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六十二章耿耿星河欲曙天

第六十二章耿耿星河欲曙天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05 19:29:35      字数:3068

  严萧潇从李漪房子里出来。
  看见秦达坤两口子都在客厅里坐着,便对他们说:“爸妈,那我就告辞了。刚才我答应妈了,我先出国之前绕道银阳去和颖颖道个别,再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从广州出境吧。”
  秦达坤笑着点点头,看着邵方淳。
  “看看、看看,是不是?里面妈发话了,这个儿子一口应承,也难怪她舍不得放手了。不过咱们萧潇的确善解人意,比咱们两个儿子懂事多了。行程你自己安排吧,只要别耽误到校日期。”
  邵方淳也笑着。
  “他本来也是我儿子。这孩子就是好,怪不得嫂子啊。萧潇,你要时间宽裕就多陪颖颖几天,多开导她。你们虽然不是夫妻了,也是亲人,是兄妹。相处多年,她又依赖你惯了,你说话她愿意听。”
  “行,我知道了。爸妈,我走啦,二老保重。”
  严萧潇辞别走出门,长长出了口气。
  心里知道,自己此生只怕和秦家也是扯不断的干系了。
  
  严萧潇和孔丹萍把这次别离之前的日子过成了蜜月,几乎天天双进双出到处跑。
  马珍看着心里也开心。
  这些日子为了儿子的事儿,她也不太好受。和秦家的婚姻毕竟是她做主,儿子不过是遵从母意,最后弄成这样总觉得自己有责任。这一年过的就不是滋味,一听到儿子要再婚了,而且是自己看上的同一个系的同学,还是个干部子弟,马珍就乐了。
  孔丹萍虽然有个儿子,其实并没有结过婚,是个单身妈妈。对这一点,严萧潇在向母亲通报的时候说的很清楚。他不想隐瞒任何情况,生怕以后知道反而会有很多麻烦。
  马珍并不在意这一点。
  她懂得在那曾经煎熬过的岁月,发生过许多叫人扼腕的悲剧,自己儿子的婚姻同样属于这种悲剧。她完全可以理解这个叫孔丹萍的姑娘,一定也会有不堪回首的往事。觉得她和儿子是同学和相识相爱,反而会有很好的爱情基础,两个人都有孩子,还正好一儿一女倒也美满。所以亲自赶去江州参加了婚礼,和亲家相处也很谈得来。
  马珍这次算踏实下来了。儿子媳妇双双去深造,一个读北大博士,一个出国留学,对马珍更是喜上添喜。他们是一起回北京的,依着马珍的意思,要把珏珏带到自己身边照顾。谁知道孔健两口子,对这个天上来的外孙女喜欢得不得了,说什么也不答应;还有珏珏那个小哥哥,整天搂着妹妹,生怕被硬带走了。珏珏自己也开心,马珍只好放弃这个念头。
  眼看假期结束,孔丹萍要报到了,严萧潇也要出国。
  马珍反而觉得有点冷清起来。只是她素来拿得起放得下,倒也不会很在意。
  反而是孔丹萍有点惆怅起来。
  临报到的前一天,严萧潇就发现她有点不开心,便把她拉进自己房间。
  “怎么啦?我怎么看你有点不开心?想儿子啦?”
  “嗯,也想珏珏,想爸妈了。”
  孔丹萍钻在丈夫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看你,这有点不像我们孔大小姐哦。我看见的孔丹萍素来有点侠女风范的,怎么会如此愁肠寸断的样子?”
  严萧潇搂着她说笑话。
  “才不是那个样子。我是硬装出来的。”
  孔丹萍期期艾艾地表示。
  “我马上要报到,开始又一个漫长的读书期,身边还没有你。”
  “傻姑娘吧,你前一个学习期,难道天天我陪着完成的?咱们虽然一个系,可并不是一个班吧?”
  “可我天天在看你,每一节课间休息都到看你的。”
  孔丹萍仰着脸望他。
  “真的,假的?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严萧潇轻轻吻了她一下表示疑问。
  “当然真的,你当然不知道,你哪有时间注意我?你注意的是你的谢师姐。”
  孔丹萍故意调侃。
  “又来了,怎么就这么吃她干醋呢?”
  严萧潇笑着。
  “我是女人。女人看女人,心思一看就看出来。她和我一样在偷偷喜欢你。”
  孔丹萍一针见血。
  严萧潇无语了,其实自己心里何尝不知?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怎么样?没话了?”
  孔丹萍得意地笑着,搂住丈夫脖子。
  “可现在你终于是我的了。”
  孔丹萍搂紧丈夫心里甜丝丝的,用表情和举动暗示着什么。
  严萧潇明白了,却笑着打趣她:“怎么啦?昨天不是刚刚……过,又想啦?”
  孔丹萍拉着严萧潇往床边走,“咯咯咯”笑着说:“就要,天天要。”
  “你啊!”
  严萧潇刮了她鼻子一下,说:“就是小馋猫。”
  说完搂住妻子滚倒在床上……
  
  严萧潇第二天送妻子去北大报到。
  当他和孔丹萍牵着手走进北大校园的时候,还是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感慨。
  这所诞生在晚清时代,当年的京师大学堂。对于严萧潇而言,并不仅是一所代表着中国最高学府的文学殿堂,更多还是一种精神和向往。记得自己还是个孩子,一个小学生的时候,就曾经不止一次跑进来。他喜欢这里那种气氛,那种叫人一下子肃然起敬的气氛。他记得很清楚就在北大的校园里,曾经牵着一个小女孩立下过一个誓言:我一定要到这里来读书!他拉着那个小姑娘,两个人一边在林荫道上奔跑,一面大声喊:“我长大以后一定要来北大读书!”
  可是,他终于还是丢了这个誓言,也丢掉了那个和自己一起喊出誓言的女孩子。在曾经的那些岁月,一次次向往,又一次次失落,甚至是那么近地和他擦肩而过。这种揪心般的痛,让他成年之后多少次走过北大门口,都不愿意再进来看一眼。就因为他曾经发誓“不考上北大,不进北大门”。
  想到这儿,他忍不住想笑。
  “怎么啦?”
  孔丹萍拉拉他的手,看着他有点诡异的笑,奇怪地问。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当年的一个誓言。”
  严萧潇挥挥手,表示并没有什么。
  “什么誓言?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关于北大的誓言吗?”
  孔丹萍不依不饶要问个究竟。
  “真的没什么,还是孩子的时候,发过的誓言,能作数吗?”
  严萧潇还是不肯说。
  他越是不肯说,孔丹萍越是想知道,按住他停下来,说:“不行,你告诉我,究竟什么誓言?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怎么发的誓,在什么地方,对什么人发的誓?”
  严萧潇笑着挣开她的手,沿着林荫道朝前面跑去,一面大声喊:“我要读北大!考不上北大,不进北大门!”
  孔丹萍一下子明白过来,也大声笑着,跟着他后面边跑边喊:“我要读北大!我考上北大了,我终于以研究生的身份走进北大了。”
  孔丹萍气喘吁吁地追上严萧潇。
  严萧潇拉着她坐在一片芳草地上,仰面躺下了望着天空。
  “我终于不是因为考上北大而走进了北大之门。可我不觉得违背了自己的誓言,因为我的夫人考上了北大研究生。她可以在这里完成我少年时代发出的这个誓言了。”
  “不对。萧潇。你是自己也考上了北大。不过因为你的另一个理想,这次主动放弃了进北大读研究生的机会,而要去德国留学了。”
  孔丹萍拉着他的手,心里充满了满足。
  “也对。不过我这次没有什么遗憾,有的只是快乐和满足了。”严萧潇站起身,拉起妻子,再一次在北大奔跑着。
  
  严萧潇离开北京后直接搭乘航班取道银阳。
  他这次来湖南刻意绕开了长沙,实在不想让自己又一次走进自己在心里设置的那个围城。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去接近这座城市。明明是自己很渴望过,很喜欢过,甚至是那么想念过的一座城市。偏偏只要一走近点,心里就会颤抖,就有一种无名的痛,会一下子冒出来,然后扩散开去。许久、许久都无法驱散那种刺骨的疼痛。
  于是,他这次直飞银阳。
  结果从机场的大巴一下来,严萧潇就楞在了街头。
  他没有想到,这个银阳出人意料地与江州相似。
  同样的青山绿水丘陵格局,同样的傍着两条江,只是江不同而已。江州傍着长江与沱江,银阳傍着湘江与桃花江。甚至连同属重型机械司所辖的两个大厂的位置,同样的非常相似,都是濒临着大江。
  那家重型机械厂就在湘江旁。
  严萧潇张开双臂原地转了个圈,忍不住自言自语:“什么意思?有这么相似的城市吗?我真是在银阳,还是回到了江州?呵呵,一对江城姐妹花啊。有点意思。”
  严萧潇拿出临行前,秦达坤写给自己的地址:滨江道890号。他走去看看竖在路口的牌子:滨江道。
  确定了方向后沿着滨江道大步走去,耳边可以听到湘江的波涛声,真的很像走在江州聆听长江的浪潮。
  严萧潇很快按图索骥找到了厂址。
  厂子也是在江边一片小山地之间的坪坝上。也是一家看似陈旧的老厂的底子,似乎比江重厂多了几分朝气。
  严萧潇走到厂门口,被值班的门卫拦下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