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军事历史>烽火青春>第四十二章 新的方向

第四十二章 新的方向

作品名称:烽火青春      作者:依山行      发布时间:2019-04-07 14:45:51      字数:3530

  陆程看着小虎,眼睛越睁越大,惊讶道:“啊!难道……”
  “不再向你隐瞒了,正如你所想的那样我就是共产党,也是你们所说的共党。”小虎庄重地说。
  “这!你们都已经潜入重阳城了!不——这也太快了吧。”陆程很不愿相信的样子。
  “这么跟你说吧!你们的第一道屏风大青山的据点已经被我们在一个多月之前就给拿下了。”
  “那怎么没有得到消息呢?”
  “我们封锁了消息,你们当然全然不知道而已。同时我们现在已经有一部分人员潜入进来了,正在做一些侦探工作。”小虎继续说道,“我们现在的宗旨是,能和平解放的我们就不打;能小打的我们就坚决不大打。因为毕竟重阳城也是千年的古城,遍地是古迹,都是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宝贝。如果打起仗来那炮弹可不长眼睛,一炮下来可什么就没了,再想拥有它那是不可能的了。”
  “不通过战争怎么可以占领一座城市呢?!”
  “问的好,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工作,我们正在寻找一些有志青年,希望他们能加入到我们的队伍当中来,和我们一起来推翻千千万万个像丁一群这样骑在人民头顶作威作福的官老爷、地主、以及一些集权势力。把真正的老百姓从他们的手底下彻底给解放出来,做自己的主人。让无数个丁一群这样的人俯首来接受人民对他的审判和惩罚。”小虎再次看着陆程说,“我认为这才是你以及我们要面对的事情,他总比你冒着生命去刺杀一个丁一群意义更大。你说呢?”小虎反问了陆程一句。
  听到这儿,陆程双眼炯炯有神。仿佛前景开明了起来,两点火苗在他的眼中开始点燃了,他感觉自己又重新找到了人生的方向,迫切地说:“如果我想加入你们,那你们接受吗?”陆程向前倾了下身子问。
  “我们对于任何一个愿意诚心想加入我们的人都是敞开胸怀的,而且我们不管你过去或者曾经做了些什么。只要你现在和以后是真心忠诚的。程哥!对于你能认清方向并且做出决定,我们表示高兴,同时我们欢迎你的加入。”小虎把刘训东、张小鲁、赵老四等全班战士都喊了出来,并且一一作了介绍。
  “那我现在就真是成为一名新的战士了,那我要求分派给我任务。”陆程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力量,他有了新的组织,有了新的方向,他再也不孤军作战了,他有许多战友和兄弟。小虎说的对,杀了一个丁一群改变不了什么,只有推翻当前的这种社会体制,才能真正地为人民谋福利,这也是他起初当兵的最根本目的。现在他又重新获得了这个方向,所以他认为要无比地珍惜。而且要积极地行动起来。
  “我认为,你应该发挥你本身的优势,你可以靠你自身的行为来影响你认识的和熟悉的一些同事,来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让大家一起行动起来,事情就会迎刃而解了。”
  “明白了,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了。”陆程豁然开朗。
  
  周、刘、谢三个营长和张西贵他们四个人坐在一张圆桌前,面前的灯光亮度适中。这三个团长可以说是张西贵的铁杆,一直跟着张西贵东拼西杀。对张西贵来说他们从无二心,即便现在张西贵被丁一群架空到这种地步他们也是不离不弃。
  “旅座,昨天丁一群又派人到我的营部劝导我投奔到他的门下,当时我都没搭理他。如果真的那样做了我周力就和猪狗一样了。想当年你不顾生死把我从战场上给背回来,我这一生都不会忘的,我的命就是你给的,所以一切都听你的。”敦实中等身材的周力声如洪钟。
  “对,周哥说的没错。旅座我们都是在你的手底下一步一步地干上来的,你就是我们的伯乐,对于你的知遇之恩自当以涌泉相报。”高个子谢营长说道。
  “我就是不明白了,到底这仗还打不打了,上级怎么就派丁一群这种货色下来指指画画的。要这样下去我看那不用人家开枪我们自己就把自己给玩死了。”又黑又壮的刘姓营长自嘲道。
  “几位,或许都知道陆程已经消失许多天了,自从黄子梅自杀以后,就没有人看见到他,我想这件事与丁一群脱不了关系,我已经搜集完材料开始向军法处申诉了。现在就看他们怎么答复,如果有他丁超(丁一群的哥哥,集团军司令)从中作梗置之不理的话。那我们就没必要坐以待毙了,必须要开始行动了。”张西贵两眼如炬。
  “旅座,全旅就十个营,现在有七个营都靠过去了,所以要是行动的话必须做到万无一失,想那丁一群也不是傻蛋,必定到处都有他的眼线,一点风吹草动的他都会知道的。”
  “这我自然知晓,老谢!你那边派人到石湾镇去联系的有消息了吗?”
  “去的人还没回来,但是听说大青山的屏障已经被共军给攻破了。这点好像大家都还不知。”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没有对重阳城采取攻势呢?看来这里边应该会有其它原因。但不管怎么样,还是要继续快速取得联系,同时在坐的回去后要加强自己营区周边的警戒工作,防止一些人强行卸了咱们的武器。如果真的被逼无奈,那就干脆豁出去了。”张西贵瞪大双眼说。
  
  丁一群在自己的房子里转来转去。陆程一天没有消息他就一天不得安宁。这段时间他总是做噩梦,每次要么是黄子梅披头散发地追着他,喊着“畜生还我命来”;要么就是陆程突然窜出来追着自己开枪。弄得他整天人鬼不是的。现在他又加大了对陆程的追捕人员投入。所有重阳城的街街巷巷都在谈论抓捕陆程的事情。
  一个漆黑的深夜,张西贵的房门有节奏的清脆地响着。
  “谁?”张西贵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手握一把短枪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前,侧耳仔细地听着。
  “旅座是我。”声音低沉。
  “我是陆程呀!”
  张西贵仔细地听了听,确实是陆程的声音,他这才轻轻地开了门,陆程一闪身就进了屋里。
  对于陆程的到来张西贵感到特别的意外,在他的想象下,他认为陆程有可能远走高飞了或者遭遇不测了,但是他始终都没有想到他还在深夜登门。
  “实在是难以置信,这一段时间你过得不易吧。我还在一直担心你的安全呢!能够再次看到你就好。这回你就在我这里待下来,相比较这儿还是最安全的,他丁一群再怎么搜我不信他还会搜到我这儿来。”张西贵倒了一杯茶递给了陆程,拍拍他的肩膀说,“说说接下来的打算,是继续这样刺杀丁一群呢,还是想想走走其它的路子。”张西贵端着杯子靠在窗前看着陆程。
  “旅座,我想听听你的打算,你不会就这样一直让他丁一群给架着吧,这样多难受呀,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凭什么呀,可又能怎样呢?他有集团军司令丁超靠着,你没有呀!但是这颗黄连吃下去谁都知道难受。”陆程看着张西贵,他似乎在点头。
  “如果选择忍气吞声,忍一时可以但是不能忍一世呀;如果选择奋起反抗,但是又不能确定拥护者有几人。我觉得旅座你现在是最难的,不是吗?”陆程反问道。
  “不亏为我的副官,你所想的正是我所担忧的。如果有人能够压制丁一群,那我愿拿整个重阳城拱手相让。”张西贵严肃地说。
  “旅座不会是在开玩笑的吧!这可是事关生死的事,不可儿戏的。”陆程试探地看了他一眼。
  “陆程,你还看不出来吗,国军已经大势已去了,小小的偏南一偶靠什么来抵御解放军几百万南下的雄狮,这不都是白日做梦吗。其实我们都是别人手中的棋子。此时那帮大佬早已在战争的安全地带喝酒作乐了,我们竟还在死死地为他们卖命,想想岂不是太傻了。”张西贵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什么党国教诲,什么党国使命,那都是用来蒙骗别人的,危难来临时他们比谁跑的都快。所以我们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的生命系在这最后的一根稻草上呢?”张西贵转过了身子看着陆程说道。
  “好!旅座,如果我要是能帮你联系上这一方力量你愿意接受吗?!当然他不是土匪也不是地方什么恶霸。”陆程站了起来一脸认真地对张西贵说。
  “喔!”张西贵一脸惊奇。
  “是谁?你说来听听。”
  “……”
  丁一群今天没有直接去旅部上班,他带着警卫直接去了张西贵的住所。一个宽敞的四合院,左右分开各两间大房子,正屋是三间窗明几净的高房子,庭院里错落有致,清爽,整体让人有种悠闲适宜的感觉。
  走到正房,门没关,丁一群敲了敲门框就进去了。张西贵正和警卫员在打桌球呢,一抬头看到了丁一群,他心里一惊,暗想这个鸟人到我这儿来干什么了?不要说肯定有事,不然他才不会到这儿来的。
  “呦呵!这不是我的丁大参谋吗?这会儿你不在旅部处理政务,倒跑到我这儿来了,是不是想找我喝酒来了?”张西贵没有表示出欢迎的样子,一边俯下身继续打球,一边半开玩笑地对丁一群说。
  “旅座见笑了,你别说,有时间我还真想和你喝上几杯。只是现在你这一甩手什么都不过问了倒把我给忙坏了。哎呀!真羡慕你现在的生活状态呀!”丁一群走到台球桌跟前,拿起了刚才张西贵打的那枚母球放在手心擦了擦,又用口吹了吹,然后放到原处,斜着眼睛笑眯眯地看着张西贵酸酸地说,“旅座的球杆要握紧了,不然会打滑了的,要知道一球失误会满盘皆输呀!”语言里含有别的意思。
  “参谋长多虑了,想我张西贵好赖桌球也打了几十年了,怎么打,打哪一个我自然心中有数。这桌球到现在为止输赢还不一定呢!”张西贵擦着球杆头部,走到丁一群面前说,“有兴趣的话,丁大参谋要不接下来你耐心地在这看个究竟?”
  “玩笑而已,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丁一群此时仿佛有些尴尬,他呵呵地干笑了两声,但是却没有人附和着一起跟着笑。这笑声更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