捧着尚方宝剑?”
  秦达坤大笑起来竖起拇指。
  “你妈妈的说法非常准确,你就是提着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中央三令五申要求各个部门放权,不要包办代替事事替下面做主,结果就是官僚主义完全不切实际。我们现在就是做放权的尝试,让巡查组下去配合下面的企业行使企业管理自主权。”
  这番谈话让萧潇很振奋,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亢奋接受了这个任务。
  按照计划先回江州看看女儿,然后去江重厂看看,也算是为下一步对自己最牵挂的这个厂未来的出路做个筹谋。他始料不及的是,刚刚到家什么也没有来得及做,一场婚变陡然而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萧潇大病一场还是硬挺了过来。先是遵守和妻子的承诺,主动办理了离婚手续,然后带着女儿珏珏去了罗家,在认真思考后留下了珏珏。表示等自己赴银阳工作一段后,再回江州来和罗玉容结婚。
  萧潇离开江州的前两天,他约玉容在江边散步。
  这是他第一次陪这个小师妹,换了一种身份在江边散步。罗玉容足足小他10岁,对萧潇而言从出现在身边的第一天开始,就是个漂亮的小师妹;他几乎从来没有用男人看女人的目光看过她,萧潇的目光永远是哥哥看妹妹的那种。可罗玉容不是,恐怕从第一眼看到他,已经在心里生根,情窦初开的女孩深深爱上了这个大哥哥。
  当萧潇发现她这种情感,已经过了好几年。
  罗玉容不是那种轻浮的女子。几乎是完全传统的中国女孩,把自己的情感藏得很深。直到萧潇的婚姻出现第一次危机,罗玉容曾经借着珏珏,第一次明确暗示了自己对萧潇的爱。
  萧潇没有接受。那时的罗玉容21岁。他用一句“你太小了,师哥不能害了你”拒绝了。这可能也是理由,更多还是萧潇心中多方面的顾忌。
  这次,罗玉容非常直白,也是前所未有的坚决。让萧潇重新考量起自己两次婚姻的失败,同意考虑接受罗玉容的感情。
  他在仔细的分析才发现,身边这个娇柔的女孩子,并不像自己想象那样只是个小师妹。这十年来她在悄悄付出无数真情真爱,尤其在珏珏身上,她对珏珏那种真情,是不打折扣的母爱,甚至比亲妈妈还要浓烈。
  珏珏不是吃母奶养大的,从出生第一天就因为秦颖没有奶水始终人工喂养。到了江州以后,珏珏交给了罗妈妈。罗玉容每天下班都会全身心去照顾珏珏,抱她、喂她、哄她,秦颖因为不会带孩子,反而没有这么上心。
  在外人看,罗玉容更像称职的母亲。这一点让萧潇非常感动,而且由此产生了特殊的爱。珏珏不是自己的血脉,可珏珏却是萧潇最宝贵的女儿。他对珏珏是完全无私的父爱,甚至想都不去想,这个女儿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在萧潇心里珏珏就是自己和秦颖的女儿。
  珏珏完全和罗玉容无关。她就因为认准了珏珏是萧潇的女儿,才会在这个孩子身上倾注了自己全部的母爱。还有罗琴,这个孩子是与罗家无关联的,唯一的关联就是萧潇的女儿。罗琴却对珏珏像亲孙女一样,因为她几乎从萧潇到罗家第一天,就喜欢上这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男孩了。罗家母女对萧潇父女,这种普通人家朴实的情感,深深打动了萧潇。让他在决心换一种身份去面对的时候,可以对曾经的爱情和婚姻做出新的判断。
  曾经在萧潇生活里的两个女人,秦颖与孔丹萍是截然不同的。秦颖骨子里带着任性、倔强、冷傲,还有那种干部子弟的桀骜。她与萧潇的夫妻生活里,却非但没有火热与主动性;恰恰相反,总让萧潇感觉有一丝丝的勉强与敷衍;甚至在最紧要关头带着一种麻木的服从。偏偏萧潇的心里同样带有履行义务式的责任感,造成了他们从恋爱到结婚,都显得不冷不热若即若离的状态。
  直到最后出现危机的时候,萧潇才发现其实秦颖是和自己一样的人。秦颖的心里放不下过去,萧潇同样忘不了曾经。这才是婚姻破裂的真正原因,所以萧潇在第一时间原谅了妻子,并毫不犹豫选择离婚。还坚决留下了珏珏,还给秦颖完全的自由之身。
  这是一次解脱,是一个正确的选择。萧潇从几年以后去银阳再见秦颖,看到了这个选择的效果。秦颖变得开朗、豁达,和自己直接不再有婚姻羁绊,反而生发了亲切的兄妹之情。
  孔丹萍不同,萧潇和她从一开始,就双方采取开诚布公的方式相互毫不隐瞒。孔丹萍的性格也和秦颖不同,虽然同样是干部子弟,孔丹萍热情洋溢,活力四射,直截了当,在夫妻生活上全身心投入热烈而主动。萧潇接受了前一次婚姻失败的教训,同样采取了推心置腹,精心经营婚姻的态度。他们之间还是从相知到相爱的。两个人有数不清的共同话题和兴趣,有许许多多的共同点和相互理解与体贴。这些都让他们的夫妻生活如胶似漆。
  如若没有那个约定,完全可以相爱一生,白头偕老。这也是突如其来的时刻,让萧潇的身心受到巨大打击的根本。这次的婚变完全和两个人的情感无关。因为他们非常尊重对方曾经的感情。
  当萧潇感觉身心疲惫、心力交瘁之际。身边这个始终默默守护的女子,让他看到另一片风景。
  罗玉容恰恰是与秦颖、孔丹萍都不一样的女人。
  她外形娇小、美丽动人,性感温柔、细腻,善解人意。她会小鸟依人般依恋着你,又可以无限坚韧地服从自己的一切。她不求回报地用母爱去呵护完全没有血缘的珏珏,十年如一日在萧潇身边爱着。萧潇珍惜这样的爱。
  他终于想明白了自己需要这样的一个女人,才会让自己没有牵绊地去做自己的事业走自己的路。
  “蓉儿。”
  “嗯,师哥。”
  萧潇第一次换了个昵称。
  玉容挽着她胳膊仰起头看他,脸上洋溢着幸福感,甜甜的挂着笑意。
  “师哥,你叫我什么?蓉儿?好喜欢你这样叫我。”
  萧潇站住脚,把她搂在自己胸前。
  “以后你不要再叫师哥,叫我萧潇,就像你哥哥和妈妈那样叫我,好不好?”
  “好啊,可为什么?”
  “傻蓉儿,我们现在不是师兄妹了,你是我的未婚妻。今天在吃饭的时候,我不是已经明确说了?珏珏留在江州,你就是她新妈妈。我先去江州工作,适当时候回江州和你完婚。你是珏珏的新妈妈,当然以后就是我妻子啊。”
  萧潇低下头深情地吻着她的嘴唇。
  罗玉容踮起脚尖第一次回吻着一个男人,心爱的男人。
  她可能期盼这个深情的吻已经十年了吧?
  两个人久久地这样吻着,似乎要吻个天长地久。
  萧潇此刻却是站在另一条江边,这是桃花江。一条完全不同于沱江、更不会与长江相同;就是与自己的主流湘江,同样都不一样。
  萧潇一到这里就被迷住了,被桃花江那种安闲、静谧的江水下涌动的春潮迷住了。
  此刻一个人站在这条美丽的江头,想着临行前的那些快乐。这些快乐伴随着他走上一个新的生活征程,也将在他今后很长一段日子里享受着完美之家的温馨。
  萧潇以新的关系成为罗家一员,罗琴马上打电话告诉了儿子。
  罗玉国和彭晓雅赶回蓝田坝贺喜。
  一家人吃饭的时候。罗玉国和彭晓雅都在嘻嘻哈哈开玩笑。
  “萧潇,你要改口啊。”
  玉国一本正经。
  “改什么口?”
  萧潇看看罗琴。
  “你是说叫妈吧?我早就改口啦。”
  罗琴更是笑容难以抑制。
  “萧潇,不用改,他就是我儿子。以前不是常常叫我妈妈的?”
  彭晓雅得意地故意说:“不对啊,玉国才是儿子,他是女婿。萧潇,你是不是该叫我声嫂子了?”
  萧潇摇摇头说:“小雅,你不得了啊,师哥也不叫就算了。居然还要占我便宜,让我叫嫂子。”
  彭晓雅洋洋得意。
  “你本来是师哥,昨天还是,可今天不是了。你是我妹夫,当然要叫我嫂子。”
  罗玉容红着脸低声说:“师姐,你干嘛啊?”
  “呵呵,我不是师姐,是你哥哥的老婆,你的嫂子。他也不是师哥,是你老公,当然也要叫我嫂子。”
  彭晓雅得理不饶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