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六十四章 那些曾经的岁月

第六十四章 那些曾经的岁月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06 14:12:17      字数:4135

  秦颖孤独地站在湘江边上,那些往事不断闪现在眼前。
  脚下这片土地对于秦颖是那样陌生,陌生得让她感觉连空气都发冷。“举目无亲”这个小学就知道的词,到了这里她才总算真的明白过来。
  直到今天之前,她都还在怀疑自己做出的决定。
  因为这一辈子虽然日子不算长,也活了30年吧,可居然没有哪次的人生大事,轮得到自己拿主意。
  生下来明明是秦达鹏和李漪的头生女儿,偏偏不满3岁抱给了二爸秦达坤当闺女了。其实,她喜欢做二爸家闺女。上面有两个哥哥,小哥比她大7岁,大哥大了12岁。她就是爸妈和哥哥的至尊宝,没有受一天委屈,要风得风要雨有雨,养成了她随性而为依赖别人的习惯。
  谁知道,13岁又被送回了秦达鹏和李漪家。一下子从天上甩到地下,还是没有谁问过她一声愿不愿回这个家?
  秦达鹏在监狱里,李漪带着一家人,又被赶到了穷山恶水的隆德吃尽苦头。她不再是被人捧在手心呵护的小妹妹,变成了要带妹妹,帮助做家务的大姐姐。
  没人问过她究竟喜欢当妹妹,还是做姐姐?却不得接受残酷的现实。她一点不喜欢这种身份,她做惯了撒娇的妹妹。
  这个时候,一个大哥哥出现了。很帅气的大哥哥住在家里,会帮助她,会宠着她,会满足她的小心愿。
  秦颖是那么喜欢这个哥哥,可她并不知道,这个哥哥与二爸家的哥哥不是一回事。她的表哥看她的眼神,也完全和那两个哥哥不是一回事。他们只是当做自己亲妹妹,眼神里只有哥哥对妹妹的溺爱。这个不一样的“哥哥”,把她当做一个漂亮的小女孩,眼神里充满欲望。
  于是,在她稍稍长大,变得更加漂亮,更像女人的时候,身边这个“哥哥”,再也熬不住对她的另一种情愫。
  他开始用对女人的抚爱,对待懵懵懂懂情窦初开的秦颖。
  终于有一天的深夜。
  回家过周末的秦颖,推开家门的时候被表哥抱在怀里。
  那是寒冬的深夜,秦颖冒着夜半的风雪回到家,浑身已经冻僵了。
  表哥的拥抱让她那么温暖,完全没有意识到他是赤裸的。
  一切就这样发生了。表哥抱着她,温暖着她,抚摸着她的同时,不断情深意长呼唤她名字,央求她什么。
  秦颖不知道表哥究竟要什么?迷迷糊糊答应了……一切就是这样发生了。
  以后,秦颖从兵团回来总是选择深夜,总是先被表哥温柔地抚爱一番。她只觉得这个世界最爱自己的就是表哥。有这样一个爱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最后的结果是秦颖始料不及的。最后一次被表哥温存的时候,李漪当场发现了。
  愤怒的李漪立刻下了逐客令,把表哥驱除了。
  她没有问过女儿怎么想,硬生生剥夺了秦颖的初恋,赶走了自己深深爱着的人。
  秦颖用各种方式抗争,寻过死,绝过食,一切都无效。
  母亲非常坚决而且明明白白告诉秦颖,这个人永远不可以和她有这种关系,更不可能成婚。因为是亲表哥相当于血亲,连婚姻法都严禁的一种关系。
  秦颖想不明白,为什么新婚姻法不许表兄妹结婚?古代不是有很多例子?不是有人说,表兄妹就是拿来爱的?为什么自己就像犯了天条?
  时间慢慢流逝,一晃过去了好几年。
  秦颖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不再公开和母亲抗争,似乎已经认命一样沉默下去。只是她变得不愿经常回家了,每逢节假日,找各种理由和借口留在连队,宁愿躲在宿舍看书或者和战友们玩。
  她22岁了,真正的变成了大姑娘,也出落得更加漂亮。秦颖成了黄羊滩上一枝花。门前常常会有男知青吹着口哨走过,故意要引起她的注意,还有无数人偷偷写情书来。她却看也不看就直接烧掉。在秦颖的眼里这些毛头小子,不及表哥一个手指头。
  一直到她那天被母亲骗回家……
  李漪找人稍信给秦颖,说自己病了很严重,让她回家看看。
  秦颖虽然和母亲在怄气,知道这个消息还是回家了。
  等她急急忙忙推开小院门,却看见一个穿军装的陌生小伙子,在给自己家托煤饼,心里已经明白又上了母亲的当。这个小伙子肯定是来相亲的。
  这次秦颖没有直接回绝。一来是看着顺眼,虽然也是知青,却在眉角眼梢透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那是干部子弟特有的气质,秦颖特别熟悉,完全和两个哥哥一样。还有第二个重要原因,他是二爸亲自选的。
  他拿着他的母亲转给他的一封信,是二爸写给自己的。二爸有个明确态度,她愿意接受这个叫严萧潇的小伙子,二爸就负责把他们两个以未婚夫妻的身份上调出来。
  秦颖不想留在黄羊滩,她这次爽快地接受了。
  母亲高兴极了,似乎已经把严萧潇当做自己的女婿。
  她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姿态,只是同意和严萧潇通通信。偶然也会答应母亲的再三催促,回家和严萧潇见面。
  每当这种时候,母亲都会给她们单独相处的机会,或者逼着严萧潇陪她去逛公园。
  秦颖和严萧潇并肩在西干渠上散过步,也去过老城的公园,或者逛逛街。严萧潇很少说话,也没有任何亲热的举动,总是规规矩矩走在她身边。即便是母亲让他们两个单独留在屋子里,严萧潇也不会坐得离她很近。
  秦颖觉得就是个老实木头,没有一点谢超然火辣辣的热情。严萧潇的信不是情书,只是一种思想汇报。秦颖知道他在写小说的时候,要他抄几段给自己看看。
  秦颖这才发现严萧潇的才华竟然不输给自己表哥。
  很快秦达坤兑现了承诺,秦颖和严萧潇双双被招进了江重厂做学徒工。来之前两个人一起回了北京,严萧潇先送她回到秦达坤家。他是第一次去,秦达坤非常满意自己老首长的儿子,当天就把他留在家里。
  安排睡觉的时候,邵方淳问过秦颖,要不要一个房间。秦颖楞了一下摇摇头。她还是没有在心里,接受严萧潇做自己未来的丈夫。
  到了江州后,对他们是完全陌生的城市和环境,所谓举目无亲的真实写照。秦颖甚至完全听不懂四川话。她突然感觉到强烈的无助,自然而然把未婚夫当做了唯一的依靠。他们的关系变得亲近了很多,秦颖样样都会要严萧潇去处置。
  她发现这个男朋友更像一个亲哥哥。就是在大家都知道他们关系的前提下,严萧潇居然还是规规矩矩,最亲密的举动是让秦颖拉着手。
  秦颖慢慢发现了他更多的能量和能力。严萧潇熟练学会了川话,可以流畅和当地人交流沟通。他以惊人的速度去学会自己需要掌握的技术,还学会了各种五花八门完全不需要他掌握的技术。他用文采超越许多文化水平比自己高的高中生,承包了车间的黑板报和宣传稿,还有厂工会宣传队的节目创作。严萧潇很快得到车间器重,加上他的党员身份,让严萧潇成为第一个被破格提拔的青年工段长。
  他擅长棋类,尤其围棋突出,绝对堪称高手。
  秦颖不是外行,两个爸爸都善棋,她自幼耳濡目染,4岁就跟二爸学棋了,曾经夺过北京少儿女子组冠军。可惜离开北京之后,再也不下棋了,看棋还是很有眼力的。很偶然也和严萧潇游戏般走过几局,上手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常常半局就故意推盘耍赖混过去,搞得严萧潇很郁闷。不过秦颖已经领教了他的厉害,心里估计绝对可以和两个爸爸打成平手。
  叫秦颖纳闷的是,严萧潇在厂里棋类比赛中,居然从来没有夺冠!最好名次拿过第三,有几次竟不在三甲。秦颖不服气偷偷跑去看别人下。几盘看过就明白了,他根本是故意示弱的。
  秦颖回来问他,为什么不去争第一?
  严萧潇笑着回答:“我不想争啊,我不争,可以让别人快乐。虽然输了棋盘上的名次,却可以赢得其他更多东西。”
  秦颖起初不明白他赢了什么,后来看出来了。严萧潇赢得了很多工友的爱戴和敬重。几乎厂里所有的青工都喜欢他,男工是他兄弟,女青工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
  秦颖并不很在意,因为她了解严萧潇。这个人样样好,就是男女之事上是块木头。不说其他女人,自己这个正牌未婚妻,他现在还是仅仅停留在抱抱和亲亲的初级阶段。
  其实,是秦颖并不了解严萧潇,也不知道在他心里藏着和自己一样的秘密。秦颖已经是有过性的女人,总会有这方面的欲望,时不时会给他暗示。偏偏严萧潇好像完全看不懂。秦颖也只有暗自叹气。加上心里还有谢超然深刻的记忆,她也就把严萧潇当做一个亲哥哥而已。
  她和严萧潇一直保持这样一种不远不近,若即若离的状态,直到孙连仲的出现。
  孙连仲分配来之后,和严萧潇成了工作上的搭档,也成了知心好友。他经常会来找严萧潇,还跟严萧潇学棋。
  那时候,秦颖和严萧潇没有结婚都住宿舍。秦颖第一次在严萧潇宿舍看见孙连仲,差一点认错人。孙连仲竟然长得像极了表哥谢超然!因为这一点,秦颖身不由己对他有了格外关注和好感。
  假如秦颖没有这么漂亮,假如孙连仲没有注意到她的关注,假如孙连仲有幸福的家庭……假如没有这一切假如,或许什么也不会发生了。
  可生活不是假如,孙连仲马上注意到严萧潇这个漂亮的未婚妻,尤其发现了她对严萧潇其他朋友的冷漠和对自己的不同。他开始更加频繁寻找和秦颖接触的机会,他用火辣辣的眼神给了秦颖明确的态度。
  终于有一天……
  那是个夏夜。江州很热,秦颖穿着很短的衣裙和林秀秀一起去另一个厂里看露天电影,回来的路上走散了。
  秦颖神色慌张一个人,走过一片密密的林子。吓得浑身打哆嗦的时候,孙连仲出现在身边。
  “秦颖,你怎么一个人来看电影?”
  “孙连仲,是你啊,太好了。前面林子好黑,我吓死了不敢走进去。我不是一个人来,是和林秀秀走散了。”
  “别怕,我搀着你走进去。”
  孙连仲伸手拉住她,另一只手搭在秦颖背后。
  秦颖马上感觉到他手掌传来那种男人的热力,心里已经有了一头小鹿。
  走到深处,孙连仲突然把她拉进怀里,双手紧环着她的腰,嘴唇贴在她脸上。
  “颖颖,我好喜欢你,让我亲你一下。”
  说完不等秦颖反应过来,孙连仲火辣辣的嘴唇已经吻在她的唇舌上。
  秦颖的欲望在瞬间燃烧,在孙连仲猛烈的攻击下,两个人倒在密林深处……
  秦颖沉沦在这种很像当年和表哥偷情的感觉里。
  到第二个月,突然发现自己没有正常来月信的时候,秦颖慌了。
  她不敢和严萧潇摊牌,也知道自己的地下情,绝不会得到厂里任何人同情和支持,更不用说母亲和北京爸妈。
  秦颖在第一个错误后,犯了第二个错误。她主动提出了要和严萧潇结婚,想只要他们结婚,怀孕的事儿就不是事儿了。不想要可以到医院打掉,想要就留下生下来。
  思想简单的秦颖打定主意后,提出想结婚了。
  严萧潇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他们领回了结婚证,厂里马上给了一间小平房。
  秦颖提出要旅游结婚去,其实就是为了不在厂里办喜事,不想看见孙连仲痛苦的眼神。严萧潇还是二话不说同意了。
  他们第一站到了重庆,准备在重庆乘船游三峡。
  严萧潇开了一间小旅馆,然后去码头买船票。秦颖准备在这里把自己交给严萧潇,这样怀孕的事应该不会发现。
  那天夜里成了他们的新婚夜。
  直到整个一刻,秦颖才发现严萧潇是处男,整个过程都是在秦颖引导下完成的。
  这个蜜月是快乐的,严萧潇终于把自己的角色变成了丈夫,一路尽心尽力呵护妻子。
  唯一让秦颖不安的是,严萧潇在那种时候还是不能完全放开。
  ……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