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海市蜃楼梨花荡>第四十六集 飞来的横祸

第四十六集 飞来的横祸

作品名称:海市蜃楼梨花荡      作者:长山      发布时间:2019-04-10 12:21:17      字数:3388

  诗曰梨花荡
  一
  岁月更迭,山川依旧;
  容颜渐换,世事长流。
  二
  转瞬梨花又成果,梨花荡里惜缘幽;
  汗水流,辛苦愁,唯有顽童添山秀。
  三
  心胸坦荡梦,海阔天空走;
  看尽天下事,笑谈泯恩仇。
  
  改天换地的战争胜利结束了,转眼两三个寒暑易节中,小狗子黎佳缘与表姐陈梨花,成了同窗同学苦读圣贤书了。然而是不是学校中,总是安静读书的快乐园呢?和平时代就不再有同室操戈的悲剧发生了呢?事实的解答还是令人心惊无奈的。
  美妙的幻想始终是海市蜃楼,仍然让梨花荡善良的果农,可望而不可及呀!
  这是一个深秋的黄昏时分,已经都是三年级的学生的黎佳缘和表姐陈梨花,正在豆油灯下写作业,复习功课。突然,一个身穿褴褛衣衫的矮胖子,跌跌撞撞地闯进屋来。没看屋里是什么人,就哀求着说:“大叔大婶修修好……给我弄口饭吃吧!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快饿死我了……”没说完就倒在了地上。
  “大……大叔,怎么了?快起来,快起来。我给你弄饭去……”陈梨花边说边和黎佳缘把他扶了起来,“这……这不是城里的海掌柜的……海三爷吗?怎么会这样?”
  “啊——孩子您们是——”来人听了陈梨花的话,一激灵。说,“我实在饿得不行了,快给我找点剩饭,救救我的命吧……”
  “好!你老等着,我这就去给你老弄饭去。”机灵的陈梨花格格,见海老板不愿承认自己就是海三爷,也就不再多说,赶紧到外地下给弄饭菜去了。
  剩下黎佳缘自己,就把炕上收拾好,放上小炕桌,把来人扶到炕头坐在炕桌边;闭目思索了一会,轻声笑着说:“你不要害怕,我认识你老人家。你儿子不是医巫闾山抗联的海洪奎副队长吗?你经常给抗联筹粮筹款,解决抗联的越冬棉衣。你儿子已经随军南下解放全中国去了。你怎么会成这副模样?”
  “啊?孩子,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海掌柜惊诧地手足无措,“可是如今打土豪、斗地主、分田地。我家的财产都被给分了,说我家是土匪、土豪恶霸,没有人能证明你说的这些呀!认定我是土匪家属,说我勾结土匪抢粮食,斗得我死去活来,还逼着我全家出来要饭吃……我儿子不是土匪是抗联你听谁说的?能给我出面证明一下,我就谢天谢地了!”说着下地跪下给黎佳缘磕头。
  “这……这——快起来,别这样!”黎佳缘想起这事是在梦里所见,怎么能说呢?就顺口说道,“我是听我额娘说的,可是……”
  “太好了!”海老板喜出望外,坐在桌子边连连说道,“只要你爸爸能给我证明,我们一家就有救了。你爸爸叫什么名字?他做什么去了?快让他给我帮帮忙吧!”
  “我爸爸叫黎幽州,可是早就去世了。”黎佳缘沉痛地说。
  “你爸爸就是黎幽州?多好的人呐!可惜呀可惜……我也没一点希望了。”海老板沮丧地又流泪了。
  “没关系,我去给你老作证!”黎佳缘斩钉截铁地说。
  “不行啊!一个孩子的话没有人会听的……”
  正在这时,陈梨花格格把菜饭端上来了,海老板顾不了许多了,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看着海三爷的吃相,两个孩子都生出了怜悯之心:这就是当年的大老板,被人们称为“海大善人”的海三爷吗?
  “慢慢吃,别噎着。”陈梨花叮嘱着说。
  “孩子!谢谢你们……”海老板放慢了吃饭的速度,语重心长地说,“好孩子,今天我吃了你们的救命饭,下一顿能否吃上饭还不一定。我有几句话请你们记住,能帮上忙我就感恩戴德了。”
  “有什么话尽管说,能帮上忙我们尽量帮。帮不上我们想办法也会尽自己的力。”黎佳缘毫不迟疑地答应道。
  “好!我相信你们两是诚实的孩子,不会骗人!”海老板说到这里,放下了碗筷严肃地说,“你们门口我有点东西,有一个封口的坛子,你们拿进来藏好。五天后我要回来,你们再交给我。如果五天后我回不来,坛子归你们。里面有一封信,如果能见到信里说的孩子,告诉他,不要再找我,好好活着,将来也许能见到他的爸爸……”海老板说不下去了,流下了眼泪。
  “海爷爷放心!我一定能办到,你老爷子一定能回来。坛子我们也不会要,里面的东西我们会一动不动的为你来保存……”两个孩子都向海老板保证。
  “谢谢……”海老板擦去眼角上的泪水,又说,“门口还有一袋白面,本来是想路上吃的。可是我没办法做了吃,今天就交给你们俩,作为今天我吃你们的饭钱!你们留下吧。”
  “那哪行?你路上不能饿着呀!这面我们可不能要。”陈梨花着急地说,“要不这样,等我妈回来,让我妈给你摊成饼,你好带在路上吃。”
  “谢谢你孩子,可惜我没有时间等了。”海爷爷说着叹了一口气,又说,“门口还有一头驴,是我想骑着它走路方便些,可是这驴根本不听我的话!驮着我乱跑还不算,还不停地乱叫唤,害得我心惊胆战。我把它交给你们,等你们大人回来,或者把它杀了吃肉,或者留着就随便了。反正我是不要它了。”说着起身就要走。
  “等等!别这么就走了。你托付的事我们一定想办法办,这请你放心。”黎佳缘说着对表姐陈梨花说,“你看看家里还有啥能吃的,都给海爷爷带上,以免在路上又挨饿……”
  “好吧!”陈丽华说着扭身走了。不一会弄来半面袋子吃的。说,“这里有煎饼、烧饼、烙饼、窝窝头,还有两只烧鸡……都留着你路上吃吧。”
  “谢谢,谢谢……”海三爷连连道谢,恋恋不舍地走向茫茫的群山中。
  海老板走了,黎佳缘和陈梨花有种茫然若失的感觉。二人到门口,陈梨花把那用泥封口的坛子抱起。说:“这里是什么东西?怎么这样沉?”
  “我来抱!”黎佳缘接过坛子,也觉得沉甸甸的,“这一定是海家的宝物,留给后人的。咱可得给人家保存好!”
  二人把坛子弄到放杂物的东屋,放到墙角,并用东西盖上了。又把白面抬到东屋。看到还剩一头大叫驴,两个孩子好不容易牵到东屋拴在柱子上。叫驴又叫唤上了,两个孩子说这驴是饿了,赶紧到柴火堆边抱了两捆谷草,放在驴身边。驴果然高兴地吃起草来,再也不叫唤了。
  黎佳缘和陈梨花看着驴吃草的样子,开心地笑了。黎佳缘感叹地说:“唉——这个海三爷呀!驴饿了都不知道,养尊处优的生活惯了,哪儿受过这样的罪呀!”
  天渐渐黑了下来,忙碌一天的大人们,也都陆续地回家了。陈梨花的额娘、阿玛也都回来了。陈梨花的阿玛没见到烟筒冒烟,屋里也没有点灯,便生气地喊:“换小子!又死哪儿去了,不做作业怎么连饭都不做?”
  “别吵儿吧喊的!咱孩子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肯定有什么事出去了……”换小子的爸爸陈立江正说着,突然听见一声驴撒欢地叫声;又见东屋有灯光,疑惑地说,“怎么会有驴叫唤?两个孩子好像在东屋干什么?咱快去看看!”说着一瘸一拐地向东屋跑去。
  “你们……你们俩在干啥?这……这是谁家的驴?怎么跑咱家来了?”陈立江一推开门,看见两个孩子在高高兴兴地逗一头大叫驴,惊讶地问道。
  “舅舅!这是城里海三爷的,让咱给喂养几天……”外甥黎佳缘欢笑着说。
  “怎么回事?老海家是有名的大财主,除了有大买卖,还开豆腐房、粉房等作坊。家里离开驴,怎么拉磨?怎么会送咱这儿来?”
  “唉!这事儿说来话长。老海家遭难了……”黎佳缘同情地说。
  “怎么回事?回西屋说。这屋乱糟糟的成牲口圈了。”大舅妈生气地说。
  两个孩子只好端着豆油等回到了东屋。
  这大舅陈立江,本来是个身强力壮的庄稼汉,在参加医巫闾山抗联一次与日寇的战斗中,被飞机的炸弹炸得昏了过去;当被抢救下战场,经过抢救活了过来,但是左腿被炸断,成了残废。在改编成解放军时只好转业回到了梨花荡。当他一听说老海家遭难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到了西屋坐下点起了一袋烟,这才问起了事情的经过。
  还没等两个孩子回答,大舅妈又火烧火燎地质问两个孩子:“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不做饭倒罢了,怎么我做现成的饭菜,连准备过五月节的熟肉、猪胖蹄和沟帮子烧鸡,都给我造了?你们俩撑死也吃不了这么多。难道也给拿着喂驴了?你们两个死孩子,想饿死我们不成?”
  “阿玛!你看你说的是啥呀?”换小子不干了,顶撞她妈说,“海三爷都快要饿死了,难道我不应该给他顿饱饭吃?他把他准备吃的一袋子白面,都给咱做饭钱,而身上再无可以充饥的一口饭。我把咱准备过节的鸡和肉,及所有的干粮带走让他路上吃。这有错吗……”换小子说到这里,委屈地流下了眼泪,转身向西屋走去。
  黎佳缘一见表姐受了委屈走了,赶紧追到了西屋。
  听了换小子的一席话,陈立江老俩口都惊呆了,互相看着谁也没再说话。
  这时只听外屋地下,一阵锅碗瓢盆响。大舅妈赶紧出来,见两个孩子正从一个面袋子里往盆里舀白面……
  “格格,阿玛错怪你了。你快去和弟弟一起去做作业,我来给你们烙千层饼吃……”
  “嘻嘻!谢谢妈——我给你烧火。”
  
  第四十六集新出场的主要人物:
  037•海三爷:海老板,逃亡土豪。
  038•海洪奎:海三爷的长子,原医巫闾山抗联的副队长。幽州解放后下落不明。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