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潮歌>第五十七章 历历往事难回首

第五十七章 历历往事难回首

作品名称:潮歌      作者:江南铁鹰      发布时间:2019-04-04 12:45:11      字数:4090

  严萧潇有点脸红,迟疑了一下还是直面对着孔丹萍点点头,说:“说实话吧,喜欢你。”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是现在,还是看见我认识以后就喜欢了?”
  孔丹萍托着腮帮子,盯着严萧潇追问。
  “怎么说呢?”
  严萧潇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和,笑着捏捏她的脸。
  “我第一次看见你是在教学楼走廊上,刚刚开学吧。第三天,还是第四天?记不住了,反正是报到不久的事情。你站在教室门口,我拿着余先生的讲义走过去,你拦住我。那天你穿的是碎花黄底的衬衣,外面是紫酱红的羊毛衫。”
  “你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孔丹萍大眼睛闪出惊奇和感动,抓住严萧潇的手。
  “萧潇,你坦白,是不是早就心里有我?”
  严萧潇轻轻摸着她的手掌。
  “是,也不是。是,是因为你和我身边出现的女孩子完全不一样。不是,是因为我那时候和妻子感情很正常,更重要还是我心里始终有另外一个女子。”
  “现在呢?”
  “现在?这么说吧,其实我虽然和秦颖相识很久,却并没有全心全意去相爱。她没有,我也没有,虽然有一段比较和谐却并不是爱。我心里有别人,她心里也有别人,这才是导致今天这个结果的根本原因。今天我反复考虑后来找你,当然是决心已下,从此把你放在心里。”
  “你心中另外一个女子怎么办?你可能让她彻底消除吗?”
  孔丹萍的目光是复杂的,炽热、期盼、犹疑……恐怕她自己都说不清,哪一种更多。
  严萧潇却非常坚定地望着她。
  “恐怕做不到。可我想从此把过往深深埋进心里,从此不再打开这段记忆。前面这段婚姻给了我一个深刻教训,爱需要去经营,婚姻更需要去经营。我会认真而努力去经营我们的感情。”
  “谢谢你萧潇。”
  孔丹萍扑进他怀里。
  “谢谢你这么坦诚。我可以放下顾虑,把超超的身世告诉你了。”
  “如果说出来可以让你从此释怀,你就说出来;如果说出往事会让你再一次陷入痛苦,你可以不说。”
  严萧潇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
  孔丹萍轻声述说着一段往事……
  
时光车轮倒回。
  1964年上海。外滩,黄浦江畔。
  一对少年男女飞跑过来。
  男孩子手里牵着风筝线。女孩子在后面举着一只蝴蝶风筝。
  “丹丹,你放手。”
  前面的男孩子回头喊了一声。
  后面的女孩子放开了手里的风筝。
  风筝迎着江风朝上飞起。男孩子不断放着手中的长线,风筝越飞越高直上蓝天。
  外滩的行人都在驻足观看。
  “这风筝放得真好。”
  “好漂亮的大蝴蝶。”
  男孩子停下来站在黄浦江护栏前面,仰着头不时抖动着手中长线,控制着蓝天上那只花蝴蝶。女孩子站在她旁边,白衬衣前面飘扬着红领巾,看上去15、6岁的样子。那个男孩子显然要大些,有17、8岁了,他叫欧阳剑,是女孩子孔丹萍哥哥的同学。
  他们都住在市政府家属院,孔丹萍的父亲是市委宣传部的干事。欧阳剑的母亲欧阳淑琴,是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欧阳剑、孔丹萍、孔丹书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这个暑假,孔丹萍吵着要放风筝。他哥哥却要去图书馆看书,把同学欧阳剑拉来垫背。欧阳剑答应了,带着孔丹萍来放风筝。
  这是第一次孔丹书不在场的情况下,欧阳剑陪着孔丹萍出来玩,孔丹萍似乎更外开心。
  “欧阳哥哥,你真棒,可以把风筝放得这么高。我哥哥每次都放不起来。”
  “丹丹,你哥哥不喜欢这些,喜欢看书,以后放风筝这种活动,我来陪你。”
  “欧阳哥哥,你真好。你说,我们可以永远不分开,你会永远陪着我吗?”
  孔丹萍仰起头望着欧阳剑。
  欧阳剑低下头注视着她点点头,肯定地回答:“丹丹,我会永远陪着你。”
  
  五年以后,1969年夏季。
  云南西双版纳,一片密密的橡胶林里。
  一群青年男女,头上蒙着格式纱巾,上衣袖口扎得紧紧的,依次站在一棵棵橡胶树下,一只手提着桶,一只手割开橡胶树皮,牛奶一样的胶汁流出来流到下面的桶里。
  密密的林子里到处都飞舞着小咬,一种比蚊子更小却更可怕的昆虫。它们无孔不入,会飞进人的眼睛、耳朵、鼻子里去,被这种昆虫叮一口皮肤奇痒无比,很快就会泛起大片的红疹,要是抓挠破了还会流脓出水。这东西,恐怕是西双版纳密林里最些上海知青头疼的天敌了。上工的时候,知青们无论天气多热,都不得不把自己从头到脚全副武装起来,就是这样还是防不胜防,总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这种小咬攻破了防线,在身体的哪个部位留下了它们的战果痕迹。
  “孔丹萍,有人来看你,在场部。你快回去吧。”
  有人朝着人群喊。
  大家都蒙着嘴脸很难分辨,只能靠这样喊了。
  “知道啦。”
  橡胶树下一个穿着军装,头上蒙着花纱巾的姑娘答应着,拔出橡胶树上的刀。在树皮上擦了擦,插进腰间的皮带里,提着一桶乳白色的橡胶汁走出橡胶林,走到林间一条大路上。
  那里停着一辆车,姑娘把橡胶桶递给了车上的一个小伙子。小伙子打开车上一只大圆筒的盖子,提起那桶橡胶汁,“哗啦啦”倒进去,然后把橡胶桶还给她。
  “孔丹萍,桶就放在车上吧。你赶快回去吧。提着它你跑不快的。你知道谁来了?”
  小伙子笑嘻嘻问。
  孔丹萍放下橡胶桶摘下了纱罩,露出一头乌黑的秀发和一张俏脸。
  “不知道啊。”
  “是你男朋友。”
  “男朋友?我没有男朋友啊。”
  孔丹萍楞了。
  “不是男朋友?那就是你哥哥吧?”
  “哥哥来看我啦。”
  孔丹萍撒腿就朝场部跑。
  孔丹萍冲进自己的宿舍。
  看见床头站在个挺拔英俊的小伙子,背着身子看着窗外。
  她张开嘴就喊:“哥!”
  小伙子回过头,笑着招呼:“丹丹是我。”
  “欧阳哥。”
  孔丹萍惊喜地扑向他。
  欧阳剑搂住她,笑着问:“没有想到吧?”
  孔丹萍摇摇头,又仰起头问:“你不是分配到重庆了吗?怎么会跑来看我?”
  欧阳剑皱着眉头。
  “这个世界乱成这个样子,还怎么正常工作?”
  “那也不成。你随便跑出来,万一单位找你怎么办?”
  孔丹萍有点担忧。
  “我看看你就回去。我就想问你一句话。”
  欧阳剑温柔地捧着她的脸。
  “问我什么啊?”
  孔丹萍突然发现自己一直被欧阳剑搂在怀里,连忙挣脱出来,摸着自己发烫的脸低着头。
  “记得咱们第一次两个人在外滩放风筝说的话吗?”
  欧阳剑再一次拉住孔丹萍的手问。
  孔丹萍的头更低了,喃喃低语:“记得啊。”
  “我也记得。”
  欧阳剑再一次把孔丹萍拉进自己怀里。
  “我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做我女朋友。离开这里跟我走吧。”
  孔丹萍缩在他怀里,妮妮喃喃地说:“去哪儿啊?欧阳哥哥,我愿意做你女朋友,可不能随便跟你离开啊。这里是建设兵团,我不能随便离开的。我才来一年,都不可以谈恋爱。欧阳哥,我现在送你去招待所住下,就说是我哥,好吗?”
  欧阳剑同意了,他在西双版纳住了三天后返回了重庆。他们的关系正式定了下来。
  接下来的是漫长的等待,连接他们的只有一封封滚烫的情书。孔丹萍第一次探亲假的时候还是回到上海,两个人重新相聚在那个忘不了的外滩。
  第三次轮到孔丹萍探亲,已经到了1975年。
  孔健被分配到了江州市委出任了宣传部副部长。孔丹书也调到了江州工作。
  孔丹萍是到江州来探亲的,她挺高兴的,因为离开欧阳剑近了很多。她想着有一天可以回到父母身边来,说不一定也可以把欧阳剑调来了。
  这些年要不是有欧阳剑的书信支撑着,孔丹萍很难想象自己在西双版纳熬得下来。
  那一年孔丹萍已经28岁了。
  孔健和妻子苏齐芳开始张罗两个人的婚事。
  欧阳剑母亲的问题一直拖着没有解决好,欧阳剑并不打算马上结婚。
  那个春节他是留在了江州,留在了孔丹萍的身边。
  那个春节是孔丹萍此生最快乐的节日。
  她甚至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那个人。
  虽然孔丹萍看得出来,欧阳剑的笑没有他意图让别人感觉得那么灿烂,在他那对原本犀利又明亮的眼睛里,似乎总带着一丝丝云翳。
  孔丹萍看得出,只是不想去问,也不敢多问。她知道那一丝东西是忧愁,那种忧愁与爱情无关。
  她的欧阳心中牵挂的是大事,国家大事,愁的是中国苦难中国的未来。
  春节一过,欧阳剑就走了。
  一家人都以为他回重庆上班去了。
  谁也想不到他竟是此去经年无消息,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欧阳剑离开江州一个月没有信来的时候,孔丹萍赶去了重庆。
  厂里说欧阳剑春节后回来过一次,只呆了三天就走了。没有人知道去哪里了。
  孔丹萍慌了,马上去了上海。
  欧阳剑的母亲刚刚恢复自由,还没有重新安排工作。
  她告诉孔丹萍,欧阳剑回来过住了几天就走了,走的时候是3月中旬。
  孔丹萍问他去哪里了?
  她说应该是北京,在儿子临走前一夜,她们母子深谈了一次。欧阳剑情绪有点激动,他对现在的局势表现出强烈的担忧和愤懑。
  他告诉母亲,自己根据这些年在重庆看到和感受到的真实情况,给中央写了一封信准备亲自交出去。他说,自己是共产党员,这是一个普通党员的责任和良知。
  欧阳淑琴劝过儿子,建议他再等等,等待一个更好的时机,总会有柳暗花明的一天。
  欧阳剑却没有接受母亲的建议,他走之前说了几句诗,“喜看来日开不尽,杜鹃怒放红遍地,神州尽朝晖!”
  欧阳淑琴在窗户里看见儿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孔丹萍伤心欲绝回到江州。
  一家人都陷入了焦虑和痛苦等待。
  不久后,传来了天安门事件的信息。孔丹萍心里更加焦急起来,充满一种恐怖。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欧阳剑一定出现在了那个最危险的地方。
  一个月,又一个月过去,还不等得到欧阳剑的信息,孔丹萍却要面临分娩了。
  超超就这样出世了……
  孔丹萍没有再回西双版纳,一直留在江州。
  她曾经再度去过重庆,并没有得到确切的信息。她也去过上海,欧阳淑琴病危弥留之际,她送走了老人。
  欧阳剑无影无踪在人间蒸发了。
  孔丹萍沉浸在无尽的悲痛里难以自拔,以后听说当年的“天安门事件”死了人。事件以后也有很多人被捕,不知道送到什么地方关起来了。
  他们一家人都希冀欧阳剑还活着。
  春风送暖,百花重开。
  孔丹萍逐渐从痛苦中走出来,在哥哥的鼓励下,她参加了恢复后的第一次高考……
  孔丹萍将所有心中的苦涩,调和着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一股脑倒出来,两眼的泪水早就把严萧潇的衣袖浸湿。
  孔丹萍结束了倾述后,严萧潇轻轻在她脸上吻了一下。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我没有想到你有如此叫人痛心疾首的往事。以后的路我陪你慢慢走。我会把超超当做自己的亲儿子。”
  孔丹萍慢慢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些年我想明白了很多事。尤其明白了当面临一种时代悲剧的时候,爱情的力量真的微不足道。我知道欧阳剑深爱着我,可是我更知道,当他以为需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宣扬真理的时候,会义无反顾选择后者。欧阳会永远活在我心中一个角落,可我再也不会让自己永远活在往事的回忆里。生活是美好的,我们会有许多美好的未来。萧潇,你知道我为什么看到你第一眼会喜欢你吗?”
  “我也想问你啊,你究竟什么时候喜欢上我了,又是为什么呢?”
  严萧潇微笑着问她。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