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五十八章一个坦荡的约定

第五十八章一个坦荡的约定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04 14:48:41      字数:3127

  孔丹萍深情地望着他。
  “是你第一次到我们班来辅导拼音的那个早晨。”
  “开学第二天的早自习吗?”
  严萧潇有点意外。
  “对,就是第二天。知道为什么吗?”
  严萧潇摇摇头,的确没有想到一个其他班级的女孩,看见第一眼就喜欢上自己。
  “因为你实在很像欧阳剑。”
  孔丹萍脱口而出。
  “啊?”
  这个意外更大。
  严萧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像一个与毫无相干的人。
  孔丹萍看着他怪异的表情连忙解释。
  “你别误会啊,我说的不是长相,是你们两个的气质和风度,实在是太像了。”
  严萧潇明白了。
  “你是说我和欧阳剑非常神似。对吗?”
  “你这个词准确,神似。你们就是有一种惟妙惟肖的神似。”
  “不会是你一个人因为情深过甚后盲识了吧?”
  严萧潇俏皮地暗示。
  “胡说。”
  孔丹萍轻轻捶捶他。
  “知道为什么我爸爸坚持要请你去我家做客吗?还有我哥哥为什么和你一见如故?我们家人都有这种感觉。”
  严萧潇一下子想起来,孔丹萍千方百计邀请自己去家里做客,还有一家子人对自己的态度。
  那种热情绝不是做出来的样子,更在当时叫他费解的是,对自己那种家人一般的亲近。这些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是猜测还是因为孔丹萍的缘故,却不知道不仅仅是因为孔丹萍已经喜欢上自己,更深一层是因为严萧潇的气质,有着与欧阳剑的神似。
  严萧潇搂着孔丹萍的腰,轻柔地说:“你已经告诉了我一切,下面轮到我来把自己的一切告诉你了。”
  孔丹萍“嗯”了一声,听着严萧潇娓娓道来。
  严萧潇的故事更长。
  他把自己与张燕霞从青梅竹马到分离后意外重逢,接下来数月的鸿雁传书,然后是张燕霞的千里之行。
  孔丹萍听得入了神,她可没有想到严萧潇的初恋,居然会与自己的初恋,如此相似相像。
  严萧潇讲到他们在银川洒泪而别后,张燕霞突然断了一切音讯,从次消失在人间的时候。
  孔丹萍“啊”的一声,从床上站起来。
  “什么?你说你和张燕霞1969年分手之后,她至今了无音讯,也消失得踪迹全无?”
  孔丹萍瞪大眼睛吃惊万分,这个世界真是如此不公,如此残酷。
  欧阳剑的无缘无故从世界上消失,已经让孔丹萍不仅痛不欲生,而且对这种遭遇深感不公,总以为自己是这个世上最伤心的人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看上去一身正气,满腹才华,而且永远朝气蓬勃的男子,一个气质与欧阳剑那样接近的严萧潇,竟然也有与自己相同的痛苦经历。他那个青梅竹马的初恋,也会在分别重逢之后消失了!
  两个人如此相似的痛苦经历,让孔丹萍对严萧潇的怜惜与同情,在一瞬间升到顶点,
  严萧潇也站起身,走到窗户前,望着外面的星空沉重地像是自言自语。
  “是啊,我就这样把自己的初恋丢失了。我沉沦了很久,简直就要疯了。我几次偷跑出军营打算去找她,都被兵团抓回来关进了禁闭室。跑一次,关一次,一直到把我的排长都跑掉了,还是不甘心。指导员无奈亲自押着我去了北京,交给我母亲。妈妈苦口婆心和我谈了三天三夜,总算把我的心唤醒了。我调整了三天后返回部队,重新埋头工作,剩下所有的时间都沉浸在文学创作中。差不多用了三四年恢复状态,还入了党。
  1972年在妈妈和秦爸的一手包揽和撮合下认识了秦颖,算是建立了恋爱关系吧。可是直到昨天我们去办理离婚手续之前,才发现我从来没有爱过她,她也并没有爱过我。她是出轨了,而且出轨对象,居然是我在厂里最要好的朋友和兄弟。我却一点不怪她。因为首先我的心,根本就没有进入过我们的正常婚姻轨道。那又何来她的出轨?”
  孔丹萍明白了严萧潇这次回厂后突然离婚的缘由,也明白了,恐怕不仅如此,这次离婚还是与江重厂发生的伤亡事故有直接关系。如果不是这样,按照她对严萧潇的了解,绝不会这么突然和妻子离婚。
  孔丹萍看着严萧潇,有了一种心痛的感觉,看起来自己真的是爱上他了。
  严萧潇转过身面对孔丹萍,认真地说了最后几句话。
  “丹萍,我不想重复一个犯过的错误,更不想走进一个双方没有爱情的樊笼里。所以我需要和你做个约定,一个坦坦荡荡的约定。因为欧阳剑只是失踪,张燕霞也只是断了音讯,更何况你和我的心里都无法彻底忘记他们。不如我们做个约定,无论他们谁回到我们生活里,另一个人就无怨无悔地退出这段婚姻。”
  孔丹萍睁大眼睛望着这个男人。
  严萧潇的爽直又一次让她震惊,他的坦荡,让孔丹萍深感这个男子汉有着江海一般宽阔的胸怀,是一个可以寄托终身的人。
  孔丹萍朝前跨了一步,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再一次扑进严萧潇怀里……
  
  第二天,孔丹萍和严萧潇,在苏齐芳的陪同下,带着一对孩子去了市机关幼儿园。一路上,两个小朋友开心的一直蹦蹦跳跳的。
  苏齐芳不停在和熟人打招呼,甚至有点炫耀地介绍走在身边的严萧潇。
  “苏老师,这个小伙子是谁啊。”
  “我女婿,丹萍的同学。”
  “真好,也是大学生啊。小姑娘呢?”
  “我外孙女,超超的妹妹。”
  “以前怎么没见过啊。孩子奶奶带着,他爸爸刚接过来。”
  “你好福气,儿女双全,现在又是一对金童玉女外孙。”
  孔丹萍看看严萧潇,严萧潇一只手抱着女儿,一只手直接挽住她胳膊。孔丹萍春风满面用另一种手拉着儿子超超,走在无数人的面前。送走孩子,两个人要赶到学校去。
  路上严萧潇笑着说:“先说好,到学校不能公开这个关系,至少保密到毕业。不过几个要好的同学,我不打算隐瞒他们。”
  孔丹萍诡谲地问:“你是泛指,还是专指?”
  “你觉得?”
  “一定专指谢桂英。”
  “你啊,我早就说了,她的确和我很亲,只是把我当学弟。我指的罗玉刚和谢桂英,他们实在不能相瞒。”
  “我没有意见。”
  孔丹萍在跨上9路车的时候,放开了严萧潇的胳膊,自己跳上去后转头对严萧潇说“你不许上,你上下一班。以后就这样。再见,希望你别迟到。”
  车开走了还可以听见她在车上得意的笑声。
  严萧潇想了想,笑着朝瓦窑坝跑步前进。
  
  严萧潇他们这批大学生终于毕业了。
  这是沉疴十年之后,第一批全社会期待的人才,不等分配已经被各行各业来的人预订一空。严萧潇原来的选择是报考研究生,准备和他一起报考的还有罗玉国和孔丹萍。罗玉国打算报考古代汉语,严萧潇和孔丹萍都是余秀珍的得意门生,说好了一起报考北大外国文学。可是,严萧潇因为答应了机械部,终于决定接受公派留学的安排,要去德国留学了。
  对他这个决定,孔丹萍大力支持。公派留学毕竟是很难得一个机会,他又是同时修两个专业,可以攻下双学位。再加上是中央部委的安排,足以见得对严萧潇的重视。孔丹萍让他只管放心去留学,孩子就交给家里安排。孔健对珏珏也很上心,专门为两个孩子请了阿姨照顾。
  这样反而叫严萧潇深感不安。严萧潇也提出过,把珏珏送到北京,让母亲安排上幼儿园,反正孔丹萍在北京读研究生,每周也可以回去看孩子,或者干脆把两个都放在北京也可以。苏齐芳说什么也不答应,她实在舍不得两个孩子,宁愿自己提前退下来,也要把孩子留在身边。严萧潇也只有同意了。
  在严萧潇出国之前,他们去领了结婚证。
  按照孔丹萍的愿望,举报了一个西式的婚礼。马珍专门从北京赶来参加他们的婚礼。江州大学的草地上坐满宾客,最多的还是他们的同学。或者因为两个人的保密工作太好了吧,竟然直到举办婚礼的时候,还有很多同学想不明白,新人怎么会是严萧潇和孔丹萍?
  严萧潇和孔丹萍牵着手给余秀珍送去请柬的时候,简直让于秀珍眼珠子快掉下来了。
  她拿着大红烫金请柬,左看右看细细端详,嘴里念念叨叨:“严萧潇啊严萧潇,孔丹萍啊孔丹萍,你们可是我余先生最得意的门生弟子。我居然不知道你们两个在恋爱!”
  严萧潇板着脸一本正经,孔丹萍却忍不住捂着嘴偷笑,着跑过去搂住她脖子撒娇。
  “余先生,对不起啊,我们怕影响啊。你看我们可是请您做主婚人哦,这个面子够大吧?”
  余秀珍气得要打她,看看眼前两个就要离开自己身边的得意门生,竟又泪眼汪汪起来。
  “你们两个要记得回来看我。”
  严萧潇笑着说:“余先生,这个用你嘱咐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弟子严萧潇、孔丹萍会永远铭记先生四年来的谆谆教诲,一日不敢相忘。”
  两个人辞别了余先生离开教室家属区,走过女生宿舍刚刚遇上了谢桂英。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