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四十三章 亮明身份

第四十三章 亮明身份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4-08 11:04:46      字数:3356

  “不过有件事情旅座还是知道为好。”话风一转,他接着说,他试图想让自己显得从容一些。
  “我不得不告诉你,免得到时候我做了别人又说我闲话了。”这时丁一群从手中抖开一张白纸,纸上赫然有“通令”两个大红字。他故意抖了几下,这样好让张西贵看个清楚,他张口念道,“本部通令,因大战临近,为了能够更好地协调和组织部队作战,现经研究决定,把重阳城张西贵旅部的十个营的兵力缩编成七个营的编制,这样有利于攥紧拳头来战斗。以上一切事宜由丁一群参谋长代为全权办理。”丁一群读完后抬起头来,有些自傲地说,“旅座,这是上边的意思,我也不想这样,现在来看我只有勉为其难了。”
  “丁参谋此言差异了,接下来只有烦劳你操心了。”张西贵眼中存着一丝决绝。
  张西贵又假装着寒暄几句后就目送这丁一群他们离开了院子,当他们刚走出院子的时候,一声咔吧脆响,张西贵手中球杆硬是被他生生地给掰断了。
  “真是欺人太甚了!”
  两天后张西贵代替陆程向上级写的申诉书下来了,尽然仅仅只有几个字:“大战之际,以战为要。”
  “真是岂有此理!”张西贵站在窗户后边抽着烟陷入深思中。
  想他张西贵曾为党国抛头颅洒热血,东奔西走左突右杀,出生入死,舍家为业,到头来却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心里感觉瑟瑟难抑。如今小人得势,处处排挤处处碾压,几十年的经营现在却连紧紧跟随自己的兄弟的安危都保证不了。这一点让他无比心寒。这样的党国他们只知道人人为己事事为家,那他将来何以托身又何以托命呢?
  那只烟已经燃尽了,它深深地灼痛了他的指甲,他才从久久的思绪中醒来。
  
  在重阳城的南郊,一处偏僻的草房子里坐满了一些年轻人。他们都是这一段时间通过小虎和刘训东他么联络到的一些有志青年。刘训东和赵老四他们在院子外围放哨,王小虎在房子里的讲台上耐心地讲解着共产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一些人在台下,认认真真地听着,他们都仿佛靠近了那种生活,如同拨开云雾看到了天一样的兴奋,甚至有些人挥着拳头喊着:“加入共产党,加入共产党!”
  革命或者说战争,仅仅依靠某一方的力量是行不通的,人民是基础,必须要把人民发动起来,只有人民的奋起,战争才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这是他之前看过一本书中这样写的,同时石林叔叔也这样讲解过给他听。在深入重阳城以后他对这点是深有体会。所以他才想出这个办法来凝聚一些有志青年的心,让他们了解当前的形势积极投入到解放斗争中来。
  “没想到你的课上得还这么好,我都听进去了。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咱们的斗志都这么坚定,原来咱们都有方向心怀激情呀!”路程与小虎肩并肩走着。
  “说心里话,我现在佩服你的,小小年纪,居然能干出这么多事来,不简单。”陆程向王小虎竖起了大拇指。
  “程哥你过奖了,我做这些事是与大伙是分不开的。没有大伙的团结努力靠我一个人是绝对做不出来的,所以你这个大拇指是应该给大伙一起竖起的。”说完小虎和刘训东、赵老四他们一起笑了起来。
  “实际上你也可以和我一起做,我相信如果你来做这件事的话,肯定比我会做的更好。毕竟你是军校毕业的学生,我只是个半路出家的,没法比的。要不下次你来试试?!”小虎发出了正是邀请。
  “对!你能行,我们都相信你。”刘训东站出来说道。
  “你这个后生,你能做得来的,我看你肯定可以,不信咱就打个赌行不。”赵老四,温和地看着陆程。
  陆程有点犹豫不决。
  “对了!程哥你与张旅长谈得怎么样了?他是怎么想法?”小虎自然地问道。
  “我没有明说我现在的身份,我想他已经意识到这点了。但是他也并没有反对我,说明他还在犹豫。”
  “可是无论怎么样,你要让他早做好准备,因为据我们所知,丁一群已经在着手重新编制这十个营的兵力了。”
  “真的吗?”陆程吃惊地问。
  “还有这事?”
  “所以说要尽快嘛。时机稍总即逝。”
  
  丁一群的参谋办公室里,一条长桌上分左右坐着重阳城旅部的十个营长。丁一群就坐在桌子的一头,他敲了敲桌面阴阳怪气地说:“接到上级的通令后,我们经过研究决定,决定如下:现撤去南城周立营区,把原来的兵力平均分配到其它七个营区,周力营长职务另行安排。
  就在丁一群还没说完,就听啪的一声周力营长腾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说道:“丁参谋长,我有一事不明白,我想请教你一下?”周力极其严肃地说。
  “请问上级缩编的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攥紧拳头来开战!”
  “好!既然想打好仗就需要有过硬的军队,那我请问,我周力营部在全旅来说是装备最精良的;士兵的体质是最好的;战斗意志是最坚强的,这都是全旅有目共睹的,为什么要解散这样的一只队伍,参谋长这我不能理解。”
  “话不能这么说,在坐的在战场上哪一个退缩过,哪一个不提着人头往前冲的,不仅仅是你的营部作战勇敢。大家都是差不到哪儿去。”话到这儿,丁一群环顾了大家一下。其它的几个营长有的点头附和。
  “再说了你南城防守压力小,所以给你们抽开了来支援其它的营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再说了这都是我们研究决定了的经过大部分人同意了的,你就回头准备吧!”丁一群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不行!我抗议!”
  “抗议无效!”
  “你们还有没有军法了,这完全是阴谋,你们在玩阴谋!”
  “放肆!来人把周力带下去软禁起来!什么是军法,现在在重阳城我说的就是军法!”丁一群恼羞成怒。
  “丁胖子,你个王八蛋,你会遭到惩罚的!”周力被几个卫兵给夹了出去。
  “刘营长和谢营长你们二位的营部也将被拆分编制,三天内要做好交接工作,都没有意见吧!”丁一群斜视了刘。谢两位营长,义正辞严的样子。
  二位营长一言不发正襟危坐直到会议结束。
  
  张西贵坐在桌旁,听完两位旅长的报告后,心里慢慢地紧张起来,他没有意料到丁一群下手这么快,看来自己已经晚了一步了。
  “既然这样还等什么,那就定于明天凌晨发起行动,你们回去后赶紧悄悄地下达命令,注意千万要做好保密工作,另外派一些得力的人去联络周力的部下,约好时间一起行动。”说完后二人急忙散去。
  张西贵从桌下拿出了自己的那只心爱的小手枪,他拉了一下枪栓,然后用一块白布小心地擦了又擦。
  自从上次陆程跟自己隐隐提到的那个隐秘的力量,张西贵就已经知道他代表着是谁了,在现在的时局下凭他的嗅觉自然是心知肚明。看来共产党真的是深不可测呀,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深入重阳城了,而且都在慢慢地靠近自己了。他一直有个放不下的心结,像他这样的以前双手沾染过共产党血迹的国军,共产党到头来究竟会不会真正地能够做到既往不咎呢,谁来保证呢!想到这里他真的为以前的事情感到后悔。如果没有那些以前的劣迹,那为什么还不敞开城门迎接解放军呢?
  他在一边擦枪一边问自己,如果活捉了丁一群后他应该怎么办呢。
  “噔!噔!噔!”有人敲门,张西贵一愣,迅速把枪放在身后,蹑手蹑脚走到门前,“谁?”
  “是我旅座,我是陆程。”
  开了门,两个身影快速地闪进屋里。张西贵看着陆程惊愕地问道:“这位是……”
  “它是我新认识的朋友——王小虎。”
  “旅座你好,我是王小虎,很荣幸认识你。”王小虎倾了点身子,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张西贵,认识你很高兴。”张西贵握了握小虎的手。
  “旅座我想我们都是朋友的朋友,所以我干脆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王小虎摘下了礼帽坐在了张西贵对面,开诚布公地说道,“我是解放军派出的先期潜入重阳城开展解放工作的战士,同时也是共产党员。”“什么,你们是共产党员,那你们怎么还没开始进攻重阳城呢?!”看来张西贵吃惊不小。
  “说实话,我们的小队通过这段时间的工作已经将你们的兵力分布和火力网点的位置都已经做了标记画了草图送到了后方。另外我们还在重阳城内吸收了一些早期觉悟了的有志青年组织,并且成立了自卫队,以备战争打响时用来协助战斗。”
  “你们进展得如此之快!真没想到。”张西贵神奇的目光看了小虎几眼。
  “当然我们不会打响第一枪,我们希望能用和平的方式来解放重阳城,我们实在是不希望看到老百姓因为战争而被迫流离失所。毕竟战争是残酷的,老百姓是最无辜的。”
  “你说是吗?”小虎反问了张西贵一句。
  “我承认,我也赞同。”
  “我们现在就是缺少一架梯子,如果有一架梯子,我们就可以通过它来抑制住炮火纷飞的战争,实现和平解放重阳城。”小虎顿了顿,看着张西贵说,“不知旅座可愿意做这一架梯子?”小虎的眼神是期待的。
  “我——只是——”
  “旅座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不妨说来听听。”小虎紧追不舍。
  “实不相瞒,本人之前在为党国效力的时候,手上曾经沾染了一些革命志士的献血。我实在担心你们到时会拒我于千里之外。无法接纳我呀!”张西贵终于敞开了心扉。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